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盘玩时光(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最近迷上了星月菩提。星月菩提是植物的种子,佛家称为坚固子,原是灰白色、不规则的类似小元宝的形状。我的星月菩提是经过打磨的,故是扁圆的。灰白的底色上,密布黑色的小点,一侧有一圆形凹陷,就像月亮一般,那黑点就变成了星星。星月菩提由此得名。

我的星月是由一位远在黑龙江的文友亲手制作的,她因病在家休养,不知为何将各种各样的珠子融入了她的生活。因为好奇,也因为想触摸她亲手打磨的珠子的纹理,所以,我请来一串。

入手后,爱不释手。平日衣着朴素,极少佩戴饰品,竟然不知该与它如何相待。愁苦不已之时,文友隔空手把手地教,我方知,原来星月菩提是需要盘玩的。

好,那就开始盘玩。何为盘玩?这里说的“盘”,并不是盛放物品扁而浅的用具,而是用手不断摩挲器物的动作。若将盘玩展开了说,估计就会喧宾夺主了,在此,只如蜻蜓点水就好。下面继续说如何盘玩星月。

盘玩需要工具,工具并不昂贵,最初只需要一块极为平民的搓澡巾,最好选择白色或者浅色的,清洗一下看是否掉色。将其反置,放入星月,用细绳扎住口,形成一个布袋,即准备完毕,可以开搓。用大白话就是给星月搓澡。星月之间会相互摩挲,质地粗硬的搓澡巾也会根据手劲儿的轻重,对星月们一视同仁地不停摩挲。如此这般,可以达到抛光的目的。这是盘玩星月的起步。

就像考驾照学完理论学起步一样,我刚走到盘玩星月的起步阶段。据说要在搓澡巾中摩挲两周。于是,我随身携带,只要一只手得空,就搓几下。看到夫君闲着,也让他搓。开始他并不情愿。我百般地解释星月的好,并展示搓了几天的成果,他才不愿意地接过去。

他愿意帮我搓的原因还有一个,最近我身体微恙。陈年老毛病慢性阑尾炎又犯了。阑尾时而隐隐作痛,时而疼痛加剧。因为要给我的儿子大树送晚饭,我硬是扛了好多天都没吭声。后来查了资料说,若疼得加剧,就必须手术,才怯怯地对夫君说。

夫君断然不让我送饭,并押着我去社区输液。

上次输液还是住院做肾穿,一晃一年多过来了,记得当时我还写了一篇《打开的疼痛》;再上次,是2013年5月1日,那天我大侄子结婚,我的阑尾疼,发高烧,愣是输液扛过来了。为啥能记住那个日子,是因为正输液时,一不留神发现,竟成了逝水流年的编辑。当时,我一手扎着输液针,一手拨弄着手机,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兴奋地研究流年后台的风光。被流年美景吸引得流连忘返之际,突然被夫君的嗔怪唤醒,再瞅,液体差点就空了。从那天开始,至今将近一千个日子,每天至少一篇的编辑量,是我的必修课。编辑和阅读是水乳交融的,至今粗算也有将近八百万字的阅读量。相当于四十本书,字字句句抠着读完了。

阑尾炎的反复发作,已经达到了手术指征,大夫苦口婆心建议手术,但想着大树正值初三期末考试的关键时期,于是想说,先保守治疗看看。输液就是消炎,让红肿闹事的阑尾暂时乖乖地听话。输液的同时,我还是看流年的文章。不同的是,之前偷偷的,现在则是和夫君共享。“快,你看,这是谁?”让我不由向夫君介绍的,是我们共同的多年好友。从2009年,最初接触网络就认识了她——清新空气。一个家在南方的温婉女子。她人如其名,让我世界充满了清新的空气。

记得当时,我和儿子大树关系紧张,天天剑拔弩张,大吵小吵接天莲碧一般。夫君无奈。只得引领我上网,结识了这群以“孩子教育”为共同话题的家长们。

清新空气就是其中一员,不仅引导我走出教子误区,还手把手地教我如何和大树相处。她的女儿小仙子比大树大一岁,高两个年级。在我们群配套论坛写了很多文章,我经常读给大树听。因为对她文章的喜欢,大树也开始了他网络日记的记录,现在已经累积了两千五百多篇,横跨六年半的时间。

清新姐姐找我,是想咨询江山文学网注册发文事宜,说小仙子现在依然坚持书写,并且写了很多,想发到我们网站。

我的开心无法掩饰,竟然含泪笑出声。

时隔几年,又看到小仙子的文字,我被她文字中始终如初的丰富想象和对人间最美好的期许感动着。同时,也因为这份在文字中的重逢,而不由感慨可以拥有如此回报清新母女的幸运。

我看文章,夫君搓珠子,我们互不干涉。他偶尔会问:喝水吗?还会担忧:疼不疼?并在盘算着中午晚上吃什么。

想当初,我们可是为了做饭争吵过太多次的呀!现在却在这个年龄,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种无言的默契。

其实,我是习惯这种照顾的,并不感觉很突兀,因为就像我平素很习惯地做饭洗衣从不抱怨一样,只要夫君有时间,他一定会和我并肩站在一起。

时间磨去了我们的棱角,我们彼此磨没了对方的执拗。

一时间,往事扑面而来,双手停滞,颤抖许久都打不下一个字。“沙沙”“沙沙”,夫君搓着星月,看着《货币战争》。被“搓澡”一周的星月,灰白色的表面会泛着光,这一周的时光,已经被附着在星月的表面,剩下的,继续交由时光。去摩挲,静置,摩挲,静置……

我不知未来会发生什么,也就无法预期星月会吸附什么样的时光的味道。因着这份好奇,我善待我的星月。

就好像一直像星月一样被时光盘玩的我。

今天,是结婚17年的纪念日。据说,17年是玫瑰婚。木讷的夫君肯定不会想到买玫瑰,大约他满脑子都是在想:输液,考试,做饭。还要不定时地问:疼不疼?

我很想回答不疼。但却不能。

其实,我还很心疼。这么多年来,我喜欢织毛衣,他就看电视陪着我;我喜欢看韩剧,他去帮我租盘;我喜欢十字绣,他买绣架给我;我喜欢写文章,他买笔记本支持我;我不喜欢清扫,他去清扫;我不喜欢与人接触,他去应对;我不喜欢锻炼,他却没有由我,而是拉着我,扯着我,拽着我……

我喜欢的,依然喜欢,我不喜欢的,依然不喜欢,他喜欢的,不喜欢的,仿佛都已经变成曾经。若将我们置换成两颗星月,他肯定是软的那颗,我十足是硬的那颗。我们共迎风雨时,他瘦弱的身躯挡在我身前,我们彼此之间,他却始终退让,一直为了包容我,而改变自己。

星月和星月相互摩挲,发出轻微的“沙沙沙沙”的声音。有点像之间用笔写字,笔尖摩挲纸张的声音。现在大家都用手机或者电脑写文章,“沙沙”声也被各种音符取而代之。我和我服务的江山逝水流年之间,我们和所编辑的文章之间,我们这些编辑之间,我们和作者之间也是两颗相互摩挲的星月。

这里应该这样修改一下吧?这里的逻辑有点问题?谁谁,你的副标题格式不对,你的排版不整齐;那篇文章放了两天了,尽量快些哈;您的“的地得”都是错的,下次注意哈;“风来水榭”诚征帖子一枚,要求“原创,首发,500字”;哪位大编路过,求帮助……

这样的声音仿佛被设置成单曲魂环,一直在我们共同的逝水流年播放。最初建团就在的雪姐、风姐姐、大哥、春光姐姐、二哥、香香已经反复聆听了一千五百多次。还有很多很多来来离开过,来了就不曾离开过的编辑、作者,我们在一起摩挲彼此,将我们共同的过去、现在、未来,任陪伴不停地摩挲。

当我将阑尾发炎的消息传递到流年编辑群,大家都劝我不要扛着,并叮嘱我,爱自己就是爱家人。当看到我忍着疼依然在编辑时,都催促我快去休息。我嘴上说“好,好”,眼睛却无法从文字上离开分毫。仿佛这文字也变成了止疼了良药,它也在和我不停盘玩。

盘玩,单从字面理解,有种轻松的意味。盘玩古玩,盘玩星月,盘玩时光。盘玩古玩会有打眼儿一说,盘玩星月却不会,盘玩时光更是磨去曾经的苦难,留下时光中的暖。

问远方的文友,你为何会喜欢上珠子呢?她说:只为寻一份久违的宁静,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我摩挲一下星月,仿佛摸到她温润的手,祝福在心底,感恩在心间。盘玩时光,继续……

武汉癫痫医院排名西宁癫痫治疗专科医院江苏癫痫病治疗方法孕妇的癫痫病该如何去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