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数秋的姑娘(小说)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作素材

是谁让我尘封起春的温柔,夏的绿,并轻轻地搁浅于心的海滩;是谁让我无畏冬的凛冽,冰的寒,变成依着雪花的翅膀轻舞漫飞静数秋天的姑娘.

——题记

(一)逢秋

一九八九的秋季,被录取的同学书包里背着喜悦,快乐的奔向新学校。只有我试过不舍的泪拎着一箱惆怅,抱着满兜忧伤远离家乡去追寻新的梦想。一路上无心赏悦路旁的山山水水,几百里的颠簸模糊了理想的羽翼。无力念及校园的欢声笑语,冥冥中只求随车而至的站点会是思绪小歇的地方。车,缓缓驶入瑞丽市时我才知道,瑞丽,是个美得如画的地方,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穿的是各有特色的衣裳,也是第一次,我看到男人穿着格子筒裙,所谓的异国风情实实在在的映入眼帘。下了车,还来不及细细欣赏闺蜜就在站口告知,步行几十里山路才是目的地,说完并一路与他人言谈,我明白她不是冷落,是担心一言不慎触动我梦的裂伤。

黄昏轻轻拉下夜的帷幕,闺蜜说快到了,可以歇歇。走了好几个小时的山路,第一次如此跋山涉水,泪悄然滑落,润了唇间湿了衣裳。路边秋蝉在唱,远处山鸠伴弹,暮然间远处传来一阵浑厚却听不懂的歌声,和闺蜜沿着弯弯的小路寻去,才知道这山其实是个早无人居住,已含有几分原始的地方,山下的村民为了方便季节性在此开垦耕种才偶筑几间小房。原来闺蜜带我也是为别人开垦原始一方。隔着夜的薄纱你远远就热情打着招呼,小棚,格外的低矮,油灯也格外的昏暗,听着你与闺蜜攀谈才知你们曾相识,一声由衷的谢谢我接过你递过的那碗山泉饮尽,面对陌生呈几分羞涩,我无心参谈。静坐在你递过的竹櫈,环视着你那间低矮的草房,草压的顶、竹编的墙、竹做的櫈桌、竹门窗、竹搭的床……凉风从墙缝飘进,混杂着一股陌生的泥土和秋草的芳香。不经意的低头时,却看见自己脚踝处一个黑色的虫子叮咬得我鲜血直流,一声竭力的嘶叫我惊恐的丢下了手里的包,你敏捷的伸出手用力拍掉了那块蠕动的黑色,随后兑了盐水轻轻冲洗我流血的伤口。你说,那是蚂蝗,又叫水蛭,是一种可以入药的小生命。你说,这片土地也是它生长的地方。我慌乱的环视周围几眼,却不敢再捡起自己丢下的行囊,你看出我脸上的恐惧,轻轻替我拿起,一不小心包里的书散了一地,看着满地的书籍,你用诧异的眼神直视着我,默默为我拾起挂与肩上。临别时我回望了一眼,记下了你浓眉处的大眼、挺挺的鼻梁,轮廓分明的脸、发白的牛仔裤、还有那件格衬衫。一次邂逅,一个回眸。十九岁的秋季,那个多情的九月,那片朦胧的景颇山,那个秋虫呢喃的夜晚,那个唱着景颇民歌开垦荒山的景颇小汉,就这样相约入住了我的心房,从此淡了我离校的忧伤。

第一天,包活的老板瞅我满包的书就看穿我不是能耕会种的人,和闺蜜说留我看家做饭。摆放好自己的行李,我走出屋外,才知道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远处是茂密的森林,周围遍地灌木,只有一小块不知是谁种了菜的地方。晨光洒满一地,天特别的蓝,放眼望去,山连着山,红黄黛绿,那是一笼秋季最美的衣裳。

第三天,一个雾茫茫的清晨,满山的朦胧;你穿着一身简洁的民族服装,挎着长刀,背着精致的小篓,一脸的雾气出现在我的眼前,浓密的黑发与眉睫间挂着细小晶莹的雾珠。你从背上的竹楼里掏出一本包得很漂亮的书,我不知所措的伸手接过,你没说话就走了,沿着门前的山路走向更深的朦胧。冲着你的背影我大声说了句“谢谢”。打开书的首页来一看,那是一本琼瑶小说《烟雨蒙蒙》,书里夹着一张只有三个字的纸条,我只能猜测那是你的名字。

午休后,工友们都下地干活了,怯于那个吸血的黑黑的小东西,我不敢散步于这片美丽的山岭间,收拾好碗筷坐下来翻阅你带来的(其实我早已看过的)那本小说。一阵清脆的铃声突然在门外响起,打破了周围的安静,我小心移步察看,原来是挂着铃铛的牛群沿坡坡青草路过。(后来问起,闺蜜说是山下景颇族家的散放牛羊)。听着没有节奏却很悦耳的铃声渐行远去,欲转身回屋时忽然发现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些许青绿的竹筒,还有一块用石子划写着字的石块,“夏远秋正浓,林间花果香”。署名和书里夹带的纸条一样。我好奇地抱起那些捆得很紧凑的竹筒,硕大的树叶包在筒口,细细的青藤一圈圈缠绕,除了那屡淡淡的竹香我实在猜不出里面会是什么。轻轻解开筒口,浓浓的香味自筒内飘来,每一个竹筒都有独特的果香。有着不同的果色,红、黄、绿。我叫不出这些果子的名字,看着工友们收工回来时诧异的眼神,我含笑不语,只有闺蜜调皮的冲我悄悄做了个鬼脸……

后来的两天我一直没再见过你的身影,在这不再那么陌生的山间,心里似乎多了些异样的情绪,隐约有种期盼,盼你再悄悄走过我的门前。

第六天的下午,大家收工回来早一些,闺蜜说饭后带我出去玩,说你盖了新房邀我俩去看看。看着你送来的书,想着那些沁香的野果,在这个没有市场的的大山,我实在找不出该拿什么去恭贺你的新房,想起离家时妈妈装好的家乡风味我顺手带上。第一次,我走出了那间小屋,夕阳慷慨旳泻了满山霞光,起伏的山坡被映得更加妩媚妖艳。闺蜜一路讲着这里的种种飞禽、草木,讲说这里原来是景颇族多年前居住过的地方;迁移下山后就还原成了现在的模样,近年来市里建了糖厂,勤劳的村民上山开垦种上甘蔗,交卖糖厂榨糖。

讲得让我最着迷的是脚下满坡的含羞草,第一次,我看到那么奇妙的小草,轻轻一触就羞得收枝缩叶,好一会儿才自然散开。我调皮的触了一路,突然间看见你微笑着站在前方的路口,自己都分不清是因羞涩还是晚霞映红了我的脸庞,我静静跟在你和闺蜜身后,看着你迈着矫健的步伐,听着你们一路闲谈,你突然停下看着我说,含羞草是一种止血的药材,但尽量远离,近距离的常接触容易引起脱发和呕吐。我微笑着点点头。没好意思说话。转眼间到了你的新家,一样的竹屋,不同的是多了一种翠翠的绿。你说是昨天新砍的竹子,你说你们景颇族两天就能盖好一所新房。小屋中间你点着了篝火,放入两根新砍来的竹筒,同样用树叶塞堵着筒口。几分钟后,你拿起冒着热气的竹筒,启开叶盖,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你是什么?你笑笑说,“开水”。你说,竹子浑身是宝贝,可以产竹笋,竹荪,还可以烤后滴出里面的竹液用于止咳化痰。新鲜的竹子还可以烧饭,是你最拿手的竹筒饭,这时我才发现不光锅是竹子,连碗和杯子都是竹做的。端起那碗热水,又是那味淡淡的竹香。

工友说有事把闺蜜叫走了,说路太远让我别去。因为那股莫名的好奇心诱惑,我留在了你的篝火旁,你不停的讲着大山的故事,我听得入神,除了偶尔问一句却不知道该和你讲什么,只是用小棍不停地拨动红红的火炭。你说,你二十岁。你说,山脚下的村庄是你长大的地方。你说,村子里有鸽子飞起又落回的地方就是你家的房。你说,八二年的一天你和同学们做了《孔雀公主》的群众演员,可是看了两次电影也没找到有你影子的地方,唯一的收获就是记住了唐国强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问你初见面那晚唱的歌是什么,你说是景颇语的民歌。你说,你的家乡瑞丽,是一个美丽的城市,是个多民族的地方,几乎每个人都懂几种民族语。当时的我已被你的言谈打动,我已经潜意识的爱上了这片秋意浓浓的大山,爱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爱上了眼前让我会觉得羞涩的景颇小汉。我悄悄把带给你的风味小吃放在了桌上,带着愉悦的心情和闺蜜一起离开了你的新房。

当日子融入了爱恋的成分时,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灿烂,转眼间好多天过去了。

为了节省一些集体的开支,我主动承担起了去采撷野菜。你说远处的山林中处处可见,我背上你替我准备的小竹篓,走在你身后,林中的青蕨,溪边的香菜,路边的车前,还有遍地的野芫。你细说着如何煎炒、如何凉拌、如何做汤……一路的蹒跚,我不知道还要走多远,抬头的瞬间突然看见和我邻居家长的一样的橄榄树,从小就喜欢橄榄入口的那份清脆及酸涩后甘甜的口感,我欣喜的跑去,一棵、两棵、三棵……好多好多的橄榄,看着我高兴的样子,你说,因为那份甘甜,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相思果。你伸手摘下最大的一颗放入我口中,望着满坡的橄榄我却不愿和儿时一样吃太多,似乎怕一树的相思种在心头。你却自顾的摘了好多好多。

经过一条落叶中隐约流淌的小溪,我缓缓蹲下,你突然喊了一声,“不能喝”。你说,森林里陈年落叶腐蚀的水别喝,说溪边的树林里有些树含有对人体有害的元素。你拉着我的手把我安置在了一块暗褐色的石头上,用一张树叶卷成杯状打来溪水,掏出香烟揉碎沿石头倒着把我圈上,嘱咐一声,“坐着别动”就消失在了前面的竹林。看着香烟水围的圆圈,我想起了西游记里的唐僧,不禁自己笑出声来。

前面是一片茂密的野竹林,地面上覆盖着不知堆积了多少年的落叶,缕缕阳光透过横七竖八错链接着的缝隙照在地上,周围的小鸟欢悦的叽喳唱着,空气中夹杂着自行倒落的一些朽木的味道,竹林中突然窜出两只小松鼠互相追逐着,看见我时警惕的停了一下,小小的眼睛里透着几束细细的惊意,我屏住呼吸,不敢打扰那份别致的情趣,悄悄目视着它们跳来跳去……

好一会儿,你吹着口哨从身后的丛林中走出来,怀里抱着几枝野果,我问你为何把我圈住,你笑笑不语(后来的日子我才知道蛇怕那种烟水的味道,你是怕你不在时会有蛇靠近我)。你走近前面倒着的几棵朽木前看了看,我看不清你顺手摘着什么,捧过来时才知是一些新鲜的木耳,你说新鲜木耳含有鞣酸,吃多后对人体不好,一定要晒干后泡发才吃。说话间你突然弯腰捡起几粒黑色的东西,放在鼻前细闻,你没说话拉着我就走,顺着那些小小的脚印寻去,偶尔看到一些野果的残核,你说前两天一定有麂子从此经过。我问你怎么看出来,你说凭粪便的新鲜度,脚印的深浅及湿度,还有果核来判断。我笑着说你像一名侦探,你笑笑不语。问你野果的名字时,你故意说了一连串的民族语,你说什么时候我教你英语你就告诉我答案。细细品尝着那些果子,可口的酸酸甜甜,你走进林中采来几片树叶,放在嘴边轻轻吹响,还是那首我听不懂歌词的曲调,我指指你脚下漂亮的青藤问你是什么。你说,“爬山龙”。你说,你的家乡是热带雨林,几千种奇特的植物,一棵榕树就能成林。而且有好多地方都是旅游景地。有时间时带我去看看。我和你同住一个省,天壤之别。我很羡慕你懂的那么多,心里更多了几分爱意。小歇之后,你从竹林里砍了些竹子和竹笋,因为是秋季,笋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壮。绕过几座山头回到了住的地方。工友们还没收工,你放下多的果子和菜,带着少量走了,回头告诉我晚上请我吃饭。

夕阳已西下,送走了你的影子,顾不上休息匆匆做好了工友们的晚饭,一路没记下太多你教的东西,只好把野菜交给工友们处理。转身和闺蜜一起赴约了你准备的晚餐,小路已经很熟悉,转眼间到了你的新房,两根竹筒又靠在了篝火中央,几个扣盖着的竹碗早已放在一旁的桌上,你一边忙碌着,一边招呼我们入座,一一打开每一个菜,浓浓的香味顿时飘逸在小屋的上空,你小心的拿出火里的两根竹筒,小心翼翼摘下筒口的叶子,叶子已被烤得微黄,冒着丝丝热气。你说,这是溪边香菜做的汤。第二根竹筒被你用刀轻轻劈破,剥出一管金色的米饭,你拿出几张洗好的叶子,掰好三份竹筒饭放在叶子上。你说,用叶子包着吃会有不一样的口感。我不禁闭上眼睛闻了闻,清香的叶味里夹杂着着那份已经熟悉的竹香。最后上了我那天带来的家乡风味,我问你为何一直没吃?你说,既然是远道随带,必是我的钟爱,你不舍得。我心里掠过一丝悸动,不再说话,默默地品尝着你这顿景颇餐。

你和闺蜜谈了很多。你说,因亏了一笔生意,觉得不适应商场,上山开垦这几十亩荒地。你说,大山才是你有梦的地方。你细细品尝了我妈妈做的家乡菜,调皮的说将来要娶个会做菜的女孩做新娘。送我们走出小屋时,你说家门口有集市,有需要买的东西你明天一并捎回。

确实有些日用品需要买又实在不便你捎带,就请了假和你一起下了山。

也许是平常上山的人不多,路旁的小草格外茂盛,草叶稍稍有些秋意,虽凝聚着点点晨露,却也呈显着淡淡的枯黄,因走不惯这山路,不时被调皮的小草绊个趔趄,你怕我摔倒,慷慨地笑着伸出胳膊,我悄然藏起一份惬意,就这样挎着你走了一路。

走过了无数亩郁郁葱葱的蔗地,一片蕉林呈现眼前,一梭梭漂亮的蕉果垂挂在长长的蕉叶下,有香蕉,有芭蕉。你说,蕉叶可以用来做各种蕉叶小吃,蕉梗的外部可以用来做饲粮,中间的嫩干还可以做好多美餐。你看着我开玩笑说,如果会跳肚皮舞,长长的蕉叶也可以做件美丽的裙衫。蕉林远处的一角,一片辣椒迎风摇曳,仿佛在和我打招呼,你说那是你喜爱的辣椒——小米辣。

洛阳在哪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手脚抽搐是癫痫发作时的症状吗郑州去哪里找靠谱的羊癫疯医院癫痫病的病因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