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深秋,雪花飘飘(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作经验

下雪了。

这雪如夜的精灵,在人们沉沉的梦乡,它无声无息地遍洒大地。走出楼门满目银装素裹,洁白的雪花还在轻轻地飘落。一切安静极了,仿佛静静地聆听雪落的声音。

不知夜里何时这雪花开始了飘飘扬扬,黎明前它已经覆盖了万物。借着路灯的光,看斜线型的雪花不紧不慢扑簌簌地落下,融化在地上。树枝上白绒绒的,叶子宛如盖了一层羽绒,享受着凉丝丝的温润。雪花落在我的衣襟,如一朵朵小小的白花,附着,粘挂。落在伞上悄无声息,没有雨点的嘀嗒,安静,洁净。落在地上的,瞬间化了。落在树叶上的,轻巧而曼妙地站成一景,万物焕然一新,令人喜不自禁。草地上白茫茫的,戈壁、高山如是,雪野晶亮。

天亮了,雾蒙蒙的,雪花密密麻麻,仿佛从遥远的天际飘来赶赴一场迎冬的盛会。雪花向着同一个方向赴汤蹈火,落在属于自己的归宿地。是的,落在大地的某处是雪花的宿命,也许是轻柔的风在唆使,那又如何?它们舞蹈着颤动着潇潇洒洒地落下,无论何处,都一样洁白。如荷,身处何地,淤泥不染。这世间看似落花流水无意,却花语水韵其中,洁身自好,凄美冷艳,绝色千里。

天寒地冻的清晨总显寂寞,树上的小鸟没有如期歌唱,那些欢腾的小狗随主人温室慵懒,裹着厚衣的行人匆匆忙忙,那位一直坚持晨练的男人将地盘让给了雪花……看来,人们遁进了冬的温漫里。

多美的清晨,喜欢在雪花下漫步。

我虽没有躲避深秋突降的寒冷,依旧在黎明前的街头徜徉,幽灵似的穿过一条又一条亮着路灯且凌乱的街道。天色茫茫,一付欲哭无泪的样子,月亮和常伴左右的那几颗星星或偷懒或湮没在云雾中。是啊!生命都有属于自己的运行轨迹,人亦如此。在阴晴无常的天地间,在春夏秋冬的更替里,在风刀雪霜的夹击下,在喜忧苦乐的挣扎中,在生离死别的忐忑间,拼了力的寻求,想打造一个最好的自己。可那个最好的自己,究竟哪个?是最初的、现在的还是将来的自己?清纯可人,天真烂漫,无忧无虑,那段青葱的岁月,犹如一颗涩涩的青果,迎着阳光晃动脑袋,疯狂地成长,抹不掉刻在记忆里的真诚、善良和快乐,就像这些雪花一样晶莹剔透。后来,为了生存,为了拥有,为了脱颖而出,为了炫耀,抑或为了挥霍,将自己装饰得面目全非。粉饰着自己渐行渐远的真诚、善良和温暖,变得伪善、冷漠、贪心,甚至不择手段,直至迷失自己。焕然醒悟,追悔莫及者有之。然,不是所有落在地上的雪花,都将淖入泥泞,也不是所有都洁白清丽。人,前行或登高,在不同层面不同领域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的驱使下,千姿百态,或美或丑或善或恶或真或伪,都在塑造自己。有人一路走来保持着最初刻在心底的善良、真诚和美好,灵与肉同生共长,由内而外丰富、强大、华丽,豁达从容,优雅谦和。而有人确实雍荣华贵,呼风唤雨,位高权重之时却忘乎所以,为所欲为,将自己遗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当然,一群人中不乏令人肃然起敬,感天动地之人。他们不管外表是否华丽,拥有是否阔绰,地位是否显赫,但他们血肉身躯之外有高贵的灵魂,会被历史铭记,终将载入史册。

假如,还有未来,未来的自己会是怎样?寻找另一个喜欢的自己吧。

雪花,异常的安静,它从不大张旗鼓地喧嚣,却铺天盖地,洁白了大地,柔美了万物,净化了空气。我喜欢雪花的柔静和洁白。它以洁柔裹住深秋的残败、萧瑟和最后的灿烂;轻柔地拥着裸露在冰凉中的所有存在;轻吻大地涸辙之鲋的嘴唇;轻敲在深秋里渐进苍凉而薄淡的生命;轻笑雪雾里跳跃着的那个少女轻盈的身姿,只愿滑翔滴落在她的发丝上;轻触孩子欣喜的笑脸,雪花带露,冰清玉洁。它是冬的精灵,更是冬的魂魄。

大雪纷飞,思绪悠悠。想起那个在滨河湖边救起十二岁少年的大学生,他正躺在白雪之下,没人知道他是谁,为了谁?生命陨落的犹如雪花般安静。短暂的青春,有谁为他抒写生命的赞歌,为他纵身一跃的壮举喝彩,又有谁去抚慰他母亲那颗伤痛的心……睡吧,其实你那一刻的举动已经令无数人为之震撼,无数卑微的灵魂为之折服,更有无数人为之惋惜,何求身后沸沸扬扬锣鼓喧天,逝者如斯,静如雪花。

我去看雪,用肌肤触摸它冰凉而柔滑的质感。抬头用脸颊接住一些轻风里逃亡的雪花,用以惊醒我日渐麻木的神经。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曾擦肩多少匍匐在地的乞讨者或沿街卖艺之人。人们总是匆匆而过,何曾放慢脚步,听听他们真实的故事。那怕施舍、同情、怜悯,是否还有一丝恻隐之心?可怕的是眼眸凄惨的背后可能的欺瞒吞噬了原本的一点慈悲。

雪花一点一点堆积,层叠出一片又一片美丽的雪景。这景,是穿上雪衣的草地与错落有致的树木,宛如待嫁的新浪纯洁而又欢喜,含媚窃笑,藏不住青春的气息和狂野。这雪太柔,怕一踫即化。它耐得了寒冷,却害怕温热。婚姻如是,誓言同甘共苦,比翼双飞。然而总有一些在美丽过后或能同甘不能共苦,或能共苦却不能同甘,终是在一场盛大的婚礼后,在一段平静的岁月里无法耐住生活的平淡、琐碎和纷扰,劳燕分飞,各觅高枝。

那些挂在电线上的雪,已经开始掉落。树上的也有一些正在溶化。地上已经汪洋、泥泞。背阴水泥地面的雪踩在脚下“咯吱,咯吱”的响,走在上面有些打滑,我小心地前行,怕让雪给侵犯,又怕弄疼了雪花,还怕错失了美景。这样的天气,一些人躲进了温室,可更多的人在风雪里坚守。窗外的工地上,工人依旧忙碌着,他们不在意雪花纷纷扬扬,也没有闲情逸致欣赏雪景,然而,他们不乏劳动的意志,战天斗地,高楼拔地而起。

此刻白色最美。大地遍铺白绒绒的毯子,好一幅清新素洁的景致。在那片湿地一定有最具特色的芦花含雪与水相映。假如有一对新人穿着同样洁白的婚纱飘然而至,在此举行一场别具一格的婚礼,应该是终身难忘。

我渴望去那些我总是喜欢去的地方,看看雪韵里的那个地方会以怎样的姿态展现在我的眼里,怎样的千娇百媚,妖娆万分。无奈在班上,无分身之术。而这美景却瞬息万变,太阳出来了,所有因雪而生长的美丽都抵御不了温柔的诱惑和温暖的消融。但总有人爱得深沉,会不顾一切,因为,微信圈里纷至沓来太多的雪景,美轮美奂,凡是你能想到的地方,都有爱好摄影者的足迹,都有人刻不容缓地收藏了此景,且与朋友分享。看着犹如画饼充饥,成为了更具诱惑的牵念,更加向往。

生在北方,冬雪是从小就喜欢的。即使年年有,每到冬天依旧常常期待下雪。这个愿望看似容易实现,但渐渐的暖,下雪日渐的少。只是这深秋的雪,更加饱满和丰富,在尚且没有落尽叶子的树上能包容更多的雪花。雪花与或红或绿或黄的叶子相拥,别有一番美丽。

人们总想在这雪花的簇拥下定格一个自己,与纯洁与美丽一起留存。

在空旷的田野,白色如此耀眼,仿佛所有的色彩都悄然隐退,很识时务地躲避在苍茫之外。戈壁终于白茫茫地雄壮,不再嚎叫和咆哮。雪将风刀在沙漠刻下的纹路淹没,沙粒和雪花相拥而眠,如是安静,沐浴阳光。

雪的世界很安静。我想象得出那个养育过我的村庄,正是如此的肃穆安然。偶尔的鸡飞狗叫,炊烟轻轻地升腾。猫在炕头的猫伸着懒腰,瞅着更加慵懒的主人或睡意惺忪的小孩。扯着炊烟的女人在灶间扇火,雪湿了的柴火一个劲地冒烟。咳喘不断地从烟雾的伙房涌出,祖母的影子在我眼前闪过。祖母坐在炕头扯着鞋底上的麻绳,悠扬而又满足。对于一场雪的期待,是人们在漫长的冬天最大的渴望。远去了的雪与远去了的人仍在心上。

雪花飘飘洒洒,没有要停的意思,瑞雪丰年,好好下吧。

这样的空气里多了几分寂静,但凡能躲避风雪,都隐身在雪花飞舞不到的地方,而我独爱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徜徉,独自捕捉一些绝美而凄婉却逃不掉的印象。

秋冬更替,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美丽了苍凉、落寞、忧伤的季节。

阳光下的雪开始融化了,而背阴处的雪还是稳稳地压在枝条上。如是,心情阴郁时,也该向着阳光,应该能更快地明媚起来。

十月的最后一天,是个雪天,明天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是的,当不快、矛盾、纠结时,给自己一个时限,想通,然后彻底放下。人只有自己走出阴影,别人帮不了忙。只有你自己站在阳光下,阳光才能照亮心扉。如雪,将所有喜怒哀乐酸甜苦辣融进生命,留下一缕纯净的底色,衬托人生五顔六色缤纷璀璨的美。

哈市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西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那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