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第一任班主任(日子征文·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作经验

上语文课时,张老师刚推开教室门,一个笤帚疙瘩从天而降,不偏不斜,正好砸在她的头上。她一脸惊慌,手里的书本散落了一地。

几个男同学,在座位上手舞足蹈,乐得前仰后合,全班同学也都跟着哄堂大笑。就是那几个男同学,上课前在教室门上架得笤帚疙瘩。

张老师抿着嘴,脸色绯红,她用手轻轻拍掉头发上的灰尘,又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本,把它们放到讲桌上,摞好,才抬起了头,她眼里溢满了泪水。然后,她一转身,双手捂住脸,快步跑出了教室。教室里一片哗然,顿时像炸了锅,叽叽喳喳,大呼小叫,口哨声连成一片。

十分钟后,张老师又回来了,喧哗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注视着她。张老师神色凝重,稳步迈上讲台,镇定自若地说:现在上课。

我赶紧喊了一声:起立。

这一幕,虽然过去了近半个世纪,一经想起,还是记忆犹新。

1967年的秋天,我走进了校园。报名那天,是由我的表姐,一个四年级的小学生领着去的。

我的母校——豆腐巷小学,古香古色,黑漆大门上镶着金色门环,院墙是暗红色的,门楼上雕刻着精巧的图案。

那天,我和表姐迈过高高的门槛,穿越操场时,迎面走来五六个人,他们低头顺目,排成一队,上衣兜里都插着钢笔,有的还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可手里有的拿笤帚,有的拿簸萁,还有的拿扫把。

见我好奇,表姐推了我一把:“快走,他们都是牛鬼蛇神!去打扫操场和厕所。”

还没走几步,前面又人声鼎沸,那里围着一圈人,有人高喊“打倒走资派”。走近一看,是八九个身穿绿衣服,腰间扎皮带,臂戴红袖章的红卫兵。他们大约十七八岁。中间那个人,低着头,脑顶扣着高帽子,跪在两条摞起来的长条凳上。凳子晃晃悠悠,咯吱咯吱地响,他的身子也随着板凳的摇晃,瑟瑟发抖。几个红卫兵,每读完一段毛主席语录,就振臂高呼“造反有理,打倒走资派”,呼声震耳欲聋。

表姐悄悄告诉我:“这是被打倒的走资派,是学校的副校长。”

突然,凳子倒了,副校长摔落下来,高帽子也滚到了一旁。

红卫兵们“呼啦”一下,上前围住他,有个高个儿,抬起一只脚踏在他身上,解下腰间皮带,向他劈头盖脸抽过去,一下,两下……副校长蜷缩在地,双手抱住头,身子不住发抖,顷刻间,手臂上布满了一道道血印。我吓得捂住双眼,表姐拽着我,向操场边上的一排教室走去。

表姐给我报了名,把我留在教室,她就走了。

我的班主任,很年轻,只有二十几岁。圆圆的脸,稚气未脱,双眼细长,清澈透明,两条小辫垂在肩上,显得可爱,又充满活力。她的个儿很矮,只有一米五多点,站在讲桌前,像个初中生。她就是我的第一任班主任——张老师,刚从师范毕业。

上课第一天,张老师让我当了班长。可能是我比同龄人长得高吧,站在那,我与张老师高低差不多。排队,排座位,我一直站在最后面。

张老师讲课认真仔细,她讲拼音时,读音精准,生动形象,嘴巴一张一合,口型十分漂亮,同学们听得全神贯注,教室里鸦雀无声。

张老师对我们说:“学习要踏实认真,不能偷懒,要珍惜每一寸光阴,不要浪费大好时光。”

可是,这样的课堂纪律,只维持了一个学期。寒假一过,再开学的时候,班上以宋凯为首的几个男生,就开始蠢蠢欲动,逐渐露出了顽皮的本性。他们上课不听讲,说话,做小动作,自由散漫,不遵守课堂纪律,还给老师取绰号,称张老师是“小地雷”。

每次上语文课,只要张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宋凯一挥手,他们就异口同声喊“小地雷”。张老师一转过身,他们就默不作声,一动不动。张老师瞪着眼,气得满脸通红,却敢怒不敢言。那个年代,已经没有了师道尊严,学生就是上帝,老师根本惹不起他们。

张老师的忍让,使他们更加地变本加厉。他们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欺负、捉弄张老师。

二年级下学期,他们开始变得胆大妄为,肆无忌惮。那天,张老师转过身在黑板上写字时,教室里竟出奇地安静,我也感到奇怪,怎么没人喊“小地雷”了。再看宋凯和那几个调皮鬼,都屏住呼吸,伸长脖子,全神贯注地盯着讲桌呢。等张老师转过身来,拿起书本时,“啊”了一声,然后,惊慌失措地扔掉了书本,脸色吓得煞白。那几个臭小子,捂着肚子,笑得流出了眼泪。原来,课间的时候,他们捉了几条毛毛虫,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地放在了讲桌的侧面。

还有一次,语文课前,我刚擦完黑板,宋凯拿上黑板擦就走,我刚想制止,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吓得赶紧闭住嘴巴。等张老师课讲了一半,要擦黑板时,到处找不到黑板擦,急得她都快哭了。宋凯却低着头,坐在座位上偷偷地乐。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小插曲,已不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了,他们又别出心裁地在教室门上架笤帚疙瘩。

笤帚疙瘩事件后,张老师实在忍无可忍,就把宋凯他们几个人叫到办公室,让他们必须在班上做检讨,并保证以后,再不做这样的坏事。宋凯不但拒不检讨,第二天还领来了他的哥哥,一个戴着红袖章的中学生。那中学生用手指着张老师的鼻子,耀武扬威地说:“你竟然胆大包天,敢让革命小将做检讨,难道你想当牛鬼蛇神吗?”

张老师低着头,一言不发。

从此以后,宋凯就成了班上的大王,对他,老师、同学都敬而远之。课堂纪律也由此乱得像一锅粥。张老师在讲台上大声讲课,同学们在下面小声说话,随意下座位打闹。我坐在教室后面,耳朵灌入的都是嘈杂声,一点也听不到老师的讲课内容。

三年级开学后,我们换了班主任,听说张老师调走了,又听说她结婚了。从此再也没见过她。

张老师教了我们两年,作为班长,我每天不得不完成语文作业,所以,我基本掌握了汉语拼音,还学会了造句。至于算术作业,我根本不去做,只是把题抄在本子上,在后面胡乱写上得数。

因受环境所影响,我与大多数同学一样,整天人心惶惶,浮躁不安,无法静下心来学习,大部分时间还是被荒废了。

后来得知,豆腐巷小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名校,师资力量雄厚,文革中,不少老教师被打倒,才使我有幸遇到了年轻的张老师。只可惜,我一直不知晓她的名字。

读完三年级,由于父亲工作调动,我家从东郊搬到了西郊,豆腐巷小学,这所承载了我童年记忆的学校,还有张老师,只留作了回忆。

但张老师对我的教诲,却永远铭刻在了我的心里,并一直激励着我,学习踏实认真,珍惜每一寸光阴,不浪费大好时光。

托呲酯治疗癫痫的效果怎么样青海有哪些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湖州哪家癫痫医院效果好婴儿癫痫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