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爱往下走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经验
摘要:季节,在悄然前行,年华,便渐渐地被时光抛在了脑后。一些往事终会被掩埋或尘封,那些短暂的相遇和擦肩,也会在流年的风中渐渐遁入无声,可有些温暖,却无论季节如何更迭,它总也不会在记忆深处磨灭。 季节,在悄然前行,年华,便渐渐地被时光抛在了脑后。一些往事终会被掩埋或尘封,那些短暂的相遇和擦肩,也会在流年的风中渐渐遁入无声,可有些温暖,却无论季节如何更迭,它总也不会在记忆深处磨灭。   --题记   晨起,几片薄薄的晨雾在天空中轻轻荡漾,没有浮云点缀,被北来的大雁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天空,湛蓝而高远。匆匆赶来的阵阵习习凉风,赶跑了昨日的暑气,为仍是炎热的秋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窗外的桂花又开出了细碎的金黄,于秋风瑟瑟中暗自芬芳,烟火般朴素中暗香淡远。客厅里的几束福贵竹也越发显得挺拔,上周买的那盆蝴蝶兰依旧开着娇艳的紫色逼真得酷似蝴蝶的花儿。楼下荷池里的莲却在秋风中一片片残败。九月的风轻盈地穿过了时光的栅栏,温柔地掀开了季节的一角衣衫,悄悄地把秋的曼妙身姿牵引了过来。   收藏起夏天的吊带、超短、轻薄、细纱衣衫于衣柜内,将棉麻、长衣、长裙一件一件地清理了出来,清洗翻晒准备适时穿。外套似乎还为时过早些,所以,暂时还没有翻弄它们,只好委屈着让它们还在衣厨里再呆上一阵子。   秋收冬藏,学了中药的女儿昨日也发来信息,要我多煲些汤水补补身子,储存些热量好为过冬做些准备。她说:想要清淡些,可煲点白果莲子山药汤,健脾益胃、助消化;淮山枸杞蜜枣瘦肉汤,健脾补虚、养心润燥。还有木瓜排骨汤、乌鸡红枣枸杞汤、白果肚片汤、笋干芋头老鸭汤等等,每种汤都有不同的功效,可以每周换着煲。听了她的吩咐,每个周末,我都会换着花样给自己给爱人收藏些温暖进入身体里。   早起上班,仲秋的晨风已有了丝丝的凉意,不敢穿得太厚,不单只是怕同事笑我身子太弱,还怕中午热时要脱,毕竟这一穿一脱间会凉了汗水,怕会引来秋季流感;穿得太薄,又感觉有凉气在空荡的裤管里游走,尤其是受过伤的髌骨,每到阴雨天时总会隐隐作疼。索性拿了外套,早起冷时,把它放在膝盖处搭上一会,中午热时,再把它扯去。   说起这只受伤的腿,又让我想起了父亲。父亲也是和和我同样的年纪时出了车祸伤了髌骨,同样也是右腿。论起术后恢复,我比父亲要幸运成千上万倍。因为现在的医疗水平、生活条件,各方面比起父亲那年代都要强了许多倍。父亲因为手术时钢管的位置没放正,导致骨折愈合情况不好,以至于手术后的这后半生他走路时都是一瘸一拐的,行走时间太久,骨折处摩擦会引起膝盖处红肿,疼痛难忍,但和父亲一起出门,他从未向我们提起过腿痛的事,只是,走得久了,会发现他要停下一小会儿,将那支受伤的右腿用力伸直,然后用手来回抚摸着做过手术的膝盖位置,以前只是以为他走得累了,从没想过他是因为走久了伤处摩擦会引起腿痛,直到我前年做过手术后才知道,原来父亲陪我外出办事时,走走停停,是因为他在忍受着巨痛。还因为当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母亲根本拿不出多余的钱给父亲买营养品补身体,才导致他营养不足,术后伤口愈合较慢,耽误了最佳修复期而引起老年时骨折疏松。   女儿出生那年,为了能让我吃上家乡的一些特产,每隔一周时间,父亲总会来回坐上四十八小时的火车往返南北两地,从寒冷的北国为我带回我爱吃的零食或是对产妇身体有益的农产品。狭窄的车箱里,我不知道父亲在二十四小时内如何摆放他那只受过伤的腿,我只知道,每次从家乡回来,父亲总是一大袋一大袋的食物从楼下一瘸一拐吃力地往楼上提。记得那是中秋节后第二天,我生完女儿刚出院,夕阳的余晖轻洒在了父亲和母亲的肩头。沉默的厨房里,父亲和母亲并肩站在灶台前,父亲把从老家带来的母鸡杀好后洗干净,递给母亲后看着母亲把红枣、生姜、当归,还有那个我叫不上名字的草药,塞在鸡肚子里,然后放入砂煲中,再放在液化器上,先用大火煮着。母亲把早上父亲刚从家乡采来的那些草药根须上的泥土剥落,一株一株洗净,然后放入刚才那砂煲,让它完全浸入水中点火开始煮汤,汤煮沸后,母亲先用勺子把汤上的油水舀去,然后盖上锅盖,再把已经散发出阵阵香味的鸡汤用小文火慢慢熬炖,并时不时舀一勺汤汁,放入嘴里细细咂摸着汤的营养该在何时盛出最合适。父亲则站在一旁边帮着母亲递碗递勺地同样忙碌不停。   “你的腿怎么样,还肿吗。”母亲背对着父亲问道。   “没事的,我睡一晚上就好了。”父亲毫不在意地回答。   “不比年轻时候了,还是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母亲回头心疼地看着父亲。   转头,我把视线从厨房移开。   楼下荷池里,一片粉白柔润的花瓣刚好落在一株浮萍上,翠绿的浮萍或许是那娇艳的花瓣变黄变暗前的最后一处舞台,在这一处温柔但终究也会谢幕的舞台上,荷花展露了它最后一次妩媚的忧伤。面对着随着季节的离去这个季节再也不肯的花瓣,心里怅然若失,想起父母一生忙碌的身影,念起他们间杂的白发如风中的细雨,摇曳着圣洁的令人尊敬的为儿女无私奉献的精神,泪竟然涌进了眼眶里。   “唉,你怎么出来了,快进屋去,做月子是不能轻易下地的,万一受了风,将来老了是要头痛的。”不知何时,母亲已轻轻来到身后,并催促着我快点回到床上去。   “我在看楼下的荷花呢。”眨了眨眼睛,咽回了泪水,目光只好假装着慢慢地沿着荷池搜寻。一直喜欢在夏秋欣赏盛开的荷花曼妙妩媚的身姿,却很少关注它历经岁月摧残后败落的凄惨样子。父母,如同这一池的荷,随着季节的变换,他们也在一天天地老去。我的工作以及我的生活,都在这个钢筋水泥浇铸的南方城市里渐渐生根发芽,可是疼痛,却也在父母老去的岁月中渐渐加深,不能长久陪伴成了我心中割舍不去的痛。   农历八月十一是女儿的生日。记得去年她上高三时,我买了蛋糕放在了学校保安室里,给女儿留言,让她晚上和同学们一起庆祝自己的生日。晚上收到她的信息:“妈妈,爱你!同学都说我有一个世上最好的妈妈。”如今,又是一个秋季来临,又到了宝贝生日时,不方便去学校给她送去蛋糕,只好给她发了微信红包,让她和同学一起庆祝生日。晚上又收到她发来的信息:“妈妈,爱您!”她的朋友圈里,我看到了她意味深长的温暖信息:生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要感恩给予我生命的老爸老妈,让我们一起插上蜡烛,唱起生日祝福吧。祝福您们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世间美丽的祝福和甜蜜的词语很多很多,可是我什么也不想要,一句“爱您”,已经包含太多。   可是远在千里之外的母亲,我却从没有给她送过一次生日礼物,甚至是一句“爱您”的话语。提起母亲,心又沉甸甸的。无数次,问及过母亲的生日,无数地母亲总是轻描淡写地说道:“那年代,谁记得什么生日?那些不重要,只要你们过得好就行了,现在的日子不就是天天都在过生日吗。”   周末拨给母亲的电话里,母亲对我总有说不尽的欣喜,问不完的牵念,却从未提及她和父亲的身体与病痛。静静地听着,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担心起他们的身体,日渐寒冷的北风似乎正在吹寒着我的心。大弟工作太忙,周末休息时又要去市里照顾上中学的儿子,极少有时间回去探望一下已是古稀之年独自生活的父母亲。妹妹虽是常去,但还有两个孩子,并且还要照顾夫家婆婆和公公,万般无奈却也被常常奔走在两家间弄得精疲力竭,既要照顾两边的老人,又要带好自己的孩子。我和小弟又远在遥远的他乡,心有余却总是鞭长莫及。   记得曾看过一篇文章叫《母爱是一场重复的辜负》,文章里,作者因为外婆的离世,而对母亲产生了误解,因为外婆离世后,作者看到母亲为她因为外婆离世难过伤心而带来的担心多过母亲对外婆离世的伤心,她便怀疑起母亲对外婆的爱是否真心。因为,外婆总在她面前提起母亲,并一再交待将来要她好好善待母亲,可一想外婆离世后的这些天,她看到母亲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又让她对母亲产生了怨恨,恨母亲对外婆的薄情,恨母亲没有因为外婆的离世而难过伤心。直到多年后的那一天,她在母亲面前提起外婆时,母亲失控的哭声里,她才明白,原来母亲并不是不爱外婆的,只是,她已经把对外婆的爱悄悄地转移到了她的身上。那时,她已成家并有了孩子,母亲办了内退,像当初外婆照顾母亲和她一样,不分昼夜地照顾她和她的孩子,她突然想到,母亲离世时,她的孩子也一定会难过伤心,而她却不能只顾着因母亲离去的伤心而让她的孩子也长久地沉浸在那种悲哀之中。那一刻,她完全明白了母亲的心,心如刀割般的她忍不住地泪流满面。   无疑,世间的爱都是这么代代相传,越传越深的,如同父母对我们的爱,延续至我们对我们孩子的爱。和文中的母亲一样,我们都会为了爱自己的孩子而辜负最爱我们自己的人,哪怕那辜负是无意的,如同现在的我,为了孩子而不能常在父母身边陪伴他们。   其实父母的爱,一直以来就是这样一场重复的辜负,而被辜负的人,却永远无怨无悔。如同我的父母也如同天下所有父母。   或许这就是父母常说的“爱往下走”吧。   如今母亲老了,我发现无论是母亲的面容,还是她一举手一投足里都有外婆的影子,如同我有时端详镜子里的自己或是审视照片中的自己,随着岁月的更迭,眉眼间父亲的影子渐渐清晰,而那塌陷的鼻梁,也越看越像极了母亲。说起那鼻梁,母亲的话匣子一刻也不会停,她说那塌鼻梁是她们家门里祖传的,从外公开始,到舅舅,现如今又传到了表哥表弟,甚至是我的女儿,以及弟妹们的孩子。她不说没在意,她一说,我再细看,还真是,我那小侄子小侄女无一例外的都是塌塌的小小鼻梁子。   昨天的电话里,她还和说起妹妹家的孩子。“一个样子,那塌塌的小小鼻梁子。”说完她哈哈大笑。然后问了一堆事,又说了一堆事,她说早上她和父亲吃了外面买的油条,一个上午嗓子都是干的,还是自己做面条好吃;她又说家里这几天开始冷了,秋风一吹,人脸干得脱皮,身上也痒痒的;她还说弟弟上周给他们送了药回来,这周没回……她不说想我们,只是笑着叨叨着家长里短,挂电话前问了句,今年你们什么时候回?我告诉妈妈:要等月儿和她爸爸放假了才能回,我还要给他们爷俩煮饭洗衣。此时,我发觉自己像一只翅膀硬了的鸟儿,离开母亲的怀抱,垒砌另一只巢,我怀着一颗与她同样的慈母心哺育着我的后代,操持着我的小家,我们之间的别离是一场生命延续的宿命,这宿命将一直持续,而我们的心始终在一起。   一阵风从湖面吹来,柔柔的,轻轻的,枯了的残荷在秋风中摇曳,漂浮的叶子在湖面游来游去;湖边一些不知名的花儿开始凋谢,一朵一朵的花瓣在空中散落,飘着淡淡的余香;路边的梧桐开始抖去黄叶,一片一片落在地上,给这秋增添了几份淡淡的凄凉。   秋至,离年也不远了,想想很快就可以回去与父母团聚,心头便升起阵阵欢喜。   ......   “岁月静好,幸福绵长。”   “姐,姐,快帮我对一对下句。”公司门口,友正站在那里向我招手,走过,扫了一眼她的手机,原来,她那文友群里正在玩着接对联的游戏。   “秋去冬来,实现梦想。”   “让心栖息,不再流浪。”   “父母不在,学会坚强。”   “天气渐凉,将爱珍藏。”   等我一口气说完,友目瞪口呆地望着我然后回了句。“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搂紧友,嘻嘻哈哈中迎着朝阳,我们朝公司走去公司走去。   ……   友说:生命,不需要太多的铭记,有温暖、有阳光、有爱、还有一颗感恩的心,便足够了。此时忽就觉得友是对的,真的,生命中有温暖,有阳光,有爱,还有一颗感恩的心,便足够了。   --后记   南宁癫痫医院排行丙戊酸钠治疗小儿癫痫效果怎么样黑龙江较好的癫痫医院辽宁癫痫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