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火罐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摘要:而我还是更喜欢回家让母亲给我拔火罐,与其说是治病倒不如说是一种享受,和小时候在病中一大碗鸡蛋面条带来的满足感相提并论,那种幸福知足温暖的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的,卧于床榻一隅,享受被人呵护的照顾与优待,好像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儿时代. 一   初秋变天,体质不佳的我首先遭殃。清鼻涕长流,带着厚厚的口罩,不一会儿就会湿一大片。随之浑身酸痛,饮食锐减。身体不舒服别人不能代你受过,下班回到家里就想懒洋洋躺着。   母亲给我又带孩子又做饭,已经很忙碌了,不想让她担心,只能撒谎我服过药了。我还要惦记着给孩子哺乳,作为医生的我知道服药对孩子是大忌。虽然他已算大婴儿,有些药是不会影响什么的,这一年多来,不管是多么重的感冒发烧,肠炎,我坚持着不服药,源于对他无私的爱吧。   看着我难受,母亲拿出了她的拿手绝活——拔火罐。在母亲看来,没有火罐治不好得病。家里大人小孩有个头疼脑热的,她就会拿些废旧报纸,找几个大小不一的火罐,脑门上脖子后背上就会给你练兵排阵地放得满满的,就是我的儿子们也不例外。   感冒发烧,她很少怂恿着我们去医院,大人有大罐,小孩用小罐子。也是神奇,这么多年我的两个孩子只去过一次医院,就输过三天液,最多吃几日口服药,一切得益于母亲的火罐子。为了方便,她买了全套的玻璃罐,又让孩子他爸购置许多真空的气罐,这些叮铃咣当的罐子成了我家的必备品。   有时候我们说母亲,快别费那功夫了,现在的药那么多,吃上点几天就好了。其实大部分时候是因为受不了拔火罐负压吸引的疼痛,母亲的火罐力道那是足足的,要她说,感冒发烧得火大点,这样才能把体内的风气拔出来。风气是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经过母亲一番作弄,昏昏沉沉的我第二天身体就会明显好转。   母亲拔火罐一般准备的材料就那么几样,大小不一的玻璃火罐子,几张废旧报纸,打火机,现在也准备一点酒精,听母亲说,为什么要用报纸,而不是用白纸或卫生纸,她说白纸太硬而且不好点着,卫生纸又太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再准备一床被褥,脱掉上衣,她撕一块树叶大小的报纸,如今先进了,罐沿偶尔用酒精抹一圈,在记忆里我更习惯的是她吐唾沫的声音,用她劳动了五十多年的粗糙的大手一抹,好像医学用的耦合剂,这样防止罐子周围漏气。打火机噗一声,看着报纸上的火苗上下窜动,她麻利地赶在火苗熄灭之前把它扔在罐子里,一二秒的功夫,罐子结结实实与你的肌肤紧紧粘连,犹如被一个巨大的东西牢牢吸紧,不能动弹。看你在那龇牙咧嘴疼地嗷嗷直叫,她会轻轻扶你躺下,嘴里还念叨着:“瞧你那浅皮子样,坚持十分钟就好了!”   钻在母亲铺的热乎乎的被窝里,背上扛着这样几个大家伙,不由会进入梦乡,不用担心时间,有母亲呢。不知什么时候,她又换上了另一拨的罐子,有时候窜出的火苗也会烫伤后背,留下一串串明晃晃的水泡,不用额外处理的,一个星期保准好。      二   打从我记事起,这些瓶瓶罐罐就陪伴着我们,在老家的时候,当初没有地方去买这么精致的罐子,当时小卖部里有卖的黄桃或梨等水果罐头,买回家,娃娃们打了牙祭之后,这些透明奇形怪状的罐子被母亲洗得干干净净,当做治病救人的医生。   老家的医务人员是相当贫乏的,当时我在的高潮畔村子有六个小队,只有距离我们五十里之外的城川苏木才有一个卫生院,远水解不了近渴,那时候人们有个头疼脑热的,除了扛着过,就是拔火罐。如果高烧起来,外祖母和母亲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会烧一盆滚烫的开水,用毛巾拧干给孩子们浑身擦洗,然后火罐子轮翻上阵。   我七八岁的年纪,有一次高烧不退,人事不醒,当时昏昏沉沉躺在炕上,母亲用开水给我擦洗完之后,前胸后背就连脑门上都被她扣上了满满的火罐子,那年的秋天很冷,厚厚的被褥加身,我就像一个刚出壳的鸡子,冷地瑟瑟发抖。就这样烧起来擦洗,退烧后拔火罐,母亲抚摸着后背的淤青,焦灼的嘴里喃喃着:“疙瘩疙瘩散散,不让我老命看看。”于是,病魔与我擦肩而过。   也有火罐解决不了的时候。母亲常说我的姐姐在小时候有一次得肺炎,折腾了两三天,还是五十里外的一个叫李学金的医生一针青霉素救下她的命。   小孩子不懂事,有时候脑门子上拔火罐的淤青,总会抱怨母亲:“你看看,妈,星期一怎上学呀,老师同学们笑话呀!”嘴里这么说,抓起书包风一样出门。有时候就是大人们也有在脑门上拔火罐的习惯,大妈从年轻的时候就落下了头疼的毛病,记忆里常常见到她额头上一圈一圈重叠的淤青,只是斯人已去多年,对老家大伯一家的回忆,唯有那一陀螺一陀螺的紫青色记忆最难忘。      三   如今在城市里生活,看病变得不再那么困难,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可以选择的医生也有许多。就在我工作的地方,楼上火罐理疗针灸艾灸一应俱全。   火罐治病不是完全没有科学依据,拔火罐是民间对拔罐疗法的俗称,又称“拔管子”或“吸筒”,它是借助热力排除罐中空气,利用负压使其吸着于皮肤,造成瘀血现象的一种治病方法。这种疗法可以逐寒祛湿、疏通经络、祛除淤滞、行气活血,消肿止痛、拔毒泻热,具有调整人体的阴阳平衡、解除疲劳、增强体质的功能,从而达到扶正祛邪、治愈疾病的目的。所以,许多疾病都可以采用拔罐疗法进行治疗。   比如:人到中年,筋骨疼常见,按中医的解释多属风湿入骨。拔火罐时罐口捂在患处,可以慢慢吸出病灶处的湿气,同时促进局部血液循环,达到止痛.恢复机能的目的,从而治疗风湿“痹痛”筋骨酸楚等不适。由于拔火罐能祛风散寒、消肿止痛,所以对腰背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有一定的治疗作用。就是前几天的里约的奥运会,外国运动员不是以拔我们的火罐子为荣吗?   而我还是更喜欢回家让母亲给我拔火罐,与其说是治病倒不如说是一种享受,和小时候在病中一大碗鸡蛋面条带来的满足感相提并论,那种幸福知足温暖的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的。卧于床榻一隅,享受被人呵护的照顾与优待,好像又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少儿时代。   ——2016年8月17日 沈阳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江西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最好治癫痫病得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