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周年庆】超子兄弟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小说作家
中午十二点,电话响起来了,拿起一看,显示超子来电。   超子,我认识十四年的兄弟,我如亲兄弟一样的哥们儿。超子和我同岁,而今也都已经在奔四的路上一骑绝尘了,想想,时间过得挺快,我们都是大人了。   与超子的相识是十四年前的大学宿舍里,那时候我们都刚入学,我们两的出身在我们那个环境里面算是很像了,也许是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吧,我们很快变成了朋友。超子出生在南阳一个农村家庭,父母都是纯粹的农民,家庭条件很不宽裕,因此超子从上大学开始,几年的学费基本都是靠学校助学贷款支付的,也因如此,超子毕业的时候,没有拿到毕业证,学校说只能等到他把欠下的贷款还清了才能领取,就这样一个没有大学毕业证的超子走上了社会。大学的最后一学期是实习期,不用上课,就在我们其他同学都在学校使劲放飞自我的时候,超子突然告诉我,他要去大连了,并非是在彼地找到了工作才决定去,而是去那里后再找工作,因为听说大连有很多可以用到日语的工作机会,超子这几年一直是我们班学习最用功的,成绩也是数一数二的,他想用自己的专业成绩打天下。超子走的那天下着大雨,一大早就听超子在床边窸窸窣窣的收拾铺盖,我爬了起来,帮超子打好被褥卷,跟着超子出了宿舍楼。雨天的大学校园里清冷异常,尚在初春的温度还有些冷,恰似我们当时的心情。那天,就是超子在学校的最后一瞬,之后他再没回去过。   超子的床和我头对头,我们宿舍每天晚上十点熄灯后,都有用学校发的小收音机听鬼故事的习惯,而我总是负责给大家放,我的上铺嫌弃声音小,总是把头从上面耷拉下来听,每当这个时候都是超子最痛苦的时候,他胆小,总是听着听着,被子包着头大叫,搞得我们全宿舍一惊一乍的,招来骂娘声一片。那天早上可能是大家都睡死了吧,我是为超子送行的唯一一个人,帮着超子坐上公交,一路到火车站,候车室,直到看着超子在拥挤的人群里挤过去检完票,我才隔着栅栏,将超子的那一卷被褥给超子塞了过去,超子朝我笑了笑,大声说:“举哥,谢谢了,回去吧。”然后转身,瞬间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面不知所踪。看着朝夕相处几年的亲如兄弟的超子一个人背着被褥卷,在清冷的早晨,伴着大雨消失的背影,我怅然若失,心里想起了那首自己最爱的歌“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耳边响起驼铃声……”我第一次为朋友落泪,十多年后的今天依然记忆犹新。   在送走超子之后,我们便很少联系了,超子临走之前,买了部波导手机,但是从他走了后,就一直提示停机状态,我想他应该是换卡了,应该很忙,应该还很窘迫。在那之后,我们唯一的联系是偶尔在网络的留言。从来往的留言中得知,超子在大连混的并不如意……   再次以手机和超子正式取得联系,是一年半之后了,那时候我已经在岛城稳定工作,虽然收入不高,但还算温饱自给,而彼时方知,超子竟然在离我只有一百多公里之外的潍坊就职,此刻的我们彼此都已永远不再是学生,社会上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份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并为之而早出晚归,孜孜不倦。   与超子自上次车站一别,再次见面,是两年之后了。在潍坊汽车站出站口,我见到了半夜来接我的超子。阳春四月,天气还未转暖,超子穿着白色休闲服,咋看眼熟,细看,还是大学的时候他一直穿的那一件。学生时代的兄弟久别重逢,搂搂抱抱和捶打脚踢是不分男女的,我们的久别重逢当然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始。超子帮我在他住的附近租了一间廉价房,带我去住,临走提醒我“举哥,搁在门后的那个脸盆是我多余的,你用吧不用再买了……”   在我来潍坊的时候其实身上没带多少钱的,那个年代,本身工资都不高,在我们这里普通白领的工资也就一千多点而已,而经历一段时间的找工作之后,我其实已经花的一清二白了,而距离我新的工作单位发工资还有若干日子,我有点尴尬的找了超子,问他借点钱用,超子从裤兜里掏出了他的工资卡,直接塞给我,说你拿去用吧,密码是我生日,需要多少你自己取,我身上有钱。就这样,超子的工资卡在我手里呆了一个多礼拜,我那次只取了二百块钱,因为当时超子的卡里余额只有四五百的样子吧,实在不能多取。其实后来我才知道,超子在他们单位虽然已经两年了,但是工资只有一千二,他每月还要把一半多攒起来还学校的贷款。   自从我们凑在一个城市,我们便时不时凑一起吃吃烧烤,因为我女朋友是超子的老乡,所以超子说他最爱吃我女朋友做的捞面,为此我们家里至今还留着当时超子专用的饭碗,虽然这些年搬家三四次,但是我们都带着,只是现在超子一年都来不了一次我们家,其实我知道,心里都挂着,只是各自的日子都排的太满了。   2010年,超子恋爱了,就他一直以来那种见到女人都脸红的样子我真不知道他怎么谈恋爱的,不过我真的很为超子开心,看着他满面春风的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样子,看得出他内心的激动似有小鹿乱撞。   2011年,我和超子都在潍坊买了房子,虽然我们都同时变成了房奴,但是我们都有落脚点了,那一年,我们最多的交流是哪天交房,怎么装修,上哪儿买家具……   2012年,我和女朋友结束了恋爱八年的跋涉,终于在亲人们的簇拥下结婚了,同年,超子和他的女朋友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我和超子的婚礼都是在各自的老家办的,回到潍坊,我们都只是简单的请客而已。超子请客的那晚,他打电话让我去做伴郎,我说超子,哥们儿结婚了,不能做伴郎的,他说“嗨,管球他呢,我就要你做咋地了。”那晚,我的胸前挂着伴郎的花穗,站在超子身边,迎接来喝喜酒的宾客,帮着超子敬酒,撒喜糖。待宾客走完,超子拉着我,和一同前来帮忙的几个朋友单独坐到一桌,超子站着,给同桌的其他人介绍我“我说哥几个哈,这个黑不溜溜的,是我常说的举哥,我多年的兄弟了……”   2015年的某天,我发微信给超子说,哥们儿我当爹了要,超子把我好一顿笑话,然后过了一个月,他给我发微信“举哥,哥们儿我要当爹了”。2015几乎一整年,我们俩每次的联系,基本都是围绕着各自老婆的肚子瞎扯的。2015十二月我当爹了,我急不可耐的告诉超子,我们的女儿出生了,你快点给我生个女婿吧。一个月后,超子电话告诉我“举哥,女婿你是没指望了,俺家也是闺女!”这一年,我们都当爹了。   2016年,超子总是会隔三差五给我打个视频过来”举哥,来看看咱闺女来,你也把闺女抓过来我瞅瞅……”这一年,我们之间的话题百分之一百的放在了女儿身上,我抽空会去超子家,每次去看着他笨手笨脚的打理女儿的样子,真的忍不住想抽他,心想怎么会有这么笨的男人?然后我媳妇会很不屑的看看我:“你得了,五十步笑百步……”   目前为止,我与超子结识,整整十四年了,这其中的十二年,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住同一间宿舍,一起去教室上课,去操场打球,去食堂吃饭,去网吧通宵,尔后我们一起去上班,一起打拼在陌生的城市并努力让自己白手起家,我们一起买房子,一起结婚,一起当爹……想想,真的很神奇,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一起拉着外孙逛公园,那时,我们已经一起老去。   黄冈癫痫病吃什么好长春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哈尔滨癫痫病去哪个大医院哈尔滨看羊癫疯挂哪个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