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环保征文】流泪的母亲河(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西部文学

离开家乡己经十多年了,在这十多年里,家乡的山山水水,包括家乡的一叶一草,却显得是那样的亲切,那样的让人思绪万千,那软绵绵的草地,时不时的散发着青草的芳香,那开着满山的野花,摇曳在柔软的风中,行走在草坪上如同踩在软绵的地毯上,那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在岁月中延绵流淌着千年的风韵,小河,流淌过家乡的宁静,也流淌过童年渐渐成长的年华,虽然我现在安居在现代化的城市,但那每个星期的淋浴,不如家乡小河畅游的那样甘畅淋漓,痛痛快快,城里的淋浴局限了我舒展胫骨的自由,那不到三平米的浴室,如同一层浓厚的乌云压在我的身心,让我有一种窒息难以呼吸的感觉。

城里的生活虽然舒适,安逸,但一到早晨那淡淡如履薄冰的雾霾,却让人无法看到湛蓝的天空,和那一轮暖暖的阳光,就连徐徐微风也有一种浅淡的颗粒浮尘,浮在天空,让人难以嗅获到清新的空气。

城里的空气有时竟然混浊一天,能见度低,天色昏暗,没有一点阳光的温暖,宛若一个世界的末日,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浑浑的雾霾之中,见惯了家乡碧空如洗的蓝天,还真有点见不惯城里浑浑沌沌的天,家乡的天色湛蓝,白云点缀,在徐徐柔风卷起中,轻盈飘然于岁月里的韶华,落足于家乡的山山水水,那盎然苍绿的草原,释放着大自然给予的一抹清新,牧童的歌声回荡在空旷的原野,只有贪婪的牛羊啃食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绿色的草原。

家乡的小河也清澈明秀,河水缓缓而行,两岸的桦树和杨树垂映在平静的河面,蓝天,白云与河水遥遥相持,仿佛邀约在四季轮回的流年里,又宛若走进安徒生的童话一般,河水清澈见底,那参差不宜,大小大匀的鹅卵石裸露在干净的河床,小鱼畅游在平缓的水里,嬉戏在清澈没有污染的河水里。

故乡的河水水质甘甜,没有污染,村庄里的每户人家,都用着村庄流淌过往的河水,那河水养育着村庄的一草一木,养育着村庄祖祖辈辈繁衍的生息,我和小伙伴们夏天几乎每天都要嬉戏在家乡的小河,沐浴在洁净,没有污染的小河里,有时也和伙伴们在岸边垂钓,钓上来的鱼,就在岸边用刀子刮去鱼鳞,再把鱼肚子破开,洒上些盐,再找上些干柴,用水把报纸打湿,把鱼卷在报纸里,用火炭慢慢的烧烤,那一股鱼肉的清香,直钻我的嗅觉,让我垂涎欲滴。

今年七月的夏天,阳光明媚,如火如荼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柏油马路在太阳的烘烤下,翻着热浪,弥漫在闷热的空间,树上的小鸟早已安歇在了阴凉之处,我和儿时的伙伴们邀约,自驾到阔别已久的故乡去游玩,避暑,看一看故乡的山与水,再闻一闻山涧弥散着的花香。

我们从早上六点开始出发,由于路况不好,我们行经了将近四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才隐隐约约的看见了故乡的轮廓,一路上我想象着故乡的依貌,因为毕竟事隔十来年了,这十年来里,一直无法抹去我对故乡的思念,和对故乡深深的眷恋,汽车翻过大板,绕过一个山粱,又行驶了二十多分钟便来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我们一行伙伴,下车被眼前生活了十多年的故乡所迷惘,原貌的故乡早已不见了踪迹,到处是斑斑迹迹,伤痕累累,昔日的山明水秀,现早已是千苍百孔,沧海桑田。

我,望着故乡浑浊的河水,那河水流淌着泡沫的眼泪,却如同一把利箭深深的刺痛着我的心灵,好像在说:这就是你们人类为了一些蝇头小利,不顾自然的环境,肆无忌惮的掠夺,你们还有没有良知啊。

眼前的山涧,早已是一堆堆废弃的矿石,以往的小树林早已被开矿者掠夺,清澈见底的河水是取而代之的浑浊,以往那河床干净的鹅卵石早已是一层厚厚的淤泥,两岸的桦树和杨树已被矿石炸得面目全非,望着曾经山明水秀的故乡,我和伙伴们轻轻的摇了摇头,相识的苦笑了一下,这就是我们年少时的故乡,曾经在河里嬉戏,山间拾柴,在草原上打滚,奔跑在山间小路的故乡。

那隆隆响起的炮声,炸开了故乡的宁静,那一树树的花开,却早已凋谢在,破坏生态环境当中,那一条穿越了千年故乡的小河,早己流干了清澈的眼泪,带着浑浊的晶体急驰着,咆哮着……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治疗癫痫较好的方法是什么癫痫大发作有什么表现武汉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上一篇:【看点·红尘】寻梦龙虎山( 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