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躲在柳笛后的春天(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西部文学

今年春来早。北方不过才是三月中旬,可十八度的气温足以证明春天正款款而来。

今天风和日丽,空气指数也不错,于是,一家人来到水上公园游玩。因为是周末,公园里的人很多,明净的天空上飘着各式各样的风筝,地面上奔跑着放风筝的小孩子和大人。风很轻柔,拂在人的脸上很是惬意。

虽然已进入春天,但毕竟是初春,公寓里基本上还是没有几缕绿色,地面的小草还没有返青,所以无处可觅“百般红紫斗芳菲”。倒是人工湖里的冰早已融化,四周已经围了很多人。最引我注目的当然是湖边的垂柳。远远看去,堤岸的垂柳呈淡黄色,这一抹淡黄惊动了我的视觉,吸引着我急忙走向近前,黄色仿佛一点点退去,直至灰色呈现。这些垂柳都很粗壮,有些枝条已然触及湖面,犹如女子的散开长发倾泻而来,有几缕随风舞动,分外妖娆。

轻轻地拉过一条柳枝,枝条上已经长出小米粒大的疙瘩。就是这些小疙瘩呈现出“柳色要遥近却无”的淡黄。轻轻触摸这些小疙瘩,然后放到鼻下轻嗅,一种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扑面而来的还有家乡的味道,童年的味道。

小的时候,在我们那个村庄,家家门前几乎都栽着两棵柳树,大多都是垂柳,街道两旁更是柳树居多。柳树应该是是乡下最先感知春天的树木。所以,春天的柳实在让人喜欢。我们村里那个时候很少看的见迎春花,所以柳对我们来说就是春的使者,她总是最先传播春的消息。当我们这些爱美的女孩子背着父母偷偷退去臃肿的棉衣棉裤,还有点瑟瑟发冷时,张望的目光便落在柳枝的小疙瘩上,那颗有些不安的心就会平静下来:春天来了,可以换上春装了。

当我和小伙伴背着书包去上学的时候,柳树其实正睁开眉眼笑眯眯地目送我们呢!天气一点点变暖,那些垂下的枝条上开始错落有致地缀着一点一点饱满的新绿,像钢琴上一个一个的音符,当轻风拂过,柔柔的枝条便在风中自在摇曳,奏响了一支春之交响曲。如果你再仔细听,似乎听见风铃的脆响,呵,那是鸟儿在枝头卖弄着歌喉,一首接一首地唱歌呢。有的小伙伴说,我知道小鸟唱的是什么歌。是什么呢?大家齐声问。“太阳当头照,柳叶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在她的渲染下,我们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唱“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不知是柳树的芽苞引来了歌者,还是我们的歌声染绿了柳条,柳树是越来越漂亮了。在每一个清晨黄昏,柳树似一个美丽的少女,在人家门口,在干净的街道,摆着裙裾,扭着嫩腰,摇着纤手,向我们招手。这还不算最美,村头小河旁是一小片柳树林,举目望去,嫩绿映衬着白云,河水映射绿柳,天是那么的瓦蓝,那里才是真正的柳如烟。

最喜欢的日子当然是周末了。三五成群的小伙伴来到河边的柳树林。柳树垂着嫩绿的枝条,宛若少女柔柔长长的手臂,在向我们每个人招手。小伙伴们像是到了游乐场,撒了欢的嬉戏,玩耍。有在柔软的土地上翻跟头的,还有力气大的男孩子跃跃欲试的摔跤,当然还有顽皮的小伙伴抓着柳枝荡秋千……而我们都喜欢的游戏是,折下一根根柳枝,编织成柳条帽子戴在头上,然后分成两组,玩打游击的游戏。当我们都有些玩累的时候,索性坐在地上休息。叽叽喳喳地说东说西。

这时候一阵悦耳的声音传到我们的耳畔,大家纷纷抬起头寻找声源。最后发现,原来是张伯背靠在柳林里那棵最粗的柳树上,手心里不知道把弄着什么乐器,那悦耳的声音便是从他手心里发出的。见我们这群小孩子好奇地盯着他,张伯似乎吹得更来劲,声音更加欢快,我们竖起耳朵听,原来是《春天在哪里》的曲调。这首歌我们都熟悉,所以忍不住和着曲调唱了起来“春天在哪里啊,春天在哪里……"

唱完后,大家簇拥在张伯身边,好奇地打量他的“乐器”,原来是一截空空的柳管。“太神奇了,张伯,这声音是这根小木管发出来的吗?”“对啊,就是这段柳管发出的声音,这是柳笛,好听吧。”张伯扬起手中的柳笛笑呵呵地说。“好听,张伯您可不可以教教我们怎么做柳笛?”“对啊,您教我们吧。”小伙伴们一起恳切地说。“好啊,你们仔细看啊。”张伯说着,直起身子伸手折下一枝小手指粗的柳枝,褪去柳叶,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把柳枝的两短削整齐。又放在掌心,用两个手掌将那段柳条搓了搓,我们看到绿色的树皮略略有些熟软,最后,仿佛变魔术般的,张伯猛地抽出树枝,一管柳笛就温顺地呈现在他的掌心。“做好了,你们谁来试试?愿意怎么吹就怎么吹。”有个性急的小伙伴接了过来,迫不及待地放在嘴边鼓起腮帮子用力吹。柳笛发出“嘟嘟”的声音,“吹响了,真的吹响了。”我们跟着欢呼。

“柳笛声是由柳管的粗细决定的,粗的柳管笛音浑厚,‘呜呜’的像牛吼;细的柳管笛音尖俏,‘吱吱’的像雄鸡打鸣。”张伯一边形象的打着比喻,一边手不停地做着柳笛,最后我们每人手里都有了一管柳笛。于是,不大工夫,柳树林里音乐声四起,一会“呜呜”,一会“吱吱”好不热闹。张伯笑着看着我们,笑着笑着,我看到他背过身去,似乎在抹眼泪。当时只顾得欢喜,以为张伯眼睛可能进了什么东西,所以去抹眼睛,也没顾得问张伯怎么了。

玩耍够了,小伙伴们一个个绿着手心绿着嘴唇,拿着柳笛蹦蹦跳跳回家。到了家,我急忙跟奶奶炫耀柳笛,奶奶说:“你张伯给你做的吧。”“奶奶,你怎么知道啊?”我有些好奇。“你张伯腿有残疾,家里又穷没讨上媳妇。三十多岁那年起早去赶集在路边见到一个用小被子包裹着的被人遗弃的婴儿,过去很多人都没人要,他心善抱回了家。那个孩子是个男孩,才不过八个月。你张伯一个大男人把这个孩子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取名小军,爷俩相依为命,日子倒也平实。小军七岁那年却被找上门的亲生父母要了回去,本来给你张伯留了一些钱,可你张伯没要,就是希望小军可以常回来看看他。”我有些惊呆了,可对奶奶嘴里说的小军并没有印象。“小军比你大,他被爸妈领走哪年你才三岁,这一晃都七八年了。小军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一定是他的亲生父母怕小军回到你张伯身边,所以狠心不让他们见面。你张伯失去了小军,一下子老了,小军小时候的玩具都是你张伯自己做的,尤其是柳笛,咱全村就你张伯做得最好,吹出来的最好听。他想小军啊,每到春天他都会做很多柳笛,村里人知道,他是盼着小军回来看看他,跟他一起吹柳笛。”听了奶奶讲的故事,我终于明白,那天张伯抹眼睛是真的流泪了,是思念小军的泪。

后来,每到周末我们小伙伴依旧去小树林玩耍,大概其它伙伴也都听家人讲了小军的故事,我们到了小树林都亲亲热热地簇拥着张伯,让他教我们做柳笛,然后我们一起吹响,虽然吹得杂乱无章,但在那时的我们看来,那优美的笛声,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音乐了。这旋律让我们开怀,也让张伯的脸上布满了笑容,我们的柳笛声整整响彻了一个春天。

后来,随爸妈搬到城里,故乡的消息越来越少,但柳笛始终不曾在记忆里退出,每到春天,也会欣然折下柳枝,快速地做好一支柳笛,放在唇边轻轻吹响,记忆便循着笛声款款醒来。再后来回家乡,听说张伯的儿子小军回来了,小军思念张伯,也舍不得张伯孤苦伶仃,所以说服了父母,回到了张伯身边,那时小军已经长成一个英俊小伙子。将张伯的旧房拆了盖了一层明亮的新房,两年后,讨了一个漂亮媳妇,再后来又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据说张伯每天都笑不拢嘴,小孙女会走了,张伯就领着小孙女去那片已经很是壮阔的柳树林嬉戏玩耍,也会给小女孩做柳笛,吹响他的春天……

“妈妈你看,爸爸在做什么呢?”孩子的话将我从童年的回忆拉回到现实,原来我已经在柳树下出神了很久。看过去,孩子的爸爸正在做柳笛,我有些兴奋,有些感动,“原来你也会做柳笛啊?”“这有什么稀奇,柳笛也是我们小时候的玩具呢。”孩子的爸爸晃着柳笛笑着说。

“嘟嘟嘟”儿子欢快地吹响了柳笛,春天,把自己潜心谱写的歌声藏在柳树的枝条里,每个孩子却都有本事把这歌声找出来,听,春天来了!

黑龙江最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重庆哪治疗癫痫好山西癫痫重点医院武汉癫痫病三甲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