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如此便好(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西部文学

微信里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我瞥了一眼,迅速把网站的这条帖子发完。打开对话框,出现在一串省略号之后的,是张梦梦简单的一句:“这个月X号,我要结婚了,不请客,过年你们回来了请你们吃饭。”

看完之后,我大笑着发过去三个字:“不是吧?!”然后等待着张梦梦的回答。“是真的。”对话框里弹出简单的三个字,我本想说什么,可是手放在键盘上,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从我和张梦梦认识到现在,她对我的感觉,就如这三个字一样简单。只有当我们谈论文字的时候,她才会让我感觉到我们还是好朋友,我们还有共同的爱好,而这,是唯一让我觉得在她面前有存在感的时候。

我看着屏幕上那句话发呆,然后淡淡地说了句:“有人心疼,有人爱护,我恰好也不讨厌,如此就好!”

记得年初张梦梦生日的时候,我们站在商南大桥上,她靠着已经有些破旧的栏杆跟我说:“苏,你们上学的时候那么多人喜欢你,可是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从来没人追过我?”

闻言,我苦笑不已,“被人喜欢,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其中的苦涩也只有当事人才清楚啊!”夜风吹着我俩长长的头发,张梦梦抬头望着天上的一只孔明灯,右手缠着一缕黑黑的头发,风轻云淡。

快到夏天的时候,张梦梦跟我聊天的时候说着工作的事情,秋天的时候突然跟我说她谈了男朋友,然后冬天时候她却突然告诉我她要结婚了,我听着却像是在听一个很短的梦。

说到感情,实在让人头疼,从正月的第一场相亲开始,老妈似乎已经迫不及待要把我嫁出去,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已经不小了,你还有几年的青春能够用来浪费?”

为此,一整年我和老妈就处于矛盾中,我也才24岁,也才刚毕业一年,而在这一年的开始,我先是亲眼看着二师妹出嫁又亲自替闺蜜穿上嫁衣,可我却没有从她的表情里看到本该有的幸福和快乐。我清楚地记得,二师妹结婚那一天,在婚房里看着她端着那一碗汤圆,含在嘴里良久才吞下,她使劲低着头,然后便有什么东西掉进了碗里......

我走到她跟前,心里一阵辛酸,眼睛也涩涩的。围观的人依旧凑这热闹,丝毫没有发现新娘子那里不对,我伸出手握了握她的手,有一丝冰凉,“大师姐,我感觉就像一场梦,我就这样把自己嫁出去了,我想做的事情一件都还没做,我不甘心!”我张了张口,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二师妹很喜欢画画,也画得不错。我理解这种失落感觉,就好比现在我被告知为了工作要我放弃写作一样,就像失去了玩具的孩子,不会哭,不会闹,只是心中有一个地方像被掏空了一样。

闺蜜结婚的时候,我作为伴娘,一路陪着她完成那些仪式。一个月前,我过去看她的时候,她像一个家庭主妇一样,做饭照顾孩子。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想,或许她过得也并不怎么幸福,毕竟男孩家里的条件算不上多好,可是闺蜜却跟我说了这样几句话:“我知道别人都不看好我嫁给他,可是你知道的,我在乎的不是这些。有时候我想到一件事,还不等我去做,他便已经做好了,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别人理解不了。现在有了女儿,我们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了,不管贫穷富有,我们一家人开心快乐就好。”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只刺猬,那些靠近我的人,总会被我有意或者无意地扎到,朋友说:“是你的眼光太高,或者有喜欢的人了吧?”闻言,我只是淡淡一笑,不做任何解释。

如果你还要说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上我,我也还是那句话:有人心疼,有人爱护,我恰好不讨厌,如此便好!

昆明癫痫病专业医院成人继发性癫痫病的治疗山西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时候会有什么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