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海】绝世隔空的爱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西部文学
那是七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一如既往地敲击着键盘,在诗词群里侃聊、热身,不经意地浏览着网友的名子,一个一个地上翻。忽然,一个名字叫“清清漳河水”的网友映入眼帘,我心为之一动,随即点开头像,敲击出一首小诗:   清清碧草涧水环   漳柳悠悠翠云绵   河岸春茵氤靄障   水山一色过万千   “好诗!”隔屏的他说话了:“谢谢你的藏头诗,老师您是大学生吗?”   我急忙回话:“哪啊,我没有读过几年书,初中毕业,才不是老师呢!我只是看你的网名清新才来此雅兴,别见笑。”   泉山脚下松鹤延   水清林幽翠竹帘   叮噹石桥穿古径   咚咚细流透鱼闲   “你也会写诗?“我惊讶地看着屏幕上他发来的诗,是以我的网名为藏头的诗。   我们在彼此喝彩中认识了。清清漳河水是一位语文老师,从小在漳河边上长大的,对漳河之水有着深厚的感情。接下来我们聊得很投机,他文采极好,出诗很快。我们相互做了几个轮回的诗对,他的思路始终离不开家乡的漳河水,我的思想始终在家乡的黄土地上遨游,但给对方总是耳目一新的感觉,倒也乐趣浓浓。时间已接近午夜,我们俩依然余兴未尽,甚至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谁都不愿先提出离线,兴致所然他击键发来一幅上联:   “青山绿水歌为伴”   我不加思索回道:“和风细雨慈入怀”   他又发来:“点画方寸乾坤定”   我应道:“一笔落地百世歌”   虽然我不太懂对联,但还是这样饶有兴致地回复着。   之后我们成了畅聊的网友,每每上网,我们彼此寻觅着对方,发出第一声调侃,逐渐相互适应了彼此的语气、文法、对仗等特点,很快默契成了一对珠帘璧合,我们都为自己庆幸找到了文学之音。   我们这样一聊就是两年,突然一天他消失了,我给他打电话,在网上通过各种线索寻找,都没有能够找到,好像一下子他从人间蒸发了,我一下子懵了。他是我遇到的最聊得来的网友,我们不仅在诗词歌赋上见解相似,相互欣赏彼此的作品,而且我会跳舞,他会唱歌。有时,我们通过视频合作表演,那种感觉非常好。网络千里把我们推到了一个舞台上,如今突然失去搭档,我仿佛感到没有了碧蓝的天空。那一段时间他的突然消失,弄得我很无聊、苦恼,努力思索着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才使得他不辞而别。   到了第二年的一天,我看到他突然上线,急忙问他:   “你是怎么回事,这么久不上线,我都急死了。”   “我得了肺癌,职业病,粉笔灰尘造成的。”沉思良久,他才告诉我,好像经过一番思想斗争。   “你,你,你。”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我一时间说不出半句话来,不知道怎样安慰他是好。他好像也明白我似的,悄悄黑了灯,下了线,待我缓过劲来,没了他的影子。   他当时才32岁,接下来又没了他的信息。直到有一天他又一次出现,告诉我来石家庄肿瘤医院住院了。我匆忙买了些水果去探望,当看到病床上消瘦得不成人样的他时,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怜惜和疼痛。昔日里我们网络谈吐诗篇的那种豪气荡然无存,我们填充对联的那种大气的风格难道出自于这个瘦骨嶙嶙的人吗?我真的不能够相信,在我心目中的落差太大了,虽然我们以前没有见过面。   “你还年轻,不要轻言放弃,要与病魔作斗争,要争取多一点的时间享受人生。”我还是这样叮嘱他。虽然我知道挽留不了他的生命,但对于生命垂危的人来说,只有这样的鼓励才能让他多存留一段时间。我看到他虽然很脆弱,但表现得很坚强。   “谢谢姐来看我,我没事的,我会与病魔做斗争的,我一定要扛过去。”他的眼睛里分明放射着对生命的渴求,此刻那种自信显示着生命的力量,似乎坚定的信念是能改变一切的,哪怕医学难题,信念也是可以克服的。   我是懂医的人,明白当时医疗条件下癌症意味着什么,我不能给他解释真相。我只有用微笑、用赞同的目光给与他鼓励,用默默地守候给与他安慰,多给与他一点温暖,多给与他一点安静,一直到午后,才告辞回家。之后几天,我用电话与他联系,问问他的病情,叮嘱他一定要坚强。这年的春节他是在医院度过的,过年时还给我打来祝福电话。   后来,又没了他的消息。过了一段时间,我在网上留言;又过了一段时间,他那里回了信息:他走了,已经走了半年了。   留言的是他老婆,无语的我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位年轻的妻子,可是对方却说话了:姐姐,我的泪流干了,我要在这里陪着大家在一起。   后来我才知道,我这位故去网友的老婆叫紫玉,比她老公小两岁,有一个四岁大的儿子,自由恋爱而结合,夫妻感情非常好。在家老公、老婆的叫得亲热,出门人前一直沿用谈恋爱时的称呼,“哥哥”、“妹妹”叫得那个热乎劲,让人听了好嫉妒。这种爱情、亲情反复交合的心理体验让俩人形成了亲人一样的爱情关系,尤其儿子出生以后,更强化了这种复合感情。这在紫玉丈夫故去之后表现得非常明显,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人没有这种体会,所以感觉有点不理解。   故去丈夫之后,对于紫玉来说,天塌了,地下陷了,整个家像泰坦尼克号一样倾斜了,不断进水,随时都有被淹没的危险。没有丈夫,还能算家吗?   一个瘦弱的女人,手里牵着一个对世界懵懂的娃儿,行走在风雨中,被风吹得歪歪斜斜,被雨淋得苟延残喘;行走在鹅毛般雪片飘飞的旷野中,深一脚,浅一脚,艰难地行走,寒风刺骨,冻得娃儿两颊绯红,雪水在他们身上结成了冰。他们失去了方向,不知道哪里才有温暖,不知道家在何方?   白天,她以泪洗面,哭哑了喉咙,哭干了泪;晚上,抱着娃娃,想着丈夫,总觉得丈夫还会回来。不知何时睡去,不知何时醒来,任时钟不停地摆动,任时间一分一秒消失。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月余,紫玉总是感觉自己飘渺在阴沉的天空,随着阴湿的冷风飘动,一会儿雨水淅沥,一会儿雪片交加,硬生生地打在自己单薄的身体上,冷得缩成一团;心像撕裂一样疼痛流血,疼昏过去,醒来还是阴云密布,眼前一片茫然,望不到尽头,天地一样的浑浊,透不过气来,压抑得想死。   幼小的孩子不断来到她的近前,“妈妈、妈妈”地呼唤不停,天空似乎裂开了一道缝隙,照在孩子幼小的身体上,孩子一双精灵剔透的眼睛在召唤她,孩子也只能向她求助。她一下子醒了过来,想到了孩子还有未来,想到要为丈夫维持共同建立的这个家,渐渐有了生机,她才慢慢走出来。   回到现实的紫玉一个人带孩子,还要工作,挣钱养家。尽管有公婆照应,还是很劳累。但对于她来说,身体的累远比心里的痛苦好受得多,并且累了,能有长一点时间的睡眠。可是一觉醒来,稍微有一点精神,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丈夫的音容笑貌展现在眼前,是那么阳刚、帅气,人们羡慕她嫁了全天下最好的男人;丈夫与她一人一手牵着娃娃在公园散步,才子配佳人,结出了一个最美的果子,一家三口幸福快乐地生活着;晚上,丈夫网络对诗,紫玉逗弄着娃娃玩耍入睡。等娃儿熟睡之后,丈夫温情地把她揽进被窝,那种温柔,那种生命被点燃的感觉,她被丈夫的火融化了,觉得好幸福、好甜蜜;丈夫站在舞台上朗诵诗词的样子真帅,是那么富有情怀,又那么大气、豪放,大地、天空、山河、森林、绿野在他的口中变成了动感的世界,变成了生命的奔放。此时这个文质、风度却很低调的男人仿佛主宰了整个世界。她,紫玉,甘愿被他主宰,愿意做他身边的羔羊。   想着,想着,紫玉伸手去摸那个温暖的怀抱,却怎么也找不到,泪水泉涌出来,心痛得浑身开始颤抖。多少个夜晚,她都是在这样的折磨中。天色渐亮起来,看到熟睡的孩子,仿佛就是丈夫的浓缩版,紫玉有了生活的勇气。早早起床,做饭菜,收拾家务,忙忙碌碌,帮孩子穿衣、喂饭,送走孩子,又踏上上班的途中。   紫玉没有停止为丈夫守候那个QQ号,每天在线挂着,点亮着代表着丈夫的那个头像,群里的网友们,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清清漳河水已经故去,只觉得他喜欢挂着QQ,不爱说话了。紫玉心里想,丈夫短暂的一生,直到要走得那段日子里还在隐身QQ着,只是看信息,不再说话。即便到了那一边,网络这么发达,丈夫一样可以上网,一样可以看到网友们的信息。她不能下线,她知道丈夫的那个世界很寂寞,离开网络,他会疯狂的。偶尔,心情好的时候,紫玉也会陪着丈夫一起看网友们的诗词,替丈夫点赞,替丈夫送花,替丈夫送礼物,替丈夫发红包、抢红包,仿佛这一切都是丈夫冥冥之中主宰着她的灵魂。清清漳河水开始流动起来,渐渐有了响声。   已经懂事的儿子看到别的玩伴有爸爸陪伴,自己却总是妈妈一个带着他,便问爸爸去哪里了,紫玉回答爸爸去了遥远的地方,去做一件重要的事。他不想让孩子知道,她自己也不敢正视丈夫的离世,每每想到,便觉得天崩地裂,自己好想随着裂缝的吞咽消失。   丈夫故去的第二年,好心人来到紫玉家给她提亲。人家只说明来意,还没有提及是个怎样的男人,她已经哭得稀里哗啦,好像是想到了丈夫在她心中的位置受到了侵犯,那般痛苦不堪。丈夫是她的生命最爱,谁也代替不了,谁也不能够代替。她虽然身单力薄,但一定会不顾一切捍卫他们的爱情,保住丈夫的位子,这种爱到骨子深处的真爱是不可侵犯的。哭着,想着,紫玉眼睛里没了泪水,变成了愤怒,吓得提媒人慌忙溜走。紫玉来到丈夫的遗像前,满腹冤屈地诉说:   “夫啊,你可真傻,干吗离我们母子那么远,别人欺负俺,想占领你的位置,俺不能啊,俺也不能那样做。”   又过了一年多,紫玉父母和她的公婆考虑到她还年轻,守一辈子寡太不容易,现在这个社会再嫁是很正常的事,四个老人轮番上阵,反复论证,充分说理。为了孩子,为了老人们的一片好心,紫玉答应嫁人了。   一个年轻高大的小伙子走进她的视野,也是一位文职工作者,也是一样的帅气,举手投足之间似乎在演绎着丈夫,帮她送孩子去幼儿园,帮她接孩子回家,偶尔也吟诵几句诗词。孩子愉快地喊着叔叔,小伙子把娃娃抛在空中逗弄着,小男孩和大男孩默契着,很和谐。一起逛公园,俩人各扯着孩子的一只手,好像在重温着旧梦,享受过去那种美好的心理体验,紫玉心里有了些许的宽慰。   老人们想把心落地,便催促着他们结婚。那天俩人去婚姻登记之后回到家里,恰好孩子在幼儿园,小伙子再也控制不住对紫玉的爱慕,使劲拥抱着她接吻。已经合法了婚姻关系,紫玉顺其自然。她合上双眼,感觉丈夫从天而降,她好渴望享受爱情的甜蜜。却感觉到没有原来的那种温柔和温暖,似乎有点鲁莽甚至粗鲁,呼吸也没了原来优美的韵律,气息也很陌生。当她在急促的喘息中,睁开双眼看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胸怀。没有那么宽广,没有那么温暖,那不是她盼望已久的怀抱。她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的爱情被侵害了,转而愤怒了,继而变成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她疯狂地推开身上这个本来熟悉此时却很陌生的男人,嚎啕大哭起来,委屈的泪水流成河,她真的再也接受不了别的男人了。紫玉又一次来到丈夫遗像前,好像心里有无限委屈,又好像对丈夫一万个对不起:   “老公,真的对不起,紫玉好难,没有把持住。是紫玉自私了,还是你提醒的好,否则紫玉险些酿成大错。”   小伙子离开了,紫玉辞去工作,只身来到石家庄,来到这个她丈夫消失的地方,她想寻找丈夫的影子。在她心中,她始终认为她的丈夫会复活过来。她不相信:那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怎么能那么简单地消失呢?一定会在某种条件下复活的,她坚信着,也期盼着。   紫玉在丈夫死去的医院找了一份做清洁的工作,每天行走在办公室、走廊、厕所,有时特意观望一下丈夫住过的病房,想发现点什么似的。曾经一次她匆匆闯了进去,却不是自己盼望的那张面孔,她丧气地垂下头来,脚下像缀着铅块一样沉重,几天不思饮食。   晚上住在医院附近的出租房里,照样每天24小时点亮QQ,一样活跃着诗词群,她不想让丈夫寂寞,这是丈夫一生的最爱。   郑州癫痫病该怎么治武汉哪里治疗癫痫专业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羔疯最好癫痫病发作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