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我的奶奶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摘要:转眼间,奶奶离开我已经有14个年头了。奶奶优秀的品德、慈祥的面孔一直在我眼前浮现。十几年来,我总是想写写奶奶,可是几次拿笔、几次搁浅,担心写不好,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迫使我再次拿起笔来。    转眼间,奶奶离开我已经有14个年头了。奶奶优秀的品德、慈祥的面孔一直在我眼前浮现。十几年来,我总是想写写奶奶,可是几次拿笔、几次搁浅,担心写不好,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迫使我再次拿起笔来。   我从小就一直和爷奶一起生活。小时候,记忆中的奶奶特别厉害、我甚至有些害怕。奶奶要求我食不言、寝不语、笑不露齿等一些老规矩;要求我学习织毛衣、刺绣、裁剪等家务活;她要求我擀饺子皮,不但要园、还要周边薄、中间厚,对折后厚度一致,那精度就像用游标卡尺,卡过的一样。做的不满意就得一遍又一遍的返工。我为此不知哭了多少次,直到我长大后,才理解奶奶的良苦用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奶奶的形象在我眼前不但没有淡化,反而更加清晰起来,奶奶的身影经常在我的眼前闪现。      一、不畏艰辛,不辞辛劳,节俭不惜   我的老家,在田庄台地处辽河下游,是早年盘锦地区的交通枢纽和商贸中心。我家祖业就是在这个镇上,靠一条舢板搞运输。奶奶也是这个镇上的人。   奶奶4岁时,她的母亲因病去世。这也养成了她热爱劳动、热爱生活、热心助人、看重亲情的美德。   奶奶结婚后,她和太奶、大爷一家一起生活。奶奶共生了八个孩子,只剩下四人,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爸爸是长子。那是一个十几口人的封建家长制的大家庭,大爷先后娶过三任大奶,家里的家务主要还是由奶奶承担。早年间,爷爷在营口做伙计,后来开了一个杂货铺,自己做起了掌柜的。奶奶带孩子同太奶、大爷一家一起生活。家里的经济来源先是靠大爷搞运输,爷爷在营口开杂货铺后,大爷的生意也开始由运输转型为贩卖,哥俩赚钱养活这个家。   在爷爷生意刚起步,为难继之际,奶奶不仅将出嫁时的首饰和积蓄变卖,为爷爷筹集资金;还主动分担起家庭的经济重担。奶奶是一个要强的人,在家务活之外,还搞家庭副业,打草绳卖。打草绳所需的稻草,必须先用水浸泡,否则草干了易折。奶奶每天三、四点就起床,一边做家务一边打草绳。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双手侵在冰冷刺骨的水中、钻心的痛,那种滋味可想而知。爸爸是阴历十月出生的,生完孩子的第三天她便开始劳动了。她的棉鞋被泡水的稻草打湿了腾干了、再打湿再干。手上、脚后根冻得裂开口子,每蹬一下机器都是钻心的疼,鲜血直流,伤口裂了好、好了裂、脚肿的只好踏拉着鞋,她也不肯歇息。还得把打完的草绳(一百多斤)捆成捆背到很远的地方卖,这对一个裹脚的小脚女人来说,是何等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奶奶从不抱怨。   爷爷从营口捎来的衣服、布料、吃的,她也是让太奶、大奶奶先挑,对失去母亲的大伯父和大姑疼爱有加。她的孩子们也是捡大爷家孩子们穿旧的、改制的衣服穿。奶奶勤劳俭朴的习惯,也影响着她的子女,稍大些就都能帮她分担家务了。由于奶奶不辞辛劳、勤俭持家,此为家境日趋好转。      二、竭力而为、和睦相处、缔造幸福   大姑奶、二爷爷他们家都分别住在农村,大姑奶的孩子们在镇上念小学、初中吃住都在姥家;我二爷的儿子也在镇上念书,吃住也由奶奶照管。一住就是好几年,这些都加重了奶奶的经济、生活负担,这么多人常年吃住在现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资,何况在那个年月,家务几乎都由奶奶承担、奶奶从不抱怨。奶奶还经常周济邻居,冬天她看到失去老伴的“褚聋子”棉袄挂了花,连夜为他赶制了一件新衣服;就连继母的姨娘去世,扔下俩个孩子的衣服,也全部由她包揽了下来。奶奶的婶娘患上子宫癌,还是奶奶每天往返在自家和娘家路上伺护。56年大姑奶患脑溢血瘫痪,又是奶奶跟到营口医院护理半年有余。奶奶那种宽厚仁慈的态度、竭力而为的性格,直至今日在她子女身上都能捕捉她的身影。   大爷喜欢交际、性格粗放,经常带朋友回家,自然是由奶奶负责烧饭做菜了。伯父喜欢去听书、看京剧,回来后,就喜欢在自家的院子里给小伙伴们讲、唱,后来大人们也喜欢听,家里的院子常常是围了不少人,奶奶从没怨言、还经常给大家烧水、赶上饭食有时还要请大家吃饭。解放初人们成群结队地去“抢大户”,有人偷偷的来给我家送信,后来还是被受奶奶恩惠的人们给挡了回去。奶奶是个乐天派,四六年奶奶患上霍乱,一条街上的老少死去不少人。她担心她若离世还有几个孩子,这才给娘家人稍信,他父亲冒雨请来郭大夫挽救了她一条命,人们都说是奶奶积善成德感动了天地。      三、诚实为根、勤奋为本、知识为先   奶奶对子女学习看得很重,为了让大伯接受更好的教育,特意送他到沈阳新华中学读书(私立学校),后来又给他专门请了一个账房先生,在家里包吃包住的教他学财务知识,又是奶奶持护先生一个月的时间直至伯父出徒。   公私合营后,爷爷的杂货铺财产充公,爷爷的算盘当年全市考第一,爷爷成了合作社的主管会计。收入自然不可能和当初的掌柜的相比。53年为了供爸爸兄妹念书、不拖了大爷一家人的生活,奶奶主动提出分家。当时,大爷的船遇到海浪、货物受损,欠了200元的债务,这在当时,是一个不小得数目。她净身出户不说还主动承担100元的债务。(这100元直到,到营口很多年以后,才还清。)   那年太奶奶瘫痪在炕上不能下地,是奶奶3年如一日持护,直到离世。她每天就像一台上足马力的发条不停地运转,从不知疲倦、承载着这个家无怨无悔的运作着。1953年秋天爸爸考取东北师大,1958年二叔考上了营口高中,奶奶带着孩子们搬到营口,结束了和爷爷多年的两地分居生活。三间祖宅分文未取全都送给了大爷,而她自己到营口是租房子住的。为了还清债务、为了孩子上学,奶奶就带领老叔和姑姑搞副业,剥云母、拆线、串糖葫芦等赚钱。直到爸爸、二叔都工作,给家里寄钱,经济状况才有所好转,奶奶才不再为糊口而忙碌。   她的四个子女,后来陆续都考上大学。她节衣缩食、吃尽了人间的苦,培养出了一家读书人。      四、和合为根,进取不止,风淳家兴   奶奶虽然没读过《易经》也没学过儒学,但她处处以“和合”为根同家人、邻里和睦相处。   1960年困难时期每家几乎都断炊了,那时田庄台的邻居回民胡志礼,在营口针织厂住独身。一次事故,使他手臂骨折。当时全家吃不饱,靠挖野菜、捡菜叶、兑少量的粮食糊口、奶奶和她的孩子们还出现浮肿,奶奶仍然坚持每天给他熬小米粥、煮鸡蛋送到医院帮助他增加营养,恢复体质。奶奶居安思危、精于算计,直至我们国家熬过困难时期,我家还有一大缸粮食。   奶奶不管是在田庄台、营口、沈阳走到哪里,她的口碑都是受人敬重,谁有困难他都是热情帮助,不但自己干,还让她的子女帮助别人干,尽管自己也不富裕。   爸爸大学毕业,奶奶支持他支援大西北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二叔、姑姑都选择服从国家分配。1977年恢复高考,又是奶奶支持老叔放弃省重点中学副校长的职务、参加高考。1980年70多岁的爷爷当时从返聘(主管会计)的岗位上退了下来,举家搬迁至沈阳。她和二叔、老叔生活在一个城市、姑姑后来也调回沈阳,但奶奶的一生还是不肯给别人添麻烦、哪怕是自己的子女、为人特别刚强。爷爷瘫痪3年几乎都是70多岁的奶奶自己照顾爷爷的。奶奶90多岁还坚持自己下楼不让别人扶。亲属家的大事小情她还记得,督促叔姑去随礼。田庄台、营口的老邻居来沈阳看病,有时就住在奶奶家,奶奶总是显得格外热情。      五、辛劳齐家永泽子孙   奶奶现在离世已经很多年了,对奶奶的的思念、说上三天三夜、恐怕也说不完,这个哀痛是无法形容的。奶奶是平凡的中国女人中的一个,她用她那博大的胸怀、演绎着不平凡的人生,包容着世间尘埃。她维真、维善、唯美,在我内心打下深深的烙印。她言传身教也将影响着我们家族一代又一代人,她是我最好的老师。我用什么来报答奶奶的深恩呢?我将把奶奶遗传给我们的善良、乐于助人、先人后已的精神和美德传承下去,这是我能做到的,一定能做到的。愿奶奶在地下安息! 十堰治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泉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湖北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郑州什么医院看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