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四个喇叭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伤心的句子

  

  去他妈的日本单卡半头砖录音机,来他妈的一台双卡四喇叭日本录音机。一大早睁开双眼,尿都先不去,插上邓丽君,青山他们的带子,把声音开到最大,让他们在我耳朵根子下面喊叫一上午。这浪声浪气的歌真他妈的好听,一面听完再一面,这卡听完换那卡。让这靡靡之音伴我洗漱,让这梦幻之音伴我胃口大开,让这醉人的歌声伴我光着膀子赤着脚倒空在床上不挪窝,让这迷幻离奇的天籁之音伴我想入非非使我欲罢不能听得我握紧拳头把双脚举得老高在墙上,···这是我高中假期的一个“常”景。

  

  这四喇叭的录音机是二哥搞来的,他下乡回城之后就工作并有了几个非常厉害的朋友。他们个个五大三粗,吹胡子瞪眼。六十度的老白干一瓶多下肚之后就敢在大马路上拦汽车,扎着马步拍着胸脯说:兄弟,跟着哥,这一片就是咱的了。说完还用手转圈一划了,再捣上几捶空拳,然后就扶着墙“信口开河”地看看今晚到底吃的啥来,千万别忘了,盘盘点。不过听说他们夜里外出打狗可是真的,脚穿拉毛军用大皮鞋,手持虎口粗的铁管子。他们多是在夜间去村子里,碰上窜出来的恶狗,不慌不忙不躲避,一个箭步冲上去,找准了抡圆了一铁管子把狗放到,“咔咔”两脚就能把狗头跺碎。然后装进袋子,吹着口哨凯旋回家一顿香喷喷又满口的狗肉免不了了。多了还能让到我嘴里呢。

  

  后来就听说他们去了海峡的海边,据说是在我们这里收了“袁大头”偷拿到海边去换手表录音机之类的东西再回来卖。他们的手表用麻袋装着,有电子的,有机械的,还有全自动双日历的呢,塑料机芯的最不耐用。一个“袁大头”你可以伸进袋子里随便抓,抓多少算多少,据说因他们的手特别大对方几次想后悔还不敢呢。再后来他们就不敢去了,据说是因为拿了真的“袁大头”去之后被人家渔民偷换成假的又反被诬陷。

  

  邻居在听张帝的“女人都会大肚皮”,我就听“哗啦啦啦啦下雨了,看大家都在跑,九九九炯瞥坛担看他们生意特别好,你有钱坐不到···”。看谁的喇叭多音量大。

张家口市母猪疯医院哪些最好武汉治疗癫痫好医院儿童的癫痫病治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