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韶山烟雨行(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那次去韶山,烟雨迷蒙中。至今算起来,已有十多个年头了。

说来惭愧,当年的那次旅行,圣地韶山竟然并不在原本的计划之中。

记得那年高考成绩喜人,暑假学校组织了一批“有功之臣”,说到外面去转转。一是舒缓一下几个月来的紧张情绪,二是长长见识也算鼓励鼓励。经过磋商,大家都认为去三峡和张家界比较好。旅游车开来了,每人发了一个小红帽,人们兴致都很高。

按照既定线路,大巴车驶向了湖北宜昌。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一片片茶园过去了。下午五点多,车到了宜昌的长江码头。天阴沉了下来。等到坐上游艇,已是黄昏了。江上下起了蒙蒙细雨。由于大家穿的衣服都很薄,凉风一吹,还有些冷呢。夜幕降临,两岸连绵的山峦模模糊糊,江面上黑黢黢的,只有航标灯在闪烁,时不时传来一两声汽笛的长鸣。

昏昏沉沉中,不知走了多久,猛然间看到前方灯火通明,有人说要过大坝了。大家都非常兴奋。很快船到了坝下,仰头望去,坝体巍然屹立,像一堵高高的城墙拦住了去路。人们无法想象船该如何才能穿过。正在犹豫间,船进入了闸门,一级一级地升高,这是建设者的智慧创造了东方巨龙上的奇迹。

当时我就想起了中学语文教材中的毛泽东的一首词《水调歌头.游泳》:“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伟人毕竟是伟人,在工程还没有影儿的时候,就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极为壮观的图景。

在后来的登白帝、游三峡、看神女的过程中,雨下下停停,天一直没有放脸儿。穿行于三峡秀丽的图画里,始终是烟笼雾绕。“除却巫山不是云”,“巫山云雨”真的让我们一行领教了。不过长江的壮美还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等到第二天归来,临下船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导游告诉我们,车无法开到江边。让我们跑上一里多地,说车子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我们实在是无奈,只好把所带的包裹往头上一顶,便深一脚浅一脚、一脚水一脚泥地往前冲。待大家都坐上车,个个都早已淋成了落汤鸡。为了节省路费和时间,我们又连夜从长沙坐火车第二天到了张家界。到张家界的时候,雨似乎终于停了,但天仍是阴沉着。张家界的山石真是奇特,好像是人工摆起来的一样,形态各异。有的像孙猴子,有的像白龙马,还有的像猪八戒背媳妇,滑稽可笑,让人忍俊不禁。很快,我们的那点烦恼便扔到爪哇国去了。

可要进黄石砦了,天又飘起了细雨。有人一边观景,一边看天,迟迟疑疑地落在后面。我跟随着几个年轻人跑在了前面。慢慢地雨丝变成雨点,雨点又连成了线,我们便各自在路边买把雨伞。遮阳伞用来遮雨明显不太管用,很快我们浑身又变得水湿水湿。雨水顺着身体直往下流,用手往头上、脸上一抹,顿觉水泼一般。直到跑上山顶,大雨仍是哗哗地下个不停。围绕山顶的亭子转了一圈,四周都是清一色的雨幕,能见度不足五十米,看到只能是江南的水墨画了。

等我们再次跑下山来,大家都已是气喘吁吁,筋疲力尽了。有人说“金鞭溪”是一景,我们强打精神,沿着山脚下的小溪走上了一段。金鞭溪蜿蜒曲折,溪流潺潺,溪水清澈,里面还有一种好看的游鱼。如果是平常,那是再绝美不过的了。可到了这个时候,人们又累又冷、又饥又饿,身体几乎散架,都想立即找个旅店休息休息,一点也不想再走了。记得那天从山里回来的路上,车里鸦雀无声,连一个蚊子哼哼都没有。

可正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路边有一块牌子,上方赫然写着“武陵溪”三个红色大字。我不由地想起了晋代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原来陶公笔下的“世外桃源”就在这里。于是我吟出了毛泽东的《七律.登庐山》中的一句:“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种田。”又一次想起毛泽东,我觉得立即兴奋起来。我对大伙说:“既然咱们已经来到了湖南,为何不到韶山去看看?那里可是伟大领袖毛泽东的故里呀!”这一下好像炸了锅,大家都又来劲了。

事情不到吃过饭就已商定,晚上大家睡了个好觉,攒住了精神,第二天老早就出发了。一路上雨停了,但天气依然是灰蒙蒙的。快进韶山时候,又飘起了雨丝。雨丝落在车玻璃窗上,想起了一层细毛毛。透过细毛毛,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两条破旧的铁轨。听人说这是毛泽东当年回老家坐专列时用过的,如今已经成了老古董了。

看着一行行枕木一晃而过,我不禁想起了毛泽东的《七律.到韶山》:“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故乡故园是人生的起点,也是一个人的感情寄托。为了民族和国家的解放,一代伟人竟然三十二年都没有回过家。时间过得好快呀,从一九二七年的秋收起义,到新中国建立后的整十年,主席为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整日操劳忙碌,付出真的是太多了。

在他回到老家的那个夜晚,主席一定是抚今思昔,浮想联翩。“红旗卷起农奴戟,黑手高悬霸王鞭”那应该是他对当初带领群众闹革命时的情景再现。“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那既是对失去的亲人、战友的回忆,也表达出了一个革命者豪迈的英雄气概。“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则是诗人归家时的所见,盎然的诗意充分体现了一代伟人对家乡父老的歌颂与赞美之情。

车子开进韶山,已近正午,大家都感到饿了,便急不可耐地想体验一下主席老家的生活与习俗。车子在一家“毛某某饭店”前停下,从屋内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接着,他把我们一行人直接领到了二楼。二楼好像是刚接不久的筒子房,案子上几盆蒸好的大米干饭已经摆好,上面还冒着热气。

记得当时,菜主要是山野菜、竹笋片、红烧肉之类的。当然放的辣椒比较多。辣椒好像叫做“辣子”,几乎全是那种火红火红的,看了就叫人冒出一身热汗。菜是论份,每份根据菜的不同价格也不一样。米只需加一元钱,随便盛着吃。大家都想尝尝红烧肉,各自打一份。说是红烧肉,其实没几粒,而且大多是肥的,一吃有一种南方腊肉的感觉。没吃几口,便顶不了“辣子”的厉害,只好放弃。叨几片青菜,算是稀释一下米粒的干硬。觉得那一顿,我们每人都吃了不少米。临出屋的时候,大家笑着说:是主席家乡的大米饭管饱了我们的肚子。

肚里有了货,大家便感觉有劲多了。随着人流,我们首先来到了毛泽东故居。故居坐落在一块开阔地上,是传统的土木结构,泥砖墙,青瓦顶,大体上呈“凹”字型。门上方的扁额“毛泽东故居”五个字好像是邓小平题写的。还未进门,有人便忙着在门口留影。导游提醒说:“先参观,后拍照。”

走进院里,首先是伟人父母的卧室。靠后一张木质的大床,似乎还带有帷子。墙上挂着二位老人的照片,神态安详,面容慈祥。记得伟人的母亲姓“文”,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应该叫做“毛文氏”。接着是毛泽东和弟弟们的住处,床铺书桌板凳都是木制的,干干净净地放着,容易让人想起兄弟们读书时的和乐气氛。再往下,我们又参观了厨房和杂屋。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杂屋内存放的织布机、淘米箩,还有舂米的器具。舂米利用的好像是杠杆原理,靠外的一头犹如一枚大陀螺,那样子看起来很有趣。

都说故居房屋是十三间半,我只是顺着人流往前走,走着看着,具体也没有数。最后我们来到了庭院,院子好像是一个长方形的天井。无意中我们发现,屋檐下有一条细细的水沟,相互连接。由于好奇,我们便问导游。导游说那是“导水槽”,是用来收集雨水的。它能够把雨水排到自家地里去,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没想到主席老家还有这种讲究。对大自然的节俭和利用,应该也是一种大美德。

走出故居,偏右是一片场地。据说是主席家当年的晒谷场。在这里,我们没有见到中原老家所用的石磙和落石,也没见到堆积的柴草,只是平坦的一片。故居的背后是一个小山包,上面长着一大片青青的竹子和一种挺拔的杉木。杉木不是很粗,但很高,稀疏的纸条平直伸展,潇洒的姿态给人以美的享受。故居的前面是一条小溪。小溪的水不多,只是一段段的,像几个池塘连接着,里面种的有莲藕。我感觉那条溪水就像我们村南的一条沟。

雨还在零星地下着,天雾蒙蒙的。随着人流,走过晒场,顺着那条沟走不多远,翻过沟去,上沿便是伟人母亲的坟墓。坟头只是一抔土,不必我们村上一般的坟头大多少。旁边立着一块不高的石头墓碑,上面镌刻着伟人为母亲写的祭文。祭文格式为四言,读着像《诗经》。内容是说母亲一生的辛劳和自己对母亲的爱戴与思念。站立良久,我忽然想到当年反围剿时期,蒋介石曾派人到韶山挖毛泽东的老坟,却怎么也找不到。天理昭彰,正义有如神助。

小雨淅淅沥沥,一直在飘,伴随我们来到了广场。广场上湿漉漉的,一片明亮。一尊毛泽东铜像巍然屹立。远眺青山环抱,松柏在雨水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苍翠。听人说安放铜像那天,天上惊现出“日月同辉”的奇观,而且长达七八分钟;满山的杜鹃冬季绽放,着实令人震撼。传得更加神奇的是有六只彩蝶围绕铜像翩翩起舞,都说是毛家六位英烈欢迎祝贺伟人的归来。伟大的人物都有传奇的色彩,人文与自然在我国传统文化中便是融为一体的。

铜像好像是按主席在开国大典上的形象设计的,整座铜像威武高大。主席身穿中山装,手执发言稿,神采奕奕,面带微笑。看着看着,我的耳畔不由地想起那带有浓重的湖南口音的话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那声音正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那被帝国主义列强瓜分的屈辱历史永远地一去不复返了。

瞻仰了铜像,我们一转身来到了“毛家宗祠”。这时的小雨好像不下了,有人又开始了拍照。看着祠堂内那一列列一行行的灵位,我顿时有一种可见的历史深邃感。一个人是从哪里来的,他又要走向何方,列祖列宗都在看着。国人时常讲求“孝”,一个“孝”字便是老与子的结合。传宗接代是人类繁衍生息的一种最直接的表现形式,但人类的历史又不仅仅是动物学意义上的数量增长,它有着深厚的文化意蕴和传承意识。人在一个家族中,就是一段接力棒,有责任也有义务跑好人生的这一棒。

从“毛家宗祠”出来,我们又参观了“纪念馆”。在不大的一间陈列室里,我目睹了毛泽东及家人的许多照片。约略记得这些照片并不全,毛家为革命而献身的六位烈士,有的连一张照片也没留下。在这些照片中,除了了解到毛泽东在当年革命艰难时期化名为“李德胜”之外,还知道了“李敏”和“李讷”的名字是取于《论语》“敏于事而讷于言”。从中我们不难看出一代伟人治家的风范。

当然,我还特意关注了毛泽东的三位夫人。毛泽东与杨开慧夫妻恩爱,一首《蝶恋花?答李淑一》感情真挚深沉,感人肺腑。“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一个“骄”字就表达出了作者对妻子的爱与自豪,既深情又赞叹。“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诗人用浪漫主义手法写出了对烈士的爱戴和思念。“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此句既是对革命胜利的期盼,更是对包括杨开慧在内的烈士的哀悼,真乃是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贺子珍是毛泽东第二任妻子,也是李敏的母亲。这位当年的永新美女,也是一位双手能打盒子炮的红军战士,长征途中陪伴主席也受了不少罪。江青是毛泽东到达陕北后结识的,是李讷的母亲。她后来的情况为大家所知。毛泽东曾经“为李进(李进即江青)同志所摄庐山仙人洞题照”,写了一首很有名的“七绝”。“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我觉得这既是一种自砺,也是一种鼓励。

“仙人”只是一种传说。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仙人,“仙人洞”当然也是不存在的。不过,韶山那里确有一个“滴水洞”。据说碧峰翠岭,茂林修竹,山草野花,蝶舞禽鸣,自然景观可以说清雅绝伦。毛泽东在建国后回老家曾临时在那里工作和生活过。可遗憾的是,当时由于时间仓促,来回不便,一行人深感疲劳,决定放弃了。

为了放松放松,组织者最终安排了四十分钟左右的自由时间,让六点以前回到车上。我们几人结伴来到一条街上。记忆中那条街不是很宽,也没有分车道和人行道,当然也没有什么绿化带之类的,但街道整体上显得漫长而幽深。两边各有一行电线杆,杆上装有小喇叭,在轮番播放《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的乐曲。相隔不远,在线杆与线杆之间还拉有过街的大红字标语。一街两巷是不高的两层小楼,门前边还挂着大红绣球。走在街上,给人一种神圣和庄严感,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代。

街道的两边,摆满了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主席雕像。有陶瓷的、石膏的、硬塑的,也有金属铸造的。有的用纸箱装着,有的用草袋子蒙着,当然也有直接地裸放着。走进街两旁的门面,墙壁上满挂着的是各式各样的纪念册和主席不同时期的画像或影像,地上或柜台里放着的是一盒子一盒子种类繁多的纪念章或纪念品。我拿了两块镶有金黄色外框的主席画像塑料牌。记得画像一幅是毛泽东青年时期穿着蓝色军装戴着红五星军帽的那种,身体瘦瘦的,显得很精神;一幅是晚年的毛泽东在北戴河洗浴的那种,体态胖胖的,宽大的额头充满智慧。

我也没还价,付了十元钱。

很快放松的时间到了,我们急忙回到车上。等登上车一看,大家各有收获。一个个喜笑颜开,满面春风。旅途的疲劳、雨中的忧郁早已烟消云散。猛抬头,我看到西边的天际已亮了底,出现了一抹玫瑰红。远远望去,苍山如海,残阳如血。我不由地吟出了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中的那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车子徐徐地启动,韶山就要说再见了,我仿佛觉得还遗漏了什么。透过玻璃车窗外的绿树,我发现不远处有条小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当年的毛泽东走出韶山冲的地方,我倒想起了他临行前留给父亲的一首诗《出乡关》:“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是啊,大丈夫四海为家,立志是人生的第一步。儒家经典《论语》中说:“吾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立志”对于一个人来说,真的很重要。

于是,我又联想到过三峡大坝时曾经想起的毛泽东的那首词。“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这已实现的宏图伟愿,不就是伟人当年的志向吗?“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神女不会有恙的,我们姑且不说,当今中国的快速发展,真的让世界为之瞩目。昔日的武陵溪,今日的张家界,“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种田?”我们可以告慰的是“可种田”也不在这里种田了,张家界作为国家级森林公园早已成了旅游胜地。“有田可种”那只是千百年来劳苦大众的美好心愿,当然也是有识之士的“志向”。

韶山,我心中的圣地,我真诚地说声对不起。虽然十多年前的那次相逢,似乎只是一种意外,但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我们总会想起一个人,正是他和老一辈们缔造了新中国。“韶山”是一代伟人出生的地方,也是一个伟大梦想升起的地方。“烟雨”原本是江南风景,也应该是生活中的一种砥砺。我们始终会坚定地走在通往实现一个个伟大梦想的道路上。韶山,十多年未见,你还好吗?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永远怀念您!

长春有用医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找洛阳靠谱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湖北哪里的癫痫病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