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捡废品的狗(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去相信一些事情,你以为的故事大抵是谎言,然而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婆娑了双目。

庞子对好友诉苦说,近来垃圾堆那里,总是臭烘烘的,而且不懂是哪个混蛋把垃圾堆里堆满的垃圾翻乱个底朝天,弄得街道都是脏兮兮的……

庞子越说越气,因为她每天都要路过那里,有时下雨天,飘浮在街道上的垃圾往往给出行的人带来许多不便。好友分明看见了她眼中的怒意。于是好友说“要不和你埋伏在那里,一瞧究竟便知道了,然后你就可以教育他了,这样你也不用忍受毒害之苦”。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便早出晚归的埋伏,却一连几天都没有见着,庞子不免心灰意冷。好友摆摆手说,“你要是放弃了,受苦的还是你。”听见好友这么说,于是她又燃起斗志。

终于,她们在一天晚上看见了那个“混蛋”,原来是一条狗,只见它的嘴巴叼着个篮子,浑身脏兮兮的,瘦骨嶙峋,在寒风中缓缓走到垃圾堆里,然后开始它的工作,它放下篮子,在垃圾堆里用爪子翻,许久看见一些铁块或者是瓶子,纸块就用嘴巴咬起来,然后放进篮子里,然后继续翻动,等捡满一个篮子,它才舍得离去,这一切都看起来是井井有条,完全不像是一条狗!我和好友面面相觑,理智的反映是,这不可能是真的,可是这明明就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啊!在漆黑的夜里,一条孤独的、会摇动的尾巴的狗就这样的消失在我们眼前,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它都是同一时间出现,然后进行同样的事情,好奇心使我们不得不一探究竟,于是我们悄悄的跟踪它,探索它的故事。

夜是这么漫长,路途遥远,它总是缓缓的,不急不躁的走着,像个智慧的老者在黑夜里独放光芒,让人的眼睛不得不由生起敬意。我们尾随着它来到一所破旧的屋子前,怎么说破旧呢,大概是屋檐上都是破败的,墙壁弱不禁风,瓦片屈指可数。屋中住着个老人,怎么说老呢,他头发全白,满脸皱纹,佝偻着身子,低到尘埃里,正盘坐在椅子上,他看见狗回来了,温柔的对着它笑,只见他牙齿掉光了,岁月的沧桑感在他身上蔓延开来。狗走到他的跟前,舔了舔他的脚,老人摸着它的头,看着它辛苦捡来的废品,亲吻了它的脸。

然后他端起一碗粥放到地上给狗吃,一人一狗,一屋一舍,安静的吃完晚餐,然后一起躺在那张很凉薄的被子上,入眠。风很大,夜很冷,庞子和好友四目相对,热泪盈眶。生活原来还可以这般艰难,但苦难的人生总有一些人不离不弃。

后来,庞子偶然从一个收废品的老板那里得知,原来那老人在世上无亲无故,不识什么字,一生靠捡废品为生,人心地很善良,虽然贫穷,却总是善待小动物和周围的人。而那条狗不会叫,出生时不久就被主人遗弃的,所以他捡了它,成了它的依靠,一粒一粒的粮食将它喂大,小心的呵护着它,一直将它带在身边捡废品,就这样相伴了很多年,直到最近老人身体情况越来越差,已经不能出门去捡废品,所以那条懂事的狗就出去继续他的工作,而我则是定时的上门去收取废品,然后为他们换粮食和蔬菜……

庞子心里百感交集,人世间何处不存在温情呢,那老人和狗四目相对,就这样相伴一辈子,很难想象它们当中谁先走了,另一个会怎么样,庞子不敢继续往下想。

从此,那个垃圾堆旁边总是会在最显眼的地方放好废品和一块肉和几根热狗,而狗来到那里的时候,就叼完上面的东西装满篮子,它不用再进去臭烘烘的垃圾堆翻看,也不用担心再也找不到废品,没有吃的东西担忧。它有一次久久的站立在那里,可是它不会叫,眼睛在周围看了许久,没有发现什么,才叼着一篮子的废品和肉离去。

庞子默默的躲在墙壁后面笑了,她觉得人生的每一天都应该开心的过着,要去相信周围的美好,相信不会说谎的眼睛。

兴平市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昆明军海癫痫病医院几级医院郑州市到哪里看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