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征文】 此情可畏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星空
虽然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但我一直不愿相信它是真实的。因为我不愿看到一个母亲那么用尽一切地牺牲自己,尽管故事的结局比较圆满。可是我的良心无法缄默,我决定写出来,以表示对那个母亲的高尚的灵魂的敬畏。   一   那个母亲今年五十六,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母亲。我知道,如果没有发生这个故事,她和普通母亲一样被埋没在生活里。日复一日,默默地做着一个普通母亲该做的一切。但是母性的伟大就在于在最关键最艰难的时候能够挺身而出,不畏一切。2010年阴历四月,小区里传来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小区超市李婶的儿子向天在一个很简单的切除脊梁上的粉瘤时发生了医疗事故,下半身暂时失去知觉。这对李婶一家来说可以说是晴天霹雳,致命打击。从此,李婶就开始了一种极度悲伤而又颠簸流离的生活。   但我真正走近这位母亲却是在2015年8月9日的一个早晨。这天早晨我像以往一样去散步,在一个超市前,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这个身影较之原来有点消瘦,背比印象中的有点微驼,头发比原来白了很多。五年了,我心中一直惦记着她,她生活得怎样?她的儿子恢复得怎样?官司打得怎样……一连串的问题使我慢慢地走进她。   看清了,没错,就是李婶。我静静地站在她身边,看她搬着箱子。也许是她发现了我,放下了手里的箱子,犹如久别重逢的朋友,慢慢地说:“怎么,在这里碰见你了。”   “这是你开的超市吗?我就知道只有你才会把超市开得这么好。”其实,我不知选择什么的语言和她说才合适。我不想碰触她的伤痕,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那场医疗事故的结果。好在她说话了:“唉,不做怎么办,不管生活怎样,日子还要过下去。就算为我儿子我也要坚持过下去。”   虽然是她自己说上了那个话题,但我依然感同身受她内心的苦楚,因为我看见她的眼睛红了,有泪水漾出,她脸上的神情也开始黯淡,我似乎看见她正自己揭开伤疤。我就那样怔怔地站在那,不知是该安慰还是该敬畏。   李婶的儿子,手术前我见过。人长得虽然不高大威猛,但是很帅气,透着儒雅和大气。很年轻,几次见面,都是行色匆匆。听李婶说在忙自己的公司。至于什么公司,李婶从没问,儿子也不告诉她。还是在公司最初成立时,儿子只向她借了五万元,然后就开始了自主创业。每个月定时给李婶钱,一直劝李婶不要因为超市太累。而李婶一直希望他能早点成家立业,他每次都说,先立业后成家,儿子这么优秀,难道愁找不到媳妇吗?李婶于是不再催,但心里一直替他着急。   年轻人的事,李婶管不了。听李婶说,其实儿子很不习惯在本地发展。在未成立公司之前,他曾经去外地考察过,至于去了哪里,儿子怕李婶惦记,一直没说。但李婶知道很远,因为出去的时间很长。李婶到现在依然都后悔,其实有几次,儿子执意在外地发展,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可是李婶就是舍不得,非要儿子回本地发展才安心。结果呢,因为一个很小的手术在本市做却出现了意外,每次谈到这里,李婶都捶胸顿足的,她总觉得是自己害了儿子,这就更增加了她的罪恶感。而时间也就这样无情地折磨着一个善良的母亲。   有几次,在无意间听说李婶因为儿子的事不能解脱,我都十分心痛。而今天就站在她面前我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我知道,其实无论我说什么,李婶的心里都是苦的。我最好做一个倾听者。   二   此刻,我站在李婶的对面,她只管说,像是在说给我,又像是在说给自己。我知道那种痛就像涓涓细流,怎么流也流不尽,李婶只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淡化自己内心的苦楚。   “我到现在都十分后悔,其实过后我想想,母子连心,其实手术前已经有第六感觉告诉了我,儿子不能做这个手术,可是我当时为什么就没在意呢,我真是太不应该了。”   “本来那年三月,儿子就想出去闯荡,他高中毕业,完全有能力在外面做点什么的,可是我就是不放心,总想他在我身边。所以他就没有走。也是该着,他脊背起了一个鸡蛋大的粉瘤。这病我见过,其实在县里的医院就能做,而且根本就不用住院。切下后,输几天消炎药就可以。可是我太疼他,就建议他去市里的医院检查,结果医院建议手术切掉,当时也说无大碍。可是就在手术的前一天晚上,老儿子做术前准备,我和大儿子与老儿子的朋友在宾馆吃饭,不知为什么心里当时就涌起一个念头:‘哎,老儿子这以后就不能吃饭了。’想过之后我也知道十分晦气,真是莫名其妙,怪自己胡思乱想。现在想来,其实那已经是上天的一种暗示,或者说是作为母亲的一种第六感觉,可是我当时为什么没有阻止老儿子不要手术呢。现在说起这些,我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我知河南最佳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道,如果此刻只要她老儿子能回复健康,那么叫她付出什么她都无怨无悔。可是世界上没有这样的神药。事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一切都不能从头再来。于是我只能换个角度安慰她:“其实,你也是幸运的,最起码现在你儿子又重新站了起来。这也算是出现奇迹了。”   她的脸上开始现出一丝欣慰:“是的,你知道吗?如果根据当时医生的说法,我老儿子根本没有可能站起来,手术后,我一下子就崩溃了,不瞒你说,当时我真想一死了之,我怎么能接受我的那么活蹦乱跳的孩子一下子就不能动了呢?不说过是一个小小的手术吗?老天啊,为什么将这样的灾难就降临到了我的家庭呢?我当时脑子里都是混乱的,每次说话都是前言不搭后语,唯一做的就是每天盯着儿子的腿哭。每次儿子说他的脚趾是可以动的,可是我的眼睛都看痛了,还是静止不动。我的心比用刀子剜还难受啊。我当时恨不能躺在床上的就是我。我也会问自己,上辈子自己造了什么孽老天这么惩罚我呢?”   我实在不能看她这样自残,于是劝慰道:“其实,老天给你留下了儿子也是对你的厚待了,你想过吗?有很多人的孩子得了不治之症,连陪自己孩子的机会都没有。”   李婶已经开始流泪了,虽然不那么汹涌,我知道也许她的眼泪已经哭干了。但是我仍然能够感觉到她骨子里的坚强。   三   可能为了掩饰自己内心无比的痛苦,李婶开始整理着身边的箱子。我开始向超市里张望,收拾得非常整洁,叫人看了心里特别舒服。我想转一下话题,于是问道:“你还是像原来一样卖那些生活日常用品吗?”   她回答得很冷静:“是的,本来原来那个超市很赚钱的,可是那时老儿子出事了,急用钱,不得不外兑出去。现在这个超市位置不是很好,但是也能赚点零用钱。怎么办呢,为儿子治病花去了很多钱,挣点总比呆着强。我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儿子的病上,只要能治好儿子的病叫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其实你知道吗?我每天都活得很机械,我唯一关心的事件就是我儿子的病情,我陪我儿子去过全国各大医院去看病,我希望我儿子的病能再一次创造奇迹。”   我很好奇,于是问道:“那么那些医院怎么说呢?”   她叹了口气,也有些许的欣慰:“其实我儿子已经创造了万分之一的奇迹。我儿子的手术事故鉴定其实是十分曲折的。手术七天后,儿子下半身一直没有知觉,我当时急了。可是医院并不承认是医生的技术失误。我当时做的就是,给所有我认识的人和对医院有关联的人打电话,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可是,仍然困难重重,我们所在的医院,当然比我交际要广一些,他们也在找人。我当时很失望,但是我没有绝望。被逼无奈,我不断地打电话找人,终于找到了一个表舅,可是他当时在美国,而且已经八十多岁了。我竭尽全力,终于联系上了表舅。表舅当时很有亲戚意思,他亲自给儿子的主治医师打电话,然后指出他们错在哪里,告诉他们用哪些药挽救儿子的病情。医院被迫无奈,只好按着表舅说的去做。不仅换了进口的药物,而且调来了康复医生,多管齐下为儿子治疗。十天以后,儿子的小脚趾真的可以动了,你知道吗,当时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的儿子终于有救了。我觉得一定是我的真心感动了老天爷,他才可怜我的。”   她说得很郑州上哪里的医院看癫痫更有用?激动,不时地拭去眼泪。   “你们没想过为儿子转院吗?”我忍不住问。   “想是想过,可是当时手里没钱,医院不承认是事故,说只有在那里才给治。咱们也没去过别的大型医院,据说挂号很难,而且费用极高,就没敢轻易转院。再说儿子那时还不能站立,身体极为虚弱,也经不起长途折腾。为了儿子快点康复,我们两个人架着他学习站立。当时儿子下半身没有任何知觉,还没站立腿就哆嗦着又坐在地上,而且全身都是虚汗。这样一直训练了一个月,他才会站立,而且根本不能自己走路,连一周岁的孩子的走路能力都没有。为了儿子的病情,我孤身一人拿着片子去北京医院咨询。你要知道,人在被逼无奈时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到了北京我才知道,根本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我首先去的是积水潭医院。那里的医生看后十分惊讶,他们说,对于我儿子的病情,简直是万分之一的奇迹,能够恢复到现在令人惊讶。他推测儿子可能是伤到了骨髓,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康复训练。目前还没有更好更快的恢复捷径。而且他建议去北京做康复。”   “那怎么办呢?没有钱是什么也做不成的。”我焦急地问。   “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我打听了很多律师,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医院打官司了。可是官司打起来的难度是很大的。首先事故鉴定就是大问题。在表舅的帮助下,我们找了北京的一家鉴定医院进行鉴定,结果还是倾向于我儿子的,属于医疗事故。哪知,我儿子的医院不承认这种鉴定,说是缺少主要手续,还怀疑我家找了熟人帮忙作假。没办法,只好去医院指定的上海一家医院再次进行鉴定。对于上海医院如何鉴定,我的心一点底都没有。我真怀疑他们医院间互相庇护。到了那个医院,我当时就给鉴定医师跪下了。我只告诉他,为了我的儿子真的能够沉冤昭雪。请他实事求是。”   “医师会听你的吗?”我很怀疑,因为对于外面的世面真是了解太少了。   “我只是告诉她,你也有孩子,你能体会到我作为母亲在自己儿子出事后这种崩溃的心情吗?”   “那结果呢?”   “结果我很满意,那医师真的用事实说话了,确定我儿子的手术属于医疗事故。就是这样,医院在证据面前不得不接受法院的裁断,给我们一定的补偿。但是,钱只是给我儿子治病的,我恨不得马上和儿子到北京治病。”   我可以看出,在经过李婶的一番颠簸挣扎之后,还是得到了公正的裁决,所以心里暂时有所安慰。   四   “官司赢后,你想过儿子的病怎么医治吗?”我还是回到了我最关心的话题。   李婶显出孤注一掷的神情,掷地有声地说:“我决心赌一把,一定要我儿子接受最好的治疗,砸锅卖铁也要治。”   我有些不解:“北京的医生不已经说你儿子创造了奇迹吗?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她迟疑了一下说:“经过这次事故,我也长了经验。我拿着儿子手术后的片子,向北京各大医院问诊。为了给儿子看病,我住过车站、地下室、医院的走廊,几乎求了所有该求的人。他们大部分医生都说只能靠术后的康复训练。我豁出去了,除了去医院找医生给儿子做,我还遵医嘱,在家里也买了康复器械,我陪儿子一起做。我的主要任务就是陪儿子训练。眼看着儿子一天天好起来,由能下地拄着拐杖走,到自己独立行走。由走得少到走得多。由不能自理到能自理。我的心就像打开了一扇扇窗户,但是,有一件事实还是叫我难过。就是我本来劝儿子去学驾照,起先儿子婉言拒绝,后来儿子不得不沮丧地告诉我,目前为止他的两只脚仍无任何知觉。所以我心不甘。”   “你已经尽全力了,你已经叫天下的母亲佩服了。你儿子有你这样的母亲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我说着,用尽可能的语言表达着自己当时激动的心情。   “其实,孩子出事故后我曾无数次地说过,只要对儿子的康复有用,叫我做什么都可以。人啊,没事的时候可以什么也不信,出了事,逼着你什么都信。我算过卦,找过大仙,供过观音,甚至自学过有关的中医书……”她说时无怨无悔。   “医生说过吗?你儿子最好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我还是想问。   “医生说现在已经是奇迹,但我不满足。我总觉得我儿子的病还能更好。所以我就全国各地地跑。终于北京一家医院给了一个很冒险的治疗方案。就是进行二次手术,将原来损伤的脊髓进行固定。但手术难度非常大,成功的机会也很小,而且费用极高。我和儿子反复商量过,儿子同意做。我虽然心疼儿子,但是为了儿子的未来我也只能赌一把。手术要在儿子恢复得比较好以后做,所以我现在主要在做的就是筹措医疗费。该借的亲戚和银行贷款都借了,我有时甚至偷着去卖血,没让儿子知道。我想过,实在不行,我就卖我的器官,我必须叫儿子做成这个手术。”她说得有点不顾一切。我听得瞠目结舌。唉,普天之下,除了母亲谁会牺牲得这么彻底和不顾一切。此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橘黄的光照在李婶的身上,她是那么充满母性的温暖,我忍不住说道:“李婶,我觉得你都有佛心了。你到底还有多少能量啊?”   她笑了,很勉强:“岂止是有佛心啊,现在叫我出家做佛,如果我儿子的病能好我也愿意天天吃斋念佛。”   我钦佩地叹了口气。为李婶,为普天下伟大的母亲。   五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问李婶:“听说山东的国学很神奇。你去过吗?”   李婶点头:“去过。你想不到的事情我都做过。我在那里一边听课武汉治癫痫病医院?一边做义工,呆了半个月。还请那里的大师给我儿子做过按摩,也吃过药。我感觉还是有好处的。回来后我和儿子也一直念经典做训练的。”   我越发惊讶。李婶说着还念了一段。叫我刮目相看。可是接下来她说的彻底震悚了我。   “你知道吗?我曾经在寺院里呆过半年,和我儿子。”   “什么,半年,你?”很多问题涌入我的脑际。   “本来,主持说我呆三个月就可以的,我觉得那里很适合儿子康复就呆了半年。”   “那,你适应那里的环境吗?吃饭怎么办?”我实在难以理解。   “唉,只要你豁出去了,什么事都能做。为了叫主持为儿子超度,我在那里做义工,给他们做饭,打扫寺院,抄佛经一千遍。每天为儿子念佛经。自己的吃啊,住啊,都不重要了。”   “可是最难的是饮食习惯啊。”我强调着。   “是的,一直吃素。刚开始我也很不习惯。咬着牙也就坚持过来了,当时我想的只有儿子。就算要我的命我都给。”她说得斩钉截铁。   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话来评价李婶了。命都可以给,除了母亲还有谁。而此刻她的眼里没有泪,只有坚强。   “你的生活都被儿子的事占据了,以后还有什么打算吗?”我问。   “唉,儿子就是我生活的全部。我用尽全力赚钱,寻找一切机会为儿子治病,我只想陪儿子走得更远些,只想看儿子恢复得更好些。其实,做母亲的就这点心愿。”   就这点心愿,又是多么崇高的心愿啊!殚精竭虑,把一切都给了儿子。此刻,我只是紧紧地握住李婶的手,不知该说什么。   太阳升得更高了,我觉得李婶的形象也更高了,像一尊巨大的佛像,矗立在我的心里…… 共 56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