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正月初三(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随笔

癸巳年正月初三,父辇中排行第七的老姑溘然长逝了,亨年九十九岁,按虚龄计就是一百零一。导至她死亡的原因可能就是在一个多月前的一次摔跤,笫二天送院后就不吃不喝,也吝于言语,(不知是否埋怨我们送她入院,因她这一代人认为入院是沒好事的,进去就出不来,起码我老父是这样认为的)。她的伤其实并不重,但有些血块在语言和吞咽中枢附近,这多少对她的浯言和吞咽有影响,在我看来二者都是有的。见她天天不吃不喝,不知是否想死(老人是怕死在外头的),于是在她住院近一月后便办理了出院手续,可出院当天就奇跡出现了,开口吃了半碗冬笋粉,还能和别人对上话,不过笫二天又依然如故,再不愿开口了,如此反复了十几天,直至正月初三那天傍晚,我们全家外出吃饭团聚,即嘱人照料,在临行前我还向她打了个招呼(不知听到没有)便离开了。饭后兄弟他们回来将她平铺在床,约十九点時再去看她就发现她手脚冰凉了,知道她巳经走了。我得讯后回返参与后事。至此,家族中上一辈人最后一个地走了,作为晚辈的我,一下子成了长者,真不是滋味,但也无可奈何,因世事如此,有来有往,有生有死,谁也抗拒不了。不过老姑还算是幸运的(能阅世较长),因她巳是百岁之人了,是人瑞了,有多少人能与之匹比呢!(他们兄弟姐妹几个,人人寿数都很高,除了意外死亡和饿死不算外,其余人都在八、九十岁以上,她和她五哥即吾父算是佼佼者,达到百岁之多)。

家族中几代人都很贫穷,这是老姑常说的。她说在她记忆中她爷爷是装船的,她父亲是做摆渡和铲刀之类小活的,不过耕田是主要的。在那兵荒马乱的時代,特別是在日本仔打来的時侯,日子艰难极了,父母饿病在床,五哥又在广州逃了回来(家父原在广州开了个小铁铺打铁,日本打广州時逃战乱回乡,生活不下去又往澳门,可不幸还染上痢疾,淹淹一息。他说,有一天夜里做了个梦,有人叫他去睹马标,他真的去了,果真赢了,自始便天天如此,能赢回点生活费。很奇怪,大睹就输,小赌就赢,直至最后找上了工作为止,这件事是他老人家常津津乐道的)。为了支撑家庭,老姑和妹小小年龄就去丝厂打工以邦补家计,(自此她俩立志梳起,相依相靠),但父母包括一些哥最后也还是饿死了。俩老姑年青時都是赴(抄)丝女,是自梳女,这是家乡特产(目前巳难找到了)。由于她俩是自梳,膝下无儿无女,因此对我们这些小孩子们是极其珍重的,视如己出。纵观老姑她们的日常生活,极其艰苦朴素,几十年来清茶淡饭。茶是房前屋后龙眼树叶煮的,饭在大跃进期间根本吃不饱。尽管如此,她们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子们是极其关心的,有吃给吃,有喝给喝,嘘寒问暖。老姑还能认识几个字,爱看一些旧小说,所以还经常给我们讲一些小故事。她带我们去睇大戏和摸砚兜虾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童年回忆。而实际上她在我们和我们孩子两代人身上都倾注了不少心血,对我们的成长起到了较好的保驾护航作用,她是有恩于我们的,所以我们人人对她都很敬重。她乐于助人,人缘较好,亍坊邻里口碑甚佳,总之是大好人一个。

老姑她们虽然生活简朴,劳作也辛苦,但她们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很少见她们生病,尤其没见生大病。老姑临终前在医院检查,一切医学指标都是很正常的,连血压都不高。她吃的多是农村中常见的咸魚青菜之类的普通食物,谈不上什么新鲜与可口,总之是有什么吃什么,便宜即可。这与外婆她们是一样的,(外婆与其母饭桌中咸魚水煮柚皮是当家莱,能在魚塘里捡到个死魚就算是改善生活了,但寿数都很高,八、九十岁)。农村地里的活是干不完的,但她们都是起早摸黑地干,从不图闲愉懒,在人民公社期间算得上是个劳动模范。她在八、九十岁時还为别人帶孩子。她一生没出过远门,最远也就去过广州,见世面是谈不上的。但她一大优点就是安天乐命,赤诚侍人,豁达开朗,热爱生活。这多少与她的长寿有关。当然了,长寿还与基因有关,但基因不是绝对的,只有在先天因素与后天因素结合起来時才起作用,这是公认的。如今她溘然长逝了,走得是这样的安静祥和,这样的洒脱自然,这或许就是说是她前生修来的吧!在此祝愿她在往生的路上一切顺利,有的话,来生过上好日子。

石家庄能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郑州癫痫发作应该怎么治疗湖北哪个医院能有用的医治癫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