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虽然握不住时光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走在晚秋的河滨公园,撞击着我心头的,除了阵阵凉意,还有片片落叶。   日日走过的林间小路,铺满了金黄的银杏叶子。从小路的这头向那头望去,路两旁的枝桠几乎交接在了一起,形成一道长长的树隧道。我将左手轻握,放在镜头前,拍了张照片,发到朋友圈里。朋友立马问道:“能时空穿梭吗?”   时空穿梭,是现代人一种痛苦的乐观,是对过去很久的怀念,是对将来很远的幻念。当人们对眼前的生活充满了怅惘苦恼的时候,就怀念过去的好时光。真的,我就很怀念小时候的村庄,绿树环绕,小河淙淙。赤着脚丫子,甚至光着屁股在小河里扑腾。那是孩子们最美的时候,不用顾忌水质,在沙滩上扒个水湾就可以喝上一口清凉的。   无忧无虑的生活也就那么几年,当我们不再好意思随便光着屁股的时候,便开始了艰难的人生,就觉得时光像落叶一般簌簌而去——想起了“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萧萧而下的不仅仅是“落木”,还有时光。不幸的是,落木可以是无边的,而时光却是有限的。当我们哀叹落木的时候,其实,不如看看我们自己。叶落之后,可以复生,时光消逝,则不再回头。看那满地落叶,不像被我们搓碎了的时光碎片?   是的,时光碎片,搓碎了的。想起了那个令人心惊胆战的词语——“岁月蹉跎”。多少人在蹉跎中恬然自安,多少人在蹉跎中惶恐不安。   郑板桥有一句诗:“岁月蹉跎,几番风浪几晴和?”时光过得真快啊,几番挫折几番顺利?   上次回老家,到小学同学的养猪场。同学满脸的胡茬子,小时候白皙的皮肤变得黝黑发亮。当他递过来一杯茶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左手中指和无名指剩了半截。同学看出我的疑惑,笑了笑说:“好几年了,截木头搭猪棚的时候不小心给锯掉了。”   同学似乎很淡然,可是我想象着当时的血淋淋的情景,不禁脊背一阵发凉。十指连心哪,那种钻心的疼痛是怎样折磨着这个身高不足一米七的汉子呢?   “你发现没有?时间,可以消灭一切痛苦。”同学又给我斟满茶,“我已经习惯了半截手指的生活,好像从小就是这样的。你看,握住茶杯没问题吧?”   的确没问题,可是,我们握得住茶杯,能握得住时光吗?时光没有形状,没有颜色,也没有气味,可就在我们身边,就在我们身边无情地流逝,丝丝抽去我们的生命,我们如何应对?   我的这位同学本来有着挺体面的工作,老婆在商场卖化妆品收入颇丰,可是他总觉得自己没有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就力排众议,回家养猪。   这些年,他成了村里人的笑话。钱倒是没少挣,可是都赔进去了。典型的两件事,一件,找邻居帮忙抓肥猪,一不小心,邻居让肥猪拱上了天,落下来就进了医院,一个月下来花了10万。另一件,就是把自己的两根指头截掉了,开始接上去了,花了好几万,没成想没接好,烂掉了,又是一万多。   那些零零碎碎的事情,邻居们都能扳着指头说半天。那钱就像时间一样,不断跟他开着玩笑,一会儿一大把,不一会儿就没了。只看到他的脸越来越黑,不见他的生活有什么起色;只见他的猪一头头往外卖,不见他的用度多么阔气……可是他依旧笑春风。   中午,他非要炒几个小菜,留我喝酒。拗不过他,只好留下。   同学养猪怎么样我没有亲眼见过,做菜可真是一把好手。刀工且不说,只看他有些脏乱的厨房,我平时几乎不用的佐料一应俱全。一边做菜,一边跟我交流做菜的技巧,说:“吃饭是一种享受,做饭是一种艺术。听着啊,不是技巧。色、香、味,当然得有,还得有情调。”   正好他在做炝土豆丝,在加入青红椒丝的时候,问我:“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我摇摇头,心里想,你能有什么独到的说法?   “嘿嘿嘿,别看你是文化人,”他将筷子在金黄的土豆丝里将青红椒丝一搅拌,“这就叫红孩儿大闹盘丝洞,青蛇舍身捞金条,哈哈……”   这都哪跟哪啊?我想笑,却没有笑。我在聆听同学的笑声,欣赏同学的笑容,领会同学的笑意。生活的艰难,消磨了他的年龄,侵蚀了他的容颜,却没有消解他的乐观。   同学年龄长了,酒量减了,不一会儿就有些醉意。   “老同学啊,”他递过一根烟,我说不抽,他说,“今天你就抽一根。”   虽然我因为高血压戒烟三年了,看着同学一脸必须的神情,我接了。   “你说,一晃啊,五十多了。我知道,村里很多人都在看我的笑话,”他指了指新修建的猪场,“用你文化人的话讲,时间是把不住的,可是我的命运,我必须作主,不怕别人笑话。”   同学说话的时候,脸色很严肃,声音很重,猪圈里“哼哼唧唧”的猪都不叫了。   是啊,人可能斗过很多东西,唯一斗不过的就是时间。时间将我同学白皙的脸庞风化成了黝黑,时间将我同学的痛苦一点点消磨掉,时间将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锻造成了汉子,虽然是暂时失败了的汉子……   想起了一句话,“人,是要有点儿精神的。”同学的养猪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就是要想做出点儿自己喜欢的事情的精神在支撑着,如果没有这股精神,恐怕倒塌的不仅仅是养猪场。   吃过饭,同学来了兴致,拉我去转他的猪场:“这里今年再建一排猪棚,这里养十只羊,今年过年我送你一只羊……猪场周围我要栽上树,种上花……”   上天给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但是,又给了我们无限的可能。就像给了我们一块同样大的面团,有的人只能拉出一百根面条,有人能拉出一千根面条。   想起郑板桥的另一首诗:“鸬鹚拳足立溪边,红蓼花残九月天。欲把霜翎斗霜色,直随孤鹤去摩天。”没有“会当凌绝顶”的志气,怎能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   看着漫天飘飞的落叶,不知道同学的养猪场现在怎么样了…… 清远哪里有治癫痫的医院湖北癫疯病原因南昌好癫痫病医院武汉都有什么治疗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