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怀旧】老树为媒(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文字

一棵老树,牵引一段婚姻,记载一段过往,老树为媒,书写一段佳话。

——题记

(一)

小时候,在我家墙外面,有一棵老枣树,每到枣儿成熟的季节,我们都忍不住想要爬到树上去摘枣吃。那棵枣树枝叶茂盛,结的果子特别多,椭圆的枣儿,刚成熟的时候,就特别脆,特别甜,等熟透了,更诱人,红红的挂满枝头,像一个个小灯笼。

可树底下总有人看着,我们往往也只能远远地看着,偷偷咽一口馋水。看枣树的是隔壁王奶奶。如果不是她看枣树看得紧,那棵枣树上的枣儿等不上成熟,就被我们一帮孩子偷吃光了。

王奶奶,习惯穿着偏襟衣服,扣子都是盘丝扣,她总在第二个盘丝扣处系一条白手绢。搬个小凳子坐在枣树下,等到中午就把小手绢解下来,向远处挥了又挥……我们总是不明白王奶奶这动作代表着什么,私底下,我们都说王奶奶是个神经病。

时间长了,王奶奶的白手绢像一面小旗挥舞在脑海里,百思不得其解,终于有一天,我问奶奶,奶奶给我们讲述了那个充满传奇的故事,关于王奶奶,关于白手绢,关于王奶奶那段爱情。

王奶奶今年八十六岁,我奶奶比她大八岁,都是这个村子里岁数比较大的老人,她们都是喜欢穿偏襟衣服,喜欢把头发盘一个发髻,她们的鞋也特别小,都是她们自己亲手缝制的,前面带着绣花,总感觉那鞋子有点古朴典雅的味道。记得小时候,我喜欢把奶奶的绣花鞋套在自己脚上,可我无论如何都穿不上去,后来看到奶奶的那双三寸金莲,我才明白,她们经历的那个岁月,那个年代,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二)

奶奶说,那棵枣树很多年了,因为王爷爷照看得好,每年都会结出很多枣儿。但那个时候,那棵枣树属于地主王老财家的。王老财是个守财奴,苛刻长工。他只想长工多干活,少吃饭,少拿工钱。王爷爷就是长工之一。干完地里的活,还要负责看枣树。而每年打枣,颗颗枣儿都归仓到王老财的库房里。乡邻乡亲的谁也别想吃一颗。大家都对王老财恨之入骨,因为天不亮他就喊长工上工了。

那时候的王爷爷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个头一米七八,一双大眼睛,一张清秀的脸,别看有点清瘦,王爷爷力气很大,听说从小练过把式。王老财对王爷爷还算客气,加上王爷爷勤劳有眼色,深得王老财信赖。

话说王爷爷那一年二十七八了,还没娶到老婆,不是模样不好,主要是家里穷得叮当响,娶不起老婆的,婚事就耽搁下来了。

王爷爷名叫王根。家里只有一个老娘,母子相依为命。母亲年轻的时候是王老财家的丫鬟,所以王根从小就跟母亲住在王老财家的柴房里,这一住就是二十几年,王根的童年少年都在这里,甚至他的以后也会在这里,但谁也没想到,后来王根离开了。

奶奶说不记得哪一年了,那一年鬼子进村,家家户户不得安宁。王根跟一个什么红色部队走了,走了好几年家里只有母亲度日如年,天天盼王根能回来,能活着回来。

(三)

王根没回来,鬼子来了,村子里乱套了,处处都有人在喊,鬼子进村了——鬼子进村了。于是,整个村子的人都开始四处躲藏,因为鬼子进村,大家都知道意味着什么,烧杀掠夺,无所不干,人们都担惊害怕了。不大一会,小村鸦雀无声,人们都躲在挖好的地道里,或者土炕下面。

远远地看见鬼子大摇大摆的进了村子,开始东家搜刮,西家捉鸡鸭,鸡飞狗跳,村子一片狼藉。人们躲在暗处,看着鬼子的扫荡,都把拳头握得紧紧的,但手无寸铁,又怎能和那些鬼子拼命呢?

这时,远处传来枪声,一些被称为“八路军”的人从远而近,和鬼子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鬼子节节败退,“八路军”打退了鬼子,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紧紧把他们围在中间,开心得又蹦又跳。

经鬼子这么一惊吓,加之在地道里憋的时间长了,王颖有些内急,便走到那棵枣树下,准备方便。因为那里挨着墙竖着几棵玉米杆,可以遮羞,村里人也不讲究,平时都那样解决。王颖就是后来的王奶奶。还没等蹲下,她就张大了嘴巴,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那声“啊”才没有传出去。原来,玉米杆里爬着一个人,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王颖大着胆子把他翻过身来,让她想不到的是,居然是王根。她二话没说,就把王根背回自己家里,给他清理了伤口,好在没有伤到要害,只是流血过多,王根昏迷过去了。原来,王根在激战中负伤了,他迷迷糊糊地被一个小战士背到这里,用玉米杆挡住了他,为了不被鬼子发现。然后,他就昏迷过去了,没想到却没被王颖发现。

王颖父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再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人们是会毫无理由地去帮助那些受了伤的战士的,因为他们流血牺牲都是为了老百姓,更何况,王根是本村人。为了不让王根母亲担忧,他们没有将消息告诉老人家。

(四)

王根在王颖的照顾下,渐渐恢复了。不是受伤,王根和王颖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说一句话,男女有别,更何况在那个封建的年代,女子一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们还会为了嫁个好人家,把好好的脚裹了又裹,直到四个脚趾头躺在大脚拇指下面,脚不再生长。因为奶奶说,大脚女人嫁不出去。她们虽然是平常户人家的女子,但也遵循了遗留的封建思想。二十几天的相处,王根对眼前这个细心的姑娘产生了莫名的情愫。王颖不算漂亮,也不丑,虽然不是很白,但长得结实。两条麻花辫自然地垂在后背上,一走动一晃一晃的,很吸引人。王根甚至想,这丫头如果有一双大脚板,走路一定呼呼带风。

王颖对王根也产生了好感,但在那个年代,婚姻全凭父母之言,媒妁之约。他们也只能彼此在心里悄悄地喜欢对方。

王根要走了,告别了母亲,又和王颖告别,王颖去送他,他们就在这棵枣树下分别,俩人难分难舍,一不小心,就说话说到了中午,看看天,王根不得不狠心离开,王颖就拿着把条白手绢向王根挥手告别。这一去就是五年,直到全国解放。王根胸戴大红花凯旋归来。

王颖在这五年期间,一直没答应其他人家的提亲,在她心里,王根就是她这一辈子要找的人。

王根一回到村子里,就托母亲去王颖家提亲。他们这一段奇缘,在村子里被传为佳话,都说是枣树为他们做的媒。

而他们也幸福地生活了很多年,生育四个子女,都已经成家立业。如果一直这样幸福着,该多好,枣树下,王根王颖可以夫唱妇随,一起守着儿女,过他们的日子。然而,因为特殊的任务,王根被派到敌后根据地。走的时候,王颖怀着他最小的儿子,那是八月,枣儿成熟的季节,他们在枣树下,依依惜别,枣儿红彤彤地挂在枝头,像一个个小灯笼。王根越走越远,王颖的白手绢在空中挥舞着直到看不见,才回了家。

那年八月底,王颖为他生下了小儿子。

(五)

王根在敌后根据地,和敌人巧妙周旋。获得各种情报,鬼子赶跑了,这内战啥时候结束啊?王根想念自己的妻儿,却无法和他们取得联系。只能默默地忍受着思念。每到晚上,他就莫名地梦见那棵枣树,梦见和王颖在枣树下愉快地交谈着,梦见自己爬上枣树为王颖和孩子摘最大最红的枣儿。

王根清晰地记得那次,他蹭蹭地爬到枣树上,给王颖摘枣吃,王颖抱着他们的大儿子,在枣树下看着他,忽然他一愣神,抓枣枝的手一松,“啪”的一声,他从枣树上重重地摔了下来,他爬在地上不动弹,吓得王颖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哭着喊着他的名字“王根,你别吓我。”他在心里那个得意。

当他一咕噜起来的时候,这次真的吓了王颖一跳,她忍不住在他背上捶打着,“你这个该杀的,存心的啊。”

那段日子,平静而幸福,家里虽然依旧一穷二白,但有妻子,有儿子,喝凉水都觉得生活在幸福里。王根眼前尽是妻子儿子的身影。

他盼着早一天和妻子儿子家人团聚。

(六)

小儿子六岁那年,部队上来了人。送来一张烈士证书,和一些慰问品,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走了。

王颖呆呆地愣在那里,没掉一滴眼泪。她盼了六年,盼来他牺牲的消息,心好像被针扎了一样疼,泪却流不出来,但心里热辣辣的,仿佛在流血。

她恍恍惚惚地跑到那棵枣树下,坐在树下发呆,到了中午,就把那条白手绢解下来,向远处用力地挥舞着。

村里人都知道王奶奶和那棵树的感情深厚,后来,在分田地时,枣树也就划归王奶奶家了。也就从那个时候起,王奶奶看护这棵枣树,就像看护自己的爱人,很用心。

知道了枣树和王奶奶的故事,再看看那挂满枝头的红枣,心里居然对这棵枣树产生了一丝敬畏,有了一丝感动,那枝头挂着的仿佛就是他们曾经的甜蜜。

湖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癫痫病的药有那几种云南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癫癫痫病人发作时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