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难忘那节没上完的课(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伤感文字

又是一年教师节到来,激动之余,不由地想起了40多年以前我那第一次登上讲台的情景。那年我高中刚刚毕业,正赶上文革期间反潮流风气盛行的时候,我便响应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回到了乡下老家。

倔强的父亲一年四季老是摆着一张严肃的面孔,专心操持着生产队里集体的那些事情,我下学以后究竟去往何处的事,他从不挂在心上。亏得母亲还上心东奔西走地为我的前途探路找向。

不久,村里的一位老民办教师因为体罚了一位脑瓜智障的学生,他的父亲闯入学校打折了这位教师的肢体,就不得不回家养伤了。在母亲的积极争取下,我便成为了还带着学生气习的民办教师。我心里特别高兴,母亲更是高兴得见人就夸:“俺家四娃因为学习成绩好,成了一位教书育人的国家人才!”

看着公社管委会盖着朱红大印的信函,我兴奋得一晚上都没睡着觉。在一个阴雨连天的日子,母亲给我借了一把雨伞,将家里唯一的一双破了补补了又破的雨靴交给我催促着说道:“赶紧穿上到学校里去教书,好好教,别误人子弟!”

我就穿着这一双不合脚的破旧雨靴,可在过河的时候补丁没起到多大保护的作用,进了很多水,走起路来‘呱吱、呱吱’直响。脚刚踏进办公室,上课的铃声就响了,我匆忙接过主任递过来的《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教案和教具,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便精神抖擞地来到了教室门前,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之后,便迈步走进了教室,直接登上了讲台。这个时候,我才顾得上扫视了一下课堂,啊!原来老校长早就提前来到教室,坐在后排正用期盼的眼神注视着我……

于是,我便鼓足了勇气,葫芦画瓢遵照“五环教学法”开始讲起课来。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心里很胆怯,我就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但很清晰。几分钟以后,待我激动的心恢复了平静,声音也就随着洪亮了起来,我暗自下决心:“这第一堂课一定要讲好,给自己的教育生涯开个好头!”

“……董存瑞瞪着敌人的暗堡,两眼迸出仇恨的火花跑到连长的身旁坚定说道:‘连长,我去炸掉它……’”

“炸屁!”

正在我聚精会神讲课的时候,教室门外突然冒出来智障学生的母亲,她蓬头垢面,裤腰带像半截乌梢蛇一样浪荡在大腿的旁边,一边半截老稍地叫喊着,一边不停地用手擦拭着流出来的老长的两筒鼻涕。

我急忙停止了讲课,走上前询问道:“大娘,您找谁?”

“我找屁,打我娃他妈x的屁……”

我第一次讲课就遇上这样的叫骂,真是防不胜防,感到不知所措了,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用一种温和的语气安慰这位智障学生母亲:“大娘,您别着急,有话请慢慢讲!”

“讲屁哩!”

她霍地一下坐在了地上,两手拍打着地面不依不饶地哭闹着。最后还是老校长有章程,用连劝带哄的方式才打发走了这位不速之客,让我又开始了继续讲课:

“……董存瑞高挺着胸脯,站在桥底中央暗堡的下面……右手高举着炸药包,抵在桥面的底板,左手猛地一拉导火索。只见‘哧哧’的白烟里喷着火花……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这时,教室后排的窑洞顶上一尺见方的土块突然掉落了下来,先擦伤了校长的耳朵,又砸伤了校长旁边的男生毛毛。瞬间,毛毛就流着鼻血,晕倒在地上……

我啥也顾不得了,扔下课本背起毛毛就闯进门外的雨幕中,朝着屯里保健站的方向跑去。老校长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提着毛毛掉在半路的鞋子,磕磕绊绊地跟在后面拼命地追赶着……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人生的第一次讲课虽然没有上完,但却使我明白了如何做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的道理!

注:曾用笔名:王茂生.茂茂芝麻和茂茂更茂盛

贵阳癫痫病医院治疗多少钱施恩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为什么女性癫痫患者月经期间要多注意呢黑龙江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