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情爱画廊唐布拉(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两年前的五月,我应邀到尼勒克县唐布拉风景区观光。内地已经是夏季,唐布拉风景区草色葱绿,山花盛开。群山似乎从冬眠中苏醒,缓慢地褪去冬装,换上春衣。于是,整个山谷春意盎然。山坡上,绿草茵茵,各种野花争相露出笑脸。山间的小溪流水潺潺,欢快地奔向嫩绿的草原。

没过几天,夏天的脚步就匆匆走来,好像一个和初恋的情人相会的小伙子,生怕耽误了约定的时间。于是,群山就赶快换上夏装。这时候,它们戴着银色的帽子,穿着浅褐色的上衣,绿色的裙子,真是仪态万方。有时候,它们的着装十分整洁,让人觉得它们好像就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及,给人一种特别的亲切感。有时候,它们会披上薄如蝉翼的轻纱,显得朦朦胧胧,诗意盎然。有时候,它们会腰系白色的绸带,似乎在翩翩起舞。

五月的黄昏里,流曳着一组绿色的旋律。

信鸽穿越千山万水,在天山峡谷低回,在哈萨克族牧人的蒙古包上空游移,在传递着无人接受的消息。

喀什河温柔如少女,河水清澈,咕咕哼着歌声,向着下游轻快地流淌而去。

天空湛蓝如碧,白云飘飘悠悠,喀什河宛如一条蜿蜒游动的银龙,从层峦叠嶂之中惊蛰而出,九曲十八弯,扭出婀娜多姿的优美曲线,滋润着乔尔玛滩、布隆滩、孟克特滩等大片沼泽湿地。

过去了一天,又过去了一周,我静静地坐在乔尔玛桥边没有动,犹如一块亘古的岩石。在山中,还有一个人,他为了坚守对战友的一个诺言,从满头黑发守到满脸皱纹,感动了亿万中国人。

山鹰在空中展开巨大的羽翼缓慢翱翔,重重叠叠的山峰像是画屏,峰顶银白的雪冠越变越小,而喀什河变了性情,波涛汹涌、浪花拍岸,像是在为出征的铁骑呐喊助威。

唐布拉大草原像是舞台拉开了帷幕,霎时间热闹起来。野草疯绿,百花盛开,新疆黑蜂欢快地舞动着翅膀在花丛间徜徉,眸子温柔、身段娇巧的黄羊,色彩绚丽、神气十足的雄松鸡,体型硕大、来去如风的天山马鹿,憨态可掬、毛色金黄的旱獭等,在山坡草丛或是深山密林里嬉戏。

朋友从乌鲁木齐的方向坐车穿越崇山峻岭,穿过独库公路,来到乔尔玛,走到我身边。我们四目相望,沉静如水,消融到彼此深潭般的眼眸中,久久都没说话。此刻,地老天荒,情意绵绵。一次热恋,铭记一生。

我们走在如烟如幻的细雨中,像是漫步在烟雨江南。携你看唐布拉的百里画廊,那是我对你得以瞑目的终结。这一天是如此幸运地降临,使我今生的情意圆满。

一阵风吹散了云,灿烂的阳光霎时洒满山谷。远处银色的雪峰熠熠生辉,像是少女闪动着妩媚的眼眸;云杉苍劲挺拔,青翠欲滴,风吹林海,绿波起伏,其势如潮。阳光是像神奇的画笔,瞬间就能使山谷改变模样。时而阴晦,时而明媚;时而宁静,时而喧嚣,我们在一起欣赏着美景,希望成为相互依偎的化石。

顺着喀什河漫步。空气清新得让人心醉,你贪婪地大口呼吸,说要在这里洗洗肺。河水清澈,我想起“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的句子,便踏着岩石来到河边,弯下腰,想掬起一捧水亲近,不想雪水冰冷刺骨,针扎一般疼痛。看来这清清河水只能远观,只能洗心了。

我们都是爱水之人,从大江东去的波澜壮阔,到涓涓细流的浅吟低唱,每一个波浪或是回漩,都是一个个水韵音符。孔子说水有五德,老子云上善若水,喀什河流域两千多年的灿烂文化其实也是一条波光潋滟的河,滋养了几十个古老的民族从远古走向现代。

我们在清清浅浅的喀什河畔走走停停,看那清清河水在铺满石头的河床上潺潺流过,时而缓,时而急。你喜欢去听急流冲击石缝发出的泠泠声,你喜欢那些急流溅起的浪花,说真正美的东西都是一瞬的光华。

你看看表,说不早了,怕天黑路不好走。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坐车下山到阿克塔斯度假村,这是我们下榻的地方。你惊异地发现,太阳还明晃晃地悬在西天。我说,新疆与内地的时差是两个小时,既然还早,就爬爬“小华山”吧。

我们顺着攀山石阶,歇歇停停,爬到山顶,累得气喘吁吁。“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们举目远眺,巍峨的群山、茫茫的林海、广阔的草原、浪击岩石的喀什河,各种美景像是一幅展开的天然画卷尽收眼底。

你兴奋地指点江山,一会儿说这个山峰像少妇饱满的胸,那个山峰像西域武士的利剑;一会儿说那片雪岭云杉像维吾尔族少女的睫毛,一会儿说喀什河像哈萨克族少女的腰带,反正说来说去都是拟人化的美景。

夕阳西下,山谷云蒸霞蔚,晚霞将山涧晕染得姹紫嫣红。你拉起我的手,轻轻唱起一首歌《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两年多过去,美景依旧,物是人非,失去了爱,生活似乎失去了光彩。

再次路过唐布拉,季节是深秋。

新源县的朋友说,从新源县前往尼勒克县,走乔尔玛,沿途风光壮美奇绝,一定终身难忘。

我们从那拉提出发,翻越重重大山。途中下起雨来,山道旁边杂树繁茂,树叶有的赤红如火,有的灿灿如金,有的苍翠如墨玉,层次分明,色彩斑斓。经过雨水冲洗,更显亮丽。

山谷和树林间升起干冰一样的白雾,随着山风轻轻飘荡。随着山势越高,雨下得越来越大,冷暖空气交汇,雾气越来越大,弄得像牛奶,对面的山峰依稀能看见轮廓。司机担心出事,将车停到在安全地带,想等雾气散了一些,再继续赶路。另外,他也想趁机拍些照片。

我们感觉像是腾云驾雾,在一片银白色的世界里穿行。山峰白雪皑皑,雾气如梦如幻,细小的雪粒落在皮夹克上,瑟瑟有声,像是精灵在窃窃私语。

50多公里的路,竟然走了两个多小时,才进入乔尔玛。

深秋的唐布拉景区,有一种别样的美。

靠近喀什河的松林郁郁葱葱,云杉、白杨树、胡杨树、白桦树、柳树等色彩绚丽,像是给大山披上了艳丽的披肩。山顶是浓重的云,山间是轻盈的白雾,山脚下是哗哗流淌的碧绿喀什河。各种颜色层次分明地展现出来,是一幅巧夺天工的油画。

这位神奇的画师是光线,随着光线的明暗,山中的景色不断发生变化。云层越来越厚时,整个山谷仿佛失去了色彩,山林是墨绿色的,白雾似有似无,变成了一幅笔墨时而浓时而淡的中国山水画。

唐布拉景区是幽深的峡谷,风光全在喀什河两岸,因此很是像展开卷轴的中国画,百里画廊名不虚传。

美景我都拍摄在手机里,时常拿出来欣赏。

唐布拉,我心中永远的天堂……

北京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兰州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重庆治小儿癫痫病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