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人散曲不终(散文诗)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歌词曲

一朵干枯的四叶草,四片完美的心形叶片已经破碎,这是我在整理书籍的时候从一本诗集的扉页里掉下来的。

怀旧就像是被柔软的密网缠绕,如浴东风,又如饮醇醪,泪水竟控制不住的顺着指尖滑落。

已逝的回忆与执若内心的渴念,载着岁月尘封的脚步,轻轻扣响厚重的时光,与你在树下被雨淋湿的日子,而今被泪打得更湿。

我伸出干涸的手掌,轻轻地把它的残骸捧在手心,我知道它的重量是二十一克,就如我的爱净重二十一克。

蓝雾般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树荫,夜色中一滴清泪潸然落下。

微弱的叹息,我把左手轻轻的放在我的胸口,却发觉我的灵魂就如无处安放的飘絮,在混沌的夜晚撕裂式的成长。回首时我倔强的骨架已羸弱不堪,此刻往日咳血的记忆迈着避世的莲花脚印,于我只是越来越远的梦幻。

我的心微颤微寒,不敢面对灵动破晓的黎明,只喜欢躲在短暂如烟火的宿命里逃避现实。

也许只有在天清地阔之时,我才能执一份清心在俗世中过滤出一寸一寸的美丽与爱恋。

怀念溜出了手掌,只存活了一米的距离。

昔日的记忆缓缓侵蚀,已分不清自己,一次次的痛,眼前的山河变得愈加的混沌,而我的情感在抽丝剥茧的夜里被冗繁与沉重抽离。雨水渗漏的折磨,只听得见雨打芭蕉的声音,在近水含烟的沙地上,我沉沦的希望已走完了过场。

残红的心情,刺穿晨露清鲜的味道,黎明的灵动破晓,在我看来只是周而复始的叹息与呜咽。

迷离无绝处,在厚厚的尘沙黄幕之后,这一切都显得那么长,那么无力。

难道是上天有意捉弄我弱小的灵魂,在恍惚间,枯叶落,韶华尽蹉跎。

我爱,你旧时的笑靥依然,而我却总是在你一尺之外踟蹰。几声断雁,流连不可返,谁能破开时空,让你的身影重现。

心在心外,心事如尘,是谁在月光下抹去回首的低语,谁又在往后的岁月里用满怀的柔情温婉我这颗苍老的心。

此刻,荒芜尽在眼前。

我爱,愿用一颗莲花心晨钟暮鼓的吟诵,只为洞彻你回眸一笑的嫣然,流动的梦萦,已在时光的腐朽与落日的黄昏中埋葬。

冷雨银杏的青黛,镜中的风花雪月,如今看来已是重叠的痕迹,震颤落日的黄昏,比尘世更真实,比黑夜更辽阔。

唯愿把我的肉身化为灰烬,携一颗炙热的心脏,点一盏心灯踏着神圣的脚步寻你而来。

哪怕这一切是一场空幻的梦,千年的执待也愿静静聆听来自心底的凡念。

尘嚣的心灵,我把心隐秘于冰冷的壁龛。

你曾经的微笑,而今已落满了风雨,我宁愿要一场华丽而短暂的梦,也不愿在残酷漫长的现实里殇痛。

然而我不能把记忆毁灭,在这无名的长夜啊!遗失的初心,已透过斑驳的树荫溃如散章。

谁的纤指,撩拨往日轻盈之梦,从海蓬花一瓣一瓣堕落的地方,寻觅那凋零了的碎梦。混沌的夜晚,醒来深夜长空只有被冻结的眼泪。

尘世的轮回,读不懂我无言的忧衷。此刻我与午夜的暗影相拥,陷入涂炭的困境。

品味那些模糊的梦境,于七月诞生的音符,在渺无人烟的旷野里,寻觅一片绿色的天堂。在旌旗、剑戟、马蹄声中,让回忆落地生根,在绚烂的霞光里,情若蚀骨。

我情愿做佛前的那盏莲花灯,在尘世的满与空之间,注入谦卑的灵魂;在落寞、无措的眸子里,圆寂半生的纠葛。

假如人生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影,我想我会忘却我自己,只有触碰你的灵魂我才知我是谁。

可深知你是一场梦,怎敢轻易的去触碰。

我的心是深夜梦里盘旋的雄鹰,驰骋在起雾的草原上。窒息的美妙,穿过古铜钱的方孔,借着月色,已冰冷纯粹的只剩下玻璃心。

春暖花开的日子已不必追,马兰花开的季节,屏住呼吸,在灵魂深处感受你一次次的心跳。目光对视中,大把大把的曼陀罗已葳蕤起来。

眼前那深邃的林园荫道,断续的鸟鸣,对我而言只是甜到发苦的眷恋。

一簇簇苜蓿、山花与野草,便是你赠与我的全生命。哪怕天涯相隔,我把梦的翅膀安上倔强的骨架,穿透岁月、时空,在静寂无语的孤冢旁,镌刻风花雪月。

我一直认为,柔和泛黄的暮色是你的手轻轻放下的纱,那是我的梦,也是你的梦。

此后,内心涌动的潮流,已逐渐清晰起来。在盛开的莲花里,等待结一段缘。

用苯巴比妥治疗儿童癫痫的效果怎么样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陕西医院如何有效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