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大山深处的人家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摘要:村子消失了,农田也将跟随着消失。一小片田并不能养活多少人,但是整片田地都消失了,甚至再也没有人种地,大家都吃什么呢? 五月春已尽,初夏阳未盛,野外郊游还不算晚,我与三位朋友,准备当一回背包客,到野外爬爬山,放松一下心情。我们一行四人,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晨,驱车从温州市区出发,一直朝西而去,进入了青田山区。   汽车从高速下来后,进入了弯弯曲曲的山村公路,两侧是陡峭的高山,直入云霄,郁郁葱葱的树木长满了山坡,深绿与翠绿相间,点缀些白色、红色、蓝色的野花,似一张美丽的地毯,挂在山坡上,让人忍不住想扑入其中,打几个滚;小河并不宽,水流湍急,急匆匆往东而去;河水清澈透底,河底下光滑的鹅卵石和欢快游荡的小鱼,清晰可见。山路与河流平行,一直延伸至远方,转来转去的山路,特别考验驾驶员的驾车水平,也考验坐车人的能力,四位年轻小伙子,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有一位已经吐了。   从高速下来后行驶了两个小时,我们到达了新的起点。因为这里已经没有公路,只能靠双脚步行。这是一座看不到顶的大山,山顶是我们的目的地。一条羊肠小道隐藏在绿色之中,远看无踪影,走在其中,才发现树木之下,还有这么一条小路。   我们带上充足的水和食物,开始登山之行,都是年轻人,刚开始走得很快。半个小时后,我们爬到了大山三分之一的高度,第一位小伙伴拿出水喝了一口,大家接二连三开始喝水,不知不觉中脚步慢了下来。不过,慢一点也好,还可以欣赏一下美丽的风景。   从上往下看,山村公路似一条白龙,小河似一条青龙,它们在大山深处相依为命;偶尔经过的汽车,似小蚂蚁一样,在慢慢爬行;相并而立的大山,形成大峡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入眼处全是绿色,浓烈的绿色扑面而来。我们如此近距离接触绿色,绿色的气息,让人着迷,有人甚至摘下绿叶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绿叶的清香,真香啊!   一个小时后,我们爬了一半,还是看不到山顶真面目,白色的雾弥漫山顶,山似醉倒在雾里。山下风光如此美,山顶风光应该更美,我们想更快点看到山顶的风光,不由自主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在我们双脚打颤、浑身湿透的时候,终于到达了山顶,山顶是四座大山相汇之处,形成了一个山坳,有山、有水、有田。   在过去,战乱频发,武陵源的先民们找到了一块净地,而其他的人,也在寻找净地。他们从战乱中心逃出,朝大山深处迁徙,看到一片地方,有山有水,就繁衍下来。现在,城市发展迅速,无数村落正在消失。我们在山顶发现还有人居住,感到很意外,如此偏僻的地方怎么还有人家?   山顶上孤零零的立着一栋房子,房屋为两进式木屋,坐北朝南,屋顶盖着黑色的陶瓷瓦片。陈旧的墙壁,歪斜的柱子,木屋已经经历了无数风霜。房屋前面是陡峭的山坡,密密麻麻长满了高大的竹子,碗口般粗,新生的竹笋,也与竹子一样高大了,有的已经冒出了绿叶,用不了多久,就变成一棵老竹;竹林之下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哗哗的水声响起,很远都能够听得见;屋后是一片水田,已经开耕,整理得整整齐齐,幼小的秧苗在水田里生长着。   我们才到门前,一只凶猛的大黑狗就从木屋内冲了出来,房屋的主人也跟了出来,叫住了黑狗,惊讶地打量着四名不速之客。房屋的主人是一位老年夫妇,六十多岁。男主人很瘦,显得很干练;女主人头发凌乱,并不胖,似有一些浮肿。   两位老人知道了我们的来意,热情地请我们进屋坐。我们也累了,正好休息一下。大家心里也很好奇,在如此深的大山里,他们怎么还住在这里,我们一坐下就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原来这里有四五户人家,大家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省去了很多烦心的事情。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守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大家都到外面挣钱,有了钱后,有的搬到县城里住,有的搬到山下村子居住。   两位老人年轻的时候,也没有苦守着这片田地,而是到城市里挣钱,在温州做生意。他们结婚的第二年女儿就降临了,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但是天不随愿,女儿一天天长大,目光呆滞,嘴角不停流口水,三岁不会叫爸爸妈妈,十岁还尿床。两人在医院里一次次确诊,终于承认女儿是痴呆儿。女儿出去玩的时候,经常受别的小孩欺负,两人很心痛。同时在生意上受合作伙伴的欺骗,两人破产了。他们心灰意冷,觉得大山深处才是归宿。于是抛弃了繁华的都市,带着女儿回到了大山深处的老家,一过就是三十年。我们很同情老人的遭遇,也敬佩他们。为人父母,为了让孩子不受伤害,他们躲在大山之中陪伴女儿一起老去。   山高陡峭,老人不定期下山,带一些山货换些钱,买油盐酱醋回来。两位老人说,年纪大了,越来越力不从心了。政府也要求他们搬下山去,这里太不方便了,但是他们不太愿意,大半辈子生活的地方,一草一木,都有了感情。人都有自己的根,而他们的根就在这山顶上,所以他们哪里都不去,再繁华的城市,也是别人的城市,而这里正是他们的天地。   城市越来越大,大量人口涌入城市,农村的人越来越少,随着人们的离开,一个个村子步入了暮年,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这座大山深处的村子,是这个村子的先人们花费无数心血,在大自然中开辟出来的领地,现在将要消失了。   村子消失了,农田也将跟随着消失。一小片田并不能养活多少人,但是整片田地都消失了,甚至再也没有人种地,大家都吃什么呢?   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鄂州那个医院能治癫痫哈尔滨能治疗好癫痫病的医院叫什么咸阳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