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黄土烙印(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随笔散文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大街上,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他们那绝世无双的面孔上,你看不透他们的头脑思维,能耐大小素质涵养,但大眼一瞥,就能分辨出谁是城市人,谁是乡下人。乡下人即使肤色白皙,但粗糙没有光泽;城市人即使碳黑,但也细腻油光。乡下人即使西装革履,涂脂抹粉,但蒙欺不了人们的眼睛,因为那些根本掩饰不掉他们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土里土气:走路别扭僵硬,神情慌张迷离。城市人即使不修边幅,但走路自然轻松,表情从容不迫。一个乡下男人,蓬头垢面,老气横秋;一个城市人男人,则英姿飒爽,神采奕奕;一个乡下老者,弯腰弓背,踉跄木讷,一个城市老者则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个乡下女人和一个年龄相同,同一天出生的城市女人站在一起,城市女人依旧靓丽性感,光彩照人,乡下女人却已是枯黄衰败、不堪苍老。就是孩子们虽然都是一张洁白的嫩脸,并没有什么印痕,但乡下的孩子和城市的孩子也有着迥然不同之处,城市的孩子们胆大、博学,乡下孩子则胆子小,愚钝。

这容貌的差别,可能都是因为乡下人常年累月在黄土地里劳作的缘故,风吹雨打日晒侵蚀的结果,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鲜明的烙印——黄土的烙印。

日常生活里,乡下人的丑相更是露骨无疑,吃饭有桌不坐,偏要蹲靠墙根;屋里明明有厕所,偏要上上下下了几层楼,跑到老远的公厕里大小便;全家大大小小几口人都使用同一条毛巾,同一个脸盆——甚至脸盆和洗脚盆也是同一个;“咔”地一口痰便吐到地板上,骨头烟头茶水随手随地就泼;睡觉时常不洗脚,早上起来很少刷牙。乡下人是草包肚子,吃得多喝得多,屎尿也多。

一个乡下人在城市里呆久了,看上去也很像城市人了。但只要他张嘴说话,行动办事,不难看出他仍是一个乡下人。甚至一个乡下人的后生,他从小在外求学,在外工作,一直呆在城市里,但时常还被城市里的妻子骂个狗血喷头:“改不了你那乡巴佬的德行!”

谁都不想成为一个乡下人。乡下人总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脱胎换骨成为城市人。做了城市人的乡下人再也不愿意重做乡下人,并祈祷着他们的后辈继续在城市里安营扎寨,成为真正的城市人。城市人心安理得地梦想着他们的子子孙孙是城市人,千万别沦落为乡下人。

事实上,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乡下人,除非推翻这样一个事实:先有乡村,后有城市。大多数城市的前身都是乡村,乡村组成了城市。城市人都是乡下人演变过来的。他们虽然不是乡下人,但他们的前辈的某一代也必定是乡下人,城市人也是乡下人的传人。然而城市人就是看不起乡下人,乡下人总是底气不足,矮城市人半截。咱乡下人哪敢跟城市里人比呢?

虽然农民有许多称谓:小名是庄稼汉;俗名是乡下人,老百姓;雅称是布衣,农人,时下时髦的称谓民工,打工族,城市的建设者;包括原来的名字,奴隶,长工,佃户,农民们大都能接受。但倘若呼他们乡巴佬,必定引起他们极大的愤怒,可见这乡巴佬带有蔑视和侮辱性。当年我小的时候跟着父亲进城,不知是因为什么,那人说我父亲是乡巴佬,我父亲便面红耳赤,手足颤抖个不停,嘴巴哆哆嗦嗦。他和那人大吵一架,许多人前来围着看热闹。我父亲向来脾气温和,为人宽容。平生我第一次看见他发这么大的火。就是那一回,我知道乡巴佬是骂人的,乡巴佬也便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划上一道深深的痕迹,成了抹不去的记忆。

那一年我去了省城,准备打的,我和司机讨价还价。谁知道旁边的另一个司机对这位司机说:说啥也别拉这乡巴佬,拉一个乡巴佬不知多磨多少嘴皮子,不要钱把他拉去了,他还以为你在坑他!乡巴佬?乡巴佬是谁?乡巴佬的名字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和出人意料。因为有人用它来称呼我,我亲耳听到的倒是第一次的真真切切。是么?我是乡巴佬么?乡巴佬就是我么?这是真的么?我开始怀疑,我就是当年和父亲一样的乡巴佬吗?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一片茫然。我虽然没有像父亲一样面红耳赤,手足颤抖,嘴巴哆嗦,但我已经深深地感觉到了羞耻平生第一次如一把长长的利刃,残酷地穿透了我的躯体,痛苦撕心裂肺,而我不能呼喊,无法呼喊,呼喊不出因为我已遭重创,已经窒息。

我不禁悚然起来,昔日曾是激扬文字、指点江山、万丈豪情、英姿飒爽、志向高远的书生,今日竟是一个粗俗卑微、庸碌愚塞、窘迫困苦的乡巴佬么?这是怎样的迥然不同、阴差阳错、黑白颠倒的现实呀。

我不能接受,无法接受。

我必须接受,不能不接受!

我恍然似乎明白,又彷佛似在梦里,眨眼之间,那个曾经跟着他父亲进城的我——老乡巴佬的孩子,早已长大成人,早已成了如父辈们一样地地道道的农夫父亲,一样普普通通的老乡巴佬了。

我默默地生活,是在乡野里。

我默默地躬耕,是在黄土地上。

乡野,黄土地啊,已伴我走过好长一段——已经大半辈子的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的人生旅途,已留下了我深深浅浅、曲曲折折的人生足迹。

想必我身上,也打上了乡下人身上那种鲜明醒目的黄土烙印。

骨子里溢泻出来的自卑如清冷的秋风,吹拂过后,整个世界都在瑟瑟地抖动。

有许许多多的农民家庭,因为儿辈们改变了命运和人生,父辈农夫们也由此有理由有条件脱离乡野和黄土地,完全可以开始另一种崭新的生活。但事实上是,大多数父辈的农夫们并没有因为儿辈们改变而改变,仍是一如既往默默地无言无悔地走自己的人生道路。

在我的村里,我的身边,我所生活的氛围里,就有好多这样的父辈农夫们。他们的儿女都在外地工作,都在城市安家落户。他们的儿女有的甚至是身价不菲的企业老总,都相当的孝顺,逼着他们退了责任田,让他们享清福去了。然而其结果是:他们都又陆续地回来了。父辈们重新又整修了院落,并要回了责任田。村里人们怀疑起来,“咋,不走了,地没种够?”真的,乡野里重新又有了他们矍铄的身影、沉稳的脚步、爽朗的笑语了。他们又如往常一样春种秋收,忙忙碌碌地在黄土地里躬耕。从这以后,儿女们多次地请他们,他们就是不肯去,有的甚至一直到他们作古,再也没有到儿女们那里生活过。

是媳妇们冷淡?媳妇们像待亲爹亲娘一样亲热;是抠门儿?儿女们给的零花钱攒了几千元在口袋里还没花出去;是家务繁重?做饭送饭孩子上学跟打坷垃蛋相比是小菜一碟;是水土不服?身子骨一向是硬邦邦的;是生活习惯不同?有一点的缘由,但这都可以改变,都可以适应,决非是根本性的。他们都曾这样说过,刚开始心里是畅荡荡的,像换了个人似的,你说谁想一辈子住在这乡旮旯眼里,当一辈子的乡巴佬?可咋也不会想到,当这一切都改变了,咱竟歇不惯,歇得心发慌,六神无主,愁死人了。看似一个好好的人,却打不起一点的精神劲头——魂没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穷窝。咱生来就是受罪命,大半辈子了,还想个啥哩,有啥值得想哩?我终于明白了,造成这样的结局,主要是取决于他们身心上那鲜明的黄土烙印呀!黄土烙印铸就黄土品格,黄土品格勤劳,纯朴,朴实,真实,自我。黄土烙印注定着他们要回来,回到他们的乡野,他们的黄土地。

我和他们一样,根深蒂固的世俗浮躁曾也一次次地冲击着我毫无根基,毫无牢固可言的阵地。一次次地冲击,一次次地颤抖,一次次地动摇。我时常怀疑自己,我能坚持吗?能坚持多久?然而要我再一次抛弃我的乡野和黄土地,我同样地一次次踌躇,一次次地遏制掉这种欲望,我同样地更加冷静平和——那是在重演我已经反复走过的人生之路,我不愿再过迷乱的生活,我不愿再做无谓的逃脱挣扎,虽然我从来不相信命运注定。因为我已经清醒地认识到,倘若今后的一切都可以改变,但我身心上这鲜明醒目的黄土烙印却无法改变。黄土烙印已经牢牢地束缚着我,这是我根本无法逃避,如何逃避也逃避不了的事实。

事实上谁也无法改变,无法重写我用生命谱写的人生历程。我的爱恨苦乐,已经和乡野无法分割了;我的悲喜荣辱,已经融进了这片贫瘠的黄土地了。

我源于父母,却赖于黄土,归于黄土,最后只系黄土。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肯定不被后辈们所知,就如现在我对前辈们一样的一无所知。我们所面对的,只是沧桑而又充满希望的黄土地,其它一切都是灰飞烟灭,悄无声息而又茫然空白。虽然前辈、我辈、后辈们都曾生活在同一片苍天,同一处乡野,同一处黄土地;都拥有它们的恩泽和慈祥,但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之间是陌生的路人,这是一种多么让人无法抗拒的悲哀和无奈的凄凉!然而我也深深地相信,像我如此热爱我的乡野,如此地眷恋我的乡野和我的黄土地,能够豁达乐观地做一个传统的村老野夫,而且用灵魂去面对它们的,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我陌生的前辈中有,我无法预料的后辈中肯定也有。他们和我一样固执地用血肉之躯和短暂脆弱的生命,去拥抱永恒的乡野和永恒的黄土地;他们和我一样固执地用庸碌,困难去谱写平凡的田园人生,细细地咀嚼一个农夫所特有的人生滋味,演绎着一个个、一代代、一幕幕有着相同人生,却有着不同跌宕的鲜活故事。

假若真的有另一个世界,我们的灵魂定会汇聚在一起。我们推心置腹,推杯换盏,谈笑风生,对酒当歌,饮尽热爱,饮尽眷恋,饮尽天老地荒。

我常常思索:泥土与金子,野花野草与牡丹,伟大与渺小,巍然与平凡……它们当中,是谁在支撑世界,支撑人类社会?金子固然可贵,但在生命面前,金山银海还不如一抔黄土;牡丹雍容华贵,但它渲染不起春天,是野草野花点燃了希望和梦想;伟大、轰烈让人敬仰,有时我们还必须依赖它,但是伟大、巍然的背后,是生灵涂炭,是灭顶灾难。而且伟大和巍然都只是一叶轻舟,是平凡的大海把它们推上了浪顶风尖。虽然平凡终究是平凡,但一切都离不开平凡,离开了平凡,就如生命失去了野草、野花,失去了泥土……

人类社会的支撑,根本不是什么伟大巍然,显赫威尊,宏富巨财,相反的恰恰是平凡:平凡的人,平凡的事情,平凡的人生,平凡的世界。平凡才是支撑人类世界生生不息的牢固根基。

最平凡的,是那些农民们。

我只是大海一滴——千百年来农民中普普通通的一员。我两袖清风,一贫如洗,但人类世界倘若需要我去传递一些什么的话,并非囊中羞涩,那就是黄土烙印。

黄土烙印,将伴我的人生足迹延续下去。

黄土烙印,我不再感到恐慌和羞耻。

黄土烙印,是一种内涵,是一种宣言。

癫痫的症状包括哪些郑州市到哪里治癫痫好甘肃癫痫病医院如何治疗癫痫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