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 血脉里的眷念 (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随笔散文

岁岁清明,今又清明。思母心切,顾不了清明的前三后四,逝人能否得到钱纸的说法,我早早通知弟妹于3月26日去看望远在荒郊野外的母亲。

一、

清晨,我们乘坐大妹的私车前往。该死的天气,伴着薄凉的寒风,飘飘洒洒下起小雨来,天气预报说是阴天,这下可遭了。但无论如何,定了日子,不想改变。

带着急切的心情,带上看望父亲的礼物,从武汉都市出发,徐徐前行的车,不大功夫就到了郊区直奔家乡村头。年迈的父亲看着我们的到来自是高兴。父亲健忘乐观让人欣慰,老人大声嚷嚷:“回来几人。”一数,哦,大妹,大弟,小妹,大妹的儿子,小妹的女儿,加我,父亲一口嚷出:“6个。”

下车,我们拿着看望祖宗,看望母亲的礼物直接踏上去往祖坟山的小路。那路是村里祖祖辈辈走出的路,又是祖辈们去往开阔地的路。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无心欣赏家乡春暖花开的美景,各自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在那条曲径的小路上。毛毛细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路上长满了野草,被滴落的雨点打湿,行走的脚步,是乎也被雨水湿润。不知为啥,大家不愿意打伞,任凭它去浇落一身,淋湿心中的眷念,让那份思念漫溢。

二、

来到母亲坟冢前,细雨的天,阴沉沉,四周的小草还没完全返青,大多在枯黄绿相间,显得格外凌乱无序,远处的荷堰是一堆堆光秃秃的黑泥巴,湖水还在退潮期,湖岸野草丛生,似乎它们也在哀鸣。

那单飞的布谷形单影薄,在不远处,时而挂入树梢,时而飞落地面,高一声,低一声,长一声,短一声地哀婉鸣唱,又急足地嘟嘟地高叫着。

站在母亲坟冢旁的我们没有一丝笑意,大家默默无闻地各自点燃钱纸,插香,摆蜡,口里不停的祷告:母亲,您要安息,您要安心黄泉,不用担心我们,现在的我们都很好,遗憾的是您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母亲啊!您离开我们整整33年了。

每当想起那些,内心的凄苦一直拥堵在胸口,看一次母亲,心里就疼一次,当年您走得那么仓足,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把我们的心都撕碎。

三、

您的一生,是那么克勤克俭,吃苦耐劳,你的高尚品质,您的音容笑貌时时回放在我们眼前,萦绕我们的脑际。

母亲,你生前为了我们过得好一点,总是三更半夜还在辛苦地忙碌,不时地为家人添这做那。那是在一个深冬的时节,我9岁,大妹6岁,大弟三岁,当时您怀有身孕,没记错的话,就是62年的冬天。那年正是经济萧条,物质紧张的时期。说也怪,那年冬天的雨雪格外多,常常一连几天几夜大雪小雨地换着飞飞扬扬地如期而至。就是在那寒冷的气温里,生产队没有安排田地活,你就在这个间歇的时间里,抓紧时间为我们几姊妹做鞋子,做冬衣,准备未出生孩子的乳衣。

记得当时我还没放寒假,您每天一早起床,为我做好早餐,吃过早饭,站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我去上学,嘱咐我一路小心,不要被风雪吹到,遇到大风时,就原地站着,不动,防止风的灌力,把人摁倒。我牢记母亲的话,尽管走在风雪的路上,从没摔过跤。

每当我放学回来,总看到您在不停地做着针线活。还说:这双鞋是你爸爸的,那双鞋是你的,旁边那双是你妹妹弟弟的,还有你叔叔和爷爷的。您把要做的鞋一一理顺,然后又千针万线地去一针一针地纳底子,做帮子,最后才能成功一双布鞋。这针针线线里,不知用去您多少心血,您把要做的鞋底、鞋帮安排用什么样的布料,女孩穿什么好看,男孩穿什么好看,什么样的父亲穿着合适。数去数来,就是没有您自己的。您自己的那双黑平绒的布鞋,破了补,补了又破,就是舍不得为自己去做一双。为了家人,您处处操碎了心,还拿别人的玩笑话来严格要求自己:“不看男人妻,就看男人衣。”

四、

奶奶去世得早,叔叔从小没有娘。自母亲嫁给父亲,就没见过公婆咋样。看着叔叔还小,母亲主动承担起叔叔的衣着穿戴。听母亲说:“叔叔小时,一头的癞痢,很不好看。”自从母亲来到李家后,为治好叔叔的癞痢,四处寻医问药,说是有一种中药结合一种要搽的软膏可以治好。这样,母亲就在郎中那里抓回中药,然后到镇卫生站买回软膏,坚持每天用煎出的中药水为叔叔洗头,抠掉头上的巴子,把表面一层抠干净,再用热毛巾敷,把整个头皮敷软,最后一道程序就是搽上软膏。母亲辛辛苦苦坚持数日之后,看着叔叔的头上慢慢好转,青丝渐渐冒出微弱的细毛,后来就慢慢长出一头的秀发,此后,只要是不了解的人,谁也看不出他长过癞痢。那时的母亲也只是18岁,叔叔13岁。长出头发的叔叔增添了无比的信心,在他18岁那年,到武钢参加了工作,从此他满怀自信地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虽然有了工作的叔叔,每次休息回家里,以嫂嫂为依靠,在母亲面前享受母爱的温暖。母亲从没把他看外,到我们长大了就知道,母亲对他付出的感情,比对舅舅、姨还要多几倍。但是薄情寡意的的叔叔,故意装糊涂,从没为母亲买零星半点东西,表达对母亲的慰劳。尽管如此,母亲还总是包容叔叔,认为叔叔一个人在外面工作不容易,回来如果没有家庭温暖,叫他往哪里去啊!

在母亲为家人做鞋子时,总要为他考虑一双,还把特好的新布,为他做鞋帮,说是叔叔在外面工作,让他有个面子,不能太寒酸。

由于叔叔后来调到四川西昌工作,在文革期间,叔叔回家探亲,一双鞋被别人偷去。无奈的叔叔,打赤脚从武昌城走回,母亲看到了。心里万分心疼,赶快端水给叔叔洗好脚,拿出平常为父亲做的新鞋给他穿上。那是父亲平常都舍不得穿的鞋。

那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来了客人,唯一的就是杀鸡煨汤来招待。每次空手回来的叔叔,无疑不是母亲要操的心。只要叔叔回来,母亲总要想方设法为他做几道可口的菜。杀掉家里我们都舍不得吃的鸡子,然后还要在灶膛里煨汤,以此来招待叔叔。母亲说:“文火煨汤,香纯可口,吃起来养心。”母亲常常自己都舍不得尝一口,却挖心挖肝给叔叔以极大的家庭温暖和仁爱。可是年轻的叔叔,吃的时候激动一下,转身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他自己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很少看到他帮家里做什么。母亲还说:“他小些,别去计较。”母亲就是如此严格遵守“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的清规戒律,尽心尽力地为我们李家人付出,为李家人光宗耀祖,争气争光。总以自己最大的付出,营造家庭的和睦。亲爱的母亲还常常拿毛主席的话来严格要求自己:“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母亲生前风雨兼程,历经坎坷,满目悲怆,可始终不移地含辛茹苦全身心地奉献家庭,奉献老小,直到离开人世……

五、

沉思在母亲痛苦的我,被炸响的鞭声打乱我的思绪。父亲说:“到祖父的坟冢那边去。”随即跟着家人踩着丛生的蒿草来到太祖父,祖父的坟前,旁边还有大伯的儿子堂弟的坟冢。看着家人的坟冢,心中的忧伤无形加重。念念不忘的祖父,在那经济贫瘠的年代,也没过上一天好日子。祖父中年伤妻,二伯父的牺牲,无不给老人带来无尽的伤痛。在二伯父牺牲的头三年,祖父没吃过一次年饭。一到吃年饭,祖父心如刀割,伤心的泪水如雨下。祖父难过的是,二伯父从小没娘,完全靠自己照顾自己长大,一个短短的生命里,给家人带来莫大的光荣,祖父的思念无不饱含一个父亲对儿子浓浓的亲情。生前的祖父,在我们姐妹小的时候,以他最大的力量,帮助我们。记得那时弟弟在队里放一匹牛,上学的弟弟只能早晚或者休息放牛。祖父知道,弟弟上学,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放牛呢,祖父总在自己休息时间就把牛放饱了。这样才能保证弟弟的读书时间。祖父就是这样以他博大的仁爱,疼爱他的每一个孙子,孙女而牺牲他个人。竭尽全力来帮助我们家人。记得我长大后,常常和祖父坐在一起谈话,祖父虽然没文化,却从没有重男轻女的想法,他总是和颜悦玉地希望我能好好读书,女孩子家,没文化不行,将来走上社会,以免受歧视,总是鼓励我们好好读书。

生前的祖父,在我们心中,总是那么慈祥,和蔼,可亲。在他的眼里,我们这些孙辈们,无不是他最大的精神安慰,他看着我们这些孙辈们在一起,总是乐呵呵的,对我们说话总是轻言细语,从没听见祖父大声吼过我们,更没打骂过我们,总是心疼又心疼。那时的我们也很懂事,在母亲的教育下,我们对祖父也很孝顺,只要有什么好吃的,首先给祖父送去。那是在我读完高中正式回家务农后,队里派我到城里去坎绿肥,坎满一汽车回家,我就为祖父带点好吃的,有次,我带了一盒饼干给祖父,祖父高兴的合不拢嘴。但是祖父给予我们的是更多的爱。我们做那一点,是微不足道啊。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祖父能活到现在该多好。我会买更多更多的东西,让老人吃不完,即使吃完了,也会接着买。敬爱的祖父,您要安息啊,孙女对不起您,没有尽到最大的孝心。

六、

旁边堂弟的坟冢,让人心寒,当年堂弟是得了一种怪病,40岁就离开了人世的。他的离去,无疑不是给我带来极大的悲痛,他的入土,让我悲天悲地地嚎啕大哭。堂弟啊,你走得太早了,虽然我们不是同娘生,可脉搏里流淌的是一个祖宗的血,你我今生的缘分还没尽呢。

堂弟是我们两个最好的姐弟。我和他的年龄最接近,我大他2岁。从小我们总在一起玩,过年时.。我们一起炸鞭,一路上学,一起上山砍柴,一起到南山去打松果,就是因为有他,才有我大胆行事。记得有次我们一起到南山去打松果,我们都挑着箩筐,到山上去后,地上有蛮多小跳跳蛇,当时我们都有点怕,就是他大胆地将那蛇捡起来丢下,是他试着那蛇不咬人,我们才大胆地在哪里打回一担一担松果。那松果是用来当柴火烧的,那时家家户户都缺烧的,打回松果,无疑不是解决父母的燃眉之急。和堂弟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数也数不完,如今的你在九泉。天堂的你好吗,你在天堂安息!

七、

荒郊野外的祖坟山,仿佛是我们的第二个家,那里也是我们亲人的居住地啊。太祖父,祖父,母亲,堂弟,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亲人,你们生前的大恩大德,给活着的人以无尽的思念。我总想:在我们出生的时候,长辈们以热情温暖的双手,喜迎我们的降临,为了抚育我们成长,劳碌奔波一辈子,可是他们的终点却是天堂,苍天有泪啊!我们好无奈啊。难道人生的规律就这么残酷,让人不可理喻,难道人生的轮回就是如此吗?他们在我的心中有着永远叙不完的情和爱,亲人们安息吧!

雨还在下,那树,那草,那旷野被细雨淋湿了筋骨,无不都在伤心悲恸,它们在这凄苦的日子里,天地泣鬼神,人间思亲曲,那晚唱凄凉地回荡在祖坟山的上空,天地见证着,我们的祖辈是无私的,勤劳的,在我们的脉搏里流淌着你们的鲜血,留给我们的是:血脉里永恒的眷念。

武汉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哪家好用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疾病有效果吗哈尔滨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