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走过】花开叶落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随笔散文
结婚时,两家条件都不好,因为是自由恋爱,柳叶天真的以为只要两个人一起努力,生活总会好起来的,守着父母给的家业,游手好闲,是否也会坐吃山空呢?   柳叶怀了身孕,婚后便办理了息工,每月一百多元工资。那几年单位效益不好,丈夫陈家耀上班也就三百多元钱,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家耀的妹妹还在上学。柳叶把领的工资省下来给小姑子家凤买衣服,鞋子,交学费。逛街看到适合婆婆穿的好看衣服,也不忘尽一份孝心给婆婆。经常是到了月底,兜里就剩两、三块钱。   眼见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以前的衣服都穿不上了,柳叶多想买一件宽松舒适又漂亮的孕妇裙啊。摸摸兜里那一点可怜的钱,想着家里日子的窘迫,她毅然打消了那奢侈的念头。为了省钱,柳叶花十块钱买了一块素雅的棉绸布,自己动手裁了一件孕妇裙,也没锁边,自己在家用缝纫机做了做,和弟弟给的一件有米老鼠图案的宽大的白背心换着穿,又花六块钱买了一双塑料托鞋,就那样一直穿到进产房。      二   生了儿子,懵懂的柳叶还没来得及体尝到做母亲的幸福喜悦,就被猝不及防的推向了痛不欲生的深渊。因着顺产,三天就出院回家了。第七天柳叶的妈妈来看柳叶和外孙子。正赶上婆婆做的面条端上来,柳叶妈说:“你从小就不爱吃面条,每次问你和你弟,今天吃啥饭?你俩异口同声,除了面条,啥都行。这下让你天天吃面条,受不了也得忍着点,出了月子就好了。对了,炖鸡汤了吗?坐月子得喝鸡汤补补身子的。”柳叶怯怯地小声说:“没有。”柳叶的婆婆在外屋听了就怪腔怪调地说:“要吃鸡你去买嘛,我家可没钱!吃不起鸡!”   善良的柳叶妈没有言语,但是柳叶看到妈眼里闪烁的泪花花,硬是强咽回了肚里去。   “唉!我生你那会,是困难年月哦,吃不上啥,现在都啥年代了,唉……回头我做了好吃的,叫你弟给送来。”   柳叶妈很是难过的走了。   柳叶妈走后,婆婆从外屋进来坐到柳叶床边声色俱厉道:“你妈来说那话是啥意思?我家里就这条件,本身你比我儿子大,我就不愿意,你俩铁了心,为了我儿子,我认了,按我们当地的风俗习惯,闺女生娃,娘家都是拿三千块钱,还有小被子小褥子,还有几身棉衣裳,你妈给你拿啥了?啊?我还没挑理呢,你妈倒还挑上理了!”柳叶争辩道:“我妈没多有少地也拿了五百块钱呀!再说我老家又不是这当地人,又不知道这些风俗习惯。那你要说你们当地的习惯,我听说结婚前男方往女方家送棉花缝被子,我也没见你送一两啊?还有花馍馍我也没见你送一个呀?定婚你给我送了五千,我买的冰箱,电视都还不够,我啥也没怨,我俩自愿结婚,你和我父母给我座金山银山也不能让我们好过一辈子,你把你儿子拉扯大不容易,我爸妈把我养大也不容易啊。再说,我从来就没想过从老人那里索要太多的东西。”   柳叶婆婆自知理亏,便撒泼地打着自己的脸,嚎啕大哭起来:“儿他爹呀!你早早死了,躲干净去了。我咋活哩呀,儿子不听话,娶个这媳妇,我可受死气了,我也不活了。”   柳叶彻底地懵了,最可怕的是懵怔的柳叶还没回过神来,一直在那个房间玩游戏的家耀冲进来,把柳叶从床上拽下来,一阵劈头盖脸,拳脚相加。   暴力过后,虚弱的柳叶,生了孩子仅仅只有七天的柳叶,头是懵的,眼前是黑的,心里死灰一般的空芜。她蜷缩在墙角,万念俱灰。“想死!想死!想死!我要去死!”此时柳叶的脑海里只有想死的念头。   所有的思维都是混乱、麻木、空洞的。柳叶挣扎着起来,抱着儿子,那个出生只有七天的儿子,那样柔嫩的一个小生命,柳叶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簌簌地垂落,泪眼婆娑地搂着儿子,亲着儿子。柳叶心想着我要离开!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些魔兽。   但是虚弱至极的柳叶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被家耀拽了回来:“把我儿子留下,要走你自己走!”   柳叶婆婆在旁边恶语相向:“别拦她,让她抱着孩子滚!结婚半年就生娃,谁知道孩子是谁的???”   小姑子陈家凤也在一旁煽风点火,一付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式:“不要脸,找不下男人,来勾引我哥。”   疯狂地羞怒,柳叶终于忍不住伤心欲绝地嚎啕大哭:“我跟全世界的男人都上过床!我跟全世界的男人都睡过觉!谁知道孩子是谁的?你当你儿子就是弱智白痴,是吧?娶一个都不知道怀了谁的孩子的女人,是吧?”   那一瞬间,魔由心生,柳叶就想把孩子掐死,自己再一头撞死!柳叶真的崩溃到歇斯底里的临界点,一头撞在墙上昏死过去。   “丫头!这辈子我不能照顾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地活着!”   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游丝一样的声音,那是柳叶的初恋,得了白血病,临终前柳叶手心的温度再也握不暖那锥心刺骨的冰凉。恋人的身体在自己怀里慢慢僵冷的感觉让柳叶的一颗心被摘掉了似的空芜。但是恋人深情难舍的叮咛却永远刻在柳叶的心上。   柳叶像是被那个遥远的声音唤醒,四周一片漆黑,她不知道自己在冰冷的地板上昏过去多久。家耀居然这般无情,置她的生死于不顾。柳叶的心碎成裂片,残破不堪。她挣扎着爬起来,沿着墙壁摸索着打开房间的灯。儿子很安静地睡着。柳叶爬上床去,搂着儿子无声的流泪、流泪,不停地流泪。   坐月子于柳叶就像漫长的几个世纪。天知道,整整一个月,柳叶每顿饭都是白水煮面条,两个荷包蛋。柳叶长那么大没挨过饿,生一回孩子,坐一回月子,受虐挨打不说,天天饿得前心贴后心。有时忍不住夜里悄悄起来找块干巴馒头,倒碗开水泡着吃一顿。家里实在也没有预备什么可以随时充饥的食物。柳叶的婆婆不准柳叶多吃,说对胃不好。每次柳叶妈派柳叶弟送来的鸡汤,猪蹄汤,她只许柳叶喝几口,而且反复地追问柳叶喝了汤有没有肚子疼。她很奇怪地嘟囔说柳叶怎么会安然无恙。这让柳叶很反感。她觉得婆婆很滑稽,像个跳梁小丑。柳叶觉得婆婆是在为自己不煲鸡汤而找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说来也怪,月子里,柳叶挨打生气,每天挨饿,奶水却依然充足。柳叶暗想,是不该儿子受那份没娘奶吃的罪哟!   终于熬到满月,可以回妈妈家了。柳叶恶狼一样的饭量之惊人,令妈妈的眼里又泛起心酸的泪花花。柳叶怕妈难过,骗妈说婆婆炖过鸡汤给她喝了。   此后奶孩子的一年多时间里,柳叶总是在娘家一住就是半个月、二十天。      三   柳叶很容易或者说更愿意原谅与包容别人的过错,却不知道善意的忍让为今后十几年的婚姻生活打下了更加嘲讽,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不幸的伏笔。   恪守传统情感教条的柳叶虽然心凉却似乎并没死心,她始终报着一丝幻想,幻想着以德报怨,努力用心去经营这个“所谓的家”。   因孩子几个月大,柳叶在娘家住的多,知道夫家没钱,妹妹又上学,傻傻地柳叶好了伤疤忘了疼,把工资本交给了婆婆,由她支配家用。柳叶心想夫家就家耀这么一个儿子,将来婆婆手头宽裕了不是一样要贴补儿子的嘛。就那样,柳叶每个月口袋里只揣十元钱,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儿子就要一岁了,柳叶想把工资本要回来,给孩子买件小礼物,过个生日。为此又引起一场家庭战争。柳叶也深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也恨自己太传统太保守太懦弱,才助长了他们的变本加厉,肆无忌惮。   每次和婆婆生完气,柳叶都自己劝自己,别记恨,就当婆婆和自己妈一样,别记仇。每次因为婆婆挑起的事端而引起和家耀的矛盾也都自己劝自己,两个人走到一起的缘份不容易,要感恩,要珍惜。   日子在磕磕绊绊中艰难地行进着。   孩子两岁那年夏天,柳叶思磨着做点什么也好改善目前囊中羞涩、捉襟见肘的生活现状,柳叶学做了凉皮。   摸摸兜里的三元钱,好在明天就发工资了,不然儿子买奶粉的钱都不够了。   家耀早上出门说去领工资,结果天黑才回来。   且不追究这一天他去干什么了,柳叶只问领的工资呢?家耀把两人的工资本往茶几上一放:“这不是。”   柳叶迫不及待地拿起,以为钱在本子里夹着,可拿到手里,柳叶懵了,没钱!   “钱呢?让你领个工资,你出去一整天,你不知道我等着给孩子买奶粉吗?钱呢?钱给我!”   “花了。”   “什么?”柳叶又惊又气:“你干啥花了?一点都不剩?你不知道我和儿子在家等着啊?你不知道孩子奶粉没了吗?你一句花了就完事了?你总得告诉我钱到底干啥花了吧?”   “花了了就是花了,哪那么多废话?”   “陈家耀!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这个家你还要不要了?过日子有你这样的吗?啊?”   柳叶的话音没落,陈家耀便恼羞成怒拿起板凳砸过来,柳叶开门往外跑,他紧追过来,又拿起门口夹蜂窝煤的火钳子抽在柳叶身上。   邻居们闻声出来才制止了暴力。   抱起吓得哇哇大哭的儿子,柳叶除了流泪还是流泪。      四   生活告诉柳叶,女人的眼泪是最廉价的。擦干泪水,柳叶硬着头皮去妈妈家借了五百元钱,给孩子买了奶粉,再置买了些东西,开始卖凉皮。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起床开始忙碌。柳叶心里虽苦,但是她必须坚强地活着,她不依赖也不再指望家耀。柳叶自己苦点累点,她只为了孩子能有个完整的家。   邻居们都感叹,柳叶可真能干,息工也不闲着。也有人说风凉话,受那份罪,自己也有工资,何苦来呢!   柳叶收拾起自己的孤傲清高,曾经的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雅致早已被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击溃。   如此卑微地,为了缔造一个地久天长?为了女人应该从一而终的传统?柳叶挣扎着努力着,在那些生不如死的日子里,她对烟草的香薰产生了极强烈的依赖。她学会了吸烟,仿佛点燃一支烟就可以缓解焦躁的情绪,仿佛一点烟火的温暖就可以抵御心头难言的悲凉。   矛盾总是不期而至,就像天有不测风云。尽管努力再努力,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柳叶劳累了一天已经是晚上。孩子困了,哭着喊着要喝奶。家耀和婆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人哄孩子。柳叶把冲的奶粉倒来倒去(为了不太烫)孩子牵着柳叶的衣角迫不及待。   婆婆此时声色俱厉、面目狰狞地:“一天啥也不干,冲个奶也让孩子哭,不想要就给了人家,我一天给你们照顾多少,还照顾的不是你了!”   “孩子嘛,着急喝不到嘴里,哭了两声就哭两声嘛。”柳叶用尽可能心平气和地语调和婆婆说。其实柳叶心里已经很为她那种霸道的腔调而反感了。   “你再犟一句!你再犟一句!本来就不想要你,给你脸了是吧?还敢跟我顶嘴!滚!给我滚!”   防不胜防,毫无戒备的柳叶就挨了婆婆两个响亮的耳光。   柳叶双手捂着火辣辣的脸,心中的愤怒也火辣辣地熊熊燃烧。没有反应过来状况的柳叶又被家耀疯狂地一顿暴打,邻居们闻讯赶来才又平息了家庭战争。   结婚两年多,在这个家里柳叶不知道也记不清闹了多少矛盾,莫名其妙挨了几次打,她的心已由最初的真诚、热情变得冰冷、麻木,但柳叶还是不敢去离婚,她真的害怕,怕丢人!怕孩子从此就要过缺亲爹少亲妈的生活,怕父母难过!柳叶被一种潜在无形的封建迂腐思想束缚着、禁锢着。   柳叶一伤心,凉皮也不卖了。她不想自己挨打受气还受累地过日子。她开始过起相对“安逸”的生活,没有目标,没有希望,浑浑噩噩地打发着时光。      五   在青春的岁月中,柳叶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姿势才能拥抱住幸福。从此她的人生出现了大片荒芜的曾经。   那些无处安放的青春,破碎的让人心疼。   没有人了解柳叶那颗柔软的心,是如何寂寞盛开又是如何慢慢枯萎凋谢的。   时光辗转,十年飘过。柳叶和陈家耀的日子依旧穷困潦倒。   柳叶上班相对清闲。不安于现状的她利用手里仅有的一万元盘下一家熟食店,又开始起早贪黑地做起辛苦的小生意。起初的半年,陈家耀几乎就不去店里帮忙。天知道柳叶早已当他不存在。维持婚姻只是为孩子,亦或潜意识里还奢望着他会有幡然悔悟的一天?   当辛苦半年,柳叶拿到自己赚的两万元钱,心里说不出的心酸与感慨。   很多人说家耀,你媳妇儿真能干,人又漂亮,你小子一天也不去店里帮忙,媳妇儿哪天被人勾搭走了,你就不得瑟了。   他开始下班后来店里帮忙了。   柳叶也开始变了,变得坚强,豁达,干练。她游走在梦想与现实的边缘,孤傲倔强地涅盘!      六   日子忙碌而充实。柳叶执守于心中最初的爱恋。一路风雨坎坷一路心酸艰难。一句“丫头,你要好好的!”每一次万念俱灰时都会在柳叶的耳畔响起,曾经刻骨铭心的温暖支撑着她走过每一个冰寒的岁岁年年。   如何预防癫痫的发作哈尔滨最专业的治羊羔疯医院河南最好的看癫痫病的医院黑龙江有看癫痫病的正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