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雀巢】西藏,我的佛堂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随笔散文
无破坏:无 阅读:1820发表时间:2016-01-15 11:46:05 摘要:我要去西藏!我要念着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祈求神山、圣湖,经筒、经幡,牦牛、绵羊,白云、流水……与我相见,时时加持与我,把我的心愿垒成坚实的玛尼堆,静静守在雪山下;把我的思绪化作经幡,在长风中猎猎飘扬。    【雪山】      飞机起飞了,我的身体被抬举到云巅之上,在此之前往往忽视了这种高度也是短暂的超越,把腾云驾雾的飘逸归给轰隆隆的机器,把俯瞰苍生的博大视野赋及那不入法的肉眼,坐井观天的愚痴之态随身带到了这种高度,辜负了身体超越时的种种启示。   机窗前的风景一页页翻过,终于翻到了雪山这一面。闲云遮隐,群峰蜡象,不知是夏季雪溶化了,还是本就覆盖得不厚,让山有了骨感,寒岩暴出棱角,坡面露出铁色,展示出冷峻不可侵犯的力量,可想而知莲花生大士初来藏土弘扬佛法的艰难,就说修建西藏第一寺——桑耶寺,白天建,晚上毁,一梁难架。后凭着莲花生大士智慧、勇敢和无量的法力黑龙江哪个医院的的癫痫病好降伏了许多山神魔怪,让他们皈依佛门,自觉护法,西藏佛教反客为主。当然莲花生大士斩妖降魔也并不是轻而易举,如佛理中常说的那么随缘,而是早有心机,千年预谋,有书记传:莲花生大士将一百零八头神牛为伏藏藏在山中,这些伏藏牛经过繁殖,增加到三千万头,后来格萨尔王与他的勇士们用箭射开了山岩的伏藏大门,把山洞中的伏藏牛引了出来,这些牛成了伏藏的活宝,威武的牛头被高高抬举起成为世代膜拜的图腾。虽说这些尽是一个个传说,可我认为传说就是大情理,就是一种老人喜欢讲,小孩喜欢听,让生活处处有故事的大释惑,不用质疑,不用求证,有谁去求证盘古开天辟地,有谁去求证我们崇拜图腾的法力?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见微知著不仅仅是个智慧,是个平等,还能让一草一木,一叶一花都赋有感应世界的灵性。一岁一枯荣的草木如是,这千年、万年、亿年不化的雪山能不成神山,成佛山吗?藏传佛教认为,密宗本尊胜乐的身、语、意三宝,有三种具象的自然物组成,是多么合情合理,冈仁布钦山为其身,纳木措湖为其语,杂日山为其意。去贪净欲洁身,去嗔抑怒洁语,去痴离顽愚而洁意,精修到雪山和湖水一般,这是何等之境。   此中我听到后排的两位同乘在轻声地交流着如何减轻高原反应,我想近水得凉,炙火是热,这反应正是身体的敏感,进入雪域高原,若是毫无反应,不是成了金刚之躯,或应变极灵的超凡之体。   慢走、轻语、不躁、不恼、不急洗澡……我当作这一路行为检点的警言,修行修行,先修行为,行为端庄使心正位,行为轻盈让心松驰,行为温柔让心平和,行为检点让心中规。最后身心同修,达行意遂心,终归处子,进入雪域高原纯洁静穆之境。   我拖着行李箱,跟着队伍缓缓而行,在意着自己的呼吸,刻意深吸轻呼,大口大口地吸进拉萨的气息,让自己适应着这个气场。走出大厅,是一个明晃晃的世界,山明亮,地明亮,就是那绿树也耀眼。我即刻取出墨镜戴上,我的眼睛经不住这样的阳光照射。大家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种的阳光能直透窗户,会照彻心房的所有收藏,几十年积下的尘埃、布控全身的血丝网络、不良生活习性沉淀的污垢,还有欲望爬行心轨、追名逐利的行迹,都会一览无遗地暴露在阳光下。谁都想有点隐私,谁都有些见不得阳光的想法。墨镜、墨镜,许多人都借助墨镜把这扇窗遮实,走出同样一种悠闲自在的姿态,把所有的心闷、慌乱、浮躁藏匿,个个俨然是一幅幅人模人样。可就在这时,一位一样遮得实在的姑娘突然哗啦啦吐出一肚子的污秽,这一定不是她的愿望,清肠刮肚的呕吐是相当难受的,而她却从内到外洁身净体,来朝圣这块土地。我本想替她拍拍背,或递上一瓶矿泉水,或一包纸巾,可分别心依然作祟,陌生、女人,不可妄动,悲悯之心匹不过分别心,就这样在几次回眸中跟随自己队伍离开了她。   站在地上瞻仰雪山是在前往羊卓雍措、纳木措、日喀则等地途中的事。不管是远山还是近峰,山下都是碧绿的草甸。蓝天、白云、雪峰、草甸这一组合让这块天地显得特别辽阔,辽阔到雪峰与白云同高,绿野与心野同宽,那怕把这景致定格在一张照片上依然是天苍苍、野茫茫。大音稀声,大象无形,依然是人在读景,人在听声。而我们进入这景致中,山、草、雪峰、白云是否也有所知觉呢?是不是也存在着天知地知呢?若没有哪来的感天动地,因果轮回。若有又哪来了没你地球照样转,日子照常过呢?我抬头望蓝天与白云,低头见大地与草木,侧目看雅鲁藏布江的水流与滴水,这就是人间正道。   草甸上牦牛安静,绵羊悠然,两个牧人无声地坐在边上,一同晒着太阳,沐着清风。啃草的啃草,喝奶茶的喝奶茶,自然而然地享受着这一切。辽阔大境是一个静穆祥和的天地,享受就是清福。   游客忙个不停,想留下一些纪念,摆着各种姿势拍照,都长着一颗把美好收藏的心,他们有,我也有,更何况是站在海拔5030米的岗巴拉山垭口看着高高雪峰,是站在纳木措岸边看着隔岸并排的群峰,是在《红河谷》拍摄点遇上的冰霰飞洒,想留下这奇迹般的时刻是多么的平常。就在昨天夜里同行同宿的朋友还说:“来了这么多天还没与地道的藏民交往,还没喝口酥油茶”。长长叹气,有着那种糟透的感觉。我也有点这种感觉,然而在与雪山亲近之时,感觉中再大的遗憾都有了弥补,更何况真正经历了西藏“一山有四季”的风景。我举着相机拍个不停。这时,一群藏族小姑娘朝我镜头奔来,拉着要与我合照,这本是我所求,来西藏没有遇到前世的阿佳拉(情人),难道今生与她们合照的缘还没有吗?可她们拉着我的同时便开口说一人20元,我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但又不想在这圣洁的雪山面前玩这种极俗的交易,左右为难时我为自己找了一条理由,我是不是前世欠了她们,心想若是推托不了,一定是我前世吃了她们家的糌粑与奶茶,或着是合肥常见的癫痫治疗方法有什么?她家放生的一只羊,可我没有那种报恩情怀滋生。   在拉萨时一个踩三轮车的兄弟,他本只要15元的车费,可我给50元,我有着一种踏踏实实报答心,总觉得他是我前世的兄弟,可这些姑娘,我萌生不出丝毫前世的因缘感觉。我的推托,她们以为是嫌贵,就每人10元、5元递减,最后还是和她们合照了。我不知道她们是热情还是高兴,唱起了藏歌摆出姿态配合着,卡嚓卡嚓声声清晰地混杂在她的歌唱里,告诉了我这些姑娘与我没有前世之缘,但有今生的厘银之缘。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在这人生难得的途中我们不会相逢,大概是因为我没转山转水转佛塔,我的阿佳拉也没转。   照相的姑娘一定也没有转山转水转佛塔,或许还没来得及转就来到了这里,或许现实教给了她们新的活法,她们这辈子不再去转,还或许是想挣了钱叫人替她转山。找人代为转山在这里不为鲜闻,自古有之,要转山的人拿一笔钱给替转的人,替转人拿一块小石子给要转山者,就等于达成了协议,相互取信,不点钱数,不顾虑收钱不转,因为这一切都是给神的许诺。但我今天有点担心,担心这些诚实守信的基石是不是被金钱垫歪了,还能端端正正,不偏不移践行着自古的法则吗?天不怕地不怕,还会怕神吗?失去了敬畏心,随之就会失去道德的根基。   有人说安贫乐道的西藏生活秩序是被游客给破坏了,对金钱的向往是游客教出来的。当初第一辆卡车开进西藏时,藏民们看着跑得快,个头又大的卡车,视为神奇的动物,不荆门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知道要饱食多少水和草料,他们提水的提水,抱草料抱草料,大家都想的是供养它,是施舍,哪有获取的动机呢?可是后来,外面来西藏的人,不知是炫耀还是施舍,给快食面、给糖果、给小礼品……结果如同伊甸园中的蛇引诱亚当与夏娃偷吃禁果一样,打破这里原来的平静,滋长了向往和欲望,且在欲望的泥塘中越陷越深。重者占地盘挖虫草,轻则牵牦牛收费拍照,怂恿孩子们向游客乞讨钱物……我不小心进入一个误区,拍了张牦牛片还被抢走了相机,交了钱才拿回机子。   我有一千个的不甘愿,因为在我心中,天山上绽放的是雪莲花,青藏高原开的就是那美丽的格桑花。这雪山之水怎么养育他们呢?是的,青藏高原开得就是美丽的格桑花,我在布达拉宫广场、在看藏戏就有着这美丽的邂逅,在广场时为了看“雪顿节”大型晚会排演,我想挤到前面,结果把一位带着两个小卓玛的母亲挤到边上,我很不好意思说:我拍张照就走,她笑了笑,没事,你难得看一次,就站在这,还把一个小卓玛拉到一旁。我看着小卓玛一条条多彩的小辫子,我的心中重新升起了多彩的风马旗,吉祥一家啊!好戏常是一台台相连,在藏戏艺术中心,又有缘与一位背一个牵一个格桑花并排观看节目,她跟我说了很多民间藏戏的好节目,就如《普姆朗萨》一位叫朗萨的姑娘,看到十八层地狱的种种苦难,十分可怜这些迷失佛性的灵魂,放弃了自己灵魂的解脱,决定留在深深的地狱唱起“悲歌”,实际上这“悲歌”就是“六字真言”,在她的引领下,一位跟着唱,两位跟着唱,一群跟着唱,那些孤魂野鬼找回佛性的记忆,一同膜拜着佛主,走上了解脱之路。她用心才有话题,我仿佛是她的远亲,那么亲近,那么热情,谢幕时还邀请我到她家去做客,并特别强调她家说就在八廓街仓央嘉措唱情歌酒店的附近……青藏高原的雪峰:依啦依呀,依啦依呀,我看见大雪漫过灵岩,看见雪花飞舞,飘落心中是格桑花瓣。   美丽的邂逅,如喝下酥油茶,如饮下奶酒,陶醉提神。我反复琢磨着来西藏我要什么,是那种神秘,是那种尊严,还是牦牛、山羊那种永不舍弃的悠然之态。夜晚拉萨街上的风很凉爽,带着神山的体温,轻轻地把我拥抱,我慢慢地走着,静静听着自己的呼吸,感觉着自己的心跳,双手摁着胸口,“唵嘛呢叭咪吽”,西藏!西藏!只要雪山在,我心中的一切都在。   “水、土、风、火、空”在西藏,如同汉地的“金、木、水、火、土”,像乾坤旋转的五根大辐转在这块土地上,运行起来八面来风,万事万物都在这个风车中转着,有的轮回,有的超越,生生不息。   轮回的故事在内地常听着,然而藏区的超越和羽化的故事却鲜为人知,有的人说,不可信,是一种夸张的宣扬,可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就凭这双肉眼,远达不到百里,深透不过一纸,况且一叶可以障目,又能看到多少东西?人活不到百年,那丁点的年岁如沧海一粟,就凭生命的长度又怎能丈量岁月的长河,就凭几番的经历岂敢推理无穷无尽的宇宙,我们有什么资格去怀疑它们。   据传,西藏得道高僧能自度肉身,圆寂会化作一缕青烟飞走,整个肉身只余下一些毛发;也有的高僧越修个头越小,圆寂时只有一肘之躯;还有的高僧火化时,一切化为灰烬,而留下闪闪发光的舍利……西藏每个角落都有着这样神奇的僧人。草甸铺设绿基,群山围拱,直上霄汉的雪峰是一级级的山峰托起。雪峰如是,高僧也如是,藏民是基,僧人如峰,一起供奉着高僧。这样的山水,这样的生灵,自然就有这样的高僧。雪山融化的水,清粼粼地流下,一层层地渗透到草甸上的每一须草根,碧绿的草吸足了雪山的圣水,把神山施舍的情怀一节节拔高,雪山之水不绝,草甸永远丰茂。如同班禅圣手摸过一个个朝圣者的头顶,把佛家智慧加持给他们,他们诵经、体悟,也成了一个个明白人,高僧在、佛法在、梵音在,这里的佛性就永不泯灭,看匍匐的朝圣者一个接着一个,前赴后继。   西藏,山不言语,水传道法;西藏,佛不言语,梵音如水。草甸滋养生灵,佛法觉醒世人。这方水土的人也如高原一样,看得更远,也如雅鲁藏布江的水,流得很长。他们把轮回的轨迹铺在自己前世今生和来世路上,坚定地走着,许多女众常说修行就是为了修得来生当男人。有了前世今生和来世的他们,生命有了源头,有了去处,他们明白前因后果,他们不再有恐慌、不再有畏惧,挡住了世俗的诱惑,秉着信念不偏不离,淡定从容应对着无常的世事,随时准备走向死这个生命的中转,这就是雪山娇子的气质。      【圣湖】      今生何来,来世何往,西藏人除了自己有一面心镜之外,还有圣湖这面镜。说是西藏有许多圣湖能看到自己的前生和来世。其中最灵的是羊卓雍措和纳木措,许多转世灵童也是在看湖、听湖中得到启示而后找到的。湖,清水藏古月,有诗曰“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这湖中之月古今一轮,武汉哪里治疗癫痫最权威自然滴水隐千影。想到兹,念到兹,在圣湖中找到前世之影仿佛自在情理中。   在云霄之上俯瞰时,看见雪山中的湖,感觉是一颗好大的绿松石镶嵌在山中,我说这是天目;站在羊卓雍措边观湖时,我说这是一面镜;徘徊在纳木措时,我说是一面心镜;再到青海湖,我不再言语,而在寻找着仓央嘉措的身影。   湖,藏语中的措,她们静静依偎在巍峨静穆的群山中,在伟岸雪峰的呵护下,任尔风吹,波浪不惊,借明媚阳光,展现着一种远离尘嚣的纯净之美。然而就是这至美至柔的湖光水色,承载着西藏历史的沉浮,一代代活佛转世灵童究竟在哪?高僧不知道,众人不知道,只有这清粼粼的圣湖才能给予明示。天目阅尽人间色相,明镜知行见性,心镜内观自鉴,当然只有她才能明断这一切,找到转世灵童,这是伏藏重要法宝,是西藏高僧大智慧的挖掘。 共 1289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