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莫斯科郊外的蜡烛(散文外两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莫斯科郊外的蜡烛】

那是一个极黑极冷的夜晚,枪炮的轰鸣声渐渐地平静下来。克利特丢掉手中的枪,右手紧按住痛得钻心的左臂,身上无处不疼,他望着远处在黑暗中矗立着的莫斯科城发呆。

这是1941年的冬天,德军在苏联本土的战争进入最黑暗最艰难的阶段。上士克利特和他的同伴们多次在莫斯科城外被击溃,他的心渐渐地变得和这个冬天一样冷。这场战争对于他来说,是一场噩梦,包括他当兵也是被迫的。每次战斗中,他都是感觉到枪的冰冷,只是机械地向前射击。而这次,他却身上多次负伤,一种绝望的情绪紧紧地抓住他的心。

周围是无边的黑暗与寂静,克利特收回目光,发现那些被炮火点燃的荒草和树木,不知何时已经熄灭。身边没有任何人的气息,伸手所极都是同伴冰冷的尸体。他艰难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前走,他想走出黑暗,走出可恶的战争。不知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全身都已冻透,淌出的血也凝成了冰。就在他想放弃希望将身体交给大地的时候,远处有一簇微微的火光一闪,他揉了揉眼睛,是的,确实是有一点极小的火光在跳跃。他精神一振,奋力向那边走去。

克利特走近了一片墓园,在墓园的边缘,在一座坟前,一支蜡烛正在静静地燃烧着。他快步上前,扑倒在蜡烛旁,烛光猛地摇曳了一下。他抬起脸来,那烛光忽然就映得心里暖暖的。他将双手拢在烛光周围,两手立刻红成了一颗心的形状。那一刻,他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这无边的黑暗吞噬不了一支蜡烛的微光,极度的冰冷冻结不住一支蜡烛的火焰。他的心猛烈地燃烧起来,忽然就充满了希望与力量,他站起身,回头凝望了一下那蜡烛,却于烛光中看见了墓碑上的一行字:尼·科拉夫之墓。克利特大步向远处更深的黑暗走去。

二十年之后,克利特已成为西德一家大公司的总裁,他常常会回想起那荒唐的战争生涯,想起自己九死一生地逃回国内,想起莫斯科郊外的那支蜡烛!如果没有那支蜡烛,他的生命早就冻结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而他也牢记了那个名字,尼·科拉夫!他想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人,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于战乱的夜里在他坟前点燃蜡烛。带着诸多的疑问,他重又踏上了苏联的土地。

克利特在莫斯科城外几度寻找,却不见了记忆中的那片墓园。也许是当年于黑暗中不辨方向,他竟很难在心中理出个轮廓来。不过他并没有死心,那些日子,莫斯科的远郊近郊,都留下了他的身影。终于,他在一个烈士陵园中找到了尼·科拉夫的墓,依然是原来那个墓碑,依然有一支蜡烛插在墓前,却并没有点燃。而坟前,无数被燃过的蜡烛痕迹留在那里。他向陵园的看守者打听尼·科拉夫的情况,那人却说是刚刚调来这里工作的,对这里埋葬的人都还不了解。不过他告诉克利特,每个周日都会有人送蜡烛来,每次送很多,嘱他晚上的时候在科拉夫的坟前点亮。

那个周日,克利特遇见了送蜡烛的人,也终于得知了尼·科拉夫的情况。尼·科拉夫是莫斯科城内的一个普通工人,在莫斯科最艰难凶险的日子里,德军的飞机经常来轰炸。于是一到夜里,几乎所有的房子里都不点灯,怕给敌机以轰炸的目标。可是,莫斯科并不是完全黑暗的,至少有一所房子里还亮着灯,那就是科拉夫家。

科拉夫当时三十六岁,未成家,单身一人住在城西的一座平房里。每个夜里,他都要点燃蜡烛,让那昏黄的光亮将自己包围,即便是睡着了,他也要让蜡烛燃着。虽然当时物资奇缺,可由于夜里家家户户都不用照明,因此蜡烛还是随处可以买到。科拉夫就储备了许多蜡烛,用以照亮整个房间。邻居们都劝他,说他这样做很不理智,很危险,他却说:“莫斯科不会是永远的黑暗,就算在这最艰难的时候,我也要为它亮起哪怕最微弱的一缕光!”

终于,在一个夜里,敌机扔下的一枚炸弹击中了科拉夫的房子,他也因此殉难,他的家那一夜燃烧成莫斯科最亮的地方。当他的事迹传遍全城,所有的人都被感动都被震动了,每个夜里,千家万户都亮了起来,虽电力中断,却仍有蜡烛的光芒可以点亮全城。科拉夫被人们葬在敌人较少的东郊,而且常有人在夜里潜出城去,在他坟前点起一支蜡烛。

那个送蜡烛的人对克利特说:“科拉夫的一支蜡烛,点亮了整个莫斯科,也点燃了所有苏联人的希望和信心!”

克利特说:“不,他的蜡烛还点燃了一个德国士兵冰冷绝望的心,我相信,它终将点燃这个世界所有人向往和平的心!”

克利特回国以后,将这个故事讲给了许多人听。而且,自那以后,每个晚上,克利特都会在窗前点亮蜡烛,直到它燃烧起一个个崭新的黎明!

【痛苦可以使你远离地狱】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老约翰夫妇刚刚睡下不久,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老约翰披衣来到院子里,敲门声还在持续,他打开院门,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

老约翰吓了一跳,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脸色苍白,极长的头发零乱地披散在脑后,身体颤抖着,眼中射出阴冷的光。老约翰强自镇定了一下,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同时他用眼睛的余光寻找着可以防身的东西。那年轻人嘴唇哆嗦着说:“你可以给我一些盐吗?”老约翰颇感意外,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什么?”年轻人说:“盐,我需要一些盐!”这时,老约翰的夫人也走了出来,看见这个年轻人也是吃了一惊,老约翰对她说:“亲爱的,这个年轻人需要一些盐,你去给他拿来!”

当那年轻人拿了盐蹒跚着远去后,老约翰夫妇回到房中却是睡意全无,于是讨论起这个年轻人来。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他们还没有遇见过深夜来讨盐的,而且那个年轻人看起来又是如此让人恐惧。他为什么只要一些盐呢?两人猜测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最后老约翰笑着说:“也许他正在家里烤肉,碰巧没有盐了!”

大约半年后一天下午,老约翰夫妇正在院子里侍弄花草,这时,从门外径直走进一个人来。约翰夫人抬头一看,立刻认出了正是去年来讨盐的那个年轻人,不过此时他比过去穿得更糟糕,目光依旧阴冷。老约翰立刻起身打招呼:“你好孩子,欢迎再次光临我家!”那人愣了一下,问:“我来过这里吗?”老约翰微笑着说:“当然,去年你在一个夜里来要些盐!”年轻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老约翰说:“我的孩子,我看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是有些麻烦,来,坐下来吧!”约翰夫人很快地端来牛奶和面包。

年轻人狼吞虎咽地吃喝完毕,说:“我叫凯瑟。无业,无家,得不到政府的救助,靠乞讨为生!”老约翰问:“为什么不去找一份工作呢?”凯瑟垂下头,说:“知道去年我为什么来你家要盐吗?”老约翰夫妇摇摇头,凯瑟挽起了衣袖,老约翰夫妇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他的双臂上,纵横交错地布满了伤疤!凯瑟缓缓地说:“因为那时我已经吸毒两年了。我是个孤儿,在贫民窟中长大,结识了一些不良青年,由此染上了毒瘾。后来由于没钱买毒品,便自己想办法戒掉。毒瘾发作时生不如死,我就用刀在胳膊上割个伤口,在疼痛中我可以好受些。后来,用刀割已经不能减轻毒瘾发作时的难受,于是我便往伤口上撒盐。可是,我连家都没有,到哪儿去弄盐呢?所以只好向别人讨要!”

老约翰想了想,问:“你现在的毒瘾戒掉了吗?”凯瑟点点头说:“已经彻底戒掉了,就算把毒品摆在眼前,我也不会有欲望了!”老约翰说:“那很好呀!你该感到快乐才对!”凯瑟黯然地说:“哪里有快乐?人们都知道我曾是一个瘾君子,没有人愿意雇用我,再加上那些白眼冷遇,反而觉得更痛苦了!”

约翰夫人给凯瑟递过来一条湿毛巾,擦过脸后,他的脸上透出血色来。老约翰说:“孩子,痛苦不一定就是件坏事。你看,你用刀子割伤自己的痛苦,使你远离了毒品的深渊。同样,精神上的痛苦也能使你远离地狱,只要你不在痛苦中麻木,就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堂!”凯瑟闻言垂头良久,老约翰拍了拍仓皇肩说:“我儿子曾是一名警官,在办案中殉职。我们夫妇俩也曾痛苦过,可是这痛苦却使我们骄傲,从而更要好好地活着珍惜这骄傲。孩子,我有一些朋友,或许他们愿意雇用你!”

凯瑟离开的时候已是满眼的泪水,出门后他把怀中的一把利刃远远地抛了出去,他来这个院子,原本是打算抢劫的。几年后,通过努力,凯瑟已经是本地一家大公司的高级职员了。他常常来到这个院子,和老约翰夫妇共度美好的时光,他像对待父母一样对待他们,因为是他们使他有了新的生命。他曾对老约翰夫妇说:“是你们让我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堂,我永远爱你们!”

【夜里的天空很蓝】

门悄悄地在身后关上,莱森的身影融入黑暗之中。屋里,六岁的哈里问十岁的姐姐琼丝:“姐,哥哥怎么又在晚上跑出去了?”琼丝说:“你没发现吗?他白天有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夜里准要溜出去!”

十三岁的莱森走在无人的郊外,此际,小镇上的灯火已经依次熄灭。不像在白天,要清晰地面对同学们的嘲笑。夜色将他隐藏得很好,包括他那张扭曲变形的脸。六岁那年的一场抽搐病,使得他的脸再也不能恢复到本来的面目,那副口歪眼斜的样子,在同伴们眼中是怪物,他也在这种称谓中度过了一年又一年。那一场病,把他的生活推入了黑暗之中,只有在漆黑的夜里,他才会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仿佛戴上了一张无形的面具。

永远不会忘记那年出院的时候,莱森在家门前遇到了几个平时的玩伴,他们一见他立刻四散奔逃,一个小女孩竟吓得大哭起来。连弟弟妹妹对他也有着一种恐惧,面对镜子的那一刻,他自己也惊呆了。他硬着头皮去上学,躲闪着别人的目光,沉默寡言,度过一个个漫长的白日。夜里却是他的世界,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穿行于一条条街上,可以在任何感兴趣的地方停留,甚至可以在野外放声高歌,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很美,却只是一种无人欣赏的美。

有一天夜里,莱森翻身下床,走出屋去。家里人已经习惯了他的行为,只是有一次妹妹担心地说:“哥哥这么晚出去,不会遇见坏人吧?”弟弟却说:“没事儿,他会把坏人吓死的!”其实,在夜里的小镇上,莱森很少能遇到行人。那个晚上,他悠闲地在街上漫步,没有路灯,没有月亮,他的脚步轻快而自在。忽然,在一所学校的门前,他隐约看到有个黑影站在那儿。他向前靠近了几步,看出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经常地在夜里活动,他的目光已经能适应黑暗了。只是这么晚了,小女孩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在好奇心的驱驶下,莱森又向前走了几步,听见那女孩在低低的哭泣。于是他走到近前,问:“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小女孩吓了一跳,停止了哭泣,莱森忙说:“我也是学生,你别怕!”女孩说:“放学后妈妈没来接我,我自己回不去!”莱森问:“你家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小女孩犹豫了一下,说出了住址,并把手伸给莱森,莱森拉起那只小手,带着女孩向黑暗中走去。

有微凉的风轻轻流淌,小女孩不一会儿就变得欢快起来,问着一个又一个问题,而莱森也一改常态地一一回答,一年中他也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他庆幸这么黑的夜,使得小女孩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他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原来是这么健谈的。忽然,女孩问:“大哥哥,你看,天空是不是很蓝呢?”莱森有些奇怪,夜里黑漆漆的,怎么会有蓝天?他抬头向天,果然,天空是暗蓝的,点缀着一颗颗明亮的星星,就说:“真的,天空真的很蓝呢!”

说笑之间,到了女孩的家,敲了门,女孩的妈妈走出门来,惊奇地问:“迪娅,你不是被奶奶接走了吗?”迪娅说:“奶奶没有去接我呀!我在校门那儿等到天黑,是这个大哥哥送我回来的!”她回头问:“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莱森说:“我叫莱森!”迪娅欢快地说:“你真好,莱森哥哥!”莱森却说:“要是在白天遇见我,你会吓得哭鼻子的!我长得很吓人的!”迪娅笑着说:“才不会呢,大哥哥,你长得吓人也没关系啦,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白天晚上都一样!我看不见天空,才问你是不是很蓝。再说,你这么好的哥哥,长得再吓人我也不怕!”

回去的路上,莱森仰头看着夜空,暗蓝的天上繁星点点,忽然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忽然就落了下来,轻松无比。那一天,他在日记中写道:“感谢迪娅,让我知道了夜里的天空很蓝!丑陋的无须隐藏,闪亮的也不能掩盖,就像黑暗遮不住夜空的蓝!”

那夜以后,莱森再不将自己躲藏起来,他向每个人微笑,虽然那微笑还是那么狰狞,可是却是从他心底绽放的花,再扭曲也是美丽的。莱森微笑着走过了生命的长夜,走到了阳光之下,也会带着这种心境,走过风雨起落的一生。

郑州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有名?青海有专业的癫痫医院吗湖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怎么治癫痫病效果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