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又见表哥(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游戏

姑姑的帕金森已经到了后期,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说手术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把握,可以让缓解病人的肢体协调,手术费33万,其中脑芯片24万是完全不报销的,能报销的也只有医药费,总之下来手术费也得三十万。

姑父前年刚把胃部切除了三分之一,保养两年才恢复正常,两年内姑父几乎成了医院的常客,有半年都是靠输脂肪乳活下去的。一切费用也都是表哥承担的,姑父心疼儿子,表示我姑姑的病可以不手术,慢慢保守治疗。表哥把我叔叔哥哥都喊去,他说他想提高妈妈的生命质量,想给妈妈去北京做手术,作为儿子他问心无愧,如果妈妈的手术万一失败,只希望舅舅表弟不要有任何埋怨。我妈妈婶婶表态愿意承担我姑姑一部分的手术费,我妈妈说只要能让我大姐像以前一样走路生活,她们愿意尽些心意。我表哥拒绝了,表哥说妈妈的病本来就是他一个人的责任,他说自己还是有这些能力的。

姑姑其实也愿意做手术的,我的记忆中姑姑是美丽的,细眉俊目,端庄秀丽,教书育人一辈子,刚强自立,是一个特别骄傲的女子。我轻轻地握着姑姑的手,姑姑颤颤抖抖把手放在我的手心,看着窗外喃喃地说:"如果我的病症减轻了,我就慢慢锻炼,慢慢灵活了,到那时候我的瑶儿也生儿育女了,我就可以给娃娃做小衣服小鞋子了……"我鼻子一酸,万般亲情柔情一股脑地涌上心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的父母还有这么一个亲人牵挂我。思绪飘飘,想起儿时家里的那棵老枣树下,沉默寡言的爷爷看完我写的作文,夸我笔迹工整,字句通顺,然后从树上把红枣用竹竿打下来,洗给我吃,爷爷是个传统的老人,却能如此这般疼我;想起每逢周末爷爷就去村西头的杨树下,抽着旱烟,等着姑姑回娘家过周日。姑姑骑着车子,车篮子里放着中老年奶粉或者手工的白棉布占领盘扣的汗衫,那时候爷爷多么的慈祥,姑姑多么的年轻,一切的一切,宛如昨天,细细想来又宛如隔世……

小学的一二三年级我都是在姑姑家生活的,姑姑在小学教书,每天放学可以辅导和我同岁的表姐学习。那时姑姑对我期望很高,因为我比表姐聪明,现在想起姑姑讲过的那些话,她是多么的了解我!姑姑说我太过聪明到敏感的程度,表面不声不响,心里不知有多少个难解的结,她从心里心疼我是个太容易抑郁的孩子……那三年里我应该是幸福的,有个懂我的姑姑,有个同岁的玩伴,还有个英俊的表哥,那时候的表哥应该是高中快要毕业的样子,春节,暑假他每天都会起早跑步,然后洗头,表哥特别干净,头发短短的,露出青白的头皮,连汗珠都是清新透明的。那时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小的人儿,细细瘦瘦,软软黄黄的头发,可怜兮兮的样子,痴痴地望着表哥归来,表哥总会摸摸我的头发担心地问我乖乖是不是想家了?我总是拼命地摇头,我的心里依恋有姑姑有表哥的家,每当心情阴郁的时候,想起表哥总觉得一米阳光透过纱窗,顽强且温暖的照耀着我那颗羸弱的心……

三年级以后我就回家读书了,表哥的影子烙印在我的心头,当然这不是爱情,我清晰地懂得,这应该是一种依赖下产生的温暖,可是这种温暖在我以后的生命中都不可或缺。很多年之后我依然喜欢70后干净阳光的男人,那种温暖干净的笑容,细细小心的询问,我觉得这种温暖可以放在阳光下自然发酵成无数个跳跃的正能量!经年以后,表哥娶了我的舅舅家的表姐,表姐是个媚眼如丝细腻可人的精致女子,表哥与她初遇便惊为天人,姑姑第一次见她便拉着她的手说:“好亲切的女孩,怎么还有点像我家瑶儿?表哥说是的很像很像,尤其是眉毛眼神……好吧!就这一句很像我便知足,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进婚姻,又见证他们从贫寒走向富足,见证他们儿女的出生成长,我也悄悄的长大了……

其实姑姑心里是一点不糊涂的,能吃能喝能睡,就是手抖得厉害,吃饭用筷子夹菜很困难,吃馒头勉强送到嘴里,我姑姑每次看见我欢喜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说实话,我特会哄我姑姑开心,我老说我姑姑的眼睛长的柔和,不像我奶奶烦我的时候一双大眼一瞪我,就能把我杀个半死,姑姑就会被我逗笑,然后姑姑叹息自己的病花了太多的钱,我就说:咱不怕,我姑会挣,你看我妈不会挣钱连病都不敢生(我姑退休金不算低),我姑又会被逗笑,我姑说她上午说的话下午就想不起来,我就说那好你现在赶紧借给我点钱,明个你就忘我可赚大发了,我姑又会笑,我姑说年轻时坐月子没鸡蛋吃,现在有鸡蛋不敢吃,我说吃鸡蛋有什么好,吃多了脸拉得再长都是圆的,我姑姑还在笑,我表姐说,以后我必须每星期来一次,逗我姑姑开心的任务就交给我了!我说保证完成任务,然后我抓一把瓜子给我姑姑,我说慢慢锻炼吧!我姑一分钟吃到嘴里六颗……

今天和我同岁的表姐结婚,男方家境不好,但是男孩英俊,和表姐同学,双双攻读博士,明年才能毕业,表哥给妹妹买了房买了车。我遗憾自己为什么是表哥的亲表妹也遗憾自己为什么不是表哥的亲妹妹,当然不只因为车子房子,金钱这方面。表哥对我的帮助已经超过我的亲哥哥了,不说我结婚他和表姐的礼金,就平时我欠公司超过半年的货款表哥也帮我还了不少,虽然这些我都会还的,可是这种雪中送炭的温暖叫人怎么能忘怀?有多少爱情宛如过眼云烟,有多少亲情薄如纸片?可是那种温暖,那种如初见般的依恋始终花绽放心头!

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杭州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哪家更出色癫痫患者治疗的过程山东治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