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几度柿子红(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这里是淄博市淄川区的东部山区,绵延不绝的山峦,远近高低,巍巍峨峨,如梦如画。金秋季节,倘若立于山涧,举目远望,能够让我感到心动并为之精神一振的景物,不是烂漫的山菊,不是激情的红叶,而是那一树又一树红红火火的柿子。

从城里出发,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乘坐的越野车已是行驶在蜿蜒的山区公路上。深秋的周末,因家住山区的一位文友的邀请,我和几个喜欢舞文弄墨的朋友一起前往大山深处的峨庄乡。

峨庄乡是淄川区最东边的山区乡镇,这里群山连绵,植被茂密,瀑溪潺潺,是一处天然的森林公园,也是一处民风淳朴的世外桃源。

车过黑峪隧道,扑面而来的山峰一座连着一座,路边的火炬树,远处的红叶和庄稼,还有山峰之上的白云,将秋天的宁静、雅致、厚实和绚烂点缀得恰到好处。

“快看!柿子!”文友的一声吆喝,将我们的视线拉向了车窗外面的山坡上。那里,几棵高大的柿子树苍劲地站立在黄草青石间,横兀盘扭的枝桠,紧蹙皲裂的鳞片,正将一树红彤彤的柿子高高地挂满了枝头,而那些硕大的树冠,却连一枚叶子也不见了,只有那些柿子,像满缀的熠熠的吊钟,在明晃晃的秋阳下,将那一片山坡晕染的委实让人惊艳。

车继续前行。沿途,或山峦,或平畈,或田埂,随处可见一棵或是几棵柿子树,它们就那样静静地屹立着,却是一样的苍劲和挺拔,在我们的镜头和目视里,挂着一树的秋实,安享着这大山深处的空气和阳光。

即将到达那个挂在山腰下的村庄了,隔着车窗,远远就看到斜倚的坡上,鳞次栉比的老屋掩映在一片秋色的枝叶间。一条窄窄的水泥路从山上的村庄铺伸下来,文友正站在村口的路上,在等着我们的到来呢。

走进村庄,沿着一条向上的弯弯曲曲的石板路,来到文友的家。那是一个朴素而干净的农家院落,而吸引我眼球的,却是院子里那棵壮硕的柿子树。

和在路上看到的柿子树有所不同,这棵柿子树,不是很高,却是一派沧桑的粗壮,褐黑的主干依旧是无言地皲裂着,顶起一树蟠龙凌空似的枝枝杈杈,叶子也已落尽了,只将那一树柿子的朴实无华的色与香,毫无保留地泼洒在这所院子里的每一寸空间。

文友很热情,说早就盼着我们来了,给我们泡上一壶茶后,他便在一个大灶锅里炖上了早已备好的全羊。

喝茶叙谈间,又聊起了柿子。我说,这山里的柿子树和我在别处看到的不一样,你看,它们都是主干粗壮老辣,枝桠旁逸斜出,如龙盘凤栖,颇有些国画里抑扬顿挫的笔墨感觉呢。特别是你院子里的这棵,要是将它缩小了,能够种在花盆里,应该是很别致的盆景了。

文友告诉我们,这里的柿子树大都是用软枣树嫁接的,主干是软枣树,树冠才是嫁接的柿子树,也只有嫁接的柿子树才会长成这样,它们不单结柿子多,寿命还很长呢。我院子里的这棵,我爷爷说是他小时候栽下的,有八九十年了吧。文友顿了顿,又说,过去,我们山里人家穷,油盐酱醋,一年的生计,主要就指望着这些柿子树呢。现在,生活好了,山里人早已不用指望柿子树过生活了,这些树,这些柿子,也就成了装扮我们农家日子的一道风景了。

八九十年的老柿子树,生命力依然如此旺盛,那一树密密匝匝的红柿子,将这个农家小院支撑得多么生趣盎然,装点得多么朴实雅致啊。

文友喊来他的读初中的儿子,让他搬来梯子给我们摘些柿子。男孩爬上树干,猴儿一样地坐在枝桠间,将一个个鲜亮的柿子摘下来,扔进我们高举着的藤筐里。

谈笑间已是临近午时,文友的妻子端来了炖好的全羊。文友说,你们吃过烧柿子吗?炖羊肉的柴灰还热呢,咱们何不将些柿子扔进去烧了,那味道,才叫好吃呢。

酒过三巡,文友的儿子端来了半簸萁烧熟的柿子。那些柿子外皮黑乎乎的,有的正往外冒着黄橙橙的汁液,那种烧烤后特别的清香被我们吸入肺腑,让人顿生大口啖之的欲望。我们都停止了喝酒吃肉,一个个争相抓起焦糊的柿子。我将一个热乎乎的柿子剥去外皮,掰成两半,黄黄的籽和瓤冒着热热的气息,咬一口,嚼在嘴里,香溢满口……

看到我们有失斯文的吃相,文友的儿子说,烧柿子还不如雪柿子好吃呢。我们问,什么是雪柿子?男孩说,就是冬天下大雪后,从树上摘下的雪打的柿子,我家年年都要留下一些柿子,等下雪了再摘来,放在炉台上烤化了吃。你们等冬天下大雪了再来我家,我再摘给你们吃。

呵,围着火炉吃雪柿子,多么淳朴浪漫的农家日子。小孩子的话,让我心里生出许多美丽的向往。

酒毕,他们开始打牌消遣。我向来不会打牌,一个人走到院子里。望着那棵饱经风霜的老柿子树,那些红彤彤的一年又一年的垂挂,历经了多少个春秋了,依然是光鲜如玉,密密麻麻。过去,贫困的岁月里,它们是山里人家的依靠,如今,山里人家的生活好了,而柿子树依旧年年垂挂的,年年红过的,或许是山里人家一道道甜甜的风景,也或许是山里人家未来的一个个日子啊。

我知道,这个季节摘下的柿子,要用白酒喷洒或温水浸泡,经过一段时间的脱涩才能食用。或者就像刚才我们吃的烧柿子,经过一场激荡的煅烧,或者像文友的儿子说的那样,让它挂在枝头,经过严冬的风吹霜打,雪水滋润,它们才会变得浆汁饱满,甘冽爽甜,成为人们喜爱的美味。

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向来以为,枇杷是最具诗情画意的南方果树。我想,这些大山里的柿子树,应该算是北方的“枇杷”吧。

山东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癫痫病医院哪家哈尔滨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儿童癫痫的早期症状存在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