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有这样一种人(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纪实文学

一、 心底的尊贵

旭日东升,我打扮整齐,神清气爽地走出家门,迈着轻盈的步子去上班。咦,离我家不远的十字路口,有一对母女蹲在那,好像在等车。女孩儿头上戴着崭新的水粉色遮阳帽,身穿漂亮的浅粉色 夏装,母亲上身是黑色的短外套,下身是七分裤,脚穿一双拖鞋。我走进一看:女孩儿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小美丽。我问她为什么不去上学,她只是说和妈妈出门办事。她的妈妈目光呆滞,突然站起身跑到路边的一个煤灰堆上,弯下腰,双膝跪地,用双手使尽全身的力气往外扒灰,好像内心有一座火山要喷发一样。

我来到办公室,小美丽的班主任正在生气:“怎么有这样的不懂事家长,眼看就要期末考试了,还带孩子出门,本来小美丽的学习就跟不上,出门再耽误几天,功课就拉得更远了,真是没办法。”我问小美丽的班主任,她们母子出门干什么?小美丽的班主任告诉我,好像是回老家去领最低生活保障金。

小美丽的妈妈不是本地人,她的爸爸也是靠到处给别人打工维持生活,他们家可以说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小美丽的妈妈刚来的时候,全村人都惊呆了:一个打工的穷汉,怎么会有这么标志的媳妇?白净的瓜子脸, 弯弯细长的眉毛,一双圆圆的杏眼,小巧的嘴巴紧紧的闭着。窈窕的身材,特别是两条修长的腿,更是显出她高贵的气质,人们会赞叹,她可以当个演员,或者去跳芭蕾。

可是,她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她和丈夫租住在一间厢房,说是厢房其实是主人堆放杂物的棚子,漫长寒冷的冬天不知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久,她怀孕了,这让她兴奋不已,逢人就指着自己的大肚子骄傲地说:“我要做妈妈了,你知道我有多伟大?我有多幸福吗?”人们这时才能看见她灿烂的笑容。

这并不能改变什么,她还是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她馋极了,走在街上看见孩子吃了两口就扔掉的苹果,马上捡起来,大口吃掉,到垃圾堆翻到别人扔掉的葡萄粒,连忙往嘴里填:“太好吃了,这么好的东西扔了太可惜了!”她太需要营养了,跑到饭店,客人刚走,就迫不及待地把剩饭剩菜吃完,用舌头把盘子都舔干净,有时客人还没走,她就冲上去把喜欢吃的菜倒进自己带的兜子里,慌忙跑回家。

不知为什么,,厢房也没住多久,她搬家了,住进了河边废弃的牛棚里。有一次,我到河边洗衣服,她一见到就立刻跑到我的跟前大声说:“您是老师,对吗?老师好!”我吃惊地看着她,她恭恭敬敬地给我鞠了个躬,“老师,我非常爱学习,上学时语文成绩是全班第一名,老师,我给你背老舍写的《在烈日和暴雨下》。”她站起身子,脸微微上扬,抑扬顿挫地背诵起来, 我的心紧紧地揪了起来,甜美的声音,饱满的感情,完全可以和最优秀的播音员相媲美,可是,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后来,我陆续从别人那里知道,她学习非常优秀,心气也高,高考只是几分之差落榜,她受不了这个打击,精神失常了,她的家人趁别人还不知道这个事情,赶紧给她找对象把她嫁了出去,她结婚以后,丈夫发现她有病,坚决和她离婚。她只好跟着现在的丈夫四处漂泊。

现在的丈夫游手好闲,有时还想碰碰运气去赌两把,赢了打酒庆祝,输了借酒浇愁,整天不知天高地厚,妻子就是他的出气筒:“你个败家娘们,我也不少挣钱,哪年我还不挣个一千八百的,你就知道胡花乱花,光拖鞋你就买了四五双了,我哪里能养活得起你,我揍死你这个败家娘们!”

她的丈夫说得一点没错,人们看见她一年四季总是穿着一双拖鞋,冬天一双脚冻得发紫。她背着孩子捡柴火,背着孩子拎水做饭,背着孩子去挖野菜,她有时到小卖店,趁人不注意,就偷偷拿走一袋方便面,或一根火腿肠。

夏天,村委会在广场上安装了音响,组织村民晚饭后跳跳街舞,锻炼锻炼身体,丰富一下文化生活,小美丽的妈妈来了,她那穿着一双拖鞋的脚,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人们看得入迷了——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人们自动围成一圈,观看的她优美的舞蹈,音乐结束了,她才停下来,广场上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她面容姣好,多才多艺,在贫困线上挣扎着,有点下三滥,可是,她又有一种说不出的特别,我在家门口栽的几棵草牡丹,她趁我上班的时候,偷偷挖走,栽到她家门口,她不管日子过得多么困窘,绝不让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占她的便宜,和社会上那些表面上风风光光,为了一点利益可以出卖灵魂的人比起来,谁更高贵呢?

二 、 无法诉说的委屈

在我很小的时候,老家的大街上,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总是来回走着,他的头发乱蓬蓬的,身穿一套笔挺的中山装,腰杆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视,走一会儿,就停下来,双手抱在胸前,抬起头,仰望着苍天,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小孩子一见到他就喊:“大疯子!大疯子!”有些坏孩子还往他身上扔石头,他也不躲闪,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疼似的。他的样子怪怪的, 引起了小孩子的好奇心。

那时,二妹刚刚学会说话,晚上她给我们学大疯子的样子,二妹学得惟妙惟肖,逗得我们哈哈大笑。这时,父亲下班回来了,当他知道我们在笑什么,厉声呵斥:“不准再笑他,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一向和蔼可亲的父亲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为什么不准我们嘲笑大疯子?

后来,我隐隐约约从老人的嘴里知道大疯子以前是个老师,工作认真,为人正派,只是因为成分不好,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挨斗,受到打击,成了疯子。他每天对着苍天不停地诉说心里的委屈,可是,苍天似乎无能为力。

一次,邻居的大姐姐带我去串门,说找她的好朋友玩,我跟着她一进院子,就看见了大疯子,吓得转身就跑,大姐姐拉住我说:“不用怕,他不打人。”我们走进屋,屋里的大姐姐让我们坐在炕沿上,我看见这个大姐姐的脖子揪得红红的,说话声音嘶哑:“谢谢你来看俺,俺都快愁死了,怎么摊上这么个爹,真是丢人啊!”我不明白怎么回事,回来的路上大姐姐告诉我,大潮吧的女儿因为父亲的病,相亲总是失败,她恨自己有这么个父亲。

岂止是女儿恨有这样的父亲,儿子更是无法容忍有这样的父亲,他不能让自己过上好的日子,不能给自己盖上房子,不能给自己娶上媳妇。儿子的火无处发泄,竟然把大疯子用绳子捆起来,用皮带抽打,大疯子一声接一声凄惨地叫着,大疯子胆小怕事的老伴再也忍不住了,扑向大疯子,用身子护着:“别打了,他是你的亲爹啊!”后来,大疯子悲惨地死了,老伴接着上吊了。

自己的亲爹都能这么残忍的对待,真是连畜生都不如,这样的人渣应该越少越好。

三、 寻找回来的笑容

“大家快去看啊,村北头的小庄都三十多岁了,还从山东老家领回来一个漂亮的媳妇。”我跟着一群大孩子后面跑,来到小庄家,小庄的母亲喜笑颜开地在灶前忙活着,看到有人来了,就告诉新媳妇,这个叫大娘,那个叫婶子什么的……我随着这群大孩子,挤进屋,看见了坐在炕上的新媳妇,粉面桃腮,嘴角眼睛都是笑,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

这么漂亮的新媳妇,过了没多久就失踪了,小庄一家人急得火烧火燎的,到处找。后来,在卫生所找到了。卫生所的赤脚医生李军是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新媳妇上前抱住他:“范友军,范友军,俺可找到你了,以后咱俩再也不分开了,俺的身子都是你的了。”李军吓得面如土色:“你认错人了,我是李军,不是范友军。”他使劲推,怎么也推不开,新媳妇死死地缠着他,还要解开他的衣扣。小庄赶到了,把他们分开了,新媳妇好像也清醒了,不闹了,呆呆地站着,小庄不停地向李军道歉,告诉李军,媳妇因为当姑娘时的一次恋爱,被抛弃了,魔怔了。

一次,我们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碰巧看见这个女疯子嘴里流着长长的口水,坐在大街上唱歌,自编自演《俺要去见范友军》《手拿蝶儿敲起来》……只要一看到长得帅气的男青年,就紧紧地抓住裤脚不放,经常被人狠狠地踢倒 在地,磕得满脸是伤。她的丈夫把她找回家,给她敷药,小心翼翼地哄着她。她也有正常的时候,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饭菜做得可口,知道孝顺公婆,心疼丈夫,和邻居相处得也融洽。

她一旦犯病,就判若两人,连裤腰带都不系,拎着裤子满大街乱跑,我们一群小孩子追着她看,她把鞋和袜子都脱下来,光着脚边跑边喊:“赤脚医生!赤脚医生!”嘴里流着长长的口水,要抓我们:“小妹妹,小妹妹,俺给你梳小辫,给你抓虱子。”吓得我们赶紧躲开。

她跑到大队的食堂,拿起菜刀剁菜,扔了菜刀,找来脸盆先洗脚,再洗头。他的丈夫小庄一次又一次地找她,不分白天黑夜,只要发现她不见了,就把她找回家,守着她,哄着她。后来,我的父亲工作调动,我家搬走了,听说,这个女疯子在丈夫精心的照顾下, 她的病奇迹般地好了,还有了可爱的女儿,嘴角和眼睛总是带着笑。

小庄,这个了不起的丈夫,帮助妻子寻找回来丢失的笑容。

哈尔滨那家看癫痫好郑州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陕西癫痫病医院癫痫新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