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把大自然的风光移栽在城市的屋檐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景观
摘要:一截病、枯、腐、朽的树根,一到他们手里,就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 “把大自然的风光/移载在城市的屋檐……”我常常认为这一句诗很轻狂。但从事花卉盆景的艺术家们,真有“把大自然的风光移栽在城市的屋檐”的本领。   一截病、枯、腐、朽的树根,一到他们手里,就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他们取材自然而又不伤害自然。他们选择那些树枝少、多扭曲、叶片稀疏、没有明显主干、枝条从根部发出、多次被砍伤过的树丛,然后蹲下来,抚摸,观察,分析,判断,用小锄头轻轻挖几下,看看根的生长状态,是否奇特、古怪、盘札、变形,他们边挖边摸、看、提、摇,从而决定是否全株挖出。   杜鹃,黄荆,紫薇,油茶,自檀木,槐树,黄杨,梓树,楠木,山茶,柏香,黑塔子,梨树,桃树,板栗树,老虎柴,岩刷子,水思,红籽,炒米柴,杨梅,玉兰树,等等,黔北大地处处都有。他们在农人砍柴的地方、火烧坡上、山岩边,特别是泥沙中、溪涧旁、荒野地、大路边,甚至农家柴禾堆中,选择那些貌丑、陋、怪、扭、朽之物,当成自己的心爱之物。对这些“废物”,他们又从纹、色、疱、瘤着手,发挥记忆力、想象力、创造力,让一段树根和作者一起安定协调,一起进入奇巧之境。对每一段树根,他们往往要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去观察分析,调动所有的观感进行构思创作,或俯视,或仰视,或平视,仿佛与一段段树根倾心交流,与一块块石头推心置腹,与一朵朵小花顾影相怜,然后从似象非象、象又不象、不象又象的朦胧中追求美,创造美。他们保留树根上的纹理、洞穴、疤痕,就像宽容一个老朋友的缺点瑕疵一样,天人合一地相知相处,相识相爱,让一件件作品,无声地诉说作者的心里话。这一点点“痴”,就有了高于普通娱乐的境界。   从事盆景创作,还是老年人长寿养生之道。盆景创作,有动有静,动静结合,是养生保健的一种有效方法。挖桩、裁桩、栽培、修剪、绑扎、造型、浇水、施肥、防病治虫,都是身、脑、手、眼齐用的运动,既有体力劳动,又有脑力劳动,而这种劳动又是平和的、适度的、发自内心喜欢的。这样的劳动虽然也辛苦,但快乐、幸福,是一种高雅的享受,有助于减轻精神压力,促进血液循环,有利于延年益寿。他们运用“以小见大、缩龙成寸”的造型技法,表达作者思想感情和审美情趣,使之成为具有诗情画意、反映社会生活的造型艺术。“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借景抒情、情随景出”。他们从古朴中发现新生,从风化中发现永久,从瓦砾中发现大厦,从死亡中发现新生。通过花草木石的形态美、意境美,从而激发人们对美的更强烈的追求,甚至让观赏者超越创作者的思维界限,创造出更深邃的美。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正因为花卉盆景如此丰富的天然意趣,改革开放后,夜郎故地的一批批娄山儿女热爱上了花卉盆景艺术,特别是退休老人,更是热衷于此。他们订书订报,自主学习,参加县老年大学的花卉盆景培训班,聆听讲座,不断充实提高自己,还自费取经,不断交流学习,在各种大型展出活动中,不辞辛苦,乐于奉献,为各种活动增光添彩。县花卉盆景协会成立30多年来,涌现了姬建强、吴桂冰、王昌炼等一批“多彩贵州”能工巧匠。特别是姬建强的“桐梓小哨”,还被中央电视二台采访报道。小小的“桐梓小哨”,吹进了北京城,吹到全国观众心中。   在一盆盆花卉盆景前逗留,就是与一片片自然亲近,欣赏无声的诗,品读立体的画。一棵树,一片石,一朵花,就是一个无限的精神世界。花卉盆景,从曾经的深宫古殿和达官府邸,走向了民间市场,走进了斗室寸居,走向了群众,走向了新生!      陕西那治疗癫痫哈尔滨看癫痫病的医院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黑龙江癫痫医院哪里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