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文缘】偏方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景观
最近,一顺坡村的李叔遇到了件挠头事。   年初时,儿子鹏飞跟本市槐树沟村的钱颖姑娘吃订婚饭那天,李叔给未来的儿媳妇钱颖四万元钱,作为结婚时的彩礼钱。   可订婚刚半年,钱颖就提出了解除婚约。此事李叔上老火了,但一想既然人家提出不干了,这事也没办法。于是就叫儿子鹏飞把那四万元的彩礼钱要回来,把这事做个了结算了。   但鹏飞去要那四万元钱时,钱颖一家人说啥也不给。   因此,李叔只好亲自出面前去钱颖家要钱。去之前李叔做了充分的准备:把他们村书记和村长也带去了,还通过朋友的关系,把钱颖所在的村郑书记也请去了,李叔觉得这样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但事情并不像李叔想的那么简单,他们到钱颖家要钱时,钱颖全家人,尤其是钱颖和钱颖的那个外号叫钱疯子的哥,不但一点儿不往理上说,且态度特别的蛮横。他们硬说鹏飞在订婚期间跟钱颖睡了觉,就因这才不给那四万元钱的。不但不给这四万元钱,钱疯子反而还威胁说:“我们还想找你们要我妹妹的青春损失费的钱呢!如果你们下次再来要钱,别说我对你们不客气!”   一看钱家人是这种态度,一顺坡村书记和村长俩人就忙着先简单地商量了一下,然后由书记对钱颖和钱疯子全家人说:“咱们都心平静气的把这事往一块儿堆商量,实在不行,我们退让一步,这事就由我和我们村长替我们村老李和鹏飞全家人做主了。你们不用给拿回四万,我们少要一万,你们就给还回三万就行,你们看这样行不?”其实书记这样说,也是他们临来时李叔的最坏的打算:要是实在要不回来全毛,少给个万八千的我们也只好认了。   钱疯子一听,不但不让步,反而态度更加强横:“三万?三分你们也别想要回去!这事干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们趁早咋来的就咋回去,别自找不肃静!”说着挥舞起拳头,“听着没有你们?赶紧给我走人!”   就这样李叔他们到钱家后不容分辨,不长时间就叫钱疯子他们硬给撵出来了!   李叔他们临走时,钱疯子给他们扔下话说:“不服你们就告去,但我明确地告诉你们,你们告也白告!”   走出钱颖家后,钱颖村的郑书记在送李叔他们出村时,对李叔连连叹气说:“这事确实挺难办,就是起诉到法院告他们,这事也不好说,人家钱家在法院真有人啊。再说钱疯子在我们这儿全乡,也是个谁也不敢惹的主儿!”说着他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一顺坡村书记和村长,“像这样的事,我们当村干部   的也打不得骂不得,只能说说劝劝、调解调解,但他们一个劲儿犯浑不往理上说,我们死活也是没招儿啊。另外我给老李你们透漏个信息,据听说钱颖头二年在外省她姨家那边,也是以搞对象的名义,骗取了两家共十来万元钱。这武汉专业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事你们知道了就算了,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因这事我也是听说的。老李这事叫你们家摊上了有啥法儿呀,你回家后也别太上火,等过些天看看情况,是托托人告他们还是咋的好,这事就先再说吧。”   李叔带领两边的村干部亲自去钱颖家要钱,举动弄得挺大,但还是没把钱要回来。李叔灰溜溜地回到家后,好几天一直窝囊在家,没脸儿走出家院儿。   这几天逼得李叔不得不重又想到,老伴李婶在他准备亲自去钱颖家要钱之前对他曾说过的话:“要是实在不行,咱把这事跟九指虎说说,求求他有可能把钱要回来。”   但李叔坚决没同意。他对李婶说:“叫九指虎那小子去,他不得给你整出人命来呀!那还了得!”   听李叔这样一说,李婶也怕了,所以就没再深说。心想老李亲自带人去要也行,如万一能把钱要回来那不更好嘛。   九指虎的小名叫虎子。虎子的大号叫九指虎。   李叔和九指虎的父亲在三十年前就是好朋友。那年,在一次抗洪抢险时,李叔冒着生命危险把虎子的父亲救上了岸。虽然此事已经过去了多年,但这么多年两家人的关系一直没断。九指虎的父亲最近这些年来李叔家喝酒时,曾跟李叔说过:“兄弟,你家如遇到了啥难办的事跟哥我说一声,我是没啥能耐,可我儿子虎子多难办的事,他都能给你摆平了!”   虎子在上中学时就好打抱不平。中学毕业后,凭着他的侠肝义胆和出众的武功,开始在江湖上闯荡,很快闯出了威风,接着在黑白两道上全混出了威望。现在的九指虎,已成了人们常说的那种“社会人”。有关九指虎大号的来历全市城乡早已人人皆知。   那是头些年的事,虎子的一位号称小侠客的哥们儿和几个朋友在饭店喝酒时,把在邻桌喝酒的本市黑社会的老大,外号叫野狼的小手指打伤了,在医院缝了几针。其实这事本来不怨小侠客,是因野狼他们桌上几个人喝酒划拳时声音特别的吵嚷,还故意出洋相、丑态百出。小侠客桌上的一位朋友忍不住,就在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时,被野狼桌上正在划拳的小黑胡发现了。小黑胡就认为小侠客的朋友看他们眼神不对,于是张嘴就骂人。小侠客起身相劝时,野狼从后边上去就猛地给了小侠客一拳!小侠客在江湖上闯荡了这么多年,他怎能容忍这样的屈辱啊!小侠客之所以叫小侠客,就是因为他出手特快而得名。小侠客随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砸掉了啤酒瓶的底,握着啤酒瓶口这端,用前端露出锋利的玻璃,瞬间就把野狼的小手指砸伤了。趁野狼的手出血混乱之际,小侠客对同伙一挥手,他们就全部飞快地撤离了现场。   但野狼他们很快的就了解、掌握了小侠客的真实姓名和家庭住址等一些详细的情况。于是野狼就传过来狠话,说等哪天一旦捉拿住小侠客时,非要剁下小侠客的一个小手指不可!   因小侠客的家刚刚搬进这个城市不久,和他当时同桌喝酒的几个朋友,也是从外地来旅游和他欢聚的。他们并不知道邻桌喝酒的几个人是何许人也,只因他们不讲理欺负人,于是就奋起反抗、自卫。事后小侠客才知道,被他打伤的是本市黑社会老大野狼。因小侠客刚来这个城市不久根基未稳,所以他真的害怕了。一想就只好去求助家住这个城市,他们曾在江湖上相遇,并有过一段很好交情的好哥们儿虎子。   虎子一听,当即就对小侠客表了态:“这事我管定了!我早就想跟野狼过过招北京军海医院咋样儿呢,一直没会。”说完就带小侠客去找野狼。   见面后,虎子对野狼介绍说:“这位小侠客是我的好哥们儿。我叫虎子,可能你也听说过我。我曾和你见过面,但你有可能不记得了。我这位哥们儿和你们在饭店打架的事,不管事情的起因谁对谁错,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这次我们哥俩来,就是给你赔礼道歉来了。你治疗手伤所有的费用我们全给,改日我们一定再请你到饭店喝酒为你压压惊。请你放过我这位哥们儿一回,这事就算你给我虎子的一个面子,你看这样行不?”   野狼傲慢地挑了一眼虎子:“给你面子?你以为你是谁呢?什么虎子驴子的,在我这儿全他妈的不好使!”   此时的虎子仍保持着克制,一句一字地说:“经我们了解,你手指就是皮肉受了伤,过些天伤口愈合好了就没事了。可你就非得要我这位哥们儿的一个小手指不可?不能缓和了?”   野狼冷冷地说:“少废话,缓和个屁!我非要他一个手指不可!”   “那好!”说着虎子就猛地从腰间拽出一把雪亮的片刀!“——野狼你小子给我看好了!”话音未落,只见虎子手起刀落,瞬间就把自己左手小手指剁了下来!随之把手指扔给野狼:“——拿去吧!!”   一看虎子真的把自己的手指剁了下来,小侠客和野狼俩人全傻了!当小侠客看到虎子手上已全是鲜血时,这才猛地清醒,于是扑过去捧起虎子的手指急得直哭:“虎子哥!——赶快去医院接手指!”   野狼也稳不住了:“对——赶快去医院!”   此时的虎子满脸杀气,夺过小侠客手中的手指:“接、我还剁下来干什么?!”说着把手指放进嘴里,生生地把手指嚼碎咽进了肚里!随之把手指甲像吐瓜子皮似的吐了出来!接着虎子虎目圆睁对野狼威慑道:“你小子给我听好了,等我手上的伤口好了时,我回来取你一只胳膊!”   当虎子把自己的手指剁下来那一瞬间,野狼就已经在内心中,被虎子为哥们儿两肋插刀的豪侠义气,震慑得瑟瑟发抖了!接着他看到虎子把剁下来手指放进嘴里,听到虎子把手指生生地嚼碎的那种声音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心已被虎子嚼得彻底崩溃了!接着又听到虎子要取下他的一只胳膊时,野狼就更吓得魂不附体、没脉了!于是不如自主地跪倒在了虎子的脚下求饶。   虎子轻蔑地看了一眼脚下的野狼,随之昂首阔步对小侠客一摆头:“走,到医院缝合伤口去!”   小侠客把虎子刚刚送进了医院,野狼随后带着钱和朋友也赶到了医院,并抢着主动为虎子支付了所有医疗费用,还在医院里跑前跑后找医院的朋友安排最好的医生为虎子缝合、治疗伤口。因虎子失血过多,到医院后不大会儿就严重休克了,脸色煞白。一看虎子休克了,野狼流下了泪水。急人的是医院当时血用没了,野狼就执意地央求医生把自己的血输给虎子。经医生很快的核对他们俩的血型正好一样,于是野狼的鲜血就输进了虎子的体中,虎子这才渐渐地苏醒了过来。接下来野狼就在虎子的床前,虎子哥长虎子短的细心周到地伺候着虎子,一直到虎子的伤口愈合出院。   但到虎子的手伤全部愈合出院后,虎子却再也一个字没提要取野狼一只胳膊的事。野狼就动情地说:“我虎子哥绝对讲义气,我从心里服!”因此不多日后野狼就把他在市里的两个歌厅,拱手让给了虎子一个!   虎子剁掉了一个手指,彻底制服、收编了不可一世的野狼后,虎子的威名很快就传遍了全市城乡!虎子因此得了九指虎的大号!从此,谁一提到九指虎,全市城乡社会上大大小小的混混们,没有一个不惧怕的。以后这些人见到虎子时,不论是比他岁数小的,还是比他大几岁的,全都毕恭毕敬地称虎子为   九哥。九指虎的大号是人们在背后对他的称呼。   面对这样一位说打就玩命的九指虎,一生本分,生活中从来不敢走错步、冒险的李叔,是不敢求他前去钱颖家帮着要钱的。他怕九指虎一去,到时很有可能打起来,一旦打起来,轻者是伤,甚至有可能打出人命来,到时那可不是四万元钱的事了。   现在已是李叔带人去钱颖家要钱回来的第四天的夜晚。这几天李叔一直在家愁要那四万元钱的事,但却没能琢磨出道来。就在刚才他突然想到,头二年他听说他的一位同学的儿子在本市法院是个当官的,他就想把这事求求老同学帮帮忙。但他又一想心里还是没底,因他已经有二十来年没和这位同学见过面了。这么多年没见过面的同学,突然空嘴求人办事,这事不行,现在求人办事就得给钱。要是把官司打赢了给钱也认可,但关键的是他同学的儿子当的官,有没有钱疯子他们在法院的人硬啊!如果没人家的人硬,到最后官司输了,不但钱白送了,更是自找砢碜。这样一想,李叔把刚刚燃起的一点儿希望又熄灭了。这时的李叔感觉脑袋有些迷糊,可能高血压的老毛病又要犯,于是就叫李婶把备用的治疗高血压的药给他找出来。   李婶这些天也同样愁要这四万元钱的事,但这时一听李叔要降血压的药,就只好硬着头皮劝说李叔:“这事你也别太想不开,财去主人安。咱就当这钱给钱颖、钱疯子他们买药吃了。”说着就要去屋地箱子里给李叔找药。   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李婶只好先放下为李叔找药的事,忙着去接电话。李婶一看电话号码,是在市里上班的儿子鹏飞打来的。李婶刚在电话里答应一声,儿子鹏飞就在电话里高兴得大声说:“妈!方才我和我虎子哥他们,把钱颖那四万元钱要回来了!现在我们正在回市里的路上呢。一会儿我就去银   行把这钱存上。”   “把那四万元钱要回来了?哎呀,那可太好了!”李婶惊喜得了不得。因电话里鹏飞的声音很高,在一旁的李叔也听到了,于是李叔也高兴得忙着上前去抢李婶手里的话筒。   李婶笑着一挡李叔的手:“你抢啥呀是呀。”说着李婶一按免提,放下了话筒,“这不随便说嘛。”但李婶还是抢了先问儿子,“那你虎子哥是咋知道这事的?”   鹏飞说:“我今天中午在市里遇到了我虎子哥。他问我啥时结婚,说辽宁中医癫痫医院要喝我的喜酒。我就只好把我和钱颖的事全跟我虎子哥说了。虎子哥一听就急眼了,于是就做了安排。这样就在今天晚上,虎子哥带上我和他的二十多个哥们儿,开着九辆小轿车,到了钱颖家就把四万元钱要回来了。我虎子哥不让我先   告诉你们,怕你们在家担心害怕。也怕走漏了风声,因在我们去之前,我虎子哥已派人做了侦查,知道钱颖和她哥钱疯子全在家呢,要是走漏了风声,怕他们躲出去。”   可此时的李叔还是吓得忙问儿子鹏飞:“那你们去要钱,你虎子哥他们跟钱疯子他们打起来没有啊?”   “没有,连一下手都没伸,钱颖和她哥钱疯子就老实的把钱给我们了。”鹏飞怕爸妈着急,就又非常轻松地说,“其实我们连钱颖她家屋都没进,就把一排九辆小轿子往她家的大门口儿一停,我虎子哥就坐在车里给钱疯子手机上打了个电话,只说了几句话,这事就解决了。” 共 656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