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秋风中的一缕优雅_1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西风渐烈,秋阳渐远,行走在城南河边,阵阵寒意,溜进秋衣,也溜进心头。   自然的四季,到了秋天,已经过了一半。人生的四季,进了五十岁,按照目前的平均寿命,算是仲秋了。若果质量好一点,也是初秋,正好跟自然的秋天相吻合。   秋天,的确是一个矛盾的季节。农人喜欢秋天,因为有秋收,有秋播。收获了一年的辛劳,播下了明天的希望。可是,“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让人生出不尽的惆怅。“秋风起兮白云飞”,让挂满梦想的枝头,瞬间“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信步走在岸边,看一排垂柳,静静地站立,没有一丝儿摆动,像一溜儿被老师体罚的学生。树下,其实早就铺满了片片黄叶。柳枝上绿中带黄的叶片,似乎对地上的落叶熟视无睹,无动于衷。“叶叶飘零都不管”,很惬意地沐浴着万道霞光。   晨练的人各自找着自己的乐趣,几位身着对襟褂子的老者在大理石地面上,用长长的水笔,行云流水般书写着。其中一位,左手叉腰,右手提笔,一边写着,一边说着:“草书,不是潦草的书写,在潇洒运笔的同时,应讲究笔画的细微差别。”说着,在地上“唰唰”几笔,写出“手”“年”的草书,让围观的人比较。   这是一个潇洒的老头儿,须发皆白,一丝不苟;一身白衣,纤尘不染;仙风道骨,优雅自如。   这种水书,就是人生的生动写照。不论你写得多么好,多么大,多么用心,一会儿就被蒸发得干干净净,不留丝毫印迹。老人们这般钟情于水书,是不是对人生的一种感悟?   这几位比我大十几岁吧,不知道过去他们遭遇了什么?而今则潇洒自如。想起一首诗歌:“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此诗句,用在这里似乎更贴切。   经历过的,都是命中躲不过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人在路上走,就像风行水上,自然成纹;风过竹林,天籁自生。而后,风平,浪静,无声。天空中无法留下鸟儿的痕迹,虽然无数次飞过。   一阵风过,脊背透凉。回首看那岸边垂柳,柳丝摇摆;风势渐强,柳枝狂舞;西风更强柳叶萧萧。对此,我蓦然心动。   春风骀荡的时候,“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何等飘逸,在河边,在湖畔,在宝塔下,留下一道道剪影;夏雨淅沥的时候,“猎猎风蒲共野塘,浓阴轻护怯娇阳。日长正足三眠梦,又听蝉声噪晚凉”,轻轻盈盈,洒下一片优雅。   知足了,生命不能承受那么多的忧愁,让人生变得轻松。飒飒秋风,坦然面对;落叶萧萧,欣然接受。将秋风酿成一杯美酒,邀秋月共饮。   想起王夫之的那首《蝶恋花•衰柳》中的句子:“为问西风因底怨?百转千回,苦要情丝断。”强横的西风,你对那一树翠柳有着怎样的刻骨怨恨?百般摧残,千般蹂躏,定要将一缕缕饱含情意的柔丝从树上生生折断?   其实,西风的到来,翠叶的离去,都是自然的事情。诗人将自己心中的怨愤转嫁给了柳树,实在是有违柳树本心。是文学的幸事,是草木的苦事。草木本无意,荣枯自有时。   柳树之下,是一片残荷,也是黄中带绿,似乎很留意自己的容颜,不肯老去。   曾经,她们盛开着,微笑着,接受着柳丝的撩拨,不为所动。很矜持,很妩媚。而今,鲜红已去,翠绿不再。身边的波光,也不再明澈,荡漾着一根又一根的枯草。   仰头看看垂柳,有些惺惺相惜,泪珠就在眼角。潇潇秋雨,冷冷而下。“湿屈青条折,寒飘黄叶多。不知秋雨意,更遣欲如何?”顾影自怜,无限伤怀。   可能是受此感染,我的心中一阵悲凉悄然侵袭。想起老人们常念叨的一句话“黄土埋半截了”,一行苦涩的泪水,簌簌落下。   忽然,水面上惊起一群水鸭,掠水而去,呱呱有声。水面一下子有了生气,波光粼粼。我想,她们应该是这片水的魂灵,坚守在萧瑟的晚秋,准备坚持到春暖花开吧?   她们在正告那些“无语泪先流”的人们,不要只看到“残芳憔悴,寒叶披离”,也不要哀叹“渐老休文,可怜衰柳腰肢”。想未来吧,“三人对月,醉暖牛衣”。   岸边翠柳想必已经参透了人生,静静地面对着凋落,在秋风中留下一缕优雅。给枯荷一个榜样,给我一个美丽的背影。   对面一老妇人推着轮椅,一条红色围巾,在秋风中飘逸。轮椅上的老头儿,耳朵里挂着耳机,不知在听着《谢谢你》还是《最浪漫的事》。一片树叶,飘飘然落在老头儿的白发上,老妇人轻轻捏起,对着晨光看了一会儿,手指一弹,树叶像蝴蝶一般优雅飞走…… 湖北的羊羔疯医院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癫疯最好武汉癫痫去哪个大医院癫痫大发作药物治疗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