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盛大的峰会青青的岛_1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一   有人说,茫茫人海中,能走到一起的,便是有缘人。而对公安民警来说,能走到一起,更是机缘与使命的共同叠加。   孟夏时节,黄海之滨,风景秀丽的“帆船之都”迎来了有史以来在山东、在青岛组织的最高规格的盛会——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   随着峰会安保任务的开始,2018年5月13日,我和所有参战的民警一起来到了青岛,走上了维稳工作的第一线。第三天上午,在经过了短暂的准备和培训后,我所在的小组便和来自菏泽市的三名交警、青岛市的三名特勤、福建省警察学院的十二名学警走到了同一个执勤岗位上,共同担负起了同一项安保重任。   2号查控点位于机场附近,是一个标准的Y型交叉路口,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对进入贵宾道口的车辆和人员进行检查和盘查,重点是对可疑车辆、人员,对冲闯卡点的车辆和人员实施有效拦截。这样的一个查控点,既是一个治安检查岗,更是一个对外展示公安民警良好素质的形象岗。   初到岗位,一切都感觉特别新鲜。这种想法、这种观念,不只是福建来的这帮二十来岁的学生有,就连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民警也有。我和菏泽的交警虽然都是山东人,但对青岛的某一个具体地方还真的不熟悉。   宽阔的公路两旁,鲜花盛开;Y型的交叉路口,用各色花卉装饰而成的上合组织的会徽格外引人注目;悬挂在灯杆上的各峰会成员国的会旗,迎风招展;硕大的电视墙上,一幅幅大气唯美的画面尽情地展示着这座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的开放与交融、创新与活力、自信与年轻……昔日古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今天将“上海精神”与“丝路精神”交相辉映,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青岛今天再次成为了全世界瞩目的焦点。   “一个青青的岛,在中国在东方。眼前的海哟,潮落又潮涨……”这首曾经传遍青岛大街小巷的《世纪之梦——青岛百年史话》的主题歌,现在听来,更加令人激情高昂、血脉喷张。   身为警察,能亲自参加一次这样的盛会安保执勤,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与机缘,不能不说是一种骄傲与荣耀。      二   执勤,本就是单调的。时间一长,就容易心生厌倦;烈日下的执勤,更是枯燥。毒花花的日头很容易灼伤裸露的皮肤,更容易让人恹恹欲睡。让我想不到的是,执勤点上的每一个人都表现出了一种超乎寻常的毅力。   青岛的特勤民警小胡是个非常帅气的小伙子,尽管他的脸上长了些青春痘,但却丝毫影响他的阳光与干练。执勤的过程中,我发现隔不长时间他就会拿起藏在反光锥筒底下的那瓶矿泉水,倒出些许涂在脸上。我问他咋了,他说早上着急着上岗,忘了抹治疗青春痘的油了,脸干巴得要命。我说你的宿舍离这里不远,干脆回去拿算了。他对我笑笑说,坚持坚持就过去了,没啥大不了的,袁姐的皮肤过敏比我厉害多了,仍坚持上岗,她能做到的我也一样能做到。经小胡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我们单位的女民警小袁的脸确实有点不对劲,脸红且肿,给人一种睁不开眼的感觉。我暗自责备自己的粗心,但同时也为2号查控点连一棵用来遮阳的树也没有而感到遗憾和无奈。对小袁我还是非常了解的,她是我原来在交警工作时女子执勤岗上的一名标兵,交通指挥手势打得那叫一个带劲、潇洒。这次的青岛峰会安保执勤,她舍下了刚上三年级的女儿和刚动完手术需要照顾的老人,毅然决然来到了安保维稳最前线,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精神使然,不能不说是一种舍小家顾大局的表现。   下午,本该休息的我来到了2号查控点,准备替换一下小袁,但却见年龄只比我小一岁的张莉笔直地站在路口,火辣辣的阳光就那么直直地晒在她的脸上、身上。望着这个早已做婆婆的本村小妹,一种无言的感动顿时传遍了我的全身。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是一个单薄得有点羸弱的女孩,但岁月的风雨、警营的磨练早已使她脱胎换骨了一般,不分昼夜地看守难缠的上访老户、全副武装地街面巡逻、消夏广场晚会的执勤现场等一切需要警力的地方都有她那坚强的身影……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清菏泽的三名交警究竟谁的年龄更大一些,谁的职务更高一些,只知道他们的警衔都是三级警督,只知道老成持重的杨万波认真负责,儒雅干练的李伟勇于担当,英姿勃发的闫保昌兢兢业业。他们三个用扎实的工作、良好的警容风纪、规范的指挥手势演绎着菏泽交警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良好的精神风貌。他们身上所焕发出来的那种忘我的工作热情,激励着我,也震撼着每一个学警的心。   我想不到,面对如此繁重的执勤,刚参加公安工作的我局民警韩潇不是叫苦喊累,而是主动请战。听着他那“您多睡一会,多休息休息,晚来两个小时替我就行”的话,我的心里热辣辣的,有感动,也有骄傲,但我却真的不能也不舍得那样去做,毕竟他在我眼里还是一个需要关心、照顾的大男孩;我想不到,福建学警的工作热情是那样的高涨,本该轮流休息的他们为了检查一辆车或一个人,而迟迟不肯下岗;想不到这些在家仍需大人照顾的孩子,出门在外后却懂得了照顾别人。5月30日,是一个叫郑慧琳的学警的生日。傍晚,当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后,一群同学突然从宿舍内蜂拥而出,共同祝贺她生日快乐。看着桌子上放着的那些平时她爱吃的零食和插着蜡烛的生日蛋糕,一种莫大的感动、一种身在异乡却如在家中一般的温暖的幸福感,瞬间便使她泪眼朦胧;我更想不到这些二十来岁的孩子工作态度是那样的认真。5月28日下午,在经过了半个月的实习之后,山东省公安厅组织的“红蓝对抗”演练开始了。对这场演练,所有参战的人员既充满了期待,又多少有点紧张,生怕因自己一时疏忽而出现差错。听着对讲机里不时地传来机场内部红蓝双方对抗的信息,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激荡在我们周身,真恨不得有蓝方人员从自己的卡点经过。本该是轮流执勤的两班学警,愣是谁也没有休息片刻,就那么认真负责地检查着过往的每一辆车、每一个人。下午5点半,距离我们这组下岗的时间仅剩下了半小时。此刻,失望已写在了学警们的脸上。然就在这时,我们却意外地查获了两个准备通过我们卡口进入机场内部“作案”的蓝方人员。当我把这一战果报告给指挥部时,听着对讲机里领导们的肯定与赞许,学警中的陈振鑫、高辉煌、林杨飞、熊琦婧等人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是啊,还有什么比打了胜仗更令人激动、令人高兴的呢?看着学警们那一张张充满喜悦与自豪的脸,我蓦地读到了一种辛勤付出后有所收获的舒心与满足,读到了一种压力释放后的坦然与欣慰……      三   走过来是十二分钟,走回去是十五分钟。   从花溪宾馆到2号执勤点的这段距离,我们用脚步丈量了整整一个月,所用的时间几乎不差分毫。   其实,从宾馆到各执勤点都有接送的班车,按理说我们完全可以坐车来回,根本用不着步行上下岗。但班车是正点发车的,等不齐所有人员是不会提前出发的。与其这样白白地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走过去替换一下已经连续工作了六到八个小时的战友,让他们尽早回到宾馆休息。虽然这样节余出来的时间也不会很多,但这却是“人员三班倒、任务连轴转”以来,民警们唯一能够相互关照、相互体贴的做法。这二十分钟或者半小时,对劳累至极的人来说,是宝贵的,更是温暖人心的。   同样的距离,激情而来,疲惫而归,这便是来回时间不一致的根本原因。   我不得不承认岁月不饶人。连续高强度的执勤,使我这个年过半百的人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一样,一点力气也没有,一躺在床上,便有一种不想起来的感觉,有时甚至连饭也不想去吃,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与我住在一个宿舍的,是我们分局的民警尚建国。他比我小7岁,是和我一个学校毕业的校友。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值班开始后的某一天,劳累过度的我下了夜班岗后足足睡了一上午。吃中午饭时,他见我还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就悄悄地出去买了一个肉夹馍回来放在了宿舍内的桌子上。下午5点钟,他回到宿舍轻轻地把我叫了起来。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睡了整整一天的时间,而我那师弟为了不打扰我休息,竟一个人在宾馆的大厅里呆了足足一下午;持续的站岗,腿肚子上跳起了一些密如蛛网的青紫色的血管,隐隐约约地发麻发胀。我知道,这是静脉曲张,是身体的重量长时间分布在腿上所造成的。这使我不由得想到了红军长征时打的绑腿,于是,我默默地找出离家时妻子给带上的长筒的袜子穿到脚上,一种紧紧的束缚感袭来,腿脚似乎真的一下子轻快了不少。   还是领导们考虑得周全,执勤任务升级后,单位上给所有执勤的民警都发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以减轻质地坚硬的皮鞋对脚掌的磨损。战时期间,领导们能考虑的也只有改善一下民警们的执勤装备了,因为他们也找不出更多的警力来替换一下民警,时间一到,他们也得扎上两公斤重的单警装备,和普通民警们一样上岗执勤。   火辣辣的日头下,三、四十度的地面高温,洒水车洒下的凉水瞬间就变成了水蒸气,雾腾腾地弥漫在路口。一个执勤班次下来,警服上结满了碱花;满天的星光中,比白天冷清了不少的路口上,蚊虫肆虐,稍不留神,脸上、脖子上便会被叮起一个个大包,出奇得痒;寂静的下半夜,可怕的困倦袭击着每一个在岗在位的人。尽管人虽站在路面上,但脑海里却是一片浑沌了,稍一合眼,便会睡去。此刻,一两只寻食的刺猬或黄鼠狼钻出路边的灌木丛,沿着路边缘寻找食物,这样的情景若是发生在执勤刚开始的那几天,年轻的学警们肯定会惊呼起来,但现在他们却一脸困倦地站在原地,看不出有丝毫的激动。望着这些比我女儿还小好几岁的学警们,我的心里涌起的一股深深的疼爱,但我明白,他们不能松懈,必须还得坚持。这是他们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所必须面对、也必须付出的。      四   我们用期待迎来了一个个崭新的黎明,又用热情送走了一个个多彩的黄昏;我们用规范迎来了一队队庄严的礼宾车,又用庄重送走了一批批贵宾。   当听到领导下达的执勤任务圆满结束的指令时,人们的脸上绽开了开心的笑容,但随即一丝失落感便占据了人们的心头。大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里竟有晶莹的泪花在滚动。我知道,那是一种情感的积累在瞬间爆发,那是一种心灵的沟通在尽情地宣泄,那是一种留恋,更是一种不舍……   当菏泽交警支队的政委来2号查控点接他们的三位民警时,这个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领导心情激动地说,你们这个查控小组是我见过的所有小组中警容风纪最严整,执勤动作最规范,佩戴单警装备最标准的一个小组。言毕,他迅速地抬起了右手,面向着我们和陪伴了我们一个月的流动警务车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蔚蓝的天空下,鲜花盛开的路口旁,流动警务车、反光锥筒、隔离护栏、防撞拒马就那么静静地立在那里,就那么默默地成了人们留影的道具。   此刻,学警小熊一下子扎在了张莉的怀抱里,小郑、小杨见状,也赶紧跑过来与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我默默地注视着这流露真情的一刻,默默地在心里念叨着他们的名字:陈振鑫、高辉煌、林杨飞、张金海、卢奕涵、邱承伟、赵鸿威、刘潜浩、吴晓帅、章博涵……也默默地祝愿这些警察队伍的新生力量乘上合的东风,人生路上扬帆远航,从警途中再立新功!   “一百年哟,多漫长   三万六千五百二十四轮太阳   数不清哟数也数不清   这么多太阳有多么辉煌   一个青青的岛,在中国在东方   眼前的海哟,潮落又潮涨”   ……   泰安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癫痫病的人寿命有多长陕西治疗癫痫的权威医院是哪家?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