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中国梦”征文】醉爱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风低吼,纠缠了凄冷的月光。其实这一夜,冷是主角,徘徊的我,无心欣赏西天上那一弯月亮。让哭泣的风娘娘,吹皱了一池心湖,与风相拥哭倒在无人的旷野……   大衣兜里,猛地震动,让我欣喜。掏出手机,一看不是儿子的,心中有点儿小失落。只听话筒来传来老公欣喜的声音:“我刚到学校,给你道声平安!”“嗯,你到了我也就放心了,没事儿挂了吧!”   “老婆,电话里风声好大!你在院子里吗?”   “嗯嗯,老公我挂了啊!”   挂断,找到通话记录又第十次打给儿子。“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又一次失望,我喃喃自语:“老天保佑,看在我一向行善的份上一定保佑我儿子的平安!阿弥陀佛!”   路上依然没寻觅到朝村庄回来的车灯,突然抬头看到影影绰绰新建的坟墓,那是前几天一位四十来岁的邻居因醉酒,喝成了路边的孤坟野鬼。于是我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倒抽一口凉气,折转身,顺风而回。泪水风干了,风擦耳边,“嗖嗖嗖”地响得有点吵,还有电线发出“丝儿丝儿”的声音,只觉得脸被劲风咬得疼痛,牙齿开始抖动,浑身冷得筛糠。   回到家,合衣躺下,掏出手机“红包来啦!”“红包来啦!”一阵阵喊叫,我无心去抢,只觉得,情绪坏到了极点。   前年,我做一个小手术。伺候我的是宝贝儿子。术后,便秘使得肚胀难耐,坐卧不宁。只好下床慢慢绕床溜达。“妈,来了几天,有点麻烦,我想出去溜哒会儿,一会上来。”“去吧!上来给我买甁开塞露,实在受不了再用它。”   子夜时分,寻不见儿子身影。我打了无数个电话,然后欲下楼去找,又怕自己身体吃不消,那一夜,腹胀折磨得坐卧不宁,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天亮,依然没有儿子的影子。   早晨,医生查房,儿子还没回来。电话打过去。儿子接了:“妈,我喝多走迷糊了,我在等出租车。”   “谢天谢地!你快回来!我的肚皮快炸裂了!”发完脾气,一颗悬了一夜的心才安放到原位。   儿子带了早餐,一身狼狈。“妈,我身上带了多少钱?”“昨天刚数了七千呀?”   儿子掏出钱,放在床上:“赶紧数数,看少了没有?”我叹气地说:“钱少是小事儿,你知不知道,你不接电话,看不见你人影,我的嘴里像是苦胆破了,我就你一个儿子,假如你出点儿啥事儿,我也活不成了。”说完愁眉苦脸地央求道:“儿子啊!你知道老妈最大的心愿是啥?不图你们大富大贵,俺只图你把酒戒了,平安才是福啊!”说完,情绪失控,背过身,哭了个痛快淋漓。   儿子一脸倦意:“妈,以后戒了,药给您买了,一会护士就过来。”雪柔余怒未消:“你知不知道?你出去吃喝玩乐,你妈在家担心到看见你人影才算结束。好多次,我偷偷地哭,失眠到整夜睡不着。那种无耐无法用语言表达,当你妈当得咋这么难啊?”   儿子打一个哈欠:“真困了,钱儿少了四百。肯定昨晚唱歌去了,不然丢钱光丢了四百呢!”“谢天谢地!没把你丢了,真是万幸!”   凌晨三点时,大门被推开,院子里的灯光照射到窗口,我起身走出屋门。看到儿子很沮丧,没说一句,就返回自己屋,关灯才敢入睡。   老公打来电话:“宝贝回家了没,刚才我数说了他一顿。你就别说他了,年轻正是闹酒的时候。我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你说他,说了皮儿,说不了瓤儿。只有他自己明白了,才顶事儿。孩子也压力大,眼看又当爸爸了,事业还没上正轨,孩子也不容易啊!”   “你知道我这会儿想什么吗?科技发展到今天,为啥没人研究一种酒的替代产品出来?因为酒,多少人家承受了丧夫丧子之痛?又有多少人,因酒而闹得家失去了完整?我恨那些酒的广告,恨不得让酒厂统统倒闭!哎呀气死我了!”   老公附和道:“细想想,咱们村,因酒出事儿的也好多起了。酒就像鸦片,少用可以是良药,多了上瘾害人。让咱闺女好好学习,将来让她做科学家,你赶紧地给她灌输这种思想,不白话了,快睡会儿,你哪老毛病大早四点就要到了。”   我没睡,而是去朋友圈里走了一遭。   中午时,眼窝塌陷的儿子起来,边吃饭边说:“想想昨天晚上的事儿,这会儿还有点后怕。”   “没去K歌?”“别人都怕老婆,都回家了。我把车开到没油了,才清醒些。”   “啊?”   “你先别啊,这回我是真怕了,万一出个啥事儿,咱这一家子咋整啊?”   原来,车停在野外,他睡了一觉,然后被冻醒了。他打开车门,狂风劲打在他单薄的躯体上。他逆风朝北走去,走近一座房屋,近了才看清是建在野外的加油站,“这是哪里?”他问那两位姑娘。“这里是藁城。”   儿子又问:“啥村儿?”“桥宅”。“给我灌十块钱的油,我再开过来加油。”“那不行!再说我们这里也没家伙盛啊?”   突然想到自己车上,有只空油桶,他又折身回到车旁。为了抄近路,他走进了麦田。“咕咚”一声,脚下迈空跌进一个工厂排水坑里。脚立刻感知了刺骨的寒凉,他用力拔出,爬上来,脱下皮鞋倒掉污水,刺鼻的恶臭,令他作呕,一通呕吐后,穿上鞋,心里的悔恨,无与言说。   “我说你的车像是从泥坑钻出来的,连车顶都是泥浆,还记得都是在哪里经过的?”“不记得。别问了,以后保准滴酒不沾了!”   “你想知酒与喝酒的来历吗?前些天,我在朋友圈贴了不知谁杜撰的“酒”字的典故。”   “有一农夫,秋收时不慎将一口袋高梁倒入水缸中,数日后缸内飘出异香。农夫惊诧。   这时,过来一仙风道骨的长者。告诉农夫,你缸内要出琼浆玉液了。但是你得照我吩咐去做。农夫忙问,如何去做?   长者说,明天你要想法找到三个人,每人给缸内滴一滴血,方可。   于是,第二天一早,农夫在大街上等人。对面,过来一个文人,风度翩翩。农夫说明所求之事,文人慨然应允,给滴了一滴血。时近中午,又过来一个武将,也给滴了一滴血。下午,路上一直没人,等到酉时,天已昏黑。过来一个疯子。农夫无奈只好让疯子滴了一滴血。此时,缸内突然飘出奇异的香味,尝之,醇香溢口,香飘十里。农夫于是在缸上做个记号,写了个酉时的酉字,点了三个点,意思是那三个人的三滴血,于是就有了酒字。   时至今日,喝酒之人,一开始文质彬彬,是享受那个文人的气质,喝到中途,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表现的是武将的风范。喝到最后,语无伦次,体面全无,斯文尽扫。”   “妈,最近你不去村外散步了,是不是怕那座新坟?”儿子接着说:“贾盼醉酒死后,他媳妇儿和小子,似乎更得意了。”   “酒使人乱性。他妈被他气得喝农药,想想这个人连妈都害,还是人吗?”   “这酒我一定戒……”   “老婆,你在哪儿?”老公的电话打来,“我在月光下边溜达边赏月,月亮走我也走……”甜蜜的话语里,带着浓浓的乡音……   平顶山去哪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癫痫患者如何正确用药西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