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我们仨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摘要: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我的脑海时常会浮现出那些一起成长的零碎日子,那些吵闹、甚至打架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阵的欢笑声延伸到无边的光阴之外。 1.   妹给我打电话说,她和弟已经在我学校了。   春天的小镇,我带他俩去附近的麦肯基。   弟这次从中山匆匆赶回来是为了集资。他所在的婚纱摄影公司计划在信宜开连锁公司,老板看他人聪明、踏实、勤快,想提拔他当那儿的头头。只是家人到处帮他算命,都说今年不宜做大事,风险巨大。我天性信命,不止一次地强烈阻止他,叫他不要急功近利,今年先好好积累资金和经验,明年再拼搏不迟,别让那好几万块钱泡汤了。他很执着,说机会难得,自己还年轻,即使失败了还可以从头再来。那个晚上,走在冷冷的风中,苦劝无果,我火冒三丈,扔下一句“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就把电话挂了。   那段时间,我知道弟心里也不好受,仿佛一时间,他的梦想遭受到了全世界的质疑声。彷徨过后,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想要走的路。家人尽管不赞成,但仍然极力支持他。坐在麦肯基里面,我问他:“真的决定了?”他点头,向我和妹侃侃而谈他的未来蓝图。   2.   我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那个小时候调皮的小不点正在一点一点地从我眼底消失。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比我要高出一个头的帅气小伙子,而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比我要稍微高一些的漂亮少妇。我逢人就说,我是家里长得最恶劣的一个。二十多年前,我们的爸妈,包括我们仨,都预想不到自己在今天的成长。   我们仨年龄差距很小,妈说,我头顶其实还有一个姐,可惜刚出生不久便夭折了,于是我便理所当然地成了家里的大哥。那时爸妈忙,家务活便推给了我们仨。我给他俩分好工,他做这个,她做那个。有时妹不想做,我就怒气冲冲地拳脚相向,她一哭就关上房门再也不出来。现在偶尔提起这些事,妹笑说那是她不堪回首的时光,我却对她说,你那时太有心计了,老是使用这样的滥招数来逃避做苦工!   对于妹,我一直怀有愧疚之心。妹自小读书成绩就不大好,我辅导过她,却因她接受能力差,我几次对她大声呵斥,后来她有什么不懂的便再也不曾向我求教。成人后,我反思,为什么我辅导别人家的小孩可以百般耐心而对妹却不然?我得出的答案是,因为她是我妹,我对她抱有的期望指数要远远高于其他人,所以我无法忍受她在我跟前呈现出拙劣的那一面。然而,作为兄长,我终归是不称职的,我只想着自己一个人往高处爬,而无暇顾及那个迫切需要我献出肩膀帮助她往上攀登的亲人。   3.   相比妹读书的笨拙,弟要聪明得多,甚至爸妈一直认为他要比我有智慧。我自认平时学习不算勤奋,但学习成绩一直优异。于是我忿忿不平,无数次抗议说即使他付出我这样的努力也未必能获得像我这样的成绩。   弟从小贪玩,不思学习,每天总有一帮小孩跟在他后面,然而他的学习却不赖,尤其是理科。初二的某个时期,他毫无例外地开始了叛逆,无心向学,甚至有一段时间不去学校,躲藏在同学家里吃喝玩乐。那时候,爸坐车顶着烈日到处去寻找他,妈在家忧愁得为他伤心落泪。爸妈不解,好好的一个小孩怎么变成了那副模样?   我离家去县城上高中,只能从爸妈口中得知弟的变化,既恼火又担心。我只有一个弟,社会这么乱,我不希望他的人生出现任何的弯路,只愿他能健康地成长。从小一起生活,我足够地了解他,他只是爱玩,进而爱跟着那些所谓的小混混玩,他本质并不坏,他性格善良,脾气温和如春天。那些日子,我焦急得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就给他写长长的信,痛斥、劝诫、谈为人之道、谈孝顺之道,企图能把他从悬崖拉回来。   我无法想象,假如当初他继续堕落,如今他的人生会是如何的暗淡无光。所幸的是,悲剧没有发生。经历过成长的小插曲,他要比同龄人走得更加瓷实。   4.   我考上大学那年,妹初中毕业。妹读书的心意已无,她梦想着可以像别的女孩子那样走上打工之路。爸妈极力反对,那时妹已经长成妙龄少女,姣好的面容,长发飘飘,平时只要有男生的电话找,爸妈都会撒谎说不在家,更何况如何放得下心让她一个人外出。   爸妈托关系让妹成了一名小学教师,在那年秋天,我带上行李继续学业,而妹却带着青涩与惊慌踏上了讲台。   接下来的日子,我欢畅地吮吸着大学的汁液,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刻,我忘了关注在家的那一边,妹是如何适应那个不符合她年纪的环境。寒假回家时,我惊喜地听到喜讯,妹在镇上举办的公开课比赛上获得了第一名。我赞叹道:“行啊,读书时成绩那么差,看不出教书还有两下子!”她骄傲地回答我:“那当然,不看看我是谁!”   我彻底放心了,在崭新的道路上,妹渐渐地收获了从容与淡定,在不经意间她已经轻轻地跃上了青春的枝头。   大二时,听爸妈说妹已经恋爱,我震惊,迫不及待地盘查男方的情况。大三时,妹已经披上了婚纱。我并没有喜上眉梢,反而在心里添上了些许的失落感。十几年来天天面对面的一个人,突然在家里就找不到她的踪影了,那种感觉是那么的怪异而难言。   然而事实是,妹终究嫁作他人妇了,生活不允许她再返回到花季雨季的朦胧世界里。   5.   在偌大的一个家里,我们仨变成了我和弟四目相对。   弟选择了他喜欢的摄影专业就读。我万分支持他。我不承认他比我有智慧,但我不能否认的是,他动手能力要比我强。我鼓励他:“读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做自己感兴趣的工作,这样的人生才是幸福的。”   他没有让我失望,在毕业前夕,前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鼓捣出了一部DV作品。当天晚上,我怀着激动的心情把那部作品反复看了好几次。在视频里,我看到的是拍摄技巧;在弟的成长轨迹上,我看到的是成熟。   找工作时,我叮嘱他:“你的首要任务是找到一份工作,工资的多少没关系。”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电视台,没干多久,终于因为嫌弃工作的辛苦以及没有发展前景而选择了辞职。后来去了中山,最终在现在的婚纱摄影公司里落下了脚。在那里,他兢兢业业,从刚开始的低劣的工资底薪一直成倍地攀升,我惊呼:“好小子,工资是我的几倍!”   而他背后的辛苦我却未曾深切地观望。   6.   我当初对弟说:“你创业,我会支持你,但不会盲目支持你!”   而在弟和妹离开小镇时,我对弟说:“既然你决意要走这一条路,我只能无怨无悔地支持你一直到最后!”   原因无他,只因为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现在,妹的生活偶尔会被养小孩所烦恼,偶尔会跟我抱怨说后悔这么早结婚,但我却羡慕她,房子有了,小孩有了,双手整天穿梭在麻将之间,夫复何求!而弟,在这趟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旅途中,但愿他能成功。我对他说,等以后做大老板了,我就不做老师了,帮你打工去!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我的脑海时常会浮现出那些一起成长的零碎日子,那些吵闹、甚至打架的声音,伴随着一阵阵的欢笑声延伸到无边的光阴之外。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郑州癫痫病发作如何预防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重庆癫痫病正规医院武汉羊羔疯科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