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树的思恋(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代言情

树是人类的朋友,这是大家的共识,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增强,每逢三月十二号植树节,上有党和国家领导人率先垂范,下至全民热烈响应,植树造林也蔚然成风。但是由于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对树的认知还是各有自己的别样体会的。

儿时我对树的印象大多和吃有关。那时我在湖南的老家里,那里山清水秀果木颇多。我家门前就有柚子树、枣树、桃树和梨树,山上还有橘园还有板栗树,在它们的成熟季节,我总是吃得肚子滚瓜溜圆。

后来我到了北方的城市里,比起满目青山的家乡树是少多了,但我们住的工厂家属大院家家门前都有一棵洋槐树,每到春天雪白的槐花开满枝头,浓郁的花香充盈在空气里。人们还特别喜欢用槐花蒸麦饭尝鲜,那些天大人小孩兴奋得像过节一样。大街上的行道树大多是法桐、中国槐,笔直的树干和繁茂的树冠遮阳避暑,让行人神清气爽。

树,总让人感到特别的亲切。人在那里生活总是把树栽到那里,或者说那里有树人们就居住在哪里。

当我开始读书识字后,茅盾的《白杨礼赞》,陶铸的《松树的风格》,阳朔的《茶花赋》等等,在老师的要求下我反复吟诵烂熟于心,才知道树还寄托着那么多情感可以言志抒怀。

让我真正对树有了感情有了深刻认识还是参加工作以后,那是四十年前,我去了生产建设兵团的著名团场——陕北的南泥湾。我们坐着大卡车从西安北上,一出铜川的金锁关,沿路都是童山秃岭,一直到延安也是如此。清凉山凤凰岭宝塔山上鲜有树木,裸露的黄土是那么的贫瘠和荒凉。当我们出了延安往东南一拐,过了三十里铺,登上万花山到了南泥湾地界,那里的情景却让我眼前一亮,那里的山山岭岭、沟沟岔岔长满了树,青山绿水,满目葱茏,名不虚传的陕北好江南!

那时我们充满了豪情,像当年三五九旅老前辈一样,开荒种地盖房子,总是离不开砍树。南泥湾林场的政策定得很宽松:砍密的留稀的,砍弯的留直的,几乎是放任自流。反正满山遍野树有的是,大家都没把砍伐当回事。

那年秋收开始,包谷大丰收,盖包谷仓成了当务之急。那里的包谷仓其实就是用碗口粗的树卯榫相接,搭建成底部离地二尺,除了顶子,其它五面用树枝编织起来通风透气的房子。砍树的任务就落在了我们班上,时间紧任务重,我们手持利斧迎着朝阳雄赳赳气昂昂出发了。

我们很快找到了一小片树林,近百棵碗口粗杨树笔直笔直的,它们长在两沟相汇的沟掌里。秋日的林间充满着成熟的气息,不知名的野果夹杂其间,红的黄的紫的,诱人馋涎欲滴。我们稍事休息就开始工作了。十几个人散落开来,叮叮咚咚的砍伐声此伏彼起,一棵棵杨树噼里啪啦轰然倒下,一天下来我们竟然把这片林子剃了光头。

顿时,我被那种惨状惊呆了:夕阳下留下的树桩一片惨白,散落的木屑晃眼惊心,刚进林时的美景荡然无存了。树枝树叶在阳光地灼烤下蔫头耷脑,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归拢的木料堆积在一起,新鲜的茬口上渗出的汁液凝成颗颗泪珠,像是在无声抗议,一种负罪感悄然爬上我的心头。当然我不敢有所流露,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这种情绪是典型的小资情调,为革命豪情所不齿的。

从那以后我对砍树多了几分忌讳,对种树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挚爱之情。每到一处,总爱在房前屋后栽上几棵,或是白杨垂柳,或是泡桐洋槐,还在小菜园里栽葡萄种石榴。我当了领导后更是把它发扬光大到极致,走到哪里都要留下一片绿荫。我更发现了树的种种优点,尤其是它几乎对我们没有任何索取,只要种下去就活了,不经意间它已经长大了。绿荫遮阳,果满枝头,给人以无尽的回报。那时我调动频繁,今日作业站、明日加工连,先是在陕北,后来又到关中,对种树我依然乐此不疲。结识的朋友知道我有这个爱好,在通信中除了述说离别情外,总要提几句我种的那些树的信息,秋天还捎上一筐葡萄、数枚石榴,让我多了几分惊喜。

如今我回城了,年年的植树节我还忘不了种树,我更欣慰的是,在我工作过的地方树还留在那里,我的思恋还留在那里。

江苏癫痫病哪里治得好辽宁癫痫医院在哪癫痫对女性患者有什么危害?黑龙江治疗母猪疯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