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乌镇,请跟我走吧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在我的印象中乌镇就像一首诗,一首感情饱满,清新隽永婉约忧伤的诗,诗里有“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岸边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的意境;乌镇又像一幅画,一幅浓淡相宜、意味深远的风景画,画里有乌篷船、油纸伞,一位女子站在丁香树下,在淡淡的忧伤里闻着淡淡的花香。画里还有:房倚河边坐,船在水中游,宝塔映明月,小巷最清幽。   乌镇是江南四大名镇之一,据说有六千多年的悠久历史,素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之美称。对于乌镇,不仅仅是想着它的风景,更多的原因是在我心中有一个美丽的“梦里江南”,青砖碧瓦,小桥流水,不仅浪漫、温馨、优雅,而且自然、本色、淳朴。   在来乌镇之前,曾听一位朋友说,乌镇能洗涤过滤你万千的激情,能让你放下执念,抛却俗欲,回归恬淡。如果结伴闲适,会让你重拾一份永恒的宁静和美好。   啊!乌镇,我们曾经梦里有约,今天,在这个美丽的四月里,你我终于实现了这个期盼已久的约会。      进入乌镇,迈着轻盈的脚步登上了逢源双桥,站在逢源桥上俯身看一下财神湾,湾里面有划动着的乌篷船,顺着船驶去的方向望去,两岸垂柳依依,摇曳婀娜,翠竹亭亭,顾盼生姿。水边的迎春绿条像位长发披肩的少妇,似在探腰戏水,又如西施浣纱。两旁的古民宅粉墙黛瓦,临河而立,全都保留着原有的风貌,廊桥下挂着洗得干干静静的拖把。“小桥流水”“枕水而居”这样的画面瞬间变成了触手可及的现实。   接着又浏览了百床馆,香山堂等,经过印染房时,看到一条条染好的蓝印花布高高地挂在一根根竹竿上,满院幽蓝随风飘荡,轻舞飞扬。爱臭美的我忍不住扯下来披在身上或围在脖子上尽情留影。晾布场的左边是一间间店铺,里面陈列着清一色印花布的制成品,有衣服、围巾、帽子,挎包等。因只顾欣赏印花布,来没有来得及挑选一件,直到后来看到游伴买了一顶蓝色印花旅游帽戴在头上,才让我后悔的捶胸顿足。   来到茅盾纪念馆,看到书院大门的门楣上嵌着“立志”二字,其意是“先立乎其大,有志者竟成”。不禁对著名作家茅盾又增添几分崇拜。带着这种崇拜的心情,又在雕有茅盾塑像的大厅里阅读他光辉一生的文字及图片介绍。这位让文人敬重的一代文豪十三岁前就住在这儿,他的《林家铺子》《春蚕》《秋收》《残冬》为古色古香的乌镇增添了一份静雅之气,乌镇的风土人情也融入了他的生命及这些著作里。   浏览过茅盾故居,导游让我们自由活动。我们漫步在小巷里,脚下是一尘不染的青石路,两旁飞檐翘角的木屋,依旧保留着古代时的风格。各种各样当地特产琳琅满目,我对美食不感兴趣,倒是对一些住家户敞开的窗户吸引住了,每经过一户我都要稍停片刻从窗外向里观看,家家都是窗明几净,内有洗衣机、冰箱、电脑,有的桌上花瓶里还插着漂亮的鲜花,摆设着一些精美的工艺品。这些居民尽管居住在小轩窗、旧牌坊、木栅门里,他们的生活方式却是典型的江南风味:细腻、小资、清新、淡雅,真令人羡慕啊,我脑海里不知怎的竟蹦出这样的句子“走马章台人未老。只爱明窗净几”。   想着这幽深的小巷里,留下了多少感人的故事,送走了多少历史的沧桑,中国四大奇案之一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儿。清朝时期“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冤案、奇案当时闹得朝野耸动、家喻户晓。尽管他们最后得以昭雪,但是牵出的社会背景却是纷繁复杂,引发出的案件情节跌宕起伏,所以杨乃武、小白菜的故事流传至今仍然耐人寻味。这个故事也曾让我为他俩的冤案流下很多同情的泪水。   乌镇人非常注重文化,他们祖祖辈辈在这儿晴耕雨读,似水流年里,或穷或富,或悲或喜,都将生活过成一种诗情画意。乌镇真真是“江南奇景水中乡,后巷前街舟楫忙,游人欲知乌镇事,小桥黛瓦话沧桑。”   这样走着想着就掉队了,最后只有一直和我形影不离的王艳在身边,她担心在这深巷里找不到来时的路,一个劲的催着我赶紧回去。我告诉她去年曾和女儿去过荡口古镇,知道古镇的小巷都是曲径通幽,无论走哪条巷都能找到来路,尽管我给她保证迷不了路。她还是不放心,执意要回去,没有办法,我们只好急匆匆的往回赶。等到了预先说好的集合地点,看到只有导游一个人在那儿坐住,后悔没有在里面多逛一会。王艳头天夜里没有睡好,老是吵着头晕,又想着下午去找在常熟打工的她的爱人,所以她也玩不心里去,于是我就让她先歇着,自己一个人又到别处随便逛逛。   玩了不大会,就遇见回来集合的队友,她们说别遛了,到点了,才又恋恋不舍的折了回来。   这次来乌镇,总觉着有些对不起乌镇,期待了这么久,就这样匆匆的谋个面,又要匆匆离去,有些伤感,有些不舍,又有些歉意。   啊!乌镇,我对你梦寐已久,今天只是擦肩而过。这次春天的约会不够精彩,我没有看到你撑着油纸伞站在烟雨蒙蒙里,吴侬软语,浅吟低唱,像风一样缥缈,如云一般迷离,也没有看到穿着蓝色印布的村姑端着木盆走出木屋,到清澈的河边汲水,洗衣。更没有找到戴望舒《雨巷》里的丁香一样芬芳的姑娘,在雨巷里徘徊惆怅。我带着美丽的梦来到乌镇,又将带着未醒的梦离开……      啊!乌镇,   随着我的梦呓,   请跟我走吧!   你将永远住在我的梦里,   这里没有世俗,   这里没有喧嚣。   这里是锦鱼池里菱叶翠,   这里是白莲寺中明月照。   这里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这里是夜船吹笛雨潇潇。   乌镇啊,只有在梦中,   你才是我永远的江南,   是我永远的魂牵梦绕。      ——写于2017.4.13 甘肃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西安专业癫痫长春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武汉癫痫怎么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