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相伴一生便是最好的幸福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4-2 分类:古代言情

她是疯子,原是城里人,机缘巧合嫁了他。

他娶了她,有了一个家,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一大堆债务,从已经成家的弟弟那争得一床麻花被,又用自己的工分钱买了一座“闹鬼”的房子,成了一个丈夫。

从此,她的一生与他有关,从此,他的一生与她相伴!

她年轻,爱干净,可是她却不会洗衣服,于是,无论冬夏,他都在为她洗衣服,甚至连同她染了经血的裤子。当村人说男人给女人洗衣服会丧气时,他并不在意,只说,因为她有病才能嫁给我,人家爹妈在家都照顾惯了的,到了我这也不能受大委屈。

他是个穷人,当然不可能给她特别好的照顾,可是,他尽可能地对她好,有了什么好吃的,他都紧着她。他告诉他们的孩子,你妈她有病,你要学会照顾她,别和她争。于是,家里的吃菜顺序是这样的,先是她,再是孩子,最后才轮到他吃。剩饭剩菜时,她不用吃,孩子不愿意吃,他把新蒸的米饭给她们,就着菜吃昨日剩下的……

日子一天天地过下来,村子里不时传出谁谁家多了个“小三”,谁谁家的女儿又找了一家搭伙过日子,却不见他们这一家有什么变化,她依然是神智不清地砸东砸西,依然拎着个染了经血的裤子到处走,而他也依然洗洗刷刷,做饭做菜。

女儿慢慢地长大了,出落得挺好看,他有时会吸一颗烟,笑眯眯地对旁人说,要不是人家,我也不能做爸爸,虽然人家有点病,可还是给我留下了一条血脉。邻人讥讽他,那还不是给别人家养的娃?他便说,那也是姓我的姓啊。

年龄越来越大的她,到了别人说的更年期,电视广告里铺天盖地的“心烦、意躁、总发脾气”等症状在她那里表现得更加激烈,于是,年近花甲的他开始满身是伤,那是她在发脾气时用锅碗瓢盆砸的,她常年累月地和他在一起,如同那电视里的红太狼一样的凶狠。

他的弟弟来家里时,对他说,离了吧,反正女甘肃哪有专治羊角风的医院 儿也长大了,要她做什么?送回娘家去,死活也就算了。他不语,再过一会儿说,不能瞎了良心。她这么大了,陇南羊羔疯最好医院 送哪哪不是个罪。弟弟又说,那就送医院去,往那一送,不怕他们不留。他说,那地方黑着呢,不是自己的亲人,谁会对她好啊。到时候,连打再骂的,她更遭罪了。弟弟便说,那你就不想有几天消停日子?他吸了口烟,说,就这么着吧,消停的日子来了,她也就走了……

年轻时,老人们说,他心眼好,所以,她才会嫁给他。

后来,老人们说,他太傻,一辈子没得到过女人的疼。

到了后来的后来,老人们又说,人家有邢台市哪里有最好的看母猪疯医院 个女儿,是大学生呢。

女儿到了出嫁的年龄,他对女儿说,这一辈子,你无法选择地成为我的女儿,因为我和你妈的关系,你一定会在婚姻上受到波折,不过,你要记着,咱不图别人的钱财家世,图的是人家的性格人品,只有性格和人品好的人,才会给你带来幸福。女儿笑了笑,再笑了笑,如同诗书里的女子一样,沉静地倚在破旧的炕桌上,说,这一辈子,我妈是幸福的,我也是幸福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