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稳稳的幸福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清晨带着露珠湿润润的空气,让郝林泉神情气爽,他不由得紧吸了几口,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加快脚步向班车停靠点走去。大巴风驰电掣般滑过一路,到达单位门口差一刻钟八点。食堂今天的早餐是油条豆浆,稀饭加酸辣白菜丝,各样要了一份,郝林泉趁着热呼气,端起碗呼噜噜吃完了,填饱了肚子,周身暖和了许多。又赶紧转回更衣室换上工作服,蹬蹬蹬上了十几阶台阶来到工作岗位,――火车站台接站处。他手里拿着指挥棒,吹着哨声,按要求悉心告诫着等候上火车的旅客们,候车时的注意事项。几分钟后,一列动车呼啸着驶进站台。   秋日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筛下来,摇曳在头上、肩上、身上,萧一冰躺在床上,撑着身子慢慢转过来,手术后的刀口,还是让她忍不住”呻吟出了声。这时,手机叮叮咚咚地响了起来,郝林泉的声音传了过来:“今天感觉好些了吗?桌上放着煮好的鸡蛋,豆浆微波炉叮一下就行。另外,厨房高压锅里有炖好的排骨汤,中午你再热个馒头吧。记住多喝水,别忘了吃药,下班后我马上回家,就这样吧,我马上去接站了!”还不等萧一冰回应,就挂断了电话。这个死老头!萧一冰笑着无奈地抱怨了一句。      二   还是这间小屋,还是这个小院。那时的葡萄藤还没爬上屋檐,苹果树也没挂果,窗户上贴着红红的双”囍”剪纸透着甜蜜。那段时间,萧一冰快乐得像只筑巢的燕子,用心打造着爱巢。花瓶里放几支娇艳的鲜花,或换一方漂亮的台布。郝林泉下班回来,也总会给爱妻带来惊喜,一只对偶的八音盒,一枚亮闪闪的发卡,或是张着嘴的弥勒佛。   星期天,骑着自行车,坐在车后座上的萧一冰,不时从郝林泉的衣兜里掏出酸梅果,一颗颗丢在嘴里。他们看最新的电影,和朋友爬山野餐,荡起的笑声惊飞了树上的鸟儿。   随后进入九十年代中期,改革大潮席卷大江南北,同样也影响着这座小城。马路上形形色色的小商贩越来越多,五花八门的的商品,小贩们比赛似得叫卖声,让人心烦。萧一冰漫无目地的街上溜达着。她在的织造厂,一个上世纪五十年代承建的老企业,也和众多环保不达标的单位一样,面临停产,而她也将失业。以后和这些摆摊的沿街叫卖吗?她觉得抹不下面子。让老公养着吧,她又不甘心,忽然一个念头涌现在脑海里。   晚饭后,郝林泉好脾气的陪着七岁的女儿妞妞看动画片,不时传出父女俩”哈哈”的笑声。萧一冰收拾好碗筷,路过客厅径直进了卧室。郝林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看了下墙上的挂钟说,宝贝时间到了,赶紧回自己屋睡觉去,明天还要上幼儿园呢!说完关掉电视。女儿有些不情愿的噘着嘴回到自己房间。把女儿安抚好,看着她甜甜的睡去,郝林泉才蹑手蹑脚退出来,回自己卧室。萧一冰歪着头躺在床上思虑着,还是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郝林泉没有表态,只说了一句话:这是大事,好好考虑考虑,先睡吧!   等萧一冰熟睡后,郝林泉轻轻披衣下床走到阳台,他失神地望着万籁俱寂的暗夜,一句诗涌上郝林泉他嘴边”城市的夜空星星多寂寥,只有手里的香烟在明灭缭绕”。      三   半年后,萧一冰还是离开了家,只身一人前往滨海的一个城市创业打拼。看着车窗外,父女俩挥手的身影越来越远,萧一冰早已泪流成河。那一刻,她后悔了,想立即飞下火车紧紧抱着女儿,哪都不去,一起回家。可是,开弓没有回头剑。   萧一冰下了火车,迎面的海风湿湿的吹了过来,她来不及欣赏海浪、沙滩,只远远的看着人潮拥挤的栈桥,发了会儿呆。就按朋友的电话短信,费了好多周折一路打听,才找到了那家依山傍水的度假村。萧一冰深深吸一口气心里说,青岛,我来了!   女经理一头短发,身着职业套装,干练清爽,笑咪咪地接待了萧一冰。她每天早早起床,把她负责的所有房间打满热水,然后拖地,麻利地整理床铺。轻巧灵动的身影,活泼爽朗的笑声,还有不时失风趣的方言,感染着每一个人。就连不苟言笑的经理,也被她幽默的话儿感染的常常微笑。只是回到宿舍,她会一遍遍看床头柜上女儿的照片,看她们的的全家福,心里就会怅然若失。她不甘心这样平庸下去,业余时间报了培训班学习美容、足疗按摩等课程。有时上课回来就趁兴给宿舍里的小秦、月梅身上做实验,两个姑娘早爬到床上,眉开眼笑地配合着。拿到结业证那天,萧一冰兴奋的拨通了丈夫的电话,告诉了这个好消息。可是听到的却是郝林泉懒懒的声音,“别的都不重要,你只要照顾好自己,虽说艺多不压身,但是也别拼命,好吗?”萧一冰委屈的红了眼圈。她不满地反击,“我还不是为了多一份手艺,以后择业多一条路吗!再说,也想给妞妞更好的生活。”听了妻的话,郝林泉说笑着说,“哦,妞妞你就放心吧!平时幼儿园,周日去咱妈家,个头都长高一截,只是……”郝林泉卖起了关子。“只是什么?”萧一冰的心马上悬起来。“哈哈,只是老想妈。”听到那边丈夫的笑声,萧一冰放了心,嘟囔了一句,“你这个坏蛋,吓我一跳!”   不知不觉,萧一冰来到这个城市三年了。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风土人情,从度假村辞职后,先后做过手机销售、小区物业管理、还有她最钟爱的美容师。   有一回,她接待了一位顾客,那是个浑身珠光宝气、臃肿不堪的的胖女人。萧一冰小心翼翼的为她洁面、按摩、正要用针刺脸上的脂肪粒时,胖女人忽然尖叫一声,一翻手便打在萧一冰脸上,破口大骂,你想弄死老娘呀!萧一冰委屈得涌上泪花。好在经理及时赶到,忙劝慰着说,姐姐不疼怎么能出来脏东西呢!并拍拍萧一冰肩膀以示安慰。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但是她心中有个一定要干出个样子的坚定信念,让她一次又一次坚持下来,直到又一个春暖花开。   马路两旁的树木再次披上嫩绿的新装时,滨河大道拐弯处,”冰泉美容店”在阳光下温暖地注视着过往的行人。明亮整洁的店里,五、六个员工身着粉白色统一店服,在各自的美容床前,细心地为顾客做面部护理,娓娓讲解一些日常皮肤护理知识。中午时分,推门进来一个扎马尾辫的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妞妞,她现在是滨海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有了女儿妞妞的陪伴,萧一冰的干劲更足了。定期培训员工,不厌其烦示范手法技巧,规范服务态度礼貌用语,力求做到每一位顾客,高兴而来满意而去。节假日,为每一位顾客短信送上祝福,还有派发精美的小礼品。由于周到人性的服务,加上技术娴熟,逐渐地生意蒸蒸日上,回头客越来越多。   机会,总是垂青善于把握机遇的人。那段时间,萧一冰穿梭于多个新开发的楼盘间进行比较,她坚信,总有一扇窗户属于自己。最后在一座树木葱茏、幽静鸟鸣的花园小区驻足了脚步。她把拍到的视频、图片一股脑发给郝林泉,晚上俩人商议后,决定买下那套八十多平米的楼房。      四   生活起起落落,有时像涨潮的海,有时像退朝潮的汐。夕阳下落。夕阳下,成双成对的情侣,有说有笑地漫步沙滩,还有很多的一家三口来海边嬉戏着浪花。镜头下,摆着各种姿势,记录下一个个温馨的瞬间。多美,多幸福的一家人啊!萧一冰看得眼里起了雾。那时妞妞刚来青岛,也和眼前这个小女孩差不多一样大呢,如今都上大一了。还有年迈的父亲,也不知上回寄去的亚麻籽油吃完了没有!两年前做的心脏手术恢复得怎么样!萧一冰望着海边熙熙攘攘的人流,呆呆的想着。   终于,就像第一次那样,萧一冰把她的回家的想法告诉了丈夫郝林泉。和那次同样,丈夫还是全力尊重她的意见,两个月后,她把美容店盘了出去,房子也租给了一对打工妹。收拾好行囊,带着满满的的收获,萧一冰又回到了久别的小城。   癫痫病的药有那几种武汉癫痫手术治疗方法宝宝癫痫病能够治好吗河南治癫痫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