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目游环翠楼_1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摘要:五一节前,我因病入住威海市立医院进行手术。每年的五一,无论远近,我都要出行,不想辜负这么好的节日,今年却不能了,但没有遗憾,因我目游环翠楼,得到了另一番赏景的意趣。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一   四月三十日做了胃肠手术,第二天五一节,医嘱:不能卧床,适度缓步。我住在消化内科,在6号楼的12层,威海的环翠楼就在楼北,相聚不足百米。举目皆景,细瞻有味。今年的五一节不能旅游,尚可目游,别有一番滋味。   环楼皆翠也!楼被翠色环抱,故名。   威海城不大,城市绕山而建。西北为金线顶山脉,向东亲吻海中的刘公岛的则是古陌岭,南有塔山,自西向东,捧起一座亲海的滨城,正所谓大“翠”。而自西绵亘入海的则是奈古山,独独隆起,虽海拔百米,却风韵独占,而环翠楼便矗立在山的东麓,正所谓小“翠”也。我以为没有任何一种颜色胜过“翠”,翠,包容了所有的绿意:新绿、黛绿、沁绿、鲜绿、嫩绿、娇绿、油绿……环楼之翠,绿意盎然,滴翠流韵,翠幔铺张,天下成绝。   如果一座城市没有太得意太令人自豪的自然标志,无论多么大,都显得空荡荡,少了一种壮怀的感觉,或者说,有一种被人掏空了心的虚脱感。就像我去姑苏,朋友告诉我,若没有那座“愁眠山”,寒山寺的钟声就没有味儿了,浑厚的回声将远逝,江中的渔火也就黯淡失色了。姑苏小山愁眠山,造就了一个古典的诗句:“江枫渔火对愁眠。”而威海的奈古山色也成为可以引以为豪的灵魂,真正的威海人都熟知一个句子:“翠染僧衣竹树幽。”僧人早就遁去,翠色仍在,染衣的翠色为市民所拥有了。   环翠楼的古老不在楼体本身,环楼的松柏,说不出何年,仿佛就是一山的老寿星,肃穆而闲适,拥入其中,感受的是老者的抚慰,有垂泪的冲动。也许因其古老,而聚集了喜鹊、云朵和晨雾,和我一起观山看楼的病友如是说。喜鹊叽叽喳喳,乘着山坡流下的春风,扇动了丝绸一般的翅膀,滑翔而下,轻点树梢,翩然而至,就像怕弄坏了翠色而轻轻;也许是云朵要亲海,游弋到奈古山就特别显低,也许是要思念身下这座玉宇琼楼吧,自古飞檐戏云,被四周的山峰围住的云,无处可去,便跑到奈古山顶与静穆的环翠楼,且歌且舞,飘飘洒洒,眷顾不舍,一阵大风收了去,被苍茫的大海包裹了,成海天一色,不要紧,云朵依然相继而来。晨雾在哪里藏了一个晚上?也许是栖息在这些古老的松柏树隙里,和松柏相挽相拥够了,便调皮起来,一哄而起,齐聚在环翠楼顶,莫非是想把这人间的楼阁幻化成海市蜃楼?可威海水域里的刘公岛常常弄出“蜃楼”,莫非是应刘公岛相邀而在环翠楼上做出盛大的样子?霸气的威海之晨,属于环翠楼,住在楼围的市民,真的成了仙界的仙人。我想,成仙的景象和体验不过如此吧。      二   换一个角度来解读风景,风景就有了不一样的灵性,风景会因观赏人的悟性而不同,而千变,而意境迭出。之前我以为旅游是唯一和风景亲近的方式,其实,目游所获也有意趣。风景就是一本书,观赏的人就是在阅读,随便翻翻也好,精研细磨也好,享受读的趣味就好。   山坡流着深绿,松柏的“翠”不分季节地围拱着环翠楼,而松柏间则是间插着银杏和榆树,胶东半岛的春,脚步总是慢吞吞的,几片叶子挂在树梢,仿佛是被松柏的翠色感染了,而不得不表示一下迎春的姿态似的,斑白的榆树叶子在日光下泛着嫩嫩的光,就像是非洲裔法国球星萨尼亚在球场跑动时的发辫,黑白相间,分明成趣。细看,那些榆树正争相缀叶,嫩绿之中透白,亦如水从山顶泼下一杯奶汁,划开了碧绿的松柏之海,更像一缕飞瀑喷泻而下。气势并不因大小而定,环翠楼蹲踞在奈古山上,气势不减。站在楼上看,微风轻袭,各色显出动感,互相牵拉着手臂,摇头晃脑,人在楼上也好像站不稳了,随着绿浪而摇摆,那节奏宛如乘一叶扁舟在河中随流。山顶处则打破了这种流线的格局,不规则地在碧绿之中窜出几株榆树,正如棋盘上的落子,我有了伸手持子,厮杀于奈古山的冲动,手举起来,可还是举棋不定。   奈古山上的明代城墙遗址,经过整修,焕然而不新,蜿蜒于山腰,穿行于松柏树影里,阳光穿透树隙,偷窥着城墙,闪着古老的时光。仿佛是晨起的女子的发带,稍加梳理,树影摇曳,城墙也动起来了,是飘逸的长发。站在楼上,从不同的窗去看,忽隐忽现,就像跟赏景的人捉迷藏。环翠楼四周的城墙,大砖堆垒,黝黑的砖体之间夹着白色的石灰缝隙,正如舞台上的花脸出场,却少了幽默,多了庄重与严肃。   环翠楼下,松柏之间,还藏匿着古色古香的建筑,环山而建,形势不一。黛色的屋顶,掩映于树间,飞檐弯翘,犹如探首亲吻树梢,此时树叶还是扩展之际,遮不住飞檐的灵性,就像弹出一把把剪刀,把洒下的日光剪得七零八落,该不是飞檐也剪出了这漫山的葱绿?这些古建,该不是当年守卫威海卫佥事王恺筹备卫海守土的府邸?镇山眺海,如此的位置,让人多了放心。真想跳出所在的高楼,去推门,问候一声这位建楼的先人。几处白色的建筑,是山林维护的工房,平整的屋顶也植了绿草,简直就是半空架起了梯田。这里的楼阁房舍都在画中,都被翠色围裹住,一切红尘喧嚣都远遁而去,只留下静谧,在繁华里,奈古山飞来此处,就是为威海卫消弭喧闹的吧?   突然脑中涌出这样的想法:看一卷史书,真不如在有历史感的阁楼上逗留一段时日,只有身临其境,才会领略历史的真正含义,古老的建筑总是透出一股清秋般的苍凉之气,尽管此时是春色盎然,岁月的痕迹不因季节的更迭而黯淡,依然可以听到历史的心音,触摸到历史的脉搏。是历史的穿透感使然,还是环翠楼本就是一部沉厚的书,真说不清了。      三   奈古山啊,本如巨龙探海,蜿蜒至此,拱起了坚硬的脊梁,承载着守边重任的环翠楼,坐落在略微弯曲的山脊上,却不是老年人那种暮气抑人的弯腰驼背,而是不屈的勇士隆起的铁骨硬肩,不要万种风情,只要铮铮铁骨。   如今,这些沧桑的史迹都隐匿在了环翠楼的飞檐斗拱上,我不想去翻开甲午海战残败的沉痛书页,惨烈的画面无需顺着历史线索去追溯,闭眼,眼前就火光冲天,怒浪汹涌。好在我们的国家已经坚挺了腰杆,祥和之云轻抚着当下的环翠楼,楼闻黄海涛声不依旧,云海笼罩的不是悲凉和惨痛。环翠楼的翠色唤来了鸟儿,和着楼角飞檐比试着飞姿,鸟儿唤来了同伴,给这座负重的危楼添上了轻美的音乐。鸟儿蹦跳在树间,探视着穿行在山间小径上的各色行人,不必问候,游人仰目,鸟儿青睐,如此的无声交流,给这座精美的山添上了多情的韵味。松柏之下的桃李和樱花,此时正是盛开之时,我只能变换观察角度才可以捕捉到那些俏皮的花儿,想起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诗句,花儿羞赧,怕与人对视吧?也好,给了我缓步探花的意趣,在这里,可不是红花被绿叶衬,而是绿色遮掩着红花,生怕日光太烈花儿受不了,真是“花燃绿色”,不胜其美!花藏于翠绿之中,为何不窜出绿的重围,招摇于人们的眼前?哦,环翠,在这里,风景都被冠上了这样的主题,不枝不蔓,翠色的旋律,才是环翠楼的基调,花之色,只能是陪衬与点缀。真的让我惊叹,单纯的绿色调也可以弄出这般迷人的风情!桃李经不住游人的光顾,有的已经飞红谢瓣了,散落于穿山的仄径上,游人踏着花径,款步于碧色之中,我突然多了惜花之意,怎地就不把脚步放轻一点呢!哦,我为花儿操心了,人在花海里,不正是最美的写意么?是的,浪漫的节奏就是这样,游人不来踏花,花儿自甘垂落?那才是一种伤感与凄凉。这个节奏被在小径上打着太极拳的几个老人找到了,翠色掩映,花儿覆头,人在其中,一幅真正感人的“动慢”图画,是生动的卡通,是动感的雕塑,我顾不得目游山色与楼阁,把视线投给了打太极的老人们。精美而悠闲的生活状态,为这座环翠楼的翠色添加了温暖的和韵。   傍晚,威海湾的雾气被夕阳穿透,远处的刘公岛渐渐露出了真容,海雾围裹着的岛屿先前还是如一片荷叶,顿时显出了清晰的轮廓,如仙子出浴,跳出海面。不必登岛揽胜,就在环翠楼上瞰海,想怎样拥抱大海,想怎么抚摸刘公岛,都是可以随心所欲的。灿灿红红的夕阳,将大海划开一道金碧辉煌的鎏金玉带,唯一不可能的是不能把站在环翠楼廊庑上的游人纳入其中。四层的楼宇,沿边都是廊庑,栏杆被夕阳染色,各层上都站满了游人,一齐举目眺海,指指点点,猜不出他们的兴趣是什么,红红绿绿的点缀,将廊庑涂上了最美的动画,发出的是颇具动感的炫光,任何一个方向都可以将威海城尽收眼底,揽在怀中,远目则是黛色的环山,向东则是游目放怀的海天之景:游轮穿梭与威海岸边与刘公岛之间,翻起白色的浪花,仿佛是千鱼逐舟,不舍猎物;又如莲朵盛开,此起而彼伏;渔帆点点,静止于海面,每面白帆都是游人心中的诗。归帆去棹残阳里,生动的画面不会因晚照而苍凉;日暮征帆何处泊?如今无需担心船帆无系住缆绳的岸边,只是多了一份遐想和浪漫的情怀。   我想起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相信,人比景更好看,因为人本身就是风景,而且是带着灵魂舞蹈的风景。游人挂在环翠楼上看风景,我在对面的高楼上看游人。海天一色入了游人的画框,游人和环翠楼却成了我的风景。人是风景中的灵魂,我们虽不能有意互动,不能彼此招手问候,也好,并不打扰彼此的意境,更让我心仪欢喜。黛瓦和飞檐,就像漂浮在奈古山上的浮云,人在浮云上,他们觉不出成仙驾云的感觉,我却有了目睹仙境的视觉享受。在这里赏景,最需要的是浪漫主义的情怀,这种情怀与环翠楼所蓄含的历史沉重感并不相左,因为今天的时代,已经是可以将古老改写、将历史吟成乐章的时候,你有多少想象力都可以尽情释放,带着闲适、舒缓、恬静、从容的姿态,无论是登楼赏景,还是如我徜徉于高楼走廊游目风景,都会过足眼福,湿润一颗尚美的心。医生告诉我,术后,心情就是良药。是啊,十分病情,七分由心情除之。不时地走出病房来看看环翠楼,思念可以在短时间得到慰藉,心软塌塌的,像蒸熟的年糕,我想拒绝护士来挂上吊瓶,因为美景已经注入了我的血管,流遍了全身。      四   从来没有这样的概念:山,永远是夕阳的归宿。夕阳爬上了奈古山巅,挂在了环翠楼上,我不舍这厢美景,用手机录下夕阳辞山的视频。太阳多么大,东起西沉,总是要找一个依恋之所,人无论走多远,心中总会念着家。也许别处的太阳是挂在天上,而我们的太阳却是放在了楼上,粘在了奈古山顶,尽管夕阳沉落有几分惆怅,却是满足的感觉。沈从文说,美丽总是愁人的。多少年想起这句话,似懂非懂,目游环翠楼景色,我理解了,是有了想拥抱而不能的愁绪吧。   我手中持一只玻璃杯,我心动这美景,杯子上也画上了环翠楼,还有漫山的翠色,我多么希望手中的杯子能够盛住这里的风景,还有这里的醉人气息,日后,我就是无瑕再看这道美景,举起杯子饮一饮,也解我贪恋美景的心情。   站在窗前,我笑了,觉得“风景如画”的说法太死板,风景本就是画。风景扑向眸子,眸子里的生动,直入心底。画里画外,原来是分不清的啊。赏景是一门艺术,每个人都可以走进艺术,只要有一颗充满浪漫情调的心,谁都可以成为捕捉风景的艺术家,我就是。我不必千里迢迢为寻一处美景而跋涉,环翠楼散发着的优雅,无与伦比,让人震撼,让人在美中昏厥,是百看不厌的图画,任何一个角度,都有十足的诗意。   进入了夜,我不再去打扰数百年的环翠楼了,尽管华灯璀璨,却让我有了灯伴我入睡的想法。哦,不眠的环翠楼要抱我入眠了,我不能辜负她的暖意与浪漫。这个夜晚,我失眠了。人说失眠是痛苦的,而我却穿行于翠色间,摸楼吻翠,正在兴奋里。   这夜晚深了,我披衣出了病房,临窗再视,对面的琼楼和树影成了剪影,贴在窗玻璃上,我伸手抚摸,却无痕。好的心情,总是要有风景来打扮,更深,环翠楼的风物依然青睐于我——一个可以读懂她的人。      2019年5月4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癫痫病医院哪家云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老人癫痫应该如何选择医院治疗随州那里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