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旅行笔记:风吹新叶(散文)_1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一、菜花·韵

新叶村的早晨是被一缕带着花香的风吹醒的。

风,一路吹来。花,自顾自地开。花,是油菜花。原以为,只有婺源才是油菜花的天堂,不曾想,最先迎接我们的是新叶村村口的油菜花。

当我们的车穿城而过,离新叶村越来越近时,朝车窗外偶然一瞥,路两边的油菜花都开好了——大片教人舒心悦目的黄,带着属于新叶的清丽与古雅,迷醉了我们的眼。

油菜花开到极盛的时候,会有几只白蝴蝶飞舞花间,几只蜜蜂藏在花蕊中亲吻花心,它们一同赶来参加这场春天的盛宴。这群来到新叶村的女子,连她们的名字也带着浓浓的春韵——玫瑰、春光、花开、垚垚、雁子、小雪……她们与花合影,争相拍下油菜花的各种姿态——仰着头,向着蓝天阳光,像是在尽情展现自己的美;低头垂目,像是遇见了心尖上的人,尽是羞答答的模样。

从来都不曾有过那样一次午餐,可以离春天这般亲近。在新叶村的中午,有极为轻柔的风,我们在一个四周开满油菜花的院子里用餐——鱼、鲜虾、红烧肉、鲜笋、咸肉、豆腐还有一盘碧绿的菜花,都是新叶的味道。建德的菜好吃,新叶的油菜花好看又好吃,有一股子香甜,入口,仿佛将春天含在了嘴里,舍不得去细细地嚼动,即便是什么佐料都不添加,也能在舌尖,品味新叶的平常岁月。

在新叶村,走两步便能看到油菜花,清透的黄将人心也映照出一片明丽来。这一天,这群女子穿着红衣,与菜花的黄相映成美,那一刻的时光也变得柔和起来。结伴而行的明月是个有着文学情怀的同道人,虽已中年的他,内心依然纯简,在那片与抟云塔、文昌阁遥遥相对的油菜花海中,他一手叉腰,一手作邀请状,仿佛要将新叶的春韵尽数带走。

满目的黄。满目的红。红与黄交织在一起,让人觉得有福。我们与油菜花簇拥,一组组影像与新叶的春天一起被洗印出来,那便是我们的诗意流年。

我深爱一大片被油菜花簇拥的新叶村,那摇曳多姿的色彩构成这片土地的生命意象。

二、水塘·声

叶氏先祖从玉华山、道峰山引来双溪水,注入村中,形成了大大小小共六口水塘。我们经过的南塘,是新叶村最大的水塘,是村中最有生机的地方。南塘边上,一排民居倚水而建,高低错落,白墙黛瓦倒映在水中。新叶的水光山影,仿若一幅尚未干透的元明水墨,有一种说不出的灵秀洁净。

塘里的每一条水流,在前行的途中,都会遇到大小不同的石块、各种形状的水草,当水与石块触碰的时候,会发出声音。这个时候,我愿意俯身,愿意将耳朵贴在石头上细细地听,会有一些轻微的声音,经过我的耳廊——声音里有眷恋,有期盼,有告白,有点点滴滴的心事。

南塘的水声很轻,以极慢的速度流淌。风吹水面,是那种轻盈的缠绵的声音,像恋人之间的耳鬓厮磨。与水声一起响起来的还有树叶生长的声音,叶子在朗读大地的诗句,有很多新叶村的村民坐在对面的斜坡上侧耳倾听,他们以各种表情——微笑、惊讶、兴奋来回应树叶的声音。如果有一场雨,翻山越岭赶来加入,便会有更为壮观的场景——他们会穿着雨衣,站在雨中,双手打着节拍,而那些诗句最终也将融入大雨哗哗的节奏里,成为春天的一部分。

在南塘清澈的水中,与我们偶遇的那群白鹅、几只水鸭,听到我们的足音便游了过来。白鹅们在水面上徘徊,水鸭抖动双翅,它们低头看着自己水中的倒影,自在、欢喜。

昆虫们却躲在塘边的泥土里窃窃私语,它们说着新叶村的过去与现在——那些留下来的人、那些离开村子不知所踪的人、那些为了心中的一份念想匆匆赶来的人。我不认识这些昆虫,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但我能听见它们的声音——很安静的声音,是蛰伏了一个冬天之后开始苏醒的声音,是一些沉寂的生命发出的呐喊——毫不铿锵,却有着向晚的诗情画意,有着沛然自足、水滴石穿的穿透力。

村里的妇人蹲在河埠头拍打着衣服——“啪啪——啪啪——啪啪啪”,这种声音离开我已经很久了。突然在新叶村听到,像是从对岸飘过来的一种天籁,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带着经久不息的韵律,在南塘的水面飘来飘去。

我在水边走,想随着它一直走。

“啪——啪啪——啪啪——”,声音一会儿轻一会儿重,一会儿停顿一会儿又响起,仿佛是少年时遗留在新叶的一个梦,我忘了带走,忘了三十余年。

多好,如今我回来了,它还在。

三、街巷·深

土地是有记忆的,新叶村长留在此,便有了这片土地的气味、色彩、光线。新叶村的街巷,密密麻麻,纵横交错。如果不是阿彪带着我们走,定会迷失在幽深的巷子里。

新叶村街巷里的老宅,门额上多有题字牌匾,如“惠风晓畅”“芝兰挺秀”等。它们,以走向时间深处的姿态出现——一堵灰的老墙,宛如某个雨天的惆怅,多少次轮回往复,始终以古典的方式保存着一个老式村庄的尊严——新叶村的巷子、老宅始终不曾被翻新、被粉刷,就那样旧着、斑驳着……而正是这些,恩泽了今天的新叶,此刻的我们。

新叶村的老宅子与徽派建筑大致相同,这些年去过不少村落。江浙民居、皖南老宅,多是这样的马头墙——青黑色的瓦,灰白中夹着墨黑的墙,墙顶处爬满绿色的藤蔓。

走在新叶村的巷子里,吸引我的自然不再是这些,而是顶上的飞檐,远远望去像鹰的翅膀,浓重的黑被清澈的天空蓝所覆盖,老树散开的枝叶斜斜地落在屋顶。一只鸟歇在树梢,它的身体和飞檐一样黑,尾巴也如飞檐一般微微翘起。对于我们的到来,它浑然不觉,一动不动,听我们说话,看着新叶村的光阴一点一点地流逝。

与飞檐凝重的黑截然不同的是青苔,让人欢喜的油绿色,连成一片又一片。从巷子里走过,青苔随处可见——矮墙上、台门上、树根下、井栏边、瓦楞上,青苔在一场春雨之后盈盈而生。遂然,想起多年前读过的《陋室铭》中的诗句“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这诗句,与眼前的景象极为相似。青苔在初春的阳光下多了几分哀愁,青苔的一生,从鲜活到苍老只有极短的时间,而生命的意蕴却极为深远。

跑过新叶村北面最古老的街巷,在另一条叫不出名儿的小巷里,走几步便能看见一堵灰褐色的墙,墙皮无规则地脱落,青白色的砖便露出来,透着粗朴安静的光。瓦,是旧式的,有隐约的暗纹,堆放在墙角。酒坛子,也是旧式的,圆圆的身子,一只叠着一只,像层层叠叠的时光。

对面的山墙上,一株三角梅傲然盛放。在初春,那一抹嫣红,倚着阳光,着了春意,将老旧的新叶映衬得柔美动人。一辆老式自行车斜靠在石墙上,像是在怀念什么——那个曾经骑车的英俊少年,还有坐在少年身后的姑娘,他们留在巷子里的温言软语,青涩爱恋。一间老宅子的屋檐下挂着咸鱼和咸猪肉,还有黄色的玉米串,火红的干辣椒。几条被单晒在院子的晾衣绳上。扁担、镰刀、筛子、锄头、扫帚、簸箕等一些农具沾着泥土和草叶,随意地放在墙角,它们是新叶村农耕生活中的主要成员。

沿着四方塘一路走,见老宅门前坐着一位老妇,如梯田般褶皱的脸,如弯月般不再挺拔的身子。她眯着眼,低头小憩,似乎已在此坐了好多好多年。三月,她还戴着绒线帽子,脚上还套着棉布鞋。一只猫依偎在她的脚边。一只狗在她身边踱步。三个七八岁的孩童,坐进一个空的木制大浴桶内玩耍。几个老汉叼着烟斗,坐在旁边的木桌前下棋……地上一只录音机里播放着“南无之歌”,煦暖的阳光落下来,仿佛将此刻的新叶村晒成一张发黄的旧书页。

这是属于新叶村的悠闲时光。

四、云塔·情

是在春日的午后,好多云散布在新叶的天空。有几朵云飘过来,不紧不慢,不偏不移,正巧与塔相遇。

从水塘到街巷再返回到村口的抟云塔、文昌阁,仿佛是走了一段很遥远的路。站在抟云塔下,我的左手边是玉华山脉,右手边是道峰山脉,新叶村像是一条纵谷,沿着两座山的脉络由西北向东南延展,在一缕隐约有致的薄雾中,我的身体随之飘了起来,在那个瞬间,我与新叶有了相同的记忆。

叶,是姓氏。玉华山下的古村,绵延着叶氏宗族的血脉。宋嘉定年间,叶氏始祖叶坤南迁至此。许是叶氏与这片土地在本性上有着天然的融洽,一代代的叶氏后人,历经了元明清等朝代以及民国的硝烟,始终以农耕的方式,过着最简朴的生活。如今新叶村全村有700余口人,且百分之九十五的村民姓叶,他们共饮一池水,同在一个屋檐下,合族而居,繁衍生息。

对于当年叶氏先祖为何以这座塔去镇守新叶村的古今,我在玉华叶氏史料上寻得了答案——

一是为补风水,可与玉华山、道峰山形成三足鼎力之势;二是为加固之用;三是为了培植儒风,以增文运。将此塔命名抟云,是取《庄子》“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之意。

到了康熙三十年,新叶村出了一位进士名叫“叶元锡”。至此,叶氏先祖想以此塔护佑子孙后代文运亨通的愿望终于实现。到了清同治年间,文昌阁落成,与抟云塔为邻。这一塔一阁掩映在苍翠的树林中,它们以凝重的表情,看着叶氏后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一起见证了叶氏家族世世代代“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楼”的耕读之梦。

在山脉与新叶村之间,流动的是云,一缕一缕轻扬而上,像温柔的思绪,像被扯开的棉絮,飘过来又转瞬飘散。散了,散了,新叶村上空的云散了,会飘去哪里呢?我听着云流走的声音,它们比水更为轻盈,很慢的样子。以至于在那一夜入睡之前,酒店窗外的夜空里最安静的还是云,它们缓慢地游荡,在空中留下银白的色泽。

五、新叶·梦

一种诗意在流传,而另一种诗意却在加快消失。好在,新叶村还未被商业化,这对于我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欣喜——它没有辜负我们这群循迹而来的人。

新叶村,是一行被不经意间唤醒的诗句。

那个古老的村庄,离我并不远,只需要一张火车票,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便可抵达。那片土地上,住着有建德情怀,新叶气质的阿彪,过兄,郎炜,楚楚,他们淳朴率真,且与我怀有同样的文学梦,这于我来讲,便是另一种欣喜。

从新叶村的宁静重返城市的喧嚣,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去适应。离开之后,我想了很多种方式去描述新叶村,皆是淡然。却在某个深夜,我拧亮台灯,翻阅相册,积聚在影像上的时光与夜的沉静彼此交替,直至相互融合。

回想在戊戌年春分后的那几天时光里,我们结伴走在建德的土地上,听过水声,走过街巷,在抟云塔下迎来一波一波的风声,在高深的祠堂前停留,在油菜花海里流连……蓦然发现,新叶于我,其实就是一个自由的梦境——它在拥挤的时间之外等我,从不发出信号,只等我从一场斑斓的梦境里出走,赶去与它相会。

西安癫痫医院在哪?周口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呢抗癫痫药物拉莫三嗪的副作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