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旧时明月旧时窗(散文外一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风动荷花香的时节,在苏州园林留恋,极喜欢苏州园林里一扇扇灵秀典雅的窗。

如果说,苏州园林是一位端庄清丽的大家闺秀,那些窗则是一双双秋波流转的眼。庭院里一扇木质的花窗,回廊里一个石雕的漏窗,仿佛在用一双双妩媚的眼睛,悄悄窥人。

漏窗是园林的点睛之笔,在曲径通幽的回廊两侧,在水榭亭台间,漏窗形态各异,雕刻着梅兰竹菊,春花秋月,人在园林里,仿佛行走在春夏秋冬间。

拙政园有一处“与谁同坐轩”,是水边一座扇形的小亭。轩里一面小窗如一把打开的折扇,窗下一面石桌,一对石凳。仿佛听见民国作家周瘦鹃在此吟诵的诗句:“苏州好,拙政好园林,轩宇玲珑如展扇。与谁同坐有知音,于此可横琴。”一个人独坐小轩,面对一弯碧水,在水边品茶,听琴,赏花,沉思,等待一位知己。可是,等到晚风轻拂,月上柳梢头,湖水里也泊着一轮明月,等待人终于没有来。

恍然听见苏轼说到:与谁同坐,清风明月我。

临水有亭,亭上有一个月亮形状的窗,从窗口望去,荷叶全出水面,满塘碧色,翠衣翩翩。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荷花早已亭亭玉立,透过一轮月亮窗去看满塘的荷花,清风徐来,朵朵红莲就开在月亮里。

若是到了秋天,红藕香残的时节,荷塘里的荷花都枯萎凋谢了,留下几枝结子的莲蓬静静立在秋风里,枯叶满塘,此时,可以留得残荷听雨声了。看得见繁花盛开,也看得见枯叶凋零,四季轮回中,我们感受生命另一种静气和从容。

留园里一扇花窗,全是相思结形状的花格,窗外是一条长长的回廊,看见一对年轻的情侣牵着手缓缓走过。忽然就想起一首诗:心似双丝网,心有千千结。

《红楼梦》中有一处窗,灵秀清幽,便是林黛玉潇湘馆里的窗。窗外是青青翠竹,竹影摇曳,绿荫满地,窗上是罩着淡绿的薄纱,窗纱是蚕丝织成的,人在花窗前走过,若隐若现,人影绰绰,落花翩翩,此时的潇湘馆仿佛是一阙宋词了。

在留园,荷塘里白鹅嬉戏,菡萏摇曳,烟波画船上有白衣女子在唱昆曲,曲声清丽悠远,旖旎婉转,情意缠绵。唱腔如雨打落花,清泉流淌,似漫天的樱花随风飘落,令人无限沉醉。忽然想起民国才女张充和,抗战结束时期,她也在苏州拙政园的一叶兰舟上唱昆曲:“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亭台水榭间,临水照花人,真是倾国倾城,绝代风华。汪曾祺先生在文章中写唱昆曲的她:“张充和唱昆曲,是水磨腔,娇慵醉媚,若不胜情,难以比拟。”

见一处花瓶形状的漏窗,窗外长着三两枝翠竹,静静看着,宛如一尊宋瓷。微风习习,青竹潇潇,成了一幅动态的水墨画。

苏州狮子林里的窗也分外迷人,这里曾是大师贝聿铭童年生活的地方。狮子林怪石嶙峋,随处可见一扇扇玲珑剔透的花窗,有惊鸿一瞥之感,它们静默在时光深处,等着游人偷偷来窥。一个“窥”字,多么令人痴迷沉醉,欲罢不能。苏州园林的窗,都是含蓄和掩藏,它诠释了中国古典文化里的“隐”。

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皆不是直观和裸露的,那些静美的花窗,暗合了东方文化优雅、古典、静谧、意境的美。苏州园林之美,移步换景,每一步行走都是诗情和画境,每一扇花窗都可以拿入画。

园林里,见一对穿着古装的女子从回廊走过来,午后的阳光透过长长的花窗洒在她们身上,衣袂翩翩,云鬓如画,粉面桃花,你仿佛走在时光的隧道里,恍惚走进《牡丹亭》的游园惊梦里。

有一只燕子轻灵灵地从石桥下飞过,一位古代的诗人也过桥了吧。

苏州园林里一扇扇窗,宛如旧时明月,照见古人,故园,照得见东方文化的典雅和大美。

旧时明月旧时窗。

【旧时光里的手帕】

古代的女子,手中或衣袖里会有一方手帕。手帕是丝绸的,上面绣着一支幽兰,亭亭荷花,或是两只云雀,几片白云,诗意闲雅,宛如一幅静美的水墨画。那时候,手帕也称为“鲛绡”,它是年轻男女的定情之物,因为手帕是蚕丝织成的,丝丝缕缕,皆是相思。

《红楼梦》中有一回,风雨潇潇的夜里,宝玉让晴雯送给黛玉两条旧手帕。晴雯问道,这么晚了,还送两条旧手帕给林姑娘是何意,宝玉只说:“你放心,她自然知道。”黛玉将手帕捧在手上,心里暗想,宝玉这番苦心,能领会我这番苦意,令我可喜;我的这番苦意,不知道将来如何,又令我可悲。

深情唯有君知。是啊,只有他明白她的心,只有他懂得她的心。黛玉提笔在送来的手帕上写下《题帕三绝》:“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尺幅鲛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字字都是怜惜的泪,深埋思念之苦。这眼泪,不是为自己的孤苦身世而流,而是为宝玉被父亲痛打一顿而难过,爱一个人,原来只是心疼他,怜惜他,不忍他受苦。

后来,贾宝玉娶了薛宝钗为妻。病入膏肓的黛玉,隐约听见远处苼笛声声,鼓乐齐鸣。黛玉让紫鹃去生一盆火,她挣扎着起身,满眼泪光里,将写满诗句的手帕,扔进了熊熊大火中,林黛玉焚稿断痴情。手帕上是黛玉滴不尽的相思泪,还有她的一生痴情……

在我童年记忆中,祖母的头上常年顶着一块淡青色的手帕,宛如顶着一片盈盈的月光。春天里,祖母带着我一起去田野里除草。牵牛花吹着紫色的喇叭,我一会儿去摘牵牛花,一会儿去捉蜻蜓,一会儿在开满野花的山坡上追小羊。祖母只要看不见我,就着急起来,大声呼唤我的小名,我答应着,像一只小羊奔向她的怀里。祖母见跑得我满头大汗,从竹篮里取出那块淡青色的手帕,圆鼓鼓的,包着什么呢?她说,你打开看看。我轻轻地一层层地掀开手帕,原来有一个金黄黄的大鸭梨!我拿起来闻了闻,真香啊!奶奶,我们分着吃,祖母说:“傻丫头,记住,不要分梨,你一个人吃吧。”我咬了一口梨子,甜美多汁,又脆又香。

长大后,再看见水果店里的大鸭梨,就想起祖母低下花白的头,打开一块淡青色的手帕,里面躺着一个金黄的梨子。仿佛听见她说:“丫头,不要分梨。”一瞬间,泪水模糊了双眼。清明时节回故乡给祖母扫墓,夜晚月明如镜,虫鸣唧唧,晚风拂过远处的松林,松涛阵阵,如海浪一般。我坐在故乡的田野上,望一眼不远处松柏环绕的地方,祖母就睡在皎洁的月光下,仿佛顶着一方淡青色的手帕。

如今的人们,早已远离了那一方小小的手帕,我们的衣袋里都揣着一包纸巾,图案精美,还有淡然的清香,随用随扔,都是一次性消费。

可是,我依然怀念旧时光里的一方手帕,它温情款款,诗意浪漫。它承载着古人的一份优雅,承载古老爱情里的脉脉情深,它也承载着我记忆深处一份浓浓的思念。

婴儿癫痫病能治愈吗癫痫病要怎么治疗癫痫是怎么发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