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韶华易逝”】我的父亲_1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九八年正月十六,我敬爱的父亲与世长辞,终年七十二岁。那年父亲病重,眼看就要过年了,亲人们都捏了一把汗,不知他能否熬到年过了。老人家很坚强,咬牙忍着浑身疼痛,硬是挺过了元宵节。   父亲生于二六年寒冬腊月,那年是虎年,所以小名就叫虎娃。父亲刚一出生,就赶上了关中地区百年不遇的大旱,庄稼颗粒无收,饿殍遍野。那年闹年馑,人们为了生存,竟然到了人吃人的惨境。我的祖父在我父亲还未出生时,就因家庭琐事离家出走,从此便渺无音讯。是祖母含辛茹苦地将姑姑和父亲姐弟二人抚养成人。我的祖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省吃俭用,供我父亲上了几天私塾。由于家境贫寒,后来父亲中断了学业,十多岁就去财东家里,小小年纪就当起了长工。   父亲从小聪颖好学,他一边打工,一边用心学习珠算、学习唱戏、敲边鼓等等,闲了也吼唱秦腔,村里来了剧团的人,他想方设法去看人家如何捶皮(敲边鼓)。慢慢的,他跟捶皮的师傅混熟了,师傅就手把手地教授他技巧和方法。有时到十里八乡外唱戏,他不顾路途遥远,一定要去看戏,为的是跟师傅学捶皮手艺。随着年龄增大,父亲就跟着本村的曹伯伯学木匠。曹伯伯大父亲十几岁,传艺时要求严格,父亲心灵手巧,不久就出师了,很快成了村里的能工巧匠,也成了村里的能人。   我们家兄弟姐妹共七个,父母亲为了养育孩子,常常吃不饱,穿不暖,早出晚归,辛勤劳作。等我懂事时,已到了1968年。这一年,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记忆中,外边到处是开批斗会的场景,到处都能见到红卫兵揪走资派的场面。也就在这一年,我的祖母去世了,父亲哭得死去活来。由于岁月动荡,家境贫寒,便草草地安葬了祖母。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父母亲靠着给生产队上工挣工分来养活一大家人。我家的宅基地本属于五队的地方,但在紧邻西边的六队里由于没有木匠,所以,分队时将我家划归六队。至今左邻右舍的乡亲们都属于五队,唯独住在中间的我们家是六队的人,以至于许多人都迷惑不解其中的缘由。七八十年代,父亲用他那瘦弱的身子,给全村百分之八十的农户修盖房子。他总是替别人家精打细算,尽量将现有材料最大化的予以利用,常常令主人家满意又佩服!父亲在十里八村盖房子很有名气,当人们提起他时,都说是个好人,是个能人。   由于那个年代,生产队凭工分分口粮,年终决算分红,所以父亲将盖房挣来的工钱用来买工分。家里人多,年年倒灌,年终人家都分到了钱,唯有我家还要给队上倒贴钱。好在父亲是木匠,手头总有一些小钱,才使我们全家从饥馑的岁月里挺了过来。   父亲能干,在生产队里常常干一些有技术含量的活儿。每年夏季,给生产队的打麦场当场长,负责小麦从收割到拉运再到麦场,先摞成很大的麦摞子。然后,在农闲时节碾场、摞麦草、扬场、晒麦子,最后到麦子入仓,一直要持续到七八月份,麦场上的一切安排全是父亲说了算。摞麦草摞子是个技术活,三伏天,人立在地下都汗流浃背,父亲却身先士卒,一直要站在麦草摞子上摞麦草,可想而知当时有多么的热啊!汗水湿透了衣背,从裤腿流了出来。没人能代替父亲摞麦草,一天下来他腰酸背痛,但毫无怨言。父亲多年一直担任贫协一职,无论谁家有矛盾纠纷,他随叫随到,常常一熬是一宿,直到化解了矛盾纠纷后,才回家休息。生产队的马房、仓库、会议室等集体公益性房屋,都是他领着人盖的。父亲对盖房技艺精益求精,总是算了又算,必须确保盖房立木时,房梁、卯榫各种数值准确无误。   我家兄弟姐妹多,父亲家教特别严厉。记得有一次,我和弟弟妹妹们为争吃仅有的一个干馍,而惹哭了他们,父亲严厉训斥了我,并给我讲了做为哥哥,应该谦让弟弟妹妹的道理。从那以后,我肚子再饿,也不和弟弟妹妹们争吃东西了。父亲对我们的学习抓得很紧,总是晚上抽时间要一一检查每个人的作业完成情况。有一回因为我下午和同伴贪玩,而忘记了做作业。父亲发现后,训斥了我,还罚我不能睡觉,直到写完作业验收合格后才准休息。在父亲的严格要求下,我们兄弟姐妹养成了自觉学习的良好习惯,在学校听老师的话,从不跟同伴打架斗殴。   父亲是木匠,我们家里的房屋却非常简陋,三间偏厦年久失修,一下雨房内就从上面漏雨。缺吃少穿,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一大家人却其乐融融。父亲爱吼秦腔,他经常一个人干活,累了就放开喉咙唱几句。晚上收工后,也是一个人哼着小曲唱个不停。大概自小受到了父亲熏陶的缘故吧,我们姊妹七人都爱看秦腔戏,我对秦腔曲谱更是情有独钟,闲暇时喜欢拉二胡自娱自乐。   1984年前后,分田到户了,村里人农闲时间多了起来,有一部分秦腔爱好者,经常自发地聚集在我家院子里自娱自乐。于是,父亲就想到了把这些人组织起来,成立了我村最早的秦腔自乐班。从此,父亲带着自乐班,逢年过节,就免费给大家唱戏,不但活跃了村里人的文化生活,还使一大部分人不再痴迷赌博,从而避免了夫妻间因赌博而产生的家庭不和睦。有时,附近村上那家有红白喜事,自乐班就被请去演出。秦腔自乐班的成立,净化并改变了村里的文化氛围,受到大家的啧啧夸赞!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我家分到十几亩耕地。那时父亲已快六十岁了,家里弟妹还在上学,父亲就买了一头耕牛,记得我经常给牛铡草时按铡子,父亲在铡子口喂草。父亲加班加点,在野外给牛割新鲜的青草,并把牛圈垫得干干净净。父亲把耕牛当成自己命根子,用来犁地、碾场、拉东西。父亲农忙时在地里干活,农闲时给人盖房子,整天忙里忙外。由于劳累过度,时常大口大口地抽旱烟解乏,导致咳嗽不止,加上他有爱喝酒的习惯,渐渐地,病魔就潜伏在了他的体内,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差。   1997年,父亲喉咙不适,吃东西时感觉好像有异物卡着。在西安被确诊为喉癌晚期,因为年龄偏大,只能进行保守治疗。化疗一个月后回到家里,父亲的头发全部脱落,说话沙哑,声音变小。但老人家非常坚强,每天靠喝奶粉、稀饭流食维持生命。他酷爱下棋,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仍然柱着棍子,在人群中观看别人下棋,有时也忍着疼痛和别人对弈。这种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值得我们做晚辈的学习。父亲的病一天天严重了,我到处给他买杜冷丁止疼。直到去世,父亲从没有哀叹过一声,同病魔顽强地抗争了一年多,其毅力让世人钦佩尤嘉!   父爱如山,父亲离开我们整整二十年了,他勤劳朴实、任劳任怨的品质,以及顽强拼搏的毅力、做事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永远值得我们敬仰缅怀!   黑龙江癫痫能不能治愈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十堰治癫痫病能治的好吗武汉哪个医院致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