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江南之恋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短篇小说
初春的天,总是给人一种无比向往的气氛。这时候,除了一些高寒地区的雪还在为季节的变换而争风吃醋外,其余的景象全被一抹绿的音符所陶醉。也许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在大地迎来第一缕柔和的风时,她把自己最天真,最纯洁的笑遗留在了某个角落。于是,一些无意探寻了这个秘密的人,便随光影的舞动充当了时空最忠实的信徒。现在,让我们禁闭那渴慕的双眼,去感受大自然最悸动的心跳。在众多意境达到顶峰的时候,一副清晰的画卷却杳然而至。当你轻轻走过那惬意的青石,漫步在飘着细雨而修长的小巷,或者一次美丽的邂逅,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女子,思绪纷飞在光影交汇的地方让人流连忘返。听,那婉转的渔歌,乌篷船的情节,就像一朵还未盛开的莲,种在心中。当一指琴音掠过,梦的那头,谁在啼血的鸟鸣声中演绎一场一场爱的缱绻……
   依然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当大家都还在睡梦中时,一个陌生的身影来到了江南这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小镇。他叫履泽,是来这里写生的。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一些事情,打乱了他已有的生活,所以他便想找一个适合修身养性的地方。他个人认为,如果自己的思绪可以在这里找到一丝内心安宁的话,那么作为一个还不是很出色的画师,他离成功的脚步将为时不远。可能是路途的劳累所致,背着画板和疲惫行囊的他便在一个叫哪里天涯的旅馆住了下来。大清早的,他原本是想在列车还未到终点站的时候,吃点什么以填饱自己早已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奈何连最后一份早餐都被坐在一旁的人给抢了去。没法,只好暂时忍着了。
   咕咕……肚子又开始叫起来了,这是他百无寂寥,躺在床上最直接的反应。对了,来的时候,好像听其他人说:“附近有个百年的老店,在那里你可以吃到别具一格的小笼包子!”想着做什么都好,可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于是他便鬼使神差的走了去。其实,他压根就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具体位置,但是确实有人看见他在那里出现过。奇怪的是一路上他从未同任何一个陌生的人搭话,更不用说问路什么的,这有点让人匪夷所思。都说一个事实必须要有主观或者客观的依据存在,难道他的鼻子自来就很灵敏,甚至超过一些所谓科幻里面的情节。当然,这个结果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他和我们一样都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是否还记得前辈们曾经讲过细节决定成败的那句至理名言,其实只要你细心的观察立马就会发现事情的根源,原来他是寻着路人那个有着精美装饰的篮子去的,因为那上面写着几个并不大的字“风惟念特色小笼包子”。
   一路走着,履泽有些感到纳闷儿,干嘛,包子卖得好好的,却打起什么篮子的广告来了。难道这只是一家挂羊头卖狗肉的不法商贩,可是自己一路走来,确实看见有好多人都买了人家的东西。你要说人家的东西不好吃,或者存在什么问题的,难不成除了自己,其他人全是傻瓜。他越想越离谱,越想越专注。突然耳边响起“哎哟”的一声,一个女孩迎面朝他撞了过来。不,确切的讲,应该是他在想这个本不是问题的问题时,一个女孩从这里无意经过,在退让不及的情况下被他撞了个满怀。他是被这个听得真真切切的叫声所打扰的,一看情形就知道自己闯了个不小的“祸”,而一向显得文质彬彬的他,只好一个劲儿的跟别人道歉。“姑娘,真对不起”的他记得自己只说了三遍,对方呢,倒也没有生气的样子,想来如果别人是那种为了一点儿小事而纠缠不休的话,怕是他现在已经有苦难言了。看着对方思索的神情,他一下被怔住了,在自己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女孩却抢了个先,只见她一脸惊奇的说:“哦,我想起了,在列车即将到达终点站的时候,你帮我把有点儿笨重的行李从货架上拿了下来!难道那么快你就忘记了?”履泽一听这话,遂想起了什么,在他大脑充满一阵欢喜的瞬间,自他的嘴里吐出了几个极其珍贵的字:“哦,原来你是水陌格格!”这话一出,两人都不禁相视而笑。
   “对了,你刚才在想什么呢?咋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笑声过后,水陌格格好奇地问道。
   “哦,没想什么,也许是在车上没怎么睡好,所以弄得这般狼狈!”履泽傻笑着回答,同时右手还不忘在自己的头上挠了挠,那样子很是滑稽。
   “即是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水陌格格听了,连忙道出这番话来。
   “那好,咱们这就道个别吧!”履泽很有礼貌地说着。
   两人在彼此讲了声再见以后,便径直离开。不过,在对方即将远去的时候,他有些后悔了。他心底在想,咋我总是那么不开窍,为何不把别人的联系方式要到手,那样兴许自己这次无奈的江南之行会多了几分异样的风景。哎,还不知道会有下次的邂逅没有,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那个之前令自己几乎走了魂儿的地方。嗯,好香啊,在他还没完全靠近风惟念特色小笼包子店面的时候,一股迷人的清香迎面扑来。起初,他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可香味儿分明就是从那里飘过来的,这让他有些哑口无言。再看人家的招牌下面,清楚地写着几行大字:“为了感谢广大群众对本店长期以来的大力支持,值此本店成立百年之际,特从今日起,连续三天免费赠送大家各式各样方便携带的篮子一只,特别声明因数量有限,故只对购买前三十名的客户有效,还望大家能够谅解!”看完那些清楚的字迹,履泽在心里为自己刚才有那莫名的想法而感到惭愧万分。
   “咦,还是有些不对劲儿啊,话说风惟念特色小笼包子,单看风惟念这几个字,就觉得她是一个很富有诗意的名字,怎么,怎么现在卖包子的是个将近60岁的老人?”履泽又这样傻傻的想了一阵,却不料耳边响起老人的一番话来:“没想到今天卖得真快,这一锅只剩下最后十个了,等卖完了,咱就可以适当休息一下!”履泽一听,再也按捺不住沈阳能医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刚才的神情,想着自己的肚子还在咕咕作响,于是他便硬着头皮买下了最后的十个!许是自己的虚荣心在作祟,当他手里捧着那十个小笼包子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旗开得胜的将军一样,浑身充满了傲气的色彩。话说人算不如天算,正当他暗自得意的时候,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一下涌来了黑压压的云朵。看见这一情形,履泽立马加快了脚步,谁想当他走过那悠长而寂静的小巷时,雨还是下了起来。雨儿好像一点儿不懂得怜惜,在他穿过还不到一半的瞬间,丝线般的雨一下变得豆大起来,那样子就像要把整个世界吞没似的。豆大的雨点儿落在四周,房前屋后顷刻便多了一些跃动的音符。看,那些顺着屋檐流下的雨水,恁是娇滴滴的给了大地一个又一个深情的吻。
   “糟了,”这是履泽看见豆大的雨儿,心底最直接的反应。“今天也够倒霉,看来平日里调侃别人的话就要在自己身上应验了。落汤鸡,多不好的一个词语啊。”履泽如此想着,心底还是有点不服输的样子。此刻,他在祈求着奇迹的出现。饶是自己的念想终于成为了现实,迎面走来一个撑着油纸伞,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加上那件浅粉色的长裙衬着有些微红的脸蛋,漫步雨中俨然就是一副天然而不加任何修饰的美丽画卷。那一刻,履泽有些醉了,但此情此景他明白自己必须保持清醒的大脑,因为他实在不想变成落汤鸡,特别是那尴尬的模样他仍是历历在目。对了,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吧,反正对方只是一个人,想着一把不大的油纸伞还能容纳得下他的身影。他开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了进去,女孩显然被他这突来的举动吓坏了。于是,他忙着解释道:“姑娘,请放心,我没有任何恶意,只是现在雨下大了,自己又没有带伞,所以就请姑娘您帮个忙。对了,我就在附近那个叫哪里天涯的旅馆住着。”姑娘呢,看来也不是那种任性刁蛮的人儿,她在听了他的一番话后,竟然奇迹般的答应了他的要求。然而,履泽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之前他买包子的那个地方,那个叫风惟念的女孩如今就站在他的面前。
   自然,女孩是看在他买过自己的包子才答应帮履泽这个忙的,如果不是现在的履泽很可能已经被对方一记响亮的耳光而弄得不知所措,甚至姑娘再那么大声的一喊,往常只用在那些坏人身上的词语,再经过对方的加工定会引来路人的围观,那一刻他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了。尽管女孩是愿意帮助他的,但毕竟是光天化日之下,而且两人的距离又隔得那么近,她看着对方的样子不免有些拘谨起来。好在,这里距离哪里天涯旅馆不远,女孩将履泽送到了目的地,转身便离开了。当然,履泽也不是没有礼貌的人,他对女孩说了声“谢谢”之后,自己也回到了暂时属于他的房间里面。“嗯,这包子的口感真好,又香又软又耐人回味!”这是履泽在尽情享受风惟念特色小笼包子时,嘴里最直接的感觉。而这时,凑巧的是电视里面正在播放一则美术画展比赛的消息,话说无心似有心,他突然有了一个创作的冲动,因为刚才经过癫痫病人吃什么药效果最好小巷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当脑海里的画面成为现实,他把这个意外的收获,寄给了先前自己铭记的那个地址。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用随身携带的摄像机留了个底儿。
   “哎,这雨到底还要下到什么时候?”说这话的是一个有着绯红脸颊的女子,和她同住的还有三个要好的姐妹。她们要比履泽早来一天,看她们的装束打扮,还有身边带的一些物品,不难一眼看出她们是结队外出旅游的。或许现实中自来就存在那么一些巧合,她们所住的地方竟然和履泽一样,唯一有区别的是她们住在四楼,而履泽则住在三楼。也许大家要说,这算什么巧合,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擦肩而过的人有那么多,可是能够真正走到一起的又有几个?其实吧,话题好像说着说着就扯远了,现在还是将目光放在三天以后的一个下午。
   那天,雨终于结束了她纷扰的旅程,许是累了,于是找了个未知的角落躲了起来。那时候,大地一片清新,清新得可以闻见泥土漂浮在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味道。连续下了几天的雨,虽然极其富有诗意,但这也憋坏了一些静不下心的那类人群。写生的履泽是,当然楼上那几位要好的姐妹也在其中。正午,太阳火辣辣的,就像要把世界所有的一切都烧焦似的。雨过天晴的天空一片海蓝蓝的,她像一块明镜镶在了许多人的梦里。大地上蒸腾着的水汽,我们是完全看不见它的身影,所能与之联想的便是游走在天空那一片片洁白的云朵。抬头望望那遥不可及的天空,偶尔会有几只调皮的燕子,在风中舞动着她们灵巧的身姿。她们在空中遗留的弧线,是对来年无尽的憧憬和思念。今天正好是周末,在太阳将雨儿最后一缕湿润的痕迹晾干时,早已憋足了一股劲儿的人们,便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外面繁花似锦的世界。毋庸置疑,履泽和楼上那四位并不相识的好姐妹,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履泽呢,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在自己所到之处抓住一丝创作的灵感,从而为自己的写生旅程创下一个又一个人生的辉煌。楼上的四个好姐妹,之前说了,她们来的目的是为了旅游,也就是说她们只会把自己认为好的风景,将自己或者别人永恒的留在那狭小且有些暗黄的相册里,以此作为曾经美好的回忆。
   “救命啊,救命啊!”这是履泽行至岸边一个拐弯的地方,耳边传来最直接的呼喊。遁着那清晰且越来越大的音色寻去,他看见不远处站着三个神色慌张的女子,她们的眼神都向河流的一个角落望去。当他将自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时候,他清楚地看见河水里有个若有若无的身影,直觉告诉他肯定是有人遇了险。该怎么办呢,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他心里想着,于是便放下写生用的东西,扑通一声跳了进去。开始的时候,他并不觉得吃力,但是在自己游到对方所在的位置,他蓦地感到有些为难。他是整个将对方托起的,由于这落水的女子并不懂得游泳的方式,所以就只能靠他一人了。尽管这河水还是有些浮力,可是再怎么也比不上两人逐渐下沉的身姿。履泽很清楚这一点,要是自己游不到对岸的话,他自己也会被无情地河流所吞噬。他想着这些,不由得浑身来了劲儿,眼见着就差那么一点儿哪,奈何那里的水流比较急。他如此尝试了几遍,却还是被水流冲了开来。渐渐地,他开始感觉自己的身体像被抽空了一样,死亡的气息开始向他们慢慢靠近。或者是上天对他们即将逝去的生命有了那么一点儿怜悯之心,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个年纪和他相当的人向这边跑了过来。只见来人一边跑着一边将拿在手中足有十米长的竹竿伸向了履泽,到了岸边对方又大声地喊了一下:“不要着急,抓住我手里的竹竿!”履泽见状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于是拼命地抓住那根可以拯救自己的东西,就这样在大家的齐心协力下,两个险些丧命于河流的人被救了起来。
   不过,人虽然被救起来了,但是那个女子的处境却没有履泽那么乐观。对方因为吃进一些水,而出现了生命暂时窒息的现象。如果在短时间内,不加以一定措施的话,那她将永远离开人世。履泽自然知道这一点,于是他便在情急之下给对方做了一个最直接的人工呼吸。眼见着对方有了些许举动,他这才松开自己微红的嘴唇。女子大概是受了一些惊吓,在她吐完暂时噎在自己喉咙残余的水份时,同行的三个好姐妹将她扶了起来。所谓大恩不言谢,在被救人和其他三个好姐妹的一再邀请下,履泽和在危急时刻想出了救人脱险办法的那个男子,同他一起参加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聚会。其实,聚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大家想通过这次聚会来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在这里,顺便给大家透露一个消息,和履泽同住在哪里天涯旅馆的四个好姐妹,她们一个都还没有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所以更别提什么谈婚论嫁的。

共 14937 字 4 页 武汉癫痫怎么治疗合适php/article/showread?id=428198&pn2=1&pn=1" class="pre">首页123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428198&pn2=1&pn=4">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