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心灵】老照片 旧生活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创意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5459发表时间:2015-06-01 09:36:03 某日闲暇,翻阅老照片,拣出一张老旧的全家福,那似乎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张照片,大概有三四岁的样子,把自己打扮得怪怪的,彰显出自己的固执倔强。这其间的情节至今回忆起来似乎还有些残缺不全的碎片。那该是个冬日,陈旧的房屋檐下还垂吊着茅草门帘,黑白照片虽然分辨不出服饰的颜色,但是仍可以看出门窗的陈旧和岁月留下的斑驳痕迹。人们都穿着臃肿的衣物,年迈的爷爷奶奶坐在人群的正中,一身老式的棉袍流露出浓郁的旧时代的气息,显得那么与众不同;父亲在棉袄外面罩着笔挺的中山装,上衣口袋里还插着一支钢笔,体现出时代特色和那个时代人们的追求;怀抱着三弟的母亲似乎穿着大襟的绸缎棉袄,想来那应该是嫁给父亲之后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以我家当时的经济状况来说似乎难以买得起这样高档服饰……当时的我肯定不懂什么叫美,但是看到大人们为了照这张全家福都在梳洗打扮,从箱子底下找出平时舍不得穿的衣服来,我一定也是犯了红眼病,可是当时很穷,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哪有什么压箱底儿的衣物啊,于是就从仓库的旧衣堆里翻腾半天,找了几件自己认为很美的衣物把自己打扮起来,记得当时大人们也都出来阻拦过我,让我不要穿这些搞怪的衣物,可是固执的我根本听不进去,于是就把自己打扮成这份古里古怪的样子,给自己的历史留下了丑陋的一笔。我的头上是一顶与我的头颅大小极不相称的兔耳棉帽,紧紧扣住了顶部的一少部分头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脑袋都暴露在外面,显得帽子就是一个多余的摆设;上衣是一个大襟花棉袄,也许是姑姑姐姐们的旧衣服;双手插在一副带带儿的棉手闷子中,且两只手一高一低,高度差距还不小;脚下是一双笨拙憨厚的毡疙瘩,最可笑的是那看不出颜色的一条沈阳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棉裤腿上居然还恣意且不均匀地缠绑了一条裹腿,大概时间紧迫,另一条腿上的实在来不及了就这样上阵了,于是一张搞怪的黑白全家福就这样生成了。   在那个经济极度匮乏的年代,穿衣戴帽是家庭生活中一项不小的开支,相信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为此纠结过。夏天的时候似乎还好说,只要能遮羞,不是破破烂烂也就将就了,有时候不太讲究的人一夏天打赤脚也能对付过去,寒冷的冬日难度就大了,怎样能保暖不挨冻往往令大人们伤透脑筋。我们家庭人口众多,孩子也多,所以要把全家人过冬的衣服准备齐全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时人们根本买不起衣裤,只能买来布料靠一针一线来缝制。记忆中母亲白天忙完家务之后,夜晚总是凑在昏黄的煤油灯下飞针走线,每次半夜醒来的时候,我总能看到母亲坐在灯下的身影,望着那佝偻的脊背我总会涌起阵阵心疼。有一年冬天,村里的大孩子们流行踩高跷,看着他们那份得意的样子,我不免也动心起来,在哥哥的帮助下做了一副高跷,模仿着他们的样子学了起来。那活儿学起来并不是很难,只要你不怕摔跤,即使摔倒了也别摔着后脑勺就行。但是那木制的高跷是要依赖绳索和双腿固定在一起的,这样行走起来,双腿一弯一曲,有时候摔倒了膝盖还要跪在地上,那不是很结实的棉裤膝盖半个下午就会露出白花花的棉花。头两次还敢去找母亲给缝补,次数多了看到母亲那么劳累就于心不忍了,于是就偷偷找来补丁和针线,躲在屋子郑州医院治疗癫痫费用需要多少一隅,学着母亲的样子,自己补起来。看到我那粗针大线歪歪扭扭的杰作后,母亲又气又笑,然后逼着我脱下裤子,拆掉补丁,重新缝补起来……   那个年代,给衣裤打补丁成了家庭妇女们一项重要的手艺活,一个是补丁的颜色要与原物搭配得当,即使不能一致也要尽可能接近,其次还要对好补丁的纹理,最重要的是针脚要细密均匀,大针大线或者大小不匀那就非常不美观而且还会遭人耻河南的羊癫疯医院哪家靠谱笑。记得中学的时候,我从挣工资的三叔那要来五元钱(这样的事我做过很多次,依仗自己是叔叔的得意弟子,每次都能获得满足),买了一双回力鞋。那个年代,回力鞋可是农家子弟中的奢侈品,那些天穿着回力鞋着实引起了很多同学的羡慕,让我那小小的虚荣心很是满足了一回。可惜好景不长,一次玩耍的时候,不小心被一个铁丝刮了一下,脚背侧面的帆布立刻翻起二寸来长的口子,当时我蹲在那里双手抱着鞋懊恼了半天。放学回到家,想方设法躲过了父亲的眼睛,吞吞吐吐给妈妈讲了实情,母亲拿起那只带伤的鞋,很是心疼地端详了半天,虽没有严厉地责备我,但也是提醒我以后要小心,要珍惜衣物。然后拿起针线缝补起来。我本以为这双可爱的回力鞋就此报废了,即使打上补丁也会丑陋无比,没成想经过母亲那双灵巧的双手,那二寸来长的伤疤居然变得美丽起来。母亲在鞋帮上用颜色相同的线左右交叉,硬是在伤疤上编制出一片美丽的图案,那图案不但遮盖住丑陋的伤疤,而且针脚大小一致,距离远近均匀,给本来就很漂亮的回力鞋又增添里一道美丽的风景,简直就是一件手工艺术品,让村里那些挑剔的阿姨婶子们看了以后也啧啧称道。   读高一那年冬天,为了节省几元钱的饭费,我便舍弃了住宿,用双脚来丈量家和学校之间那十五华里山路。那年家里经济实在拮据,就没能给我买的起棉帽子,于是我就光着头和寒冷作斗争,实在感觉到冷了就从裤兜里拿出双手捂捂耳朵,但往往是耳朵还没捂热,手又冻僵了……记得当时二叔有一顶狐狸皮帽,皮毛颜色火红火红的,不用说戴在头上,就是看在眼里感觉也是热乎乎的。那是二叔的心爱之物,天气不是特别冷,二叔都不舍得戴。看到我光着头上学,二叔便拿出来让我戴。当时我毕竟懂事了,看到二叔如此喜欢那顶帽子,戴了两天就还给了叔叔,硬是那样光着脑袋对付了一个冬天。   那时候还没有实行计划生育,每个家庭都是一大堆孩子,于是小孩子穿大孩子的衣服这样捡剩儿的事都是家常便饭,几乎没有谁去挑剔衣物的大小或款式颜色,夏日能遮羞,冬天能保暖就很知足了。我在呼伦贝尔有个姨奶奶,就是奶奶的胞妹,姨爷还是个当官的,当时他们的经济条件很好,常有穿剩过时的衣物打包寄给我们,于是我们姐弟们就捡自己合适的挑选起来,穿在身上和新衣服相差无几。这样的生活伴随了我好多年,后来自己能挣钱了,经济条件渐渐好起来了,买几件新衣服,追赶点时髦也成了可能,可是我总也改不了节俭的穷酸像,衣物和鞋子不穿坏了就舍不得扔,不会去追逐时髦。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青年人中流行起太阳镜、三接头皮鞋和皮手套,这三者每一件都得耗费我半个月的俸禄,因为囊中羞涩,也因为对节俭的坚守,我只能欣赏的眼光注视着身边的同伴们用这些行头武装起来的亮丽光鲜,虽偶有心动但依然故我。后来,还是在大姑的逼迫下,我才买了一件三接头皮鞋。   这些年,经济的飞速发展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年少时代人们心目中那种电灯电话、楼上楼下的美丽憧憬早已变为现实,人们不仅衣食无忧,而且都在想法设法让自己吃得更好更健康,打扮得更美更能彰显个性。于是人们频频逛超市、出入专卖店、上网淘宝,只要新潮,只要喜欢就一定收入囊中。前些年,人们还多少顾忌钱袋,所以有只买对的不买贵的,如今却是不管价钱多少,只要喜欢就好,因为我们不差钱。过去是用到了才买,现在是喜欢了就买,结果搞得家里衣柜鞋柜都没位,大包小包都鼓包,大多数衣服鞋子就像皇宫里的妃子一样,一生难得被临幸一次,买回来就被打入冷宫。前几天收拾楼下的仓库,处理过去舍不得扔的旧物件,结果发现大半间房子的衣服和鞋子,好些都和新的无二,多数也就被临幸过一两次就被关了禁闭,命运可悲可叹。   如今,我们多数人的生活可以说是不差钱了,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想一想过去的旧生活,应该知道今天的美好来之不易,享受生活的同时还要珍惜生活。有一句老话叫“十分才能七分用,留下三分给儿孙”,这里套用一下,改成“十分福分享七分,留下三分给儿孙”,过分的奢侈浪费那叫暴殄天物,报应不在自己也会波及子孙的。不是吗?假如我们今天为了经济的发展像饕餮之徒一样贪婪地开发自然资源,我们的子孙后代用什么呢? 共 308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癫痫病有哪些危害呢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