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雪花开了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早晨8点,上班时间未到,环卫处的老陈就匆匆地来找刘局长,此时刘局还没有到。他焦急地在楼道里等着。   老陈是环卫处人事科科长,再过二个月就退休了。当年从老山前线退役之后,在环卫队干了整整三十八年,从干事做起,后来当过二年股长。1996年机构改革,取消了股级建制,从股长又退回到干事。老陈人缘很好,就是性格有点倔,不会说奉承话。本来身为部队连级干部,并有一等功资历,按说分配到机关,怎么说任个科局长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然而就因为他这倔脾气,在干事岗位上干了近三十年。直到过了五十,他的一个在老山前线一起负过伤的战友,派到这里任县委副书记,他才“借光”提拨到副局长。   老陈的能力水平早就被上上下下认可的,因此自担任副局长之后,风风火火地干了几件漂亮的活,得到了市民的称赞,不过工作中也得罪过不少人。西四马路半条街“驴马烂”马路市场十年之久的乱排乱倒,让老陈给清理了,因此得罪了县工商局一把手的老丈人,工商局和环卫处从此闹掰了。县委书记司机马六的小舅子在植物公园圈了一亩多地,搭起了烧烤大排挡,每天成堆的垃圾往人行道上一推,而且还污染了公园水质。多少年来没有敢管,老陈把烧烤炉子给踹了。这两个事得罪了上头,在一次全县软环境建设总结会上,环卫处被县委书记公开点名批评破坏软环境。环卫处被责令召开民主生活会,进行整改,老陈着实窝囊一阵子。不过更让老陈不堪承受的,他的老伴走在大街上,被一辆无牌照的小轿车给撞成了双下肢粉碎性骨折,差点丢了性命。不知道和得罪人有没有关系,但是这些事他都不后悔。   然而在他担任副局长期间,有一件事,让老陈始终后悔不跌。那是在他当任副局长的最后一年,他在班子会上力排众议,采购了18台清雪车,清雪车上来之后,效果确实显著。县城里终于实现了头天下雪次日清,而且节约了上百万的开支。不过,老陈却没少挨骂。机械上来了,环卫处当年几百名环卫职工放假,奖金没有了。那年临近过年的时候,二三十个环卫工堵住了老陈办公室的门,跟他说过不起年了,要单位救济。弄得老陈在单位里上上下下不讨好。加上他一贯的想干就干,不计后果,又听不进别人劝的倔强脾气,因此,老陈的副局长也没有当得长久。不过事儿也算是凑巧,赶上全县换届,刚刚当了二年半的副局长,五十二岁超龄,从领导岗位上被一刀切了下来。   按照当年政策,老陈完全可以拿着正职待遇,回家养老。但是老陈念及在单位上班,出满勤每个月还有120元津贴补助,而且在年终绩效考核,还有8000元工资奖励,退了二线,这些待遇就都得不到了。于是他向组织提出了回到环卫处当一名普通干事,留个在职的岗位。起初领导感到有些为难,新来的局长更是以为老陈是在整事,有什么图谋?于是把问题反映到县里领导。他的老战友明白老陈的苦衷,自从老陈的老伴出车祸之后,他们家就剩下一个挣钱的了,靠老陈2000多元钱的工资,生活确实不容易。领导干部退下来,原则上也应该坚持在岗,毕竟一年还能多挣个万八千,对老陈来说,这也是不小的收入。于是在老战友的关系上,老陈令人不解地留在环卫处,重新做起了干事。   当时就有人背地里说闲话:老陈有县委副书记这层关系罩着,东山在起的机会还会有!新来的局长似乎也考虑到这层关系,尽管对老陈心存芥蒂,但是还是多了一份用心。二个月后,原人事科长被纪委立案处理,局长不知为谁送了个顺水人情,把已经退出仕途的老陈又重新提拔为人事科长。有人说老陈是县里最大的人事科长,管着1000多号人,也有人说老陈是最小的人事科长,不管干部。   自从当上人事科长后,老陈似乎变了个人。倔脾气没了,不似当副局长时一脸严肃的样子,逢人便笑,不笑不说话。单位里的人当着老陈的面说:老陈是官升脾气涨,官降脾气消。也有人说,老陈就有当官的隐,副局长不当,科长大小也算个官,他是官没当够。   似乎真被同事们说中了,老陈的确很在意当这个科长,好像比当副局长还在意。同事们不知道,在得知被割下来的时候,老陈心里藏有一层遗憾,让他纠结。那就是后悔采购了清雪车,导致三百多号环卫工人放假。那年冬天当他看到几十个环卫工人流着眼泪堵他办公室门的时候,他的心都碎了!那个年他没过好,甚至不敢上街。所以自从当上人事科长后,尽管环卫处的清扫机械越来越先进,环卫工人的劳动量大大减少,但是当领导几次提出要压缩环卫工编制时,老陈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拖。他说现在城区管理范围日益扩大,弃管小区老百姓上访诉求越来越强烈,不益进一步裁员。所以减人的方案,被他一拖就是几年。   老陈是南方人,在东北当的兵。他特别喜欢北方的冬天,特别喜欢冬天的雪。他喜欢北方的雪的圣洁,他说雪可以掩埋罪恶,也可以清洁灵魂。所以当部队百万大裁军的时候,他申请留在了北方。他不希望冬天的下得大,雪太大了,环卫工人过于辛劳;但是也不希望冬天里雪下得太小,雪下得小了,工人们奖金就分得少了。   再过二个月,老陈就要退休了。老陈知道这个冬天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战役了。二个月前,他做了一份关于增加冬季临时环卫工人的方案,其实方案是在去年入冬前就拟出来了,但是去年冬天雪小,没有实施。今年老陈又对方案进一步完善。增加一条重要理由,就是改变使用融雪剂清雪的传统做法,因为融雪剂对环境的破坏太大,建议全城普遍采用人工清雪。按照这个建议,必须扩大环卫工人的规模,相应的就必然增加人员开支。他的意见领导很重视,摆在了县里主要领导办公桌上,主要领导原则上同意了。细节的方案又交给了环卫处继续完善,自然又落到了老陈手里。年轻的时候老陈指挥了一个连的战士冲锋陷阵,退役之后,又干了一辈子环卫工作的老陈,拿出这样一个方案也就是加两个班的事情。按他的计划,今年冬天环卫工人需增加280人,在入冬前,人员就要先备好案,编成班组,落实到网格上,一旦大雪降下来时,一声令下,全城皆兵。完成了方案之后,领导大笔一划,同意照此方案由环卫处具体组织实施。老陈心里高兴,他似乎看到了漫天的飞雪在霓虹灯下晶莹闪烁。看到了环卫工作迎风冒雪奋战的场景,耳畔里也似乎听到了马路上咔嚓咔嚓、沙拉沙拉清雪的声音。甚至他也想象出,过年时,环卫处办大楼异常地安宁清静,往年那些找领导申请救济的职工不见了。   老陈没事的时候喜欢到街上和摆地摊的唠嗑,修自行车的老刘跟他打过招呼,说冬天修自行车的人少了,能不能在卫生队找点活干,老陈答应了,记在了心里。城中村卖菜的李大个子在公交车上看见老陈,问环卫队冬天扫雪招不招人,老陈也答应了。最不可思议的是,西四马路驴马烂市场和老陈过不去,半夜里截住老陈踹了两脚的孙大盛,那天看到老陈,竟也央求老陈给找点活干,老陈二话不说,一口答应了。老陈知道,自从工商局长进去之后,孙大盛也因为涉嫌参与黑社会,蹲了三年,如今刚出来,生活困难。老陈答应过的事,一一记在本子里,随时翻看。   入冬已经二个月了,老陈一直高兴不起来。他盼望的大雪一直没有下,干环卫一辈子,他时时心存一份忧虑,他不愿意看到暧冬,他留恋冬天飘雪的样子,他喜欢冬天零下20几度的天气,他甚至喜欢到农村去,扫开一块场院,撒些谷子,等着小鸟下来寻食。他更喜欢和孙子们一起在公园里堆雪人,团雪球,打雪仗。然而这些似乎离他越来越远。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还有街边门室房私人诊所里,出出入入的男男女女,老弱妇孺,老陈的倔脾气又犯了,他开始骂这不知时节的天气,骂半空里竖着的黑压压的烟囱,骂穿流不息拖拽黄烟的小汽车,骂马路旁射着浓烟的烧烤炉子。他更骂地方官员,说是一套,做是一套,口里喊着总书记的话,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可是做起来,还是只要金山银山,不顾绿水青山。   有的人以为老陈要退休了,眼看官要当到头了,所以心里才不舒服,才又犯了老毛病。老陈不在意,随他们说去吧,该骂还是骂,越骂越难听!然而,经常跟他一起工作的人知道,老陈是因为冬天雪没下下来,心事未了。有人说老陈一直在还债,老陈从来不反驳。   上周,南方一些地区下起了大雪,老陈脸上有了乐模样,他每天端详着网上的卫星云图,掰着手指头算风向;昨天晚上的天气预报说,未来一周,将有降雪,老陈兴奋得半夜里,推开窗户往外瞅。凌晨2点多钟,天阴得黑沉沉的,一个时辰之后,沸沸扬扬的鹅毛片子终于铺天盖地地降落下来,衬着马路上一串串明亮路灯和楼宇间射出的点点灯光,雪花在晨风中欢腾旋舞,在马路上,广场上,大地上,在城市的上空,在天地间,和着万物的生灵,凑着明快的旋律,吹着悠扬的序曲,把一片清凉洁白,撒向人间。   老陈兴奋,五点刚过,就从床上爬起来,穿上大衣,走到了室外,在大雪中,仰望着天空,在雪地上忽而愉快地奔跑,忽而站直了,像当年的扛枪守卫边疆的卫兵。忽而又摘一片雪花,送到嘴边幸福地亲吻。   好容易熬到天亮,早饭没有吃,找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方案,便急匆匆地来到单位,等在了局长的办公室门口…… 湖北专治癫痫医院哪家更专业武汉羊角风怎么治比较好黑龙江正规的癫痫专科医院山西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