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时光书:心灵的秘境(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剧本

没有比读到一组好诗更让人愉悦的事了。

站在诗歌的门外,读你的诗,感觉诗歌在我眼前发散微光,有了呼吸,有了生命的迹象。

在文学的行途中,我们都是出发的人,而你,始终牵着诗歌的绳索不愿放手。于是,你的诗歌有了更多迷人的意象,纷纷坠落在午夜的星河里。

嗨,其实我们都知道,诗歌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存在。

在这个混浊的世界里,会写诗,是最美好的事情。

诗歌里,所有的镜像都是你意念中生生不息的情愫。时光苍白不了,岁月沧桑不了……就像琥珀,安然、洁净且长久温润。

你的诗歌,有着足够的气场和硬气。在我看来,这两点对诗歌来说特别重要。我不喜欢过于绵软的诗歌,不喜欢过于诗意的诗歌,不喜欢过于晦涩的诗歌。一首好的诗歌,无论是实写或虚写,都应是言之有物,而诗人与诗歌的交流,都应是发乎灵魂,推心置腹。

尽管,我不懂诗极少用诗歌去表达内心,但在我看来,被文学簇拥的人生,才是充实的人生。我相信,你是个被诗歌庇护的人。尽管,诗歌无法改变物质生活,但它关乎心灵。

从《逐日》漫过《心窗》行至《路口》再归于《掌纹》,有一条被你隐匿的波浪线始终晃动。你善于营造诗歌的意境,充满张力的语言,带着诗歌的芳香,有属于你的体温,有你的生活,梦想,爱与疼痛……对于一首诗来说,不用去询问忧伤快乐愤怒的根源,只需知晓情愫所在,便足矣。

读你的这四首诗,便可探寻到你情愫的原点。

逐日中的夸父是悲情的英雄,苦难与疼痛的笔触暗藏赞美,当我们触动“那具焦灼的人形”,是否让我们找回最初的初心与梦想?心窗呈现的是整首诗歌里一种最具冲突性的内心况味。人们太容易向往诗和远方,却忘记了身边日常的感动。只要有一颗玲珑心,触目,皆是好风景。而那一个充满各种可能性的路口,给我们提供了一处观察生活的最佳视角。太快的节奏,太大的压力,让人们浮躁不安,就连行色匆匆的影子,也是血的颜色,火的狂躁。慢下来,把生活节奏放缓,让生存的压力、情感的狂躁得到舒缓……最后一首《掌纹》,是我最喜欢的,是将诗歌的语言与生活真正做到水乳交融的一组。生活与岁月之所以没有掌纹,是因为它们属于磨砺、修补、矫正和抚慰,同时,不同的人生对于诗歌,应该是一种器物,一种媒质,一种引导,一种启示。

我相信,你笔下的掌纹之所以不见踪迹,是因为它已经融入诗歌、融入生活,抑或可以说是一种启发和安慰另一种生活。我将之定义为:诗生活。而掌纹,我将它视作一个记号,深深地刻在你的心头,这个记号会让你隐隐作痛。当某日,我们身在月光下,摊开手掌,看到布满老茧的手心,却不知掌纹去了哪儿。这时,无边的沧桑和悲凉涌来,让人猝不及防。

在这组诗中,我惊喜地发现,你内心的笃定从容以及表现在诗歌精神与灵魂上的并重,你将思考、隐喻、描述与象征水乳交融。读这四首诗,仿佛听到岁月悠长的回声,穿过冗长的夜、半隐的窗,晃动的树,撒开的网,落在这个宁静的季节。

在诗歌的世界里,无论是存在于现实的还是精神层面的,诗人内心所构筑的世界基本上以“我”作为出发点,从而行进至更为广阔的地方。干净与内敛是这组诗歌的主要气质,空灵的意象,恰如其分的内心独白构成了整组诗歌的架构。

我将你的这组诗歌视作一段酝酿已久的多声部沉吟——渐起的音律,渺渺而至,曲调中有风声,歌声,星星坠落的声音,当我们聆听的时候,内心是无比的宁静。一段长长的乐章里,无数和弦反复涌动,有急速回落的音符,长笛和长号互答,钢琴的黑白键彼此跳跃,这一路,我们都成了逐梦的人,与诗歌相遇,与一切美好的忧伤的事物相遇,执拗地行走于心灵的秘境里。

整组诗歌最迷人的地方,在于你以纯简,以静默,不加修饰地表现自身情绪的变化,情感的起伏,由此来引导整个诗歌的节奏。通过具象的穿插表现,以及内心的折叠,无形中扩充了诗歌的张力。全诗结构清晰明了,应该说,能做到如此含蓄,是很不容易的。

在这组诗歌中,你用《心音》《心路》《心绪》《心脉》构成一个诗意的世界的演变过程,展现生活中朴素,深刻,值得思考的细节,当你潜入文本深处,用自己钟情的文学形态去书写生命的种种历程,写出了属于悄无声息的低声部的热爱,如此,整组诗便充满了魅力,便有了哲理的意味。

诗歌本身,就是一种热爱与低吟。我们写诗,在诗歌的疆土上孑然独行,在长短句中留恋一切应该留恋的人或事。那年的花开了,那年的月圆过,花前月下,演绎无数的尘世过往,上演无数的悲喜离愁。当诗歌将这些时光与情愫以妥贴的方式收纳,我们的情感便进入了一种清澈的轮回中。

你的《那年花开月正圆》组诗共三首。与其说是三首诗歌的小集合,毋宁把它看作是一组精心构筑的长诗,在创作时,你投入心思,很巧妙地将前一首诗的尾句承接为下一首诗的首句,有点古典文学中连珠式辞格的味道。这种设计在我看来,是一串心灵的长链,更是一个情感的聚合。你的诗歌语言带有一种冷色调,而在冰冷的语言下面,隐藏着火热的情感。这种冷与热,同时又将古典美与现代意象巧妙相融,从而产生一种独特的诗歌姿态和冷峻的情感爆发。

在第一首《那年花开月正圆》中,你以回忆起笔,将所有的抒情砸向“那年那场花事”的忧伤。我们可以断言,这是一场刻骨铭心而又无比纯粹的爱恋。爱到不敢亵渎,甚至不敢“以爱的名义吻你”;爱到不敢挽留,目光牵引着对方离去,伸出去的手拉不住四海为家的云朵。第二首《搁浅的岸影》,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搁浅”二字,在思念后面,是始终无法走出去的坚硬无比的疼,是内心积聚、沉淀太多的情感,让他感到窒息。而那些眺望与叩问,既是自己灵魂底色中无法洗刷的忧伤,也是对笔下的那个人牵引自我的凝视与思念。第三首《扶不起的离情》,将情感推向高峰,这是一生的痛点与回味。永远记得,那一年她离去时,春光正媚花正开,可是“一滴雨便点疼了一丛的垂柳”;你也许希冀会有一场重逢,但大雁飞走了却遥遥无期。你在岁月中逐渐衰老,但那些留白,让生命始终在剧痛中承受,在无数个夜里优雅地苦楚。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个情感的漂流瓶,你选择用诗歌放逐自己,却带给读者以彩虹,以诗情,以幽深的意境。一组诗歌,诗意繁复,有极强的画面感,诗歌整体的抒发柔和且不失力度,深情且隐忍。

你以独有的诗学悟性,以瑰丽的姿态无限延伸想象力,把读者带入到云水海天般旷远的幽境中,使得词语与自然之景的诗意组合有了浑然天成的美感。

我们漫长的一生,如一把橹,摇过苍白的时光,摇过沧桑的岁月,摇开一曲逝水的梦,最后将千古的流年,落入一册打开的经书上。

船,多像一个迟暮的老者,等待一个远行的故人。海浪一拨拨涌来,夜幕降临的时候,星辰一点点落下来,梦境一点一点延伸,有人在月下低吟,那些日渐苍老的等待最后都成了诗歌的韵脚。

岸,终究是一种抵达,一生漂泊无踪,不管你愿不愿意,最后终会靠岸。就在一个泛着红云的黄昏,坐在岸边,等一个人的归来,他摇橹,将船泊在岸边,将相思还给爱,将梦还给夜晚,将呓语还给梦境,将你还给心房……

诗之所以是诗,说到底还是写者的心声,情感,灵感亦或是预感,一旦它们开始启程,那些足音,踢踏踢踏不绝于耳,一声高过一声,与诗人的心跳合拍。在某个落雨的午后,反复品读你的诗歌,能感受到你注入诗歌中的深情,那些意象,隐喻纷纷起落,如漫天花雨,如清香浅云,令我们身在其境却心生恍惚。

你的才华和悟性是思想的居民,在你的诗歌中,可以读到深沉后面的纯粹,读到了深情后面的隐忍。这组诗歌,没有肤浅的抒情和直白的说理,唯见深邃的意蕴,沉郁的情思,悠扬的韵律。更难得的是,整组诗歌中的三首诗,间离又合一,错落且生姿,情语和景语殊途同归,堪称好诗。

我一直有说,散文是内心的返程,读完你的诗歌,感觉诗歌其实更接近于内心——心之所思,笔之所至。你的内心就是一个瑰丽的花园,用阳光和清水滋养想象的花朵,攀附诗歌的翅膀随心飞翔。一个又一个简单的意象,经由你的妙手转接,变得诗意柔和丰沛。

诗境和诗意是来自远古的天音,逝水的歌谣怅然了经年的流影,瑰丽的殿堂是梦也是相思的云,在远方,与心头的歌谣一起潜入夜行的风中。思绪的网穿过凉薄的月色,寂默于滴血的心岸,无法收纳。心的堤岸是人生苍凉的归宿,如梦如幻,仿若一曲经年的离歌,飘荡在惜别的渡口。

这组诗歌有着极为精妙的语言,诗歌的想象妙不可言。你,一个带着诗歌回家的人,轻松自如地驾驭着诗歌语言,时而慷慨,时而忧伤,时而深情,充满韵味的语言恰到好处地呈现了诗歌如秋水般幽深旷远的意境。

诗歌气质游弋在创作经验和想象之间,且不执拗于情感本身,将那些平常情平常事在诗歌的细节里得以温润妥贴的呈现,甚至于表达的痛楚,也有着优美的形式感,不是令人窒息的那种,如此,便达到了一种作者与读者之间互相的包容与成全。

这组中的四首诗,用诗情的首尾连接,组成一段生命的情思涌动,读来余味不绝,令人赞叹感怀。

你的诗歌,充分地彰显了诗歌的结构之美,韵律之美,这组诗,以《剥落岁月的痕》为题,将“剥落”这个词语用得浓墨重彩,颇具视觉冲击力。

你将内心的怀古之情悠然纸上,游弋在历史和岁月的长河里。诵读诗篇,深感笔法之苍劲,情愫之饱满,大地之所以记住了我们的今天,就是因为那些承载苍烟落照的遗迹,以忧伤的温情浸入了当晚的一枕清霜,让人生如诗如歌如梦。

诗中载入的陈家祠是一段凝固的历史,是家族的展望,更是游子魂归之地。千年的梦是不断的香火,是先祖的灵堂,是一座雕梁画栋的建筑,是夕阳下独留的一缕残梦。

遗世独立的李陵碑,可谓是岁月荒冢上最为萧瑟孤独的魂灵了。“塞外悲风切,羌笛韵金钲”,那大漠雄风吹不绿汉墓群的蓑草,汉时的明月依旧泛漶着李陵的悲凉。而,漫漫玄奘路,则是一曲凡心下的追逐,是普渡众生的迷茫。人间的悲苦用轮回来剃度,想挽留的,终将渐行渐远。

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一个人行进的最远处,就是你心灵深处的另一个自己。茫茫玉门关外,冷寂的烽燧残守在斑驳的胡杨旁,大漠深处的风尽情地吹,两千年的狼烟遗梦,随风飘散在輣车镞矢的怅望里,今天的你我一起望春风。整组诗歌,画面感极强,语言具有一定的穿透力。

在你的诗歌世界中,意象是丰沛的。这一组诗,意象不是单面的,而是立体的;不是静止的,而是自由流动的。三首诗,独立且互相融汇,息息相关。我相信这种每一处自由的落笔,都有神的助力;每一组词语的生成,都是意念中的微雨落花。

第一首,描述极富华彩,别具一格,丰腴的田园里,修剪时光的人,把翠鸟搬到了高处;燕儿爬上了窗,几朵归来的云,挤满了田埂与麦场;风弯下腰,与挂在雨帘之外的人缠绵。这组诗中,有着极其丰富的画面感,几个动词用得恰到好处,灵动且具有伸展性,颇见功底。

第二首关乎背影的描写显得隐忍且节制。你把这个多少带点伤感意味的词语写出了生命的迹象。晨曦初照,空寥的路,几声咳嗽,此起彼伏的蛙声,母亲的呼唤,无不是生命律动的所在。而挂在院墙、老榆树上的影子,以“蹲”的姿态沉默着的村庄、田垄和坟莹、身影佝偻的父亲显然是你意念中固定的印记。时光老旧,岁月沧桑,记忆终究会变得模糊,但一定会有一个人的身影,在绵长的往事中晃动。

第三首是渡梦,灵感与想象同样摇曳多姿。愉悦的翠鸣,踱步的蜗牛,一束投射下来的光,一个藏在月亮里的倩影,一条奔流的河,一个游走的人,将原本宁静的夜变得生动起来。渡梦,渡心,让每一段日子都生逢其时,对一切活着的事物发出最后的微不足道的叹息。

诗人郁葱先生曾说:“好诗就是深邃的思考,松弛的表达。”你的这组诗歌有着诗意骋驰的空间,不受任何外界的牵绊,在诗歌自由的国度里,含蓄的表达,内敛的情感,充满韵味的语言,让读诗的时光变得美好且纯粹。

后记

我是个有着严重文学洁癖的人,特别对于诗,我知道自己很挑剔。

那段辰光里,连着读了你的几组诗,连我这个不懂诗不会写诗的人也想写诗了。只是,在这个同样不再纯净的诗歌圈里,我要告诉你的是,努力做一个纯简的人。努力做一个纯粹的写诗的人。

石家庄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癫痫怎么治疗哈尔滨能看好癫痫的医院哪些好?江西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