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剧本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那个男人(散文)

来源:重庆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剧本

那些年,缠绵于麻将桌和酒桌,看似稠浓,心里却稀淡得很。大脑混沌,眼神空旷,没有聚焦点,精神难以提振。像院墙边的藤蔓,搭到哪是哪。哪怕有一丝风来眼眶里散散步也行,牵着上下眼皮遛遛弯,活泛活泛。这一想法还在眼里酝酿时,就被那个男人精准地解读了。眼珠子像陀螺在我脸上转悠,刚停下,被睫毛抽打,又旋起来。搞得心里毛毛乱乱的。尺子样的一双鞋,总能分毫不差地轻触到我Q弹的小腿。桌上的手在摸牌,桌下的腿在较劲——《暗战》现场直播版。

生活遭遇无聊,色调枯乏,却也并非“白板”。常常接到老公(那时的男人)从遥远的首都发来慰问电,每个月银行卡添上几个零,不必为生活奔波,也还滋润。老公去首都的总公司一年半,整整守了十八个月的空房,家具已蒙尘。但只要坐上麻将桌,心心念念的永远是“清一色”。时不时,东南西北风也呼啦啦地吹得欢畅。手捏人中,心想“红中”,身体又被撑得鼓鼓囊囊,回光返照了。走到茶楼挽起袖子一阵吼:老板儿,一缺三,赶紧安排。今天绝对“血战到底”,(成都麻将的一种打法,后面的“血流成河”,如是。)不“血流成河”誓不罢休。虽然打麻将只为挥散闷闲时光,到底也是技术活,得认真对待,赢了钱的笑声通透脆亮。

那个男人知道我那时的状况,想撩我。换个说法,想为我寂寥的生活添些意兴。是好心。凡事要往好处想,世界才会充满爱。听老板说起过他。离异无孩四十有二(那时我三十出头),开一家大型火锅店,请人打理,月底直接数票子,生活悠哉闲逸。每天带着书报来茶楼品茗,一杯素毛峰,一盒香烟,消磨一下午。头发梳得规规整整,光光亮亮的,很有派头地一律朝后,大有睥睨红尘的高姿态。衣装很单一,天空白,烟云灰。是那种很有质感的清淡。除老板和沏茶的小工,未见他与别人交谈过。茶楼左侧那一方清幽的竹林地成为他的专属位置。每天去打牌,看见他入定的神态,立时恍惚,感觉一脚踏进了禅院。某天一牌友临时有事,眼看要扫兴,老板便扯起嗓子朝楼下吼:三楼大包三缺一啦,谁有兴趣来坐个台?当他走进来时,原本喧腾的包间阒寂了。在这座茶楼的常客眼里,他总是独来独往,像个幽灵。更有人说他清高,不理会俗人琐事。

那是第一次跟他切磋麻将。他优越感爆棚,基本不胡牌,将手里的八万九万当作真金白银来挥霍。最为恶劣的是故意点杠、抬炮给我,“最佳拍档”样。另外两个牌友很不爽,拿眼瞪我们,眼里写满了:一对狗男女。不错,是常见,但从没说过话。出于好奇曾经瞄过他几眼,莫不是他也暗暗地打量过我?如此一想,心下凉凉。我有男人,对我动歪脑筋做什么。守了十八个月的阵地,岂能轻易失守。那天之后,他主动约我打牌。好在他的长相经得起推敲和包间里腾腾烟雾的熏染,虽人到中年却没发福,保养得不错。乍眼一看,微透着令人心动的风仪。最要紧的是他喜欢赞美我。每次摸牌的时候,会很专注地盯着我的手,发出一连串的“咏叹调”,“啧啧啧,这双手适合弹钢琴,暴殄天物啊!”赞叹声持续而坚韧。

男人喜欢讨好赞美女人,不论出于何种目的,要成全他们,这是作为女人应该秉持的美德。之前总读错那个字,以为是“暴珍天物”。那之后,对他的认知有所改观,想必是有学识的人。只是反差太大,从清奇孤绝的画风陡转为孔雀开屏的模式,浮浪得很,让我汗毛落了一地。但心里在笑,笑得很凌乱,散入各个细胞。有的打了结,粘附在身体里。更多的,在麻将的哗哗声里,磨碎了。

某天,他坐我下家,一直没有以眼神嘉许他故意放杠给我,竟被他的脚触弄了十几次。这种事是不能拿到台面上说的。输赢千儿八百的麻将搞得像出老千就很无趣了。心里突然有些恼怒,磨砂牛仔裤竟成了他的磨脚处。啪一声,将手里未燃尽的烟头于桌下弹向他的座椅,正中他裤裆,真准!开春了,冬装褪去,热感来得快。他倏地从椅上蹦起,手里捏着一张“幺鸡”,眼睛鼓成了“二筒”。约莫注意力都集中在裤裆,“幺鸡”脱手,掉到桌上。我的上家赶紧抓过去:幺鸡,糊了。他尴尬地笑笑,没解释。一张脸像“幺鸡”屁股上那撮红得发暗的尾毛。

有一天下午包间满了,悻悻地从楼上走下来。他起身招呼我,又叫了一杯我喜欢的“竹叶青”。没麻将打的日子仿佛世界末日,神情委顿地坐下。他倒不吭声了,继续看报纸。偶尔,抬头望望茶楼外的河水,眉头皱成一弯波纹,久久地,漾不开,样子很深沉。似乎在酝酿什么。突然他问我看过《红高粱》没有。当然看过。很兴奋地说起巩俐和姜文的演技如何征服了我。一说到姜文那身腱子肉,一汪涎水堆积在喉咙处,咕嘟咕嘟地打转。后来,又说到那头驴,印象太深,就多说了几句。见我谈兴甚浓,他问我对莫言的书有什么看法。当时就傻了,问他莫言是谁,是不是他的牌友或校友。那时他刚喝了一口茶,没来得及咽下,呛了咳嗽,许久。见我一脸茫然,他确定不是装的。稳了稳神,告诉我《红高粱》是莫言写的。愣怔半天,继续迷茫,一直以为是张艺谋写的,糗大了。

接下来的事是我没想到的。他居然夸我率性可爱、心思恪纯,还着重表扬我记性好,竟然记住了那头驴。那天夜里躺在床上反复玩味他的话,好似自己就是那头驴,撑起了整部电影,心里就有些窃喜。翌日中午,从驴圈中醒来,一伸腿,嘿,来劲了,蹄子浪浪地扬起,高粱杆子刷刷地往后倒,入戏了。慢慢地,看他的眼神柔软了。喜欢看书的男人脑子好用,会说很多成语,知道那头驴的典故,还有一双散着幽光的眼,朦胧着清晰。有着儒雅的气质,麻将技艺也精进了。有学问的人就是不一样,悟性好,深谙何谓藏的艺术,点杠放炮渐渐隐于无形。那双“形而下”的脚也上升到“形而上”的眼风,微微一瞥,意思全有了。

有一天没打牌,跟他一起喝茶聊天,顺口赞了他多才多艺,会经营懂文学麻将打得一溜的水顺,偶尔还哼几支小曲儿给大家解闷儿,人生的丰富性显而易见了。没有跟随我的节点,他的回答稍微滞后了些,一声慨叹之后,颇感伤地说:哪里是多才多艺,是生活不易,逼出来的。我是有预感的,但凡男人一叹息,总会讲一些故事,营造点凄迷怅然的氛围。也或是一种暗示:需要你的慰藉和引领。这些故事赋予了“人生”非凡的意义,这里头有往事旧人的余温,也有展望未来的热切。语气是凝重的,伴随着惆怅的远视和音调的抑顿,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幻化为一段又一段苍苍交叠的光阴,对倾听的人有了一种强制性的压迫感。

对于他,并无更深邃的想法。况且,故事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以煽情的回望做钓饵,缺乏创意,还不能够让我兴奋。眼神开始怠懒,不想接话。还好,没有从上下五千年说起,最后半小时把侧重点放在了我的身上。他说被我的笑声所吸引,因为我笑得过于豪放响亮,起初惊扰了他。习惯后,笑声里就有了具体的人,思绪蹁跹了。笑声在他的身体里展蕊,期盼怒放的刹那。那次牌友的临时缺席事件是他一手炮制。

他的坦白更像表白。有心理准备,仍是猝然。空气里浮游起暧昧而迷幻的泡泡,漾漾地,一直盘旋到夜色沉落。剧情依然陈旧,剧本仍在继续撰写中,我的演技稍显拙劣,一板一眼地随他指划,去他店里最精致的那个包间用了晚餐。可能他忽略了演员也可以临场发挥,给自己加戏。当一瓶红酒见底,他倒有些迷糊了。看着那张脸,又想起“幺鸡”的那撮尾毛。他眯瞪着眼问我:五十步为什么要笑一百步?五十步和一百步有什么区别?当即就笑了,这问题多么地愚蠢啊!不就是半裸和全裸的区别吗,比别人多一条裤衩,很好笑吗?白痴!听完我的回答,酒醒了,精气神全回来了,又启开一瓶酒,更加卖力地夸我:说得好!有个性!我喜欢!

接连几天夜里一起喝酒。到底是女人,扛不住酒精不停歇地灌注。夜风悠荡的春夜,脚底太容易打滑。那夜,在他送我回去的那个街口,没能把持住。微醺的夜,轻启的红唇让他的进攻得到了许可。他的吻,给了我身体阔达的舒放。但我又要用强有力的意识去极力地压抑、抵抗。有那么一瞬间,魂灵和肉体倏然地断裂。魂灵是冷的。肉体很滚热,一副要烹茶的架势。肉体和灵魂一直在对抗,抓扯,挣扎,身体有了疲沓之感。慢慢地,又有一种羞耻的背叛浸漫全身。出乎意料的是,我竟然笑了,在他的怀里。腿上黑色的网眼丝袜让我看起来像盘丝洞里走出来的妖精,丝丝网网地于夜色下吐着粘液,想要抓住夜色,抓住那个男人。那是一种难以遏制的相当放肆的媚笑,在夜风的吹送下,很瘆人。

他硬朗的面部轮廓蓦然地让我心动,竟生出许多无端的遐思,大脑在那时刻处于极度的兴奋和渴望状态里。酒精继续作祟,媚态开始发酵,眉毛微颤,眼角上挑,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弥散着热热的汗香,心底的防线一点点崩塌。快感,是欢愉和放纵的催化剂。身体的贪婪和狂野,很快滋生出一种原始的需求。他的目光游骋于我的身体上,起了火,熊熊的,将我置于烤架上,不多时,便外焦里嫩了。骨头在噼噼啪啪地炸响,焦脆地泛着糊香。危险!身体里已经具备了出轨的潜能。唇里道着温柔,又不敢明目张胆地偷,眼睛还要前后左右地忙着巡视有无熟人路过。偷情的剧本大都雷同,身体一旦被点燃,很自然地想到那个必备的道具:床。约好第二天暂时搁浅麻将事业,他照旧去茶楼喝茶,我在家呆着,晚上他订好酒店给我发信息。

初春的傍晚撩人也恼人。风含春露,小区里的猫一夜间全发了情。发情就发情,配了就配了,竟如受了委屈样,咿呀呜哭个没完: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躺在沙发上,心里糟乱得很。风来窗台边漫步,慢慢悠悠,很闲然的样子。身体被拂得舒舒润润,体内的热量却在无限膨大,鼓胀如气球,等待一次重击,砰的一声,炸裂。通泰了,完成了一次最彻底最炽烈的生命核变。身子还在屋内,心思却出去了。

接到了他的信息:你指定的酒店,已办妥。等你!一向穿得素净,却选了一条鲜少穿的艳红长裙。站在镜子前来来回回走了许久,又觉不够性感,恨不能把两只长袖剜去,露出白馥馥的胳膊。急冲冲地下楼,像熟透的番茄,从四楼滚到一楼。到了单元门口,尖细的高跟鞋又与裙摆拥抱时放倒了我。艳红阔大的裙摆撒落开来,番茄汁淌了满地。正是晚餐后的散步时间,小区最热闹的时候,慌乱地起身。隔壁的李阿姨正巧下楼遛弯,可能我的打扮过于插眼,多看了几眼,问我去哪里约会。这个问题太考验智商,知道我有老公,约哪门子会啊。听我一个劲地解释去参加同学聚会,李阿姨意识到自己口误了。连说了一连串“好看”“漂亮”,就朝小区外走去。步子有点急,不像散步,像去救火。

呆呆的番茄样,立站着:难道李阿姨凿壁偷看了我的信息?不能够啊。手微颤,一只手极不自然地提了提长长的裙摆,手心里汗涔涔的,番茄汁在漫流。另一只手将肩上的挎包紧紧地攥着,怕有电话进来。如果接电话时神态别扭,就会坐实了约会的事实。凉悠悠的风在身上拂来抹去,体热煞减,温度下来了。缓缓地沿着花台往外走,从楼下到小区门口要经过八个花台。春天的夜晚暗得早。那些花儿,在炽亮的路灯下比白天更扎眼,那几株艳态娇姿的杏花,招摇妩媚到犯规。步子慢下来,平复着刚才的窘态,确实太着急了,其实还没有找到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深度说服自己出墙。去按摩浴缸里洗个泡泡浴?家里没那设备。很快,这一想法被否定,荒唐了。那么,去聊天?可是,床就摆在那里,很显然酒店并不适合聊天。说白了,还是为了那点破事。

正忖量着破事究竟能破到啥程度,已经走到第五个花台前。嗞的一声,路灯熄了。一抬眼,整个小区黑乌乌一片,停电了。心下里暗叫“不好”,转过身提起裙摆就往回跑。鱼缸里有两条黑鳍鲨,水温过低小命会不保。那两条鲨鱼可是老公特意买给我解闷的。他离开前陪我去逛花鸟市场,原本打算买只鹦鹉回来教它说话逗趣,却在一家水族馆里被绊住了,一个硕大深阔的水族箱把我惊得没法移动。对大海的向往,让我钟情于鲨鱼优美的体态,它们身体的线条堪比潜水艇。看到它们的瞬间,心里很震撼,竟然还能将鲨鱼当作宠物来养,太出乎我意料。老公看到了我眼里的渴望,懂了。跟店家攀谈许久,两条鱼一万二成交。鱼缸就贵了,店家跟随老公去银行取的钱。偌大的鱼缸再加上与之匹配的强大过滤系统,又进行海水调配,硝化菌的培养,店家忙活了好些日子。老公还特别嘱咐店家定期来家里换水、清洗鱼缸,费用另付。后来挺后悔,成本太高,糟钱的主。安装好的那天,守着有“塑胶水晶”之美誉的亚克力鱼缸望了一夜,看那两只“潜水艇”如何使出跃身击浪的本事。当然,失望了,鱼缸再大也比不了海洋。

迅疾地往回飞奔,不是番茄的滚,完全是一个红色的气球,飘向家。只听得大门砰一声响,被“气球”弹开。力气真大!有劲道!没来得及换鞋,急冲冲跑到鱼缸前。暗弱的光线下,两个大乖乖摆着尾呢。担心老公在应酬,给他发了短信:紧急呼叫!鳄鱼请回答!停电了,鲨鱼会不会有事?要不要采取什么措施?老公回:只要我的美人鱼没事就好!其他的,都是小事。想你!心里顿时甜丝丝的,点一支烟,借着火光映照鱼缸,看它们悠闲地游。

一支烟燃完,那个男人的信息又来了:怎么还没来?这酒店真不错,卫生间的按摩冲浪浴缸很大很舒服,金色的。莫名地笑了,回他:我家的鱼缸只占了一面墙,透明的。关掉手机,静静地倚在鱼缸旁。没多会儿,电来了。脱下那身艳红的长裙,换上素洁的睡衣,往镜子前一站,眼眶里黑是黑、白是白,分明了。

太原癫痫哪家医院好甘肃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治疗癫痫用丙戊酸钠山东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